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30 章

书名:春莺来信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江小绿 更新时间:2020-06-30 19:53:20

  校运会上学生繁杂, 四处可见走动身影,这一处却格外清净,脚下是草地, 距离右边红白跑道几米远。
林宋羡看着面前的人, 宋宜宁仍旧是那副精致无可挑剔的样子,任凭谁见了都要暗暗赞叹一句, 这位母亲真有气质。

  她脸上妆容完美,举手投足也是姿态万千。

  “小伊今天有节目表演,我顺便来看看你。”她抬手看了眼腕表, 神情浅淡。

  “听说你们上次有点误会, 待会中午一起去吃个饭?”

  林宋羡被她这副理所当然的语气逗笑了,他扯扯嘴角,嗓音藏不住讥讽,“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和她在一张桌上吃饭?”

  宋宜宁顿了顿,她微偏头, 第一次认真打量起林宋羡。他给她的印象一直是沉默寡言,没有太大存在感,然而最近几次的接触,他好像开始展露锋芒,亮出了爪子。
又或者, 这就是他原本的样子。

  宋宜宁不知道这样的变化是从何而起的,但这不妨碍她。

  “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她原本也只是顺便一问而已,毕竟, 她以前偶尔总能从他眼中看出一种, 类似于渴慕脆弱的东西。
她以为他可能会愿意和她一同吃饭的。

  宋宜宁拿出手机, 拨通了一个号码,几句简短话语后, 挂断收起,重新看向林宋羡。
“我先走了,小伊在校门口等我。”

  林宋羡一言不发,转身离开。

  风和日丽,广播声振奋激越,周围穿着校服的年轻脸庞生机勃勃,绿草如茵。

  林宋羡面无表情,有某处习惯性麻木漠然,像是被分裂成了两个个体,灵魂高高在上俯视着他,身体像是一具行尸走肉。
温暖的阳光打在上面,没有任何感觉。
偌大的草坪,突然有道身影出现在视线,阻挡住他机械前进的步伐,林宋羡顿住脚步,抬眸看到了宋莺。

  “你还好吗?”她站在金黄明灿的光里,面露担忧,出声问他。

  “还行。”林宋羡终于找回流失的东西,缓缓抬眼。

  “快中午了,要一起去吃饭吗?”

  ......

  还没到午休,两个人提前出了学校。
后面都没有比赛项目,老师也不会点名,时间自由轻松,基本与放假无异。

  林宋羡和宋莺去吃面,依旧是那家固定小巷子里的海鲜手工面,味道一如既往鲜美,碗底连汤都不剩。

  川流不息的街道,两人沿着大马路往前走,相比学校里一刻不停歇的广播,外面显得安静很多,车辆相安无事地行驶停靠,三两行人擦肩而过。

  他们最终停在了一处天台上。

  身后是栋不知名建筑,横伸出来的一个正形方台,边上围着漆黑的铁栏杆,视野宽广,不远处的马路和高楼尽收眼底。

  上面风很凉,清新冷冽,带着天空和云的味道。

  林宋羡身体后靠,双手随意搭在后头栏杆上,闭了闭眼。

  “宋莺啊。”

  “怎么了?”她站在他的正前方,隔着一小段距离,穿着蓝白色的校服模样乖顺。

  “你怎么老是跟我待在一起?”林宋羡睁开眼问,宋莺顿了下,没什么底气反驳。

  “就,每次刚好碰到了。”

  “那可真巧。”他弯了弯眼睛,嘴角荡开一个笑。

  “看来我们是有缘人。”

  “唔,所以,她今天找你做什么?”见他像是心情不错的样子,宋莺还是忍不住问。

  “来看周思伊,顺便慰问我?”林宋羡稍作思索,试探答。就像顺手关怀路边一只小猫小狗,在发现对方野性难驯时,立刻厌弃,冷淡无情地转身离开。

  “她真讨厌。”宋莺沉默了半响后,皱起脸,眼中愤然。

  “你说的没错。”林宋羡转过身,手心搭着护栏望向外头,微仰着脸,像是自言自语。

  “挺没意思的。”

  他的模样仿佛看破红尘,下一刻就能原地跳下去,宋莺脑中浮起这种可怕联想,当即按耐不住,往他那边走近。

  “林宋羡...”

  宋莺话还没说完,就见站在那的人忽的眸光轻动,紧接动作,手撑着栏杆往下一跃,整个人顿时消失在了宋莺眼前。

  天台空荡荡,少年白色衣角最后残留在空中,转瞬即逝。
周遭死寂。

  她僵住了,身体迟钝地涌上恐慌,瞬间淹没胸口。
宋莺浑身发冷,拖着发软的双腿走到天台边上,脑中设想了无数个可怕场景,最后终于鼓起勇气,泪水在眼眶中摇摇欲坠。

  并没有出现她想象中残忍的画面,底下是一条马路,相距几米高,林宋羡此时正蹲在边上,怀里抱了个惊魂未定的小孩,司机骂骂咧咧驾着车呼啸而过,身前站着的女人正感激得连连朝他道谢。

