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44 章

书名:替嫁千金只想退休[穿书]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板栗子 更新时间:2020-06-30 12:56:21

  凌霁刚夺回公司, 手上的工作还是不少,但远没有董事会前那么忙了。能在家里处理的工作,凌霁都是拿回家里来做, 一定要去公司的话, 也会跟赵清爽说好什么时间回来。

  并且每次回来都会给她带吃的。

  赵清爽现在最担心的是倒不是这些,而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的意外。每次凌霁出门, 她都要检查一下他把护身符带好没有。凌霁倒是没有不耐烦,富贵儿却忍不住吐槽:“不至于, 就算真出了什么意外, 你也能再给他医好了。”

  按照原剧情, 凌霁遭遇的袭击只是让他脑部受创,失去记忆, 不会有生命危险。

  赵清爽道:“但是会痛啊。”

  富贵儿:“……”

  好浓的酸臭气啊。

  跟赵清爽在一起久了, 富贵儿也学会了阴阳怪气:“你们两个感情这么好,你们俩怎么还不圆房呢?”

  赵清爽每天晚上都是跟凌霁睡在一起的,凌霁也经常会起反应,但最终两人都会用其他办法解决, 没有发展到最后一步。
“我感觉凌霁好像是打算等他的腿完全康复。”赵清爽面露娇羞,“毕竟是第一次, 他想给我留下一个最好的印象。”

  富贵儿:“……”

  它终究还是干不过赵清爽。

  公司里, 凌霁开完会,去公司附近的咖啡馆,跟约好的客户见面。这次会面只是双方初步接触,也没有那么正式,两人相谈的过程还算愉快, 也都表达了合作意向。

  这家咖啡馆也是郁氏旗下的,咖啡和蛋糕都很出名, 凌霁来的时候,就帮赵清爽点了要带回去的东西。

  正是工作时间,咖啡馆内只坐着三三两两的客人,上午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射进来,斜斜地打在地面上。咖啡店里的客人几乎集中在落地窗附近,店里舒缓的古典音乐忽然被坐在窗前的一位女士打断:“啊――!”

  就在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之时,一辆失控的黑色轿车速度极快地撞碎玻璃,冲进了店里。

  飞溅的玻璃和破碎的尖叫声似乎将时间都拉长了,凌霁看着那辆车朝自己的方向冲过来,却在撞上他之前,像是先撞上了某种看不见的屏障,骤然停了下来。

  强烈的气流涌来,桌子椅子全都被掀翻在地,凌霁也倒在地上,下意识地闭上了眼。

  气流消失之后,凌霁还感觉有些耳鸣,店里的工作人员和保镖都赶到这边,立刻打了急救电话并报了警。

  “老大,你没事吧?!”齐浩看见这一片狼藉,吓得心脏病都要犯了,“你有没有哪里受伤?”
凌霁从地上坐起来,慢慢环视了下四周。坐在窗边的顾客有反应快的,在车子冲进来的那一刻便逃开了,虽然没有直接被车撞上,但难免受了轻伤。也有直接被车撞上的人,这会儿还趴在地上起不来。

  “老大!”齐浩见凌霁没反应,心急如焚地又叫了他一句。

  凌霁的各种感知已经渐渐回笼,他看了齐浩一眼,跟他道:“我没事。”

  “真没事吗?”齐浩上下打量着他,发现他除了发型乱了一点,还真没伤到哪里的样子,“我们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凌霁没有答话,他想起刚才在自己周围张开的那个屏障。他没有切实地看见它,更没有摸到它,但在那一刻,他确定有什么东西保护了他。

  他的手下意识地摸到衣服口袋,里面是今早赵清爽亲手放进去的护身符。

  凌霁心中一凛,飞快地将护身符拿了出来。护身符看外面没什么变化,凌霁将绳子打开,却发现里面装的那个小纸人,已经碎成了碎片。

  心脏猛然紧缩,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牢牢抓住,令人喘上不气。凌霁拿出手机,给赵清爽拨去电话,手指都在不自觉地颤抖。

  电话响的每一声都显得漫长又煎熬,凌霁左手捏着护身符,将五指越收越紧。

  “喂,凌霁?”赵清爽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凌霁悬着的心也在这一刻落回了原处。

  “嗯。”

  “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赵清爽问,“还是说你又想我了?”

  凌霁握着电话,一字一句地开口:“想你了。”

  齐浩:“……”

  不是老大,现在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吗?你要不要先关心一下和你一起喝咖啡的陆老板??

  赵清爽故作娇羞地笑了两声:“想我了就快点回来吧。”

  “好,我现在就回来。”

  齐浩:“……”

  老大真的……也太黏老婆了吧!

