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89就这身手

书名:报告将军,夫人又在作死了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魏小聊 更新时间:2020-06-30 13:12:14

  药这种东西,跟毒不分家,用的好就治人,用不好就杀人,但通常来说,能有大利润的不是珍稀药材,就是剧毒。

  无论哪一样,都很难弄到。

  怪不得他要结识那么多生意人。

  一旦有了货源,剩下的就是渠道,秦九吟作为中间人,甚至还可以两头拿钱,若要出了事,他咬死不认,说自己识人不明,还真是拿他没什么办法。

  而寒夜寺里的事情,但凡来过这里的客商全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不会开口往外说。

  朝廷明令禁止买卖人口,查出就是个死。

  或许,之前那些无故丧命的官员就是因为查到了这,才会被灭口,而秦九吟上任之后,非但没有尽心查案,反而和那些商人同流合污。

  有官如此,民生真是多艰。

  不过可惜,慧安没具体见过那药长什么样子,也不太清楚具体药效,秦九吟和那些商人谈论的时候,也是语焉不详,只是依稀能猜测到那药能止痛。

  这世间能止痛的药不计其数,但能让秦九吟如此铤而走险的,肯定不单单只是止痛。

  黎童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那到底是什么药。

  记录好了名单和证词,黎童又让慧安在上面摁了个手印,仔仔细细看着没什么遗漏,才好好地折起来塞进怀里。

  慧悟被吓得够呛,哭哭啼啼地说完了她知道的那些事情,紧跟着就跪在地上求饶,求他们放了她,她绝不会把今晚的事说出去。

  黎童和百里烨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抱歉啊,慧安小师父,虽然我们不会杀你,但也不会放你,秦知府还没抓到呢,万一你出去以后,良心发现去跟他通风报信怎么办?”黎童笑意嫣然,却让慧悟心底发凉。

  “不会!我不会的!我不会说出去的!”慧悟被捆得像只虫子,趴在地上,脑门儿磕在地上,泪水混着鼻涕淌了一地。

  黎童在心里叹了口气,虽然很同情,但还是拒绝了。

  这个时候,任何一点纰漏都不能有。

  在百里烨的示意下,碧雨一个手刀将慧悟劈晕,藏在了衣柜里。

  “就这一个人证,恐怕不够。”

  百里烨点点头,其实按照他的想法,最好是直接调兵来,将这寒夜寺给偷偷围了,给这些假尼姑们用用刑,不怕不说。

  但黎童的意思却是还不到用兵的时候,而且贸然用刑,还可能被秦九吟反咬一口,说他们滥用私刑,屈打成招。

  秦九吟这只老狐狸,心思弯弯绕绕太多,又想要钱,又想要命,算计层出不穷。

  黎童在逛涑州城的时候,听那些百姓说起过,这寒夜寺早在秦九吟来涑州上任之前就在了,而且那时候的香火还比现在要鼎盛,也就是说以前可能还是个正常庵堂,只是他来了以后,才变得不正常。

  当然,这些传言没有证据。

  涑州城里的百姓对寒夜寺也有一些可大可小的流言,只是没人敢说,因为秦知府每个月都会上来祈福,似乎是对这庵堂相当信奉。

  而奇怪的是,百姓竟然对秦九吟如此看重寒夜寺和寒夜寺本身在外的流言没有挂钩在一起,唯一能说服黎童的就是,秦九吟在涑州的形象不错,哪怕他有个不着边际的纨绔儿子。

  还得亲耳听这庵堂的住持说出来。

  只是这位住持,滴水不漏。

  除却早课,住持几乎不在外行走,经常就在自己的禅房待着,一待就是一整天,饭菜也都是小女尼们掐着点送进去。

  黎童等人在寒夜寺住了这两日,除却头一天进寺的时候看到住持,之后就再没见到过住持一眼。

  “藏得可够深的。”黎童趴在桌子上,眯着眼睛,透露出些许恶意来。

  “夫人打算怎么做?”

  黎童歪过头来:“你以前碰到这种情况,都是怎么做的?”

  “抓起来,用刑。”

  还真是简单粗暴呢!

  黎童翻了个白眼:“有没有委婉一点的方式?”

  作为一个现代人,她真得深切认为生命诚可贵和人人平等这个道理,可这个世道,人命如草芥,阶级是王道,像百里烨这种杀人如切菜的人,根本不太能理解黎童为什么这么怕伤人性命。

  不懂。

  不过不妨碍他认为夫人商量。

  他的夫人是全世界最善良的姑娘。

  真好!

  一定是他上辈子做了天大的好事。

  百里烨莫名其妙开始洋洋得意起来,黎童皱起小脸,扭头望向碧雨,身为跟随百里烨多年的贴身侍卫,碧雨耸了耸肩,最近的将军真的让人很难以揣摩。

  “碧雨有什么看法吗?”