  宋莺再也支撑不住,手一松,跌坐在了地面。

  林宋羡上来时,她正坐在地上泪流满面,身体无意识颤抖着,一见到他,立即由默默流泪变成了嚎啕大哭。

  “你是不是想吓死我啊!”宋莺第一次冲他大喊着,神情崩溃,没有以往安静温和的形象,林宋羡顿在了那儿,像被吓到,过了会,才缓缓朝她走来。

  “对不起。”他抿了抿唇,轻声说:“下次不会了。”

  “你知不知道我当时多害怕。”宋莺哭着叫,伸手去打他,用力捶着他的肩膀和胸膛。

  “我以为你死了...在我面前跳下去了。”

  她力气很重,打得林宋羡微微后退,面前的人情绪激动,他不由伸出手轻轻抱住她。

  宋莺被他揽入怀里,跪坐在地上,脸埋在他肩头,止不住呜咽。

  “我希望你好好活着。”

  她哭得发抖,抓紧了他的衣服,却还是颤着嗓音大声说。

  “你不知道你的存在,是一件多么令人开心的事情。”

  耀眼骄傲的少年,只是简简单单的出现在生活中,就足够令人暗自欣喜怦然心动。
这个生命是多么的美好,怎么能就这样陨落。

  林宋羡不知道从哪里看到过一句话,我们总屈服于温柔。

  没人知道他跳下去的那一刻在想什么,但在这个瞬间,抱着怀里嚎啕大哭的女孩,他仿佛获得了新生。

  我不喜欢这个世界。
但是我屈服于你。

  -

  两个人回学校时都很狼狈。

  宋莺浑身脏兮兮,哭得眼睛红肿,精神萎靡不振。林宋羡直接从几米高的地方跳下去,踩着坚硬的水泥地,脚磕碰了一下,走路轻微别扭。

  宋莺一路没搭理他,紧抿着嘴角不说话,林宋羡亦步亦趋跟在她身旁,自知理亏,像犯错的孩子。

  走出好长一段距离,林宋羡扭头看了看她,没话找话般,呐呐开口。

  “我刚才救下的那个小孩,他妈妈特别感激我。”

  “哦。”宋莺冷漠应。

  “......”林宋羡沉默几秒,又说话。

  “我先前在上面看到他一个人在马路边玩,差点要被车子撞到,我才一时情急跳下去的,幸好最后没出什么问题。”

  “那你真是助人为乐。”她不冷不热的。当时林宋羡毅然决然下跳的模样,可真是没有半分畏惧,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一心求死,了无生念。

  场面又安静了会,林宋羡有点心虚,面容格外温驯,“你还在生气吗?”

  “我没有生气。”宋莺声音平板无波,“我没资格。”

  林宋羡噎住了,立在原地,直到宋莺身影走出好远,他才几步追上去,轻轻抓住了她手腕。

  “如果你都没有资格,那我身边更没有人有资格了。”

  “林宋羡。”宋莺慢下了步子,转头看他,神色已经恢复平静。
“我希望你稍稍爱惜一下自己,你不心疼,别人会心疼的。”她顿了下,又补充。

  “你身边的朋友,包括我,都会的。”

  ......

  宋莺睡了一觉起来,回想昨天的事情,才觉得自己反应似乎过激了。

  想到当时林宋羡的表现,她又有点难为情,说起来本就是她自己误会,一厢情愿在那里哭得仿佛天崩地裂,他却一直在旁边默默的,甚至说得上是纵容。

  让她撒气,发火,倾泻情绪。

  宋莺坐在床上把脸埋进手掌中,不明白自己当时怎么就头脑一热,完全沉浸在了自己世界里。

  大概是他留给她的阴影实在太多了,以至于,稍微遇到点事情,就容易失去理智。

  宋莺这样默默安慰了自己一番,掀开被子起床。

  早上不出意外在学校相遇。

  校运会熟悉的音乐已经彻响操场,画面忙忙碌碌,班级集合处,宋莺坐在那里埋头写广播稿,林宋羡像是睡不太醒的样子,在她旁边随意坐下,含糊打招呼。

  “早。”

  “早。”宋莺笔尖停了停,回应。

  “你在干什么?”他像是才看到宋莺手里东西的样子,探头过来问。两人猛地靠近,他身上淡淡洗发水的味道也飘了过来,宋莺不自觉屏了屏呼吸。

  “写广播稿。”她把手里本子展示给他看。

  纸上面写着:三班的运动健儿,你的汗水洒在跑道,你的欢笑飞扬在赛场。去吧!用你的实力,用你的精神,去开拓出一片属于你的长跑天地!

  “.........”林宋羡脸色有些一言难尽,宋莺朝他展示了一下旁边手机,解释。

  “我网上百度查的。”

  “田嘉嘉让我写十张。”

  “行吧。”林宋羡懒懒坐回去,像想到什么,突然踢了踢她椅子。

  “那你给我也写一张,我下午比赛。”

  “要原创的。”他不忘强调。

  “...我不要。”宋莺拒绝,看不惯他这副大爷似的样子。林宋羡盯她琢磨几眼,一副被骗了的表情。

  他下了结论。

  “我懂了,我在你心中的分量,原来连一张广播稿都不值。”

  “终究是错付了。”

10827 3686387 MjAyMC8wNi8wMy8jIyMxMDgyNw== http://m.clewx.com/book/202006/03/10827_36863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