  跟凌霁一起喝咖啡的陆老板也只受了点皮外伤,这会儿已经被手下的人送去医院了。齐浩吵着闹着要送凌霁也去检查,但凌霁说什么都不肯,一定要回家先见赵清爽。

  齐浩被气得开始暴言:“我回去就跟嫂子告状,看她知道你出了这么大的事还不去医院,会不会骂你!”
凌霁眸色淡淡地瞥向他:“她会不会骂我我不知道,但我一定会骂你。”

  齐浩:“……”

  他们往家赶的时间,赵清爽正在凌霁的书房里打坐。凌霁的书房是办公重地,平时连打扫的人都不能随便进来,整栋别墅除了凌霁,能随意进出书房的,就只有赵清爽了。

  赵清爽挑这里打坐,主要是因为凌霁的那把剑,是挂在书房里的。这把剑附近灵力最为旺盛,在这里打坐效果更好。

  她平时没这么挑的,卧室和茶室她都可以,但今天帮凌霁挡煞的小纸人碎了,她虽然没有受伤,但还是损耗了一些修为。

  必须修炼补回来。

  凌霁的车开到车库时,富贵儿跳到赵清爽跟前同她道:“凌霁回来了。”

  赵清爽的灵气正好运转完一个周天,她睁开眼睛,从椅子上坐了起来:“嗯,我们下去吧。”

  凌霁一回来,就急着要找赵清爽,赵清爽从电梯里走出来,和他碰了个正着:“凌霁。”

  凌霁将她上下打量了遍,问她:“阿爽,你没事吧?”

  “我没事啊。”赵清爽看着他,“怎么了?”

  凌霁将她拉进怀里,轻轻拥住她:“没什么,你没事就好。”

  在一旁看他们秀恩爱的齐浩哇哇大叫:“嫂子,刚才老大在咖啡店和人谈事,结果有辆车忽然就冲了进来!我让老大去医院检查,他还不肯。”

  凌霁警告地看了齐浩了一眼,齐浩仗着有赵清爽撑腰,竟然也不怕他。赵清爽不动声色地探了探凌霁的内息,然后抬起头看他:“凌霁,你有没有伤到哪里?”

  凌霁摇摇头:“没有,多亏了你送我的那个护身符。”

  他说到这里,齐浩也觉得他们老大运气很好,坐在那附近的人,多多少少都受了轻伤,只有他们老大,毫发无伤。

  “但是说不定有内伤呢!”齐浩坚持让凌霁去医院检查。

  赵清爽探过凌霁的内息,确定他没伤到哪里,便跟他道:“如果你不愿意去医院,那我们把孙医生找过来帮你看看?”

  “好。”

  齐浩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嫂子,怎么连你也由着他乱来!”

  “管家,送齐浩出去。”凌霁直接下了逐客令。

  被赶出门的齐浩:“……”

  算了,人家老婆都不心疼,他还瞎操什么心,呵!

  孙医生来检查过后,也说凌霁没有什么事,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建议他去医院做个全面的检查。凌霁嘴上说知道了,但看他样子就知道他根本不打算去。

  咖啡厅的事故警察很快出了调查结果,周礼了解完以后,跟凌霁打电话汇报:“警察那边说是两个团伙械斗,追逐过程中有一辆车失控冲进了咖啡厅。”

  凌霁眉梢微敛,思考着这话:“团伙械斗?什么团伙?”

  周礼道:“我查了一下,其中一帮人跟凌震似乎有往来,他们经常在清南巷一起喝酒。老大,看来凌震他们还没死心。”

  凌霁冷哼了一声,问他:“车祸的事情调查得怎么样了?”

  他说的车祸,是指的那场差点要了他命的车祸。那场车祸很严重,开车的司机当场死亡,凌霁也因此废了双腿。他一直不相信,这是一场单纯的意外。

  “还在查,警方那边也一直有专人跟进,但目前还没找到是凌震指使的证据,他们做得太干净了。”

  “继续查,既然做了,就不会一点痕迹都不留。”

  “是的。”

  跟周礼通完电话后,凌霁回到屋里,见赵清爽正在挑参加化装舞会的礼服。顾老板为顾萌萌举办的化妆舞会,时间就定在明晚,地点选在了一艘豪华游轮上。

  赵清爽看见凌霁进来,放下手里的裙子,走过去扶着他:“凌霁,明晚的化妆舞会你还去吗?”

  今天刚出了意外,凌霁可能也没什么心情去参加舞会。

  凌霁握着她的手,和她一起慢慢走到沙发前坐下:“嗯,我已经答应顾老板了。”

  “那好。”赵清爽看着他,“凌霁,今天的意外有没有吓到你啊?”

  “嗯。”凌霁点了点头,“吓到了。”

  看见护身符里面的纸人碎了的时候,他是真的吓到了。他原本不是一个相信玄学的人,但赵清爽身上确实有很多解释不清楚的事,比如说她给他吃的那颗药,也比如当时凌露房间里发生的那些怪事。

  细想起来,以前发生的很多事情都有猫腻,但赵清爽说她在山上拜过师父,凌霁便没有细究。她这么说,他便这么信。

  但今天看见那个碎掉的纸人时,他是真的怕了,他不怕自己受伤,但他怕赵清爽代他承受了这些。

  “阿爽。”凌霁握紧她的手,一双黑眸瞬也不瞬地看着她,“对我来说,不能失去的只有你。”

10824 3686300 MjAyMC8wNS8zMS8jIyMxMDgyNA== http://m.clewx.com/book/202005/31/10824_36863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