  碧雨偷偷瞅了一眼百里烨:“属下以为,用刑是最直接的办法。”

  行吧,当她没问。

  羽帘的眼珠子就跟粘在百里烨身上了一样,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弱弱地说道:“奴婢以为夫人可以以祈福为由暂时接近住持,辅以旁敲侧击,就说是秦知府的意思。”

  黎童惊喜地转过头:“还是我们家羽帘聪慧啊!”

  旋即,又扭头看向百里烨这一对主仆,嫌弃的眼神将他俩上下扫了个遍,百里烨对自家夫人赞扬别人表示非常不满,周身寒意陡然蔓延,羽帘一下梗住了脖子,往后退了一步。

  虽然喜欢将军,可将军也太吓人了!

  呜呜。

  夫人救命。

  “但若万一住持和秦九吟相勾结,你这边一试探,她那边立马派人下山询问真相,该如何应对?”百里烨冷着脸,握着茶杯的手微微捏紧。

  黎童一顿:“那……那咱就还是先从慧安入手?”

  “我觉得可行,慧安的确很想离开这里。”百里烨不犯傻的时候,脑袋瓜子还是挺灵光的,只是黎童实在摸不清他什么时候会犯傻。

  夜深,灯漏如水。

  碧雨和羽帘回了自己的房间,而百里烨和黎童也相继躺下。

  一时间,房间内只有两道平稳的呼吸声。

  黎童睡不着,侧着身子面朝里,心思复杂,察觉到她没睡,百里烨的手就伸了过来,倒也没做别的过分的事,只是轻轻抱着她,将脸埋进她铺散在枕头上的长发上。

  “夫人,怎么了?”他的声音瓮瓮的,深深地吸了一口。

  她发上的味道真好闻。

  黎童的身子僵了僵,随后柔软下来。

  真是奇怪,这人不看自己都能猜到自己心情不好,他是不是还兼职了神棍一职?

  “她们很可怜,都是身不由己。”

  “嗯,为夫明白。”

  “倘若之后处置了秦九吟,你打算把她们怎么办?”

  百里烨抬起头,横在她腰上的手略微收紧了一些,将她整个人嵌进自己怀里。

  “都听夫人的。”

  这话真好听,像是带着剧毒的罂粟壳,让黎童忍不住心中一颤,这人是真的喜欢自己吧?

  那以后如果自己要走,他会怎么样?

  按照他这种霸道的性格,肯定会烧了那张字据,然后把她关起来。

  啧!

  麻烦!

  老子不要儿女情长,老子只想搞事业!

  可手才放到他手上,想要拽开,黎童却又心软了,她想到将军府上那些个侍妾,想起对他没心没肺的崔晴晴和周兰,还有一个心思不明的柳鸾儿。

  这人身边,都没个真心疼他的人。

  “那就给她们一笔银子,放她们走吧。”

  “好。”

  “夫人,睡么?”百里烨的声音就贴在她耳朵后面,若不是屋里灯熄了,恐怕百里烨能看到她泛红的耳朵尖。

  “嗯,睡。”黎童答了一句,便兀自闭上了眼睛。

  可不过半夜,屋外突然传来些许动静。

  黑暗之中,百里烨猛然睁开眼睛,他们这种习武之人,本就感官敏锐睡得浅,他没有太大的动作,只微微侧过身,将头扭向外侧。

  窗户上,只见有人小心翼翼地捅了一个小孔出来,而后便有一支竹管伸了进来。

  迷烟?

  百里烨伸手拉起被子,捂住黎童的口鼻,而后从一旁的几子上捞过自己的衣服,掏出一只瓷瓶,倒了一颗药丸进嘴,又从衣服下面拿出匕首,慢慢摸下了床。

  他蹲在门边,眼见着一柄刀穿过门缝出现在他眼前,百里烨微微眯眼,门闩被小心翘起,而后外面的人轻轻推开一条门缝,百里烨往角落里退了退。

  只见那人蹑手蹑脚地走进来,脸上还蒙了黑布,不过身形娇小,一看遍知是女子。

  百里烨静静等着,果不其然,这女子身后还跟着人。

  统共三个人,颤颤巍巍地挤在一起,一点也不像是来干坏事的。

  这寒夜寺里的小女尼胆子都这么小的吗?

  百里烨一阵汗颜。

  没犹豫多久,百里烨猛然站起,将匕首翻转过来,身形迅捷,对着三人的后脖颈一人一下。

  就这身手,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啧!

  百里烨极其嫌弃,还是自家夫人比较厉害,能跟他打几个回合。

  紧跟着,百里烨将房门轻轻合上,转而打开窗户,让迷烟缓慢散去,而他自己则找出几条麻绳,一人一条,绑了个结实,抹布也是一人一块。

  做完这一切之后,百里烨又翻身上床,搂着黎童继续睡。

10832 3686305 MjAyMC8wNi8wNy8jIyMxMDgzMg== http://m.clewx.com/book/202006/07/10832_36863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