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四十章

书名:被我踹掉的男神疯狂倒追我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时星草 更新时间:2020-06-07 00:13:51

  话一出来, 许母脸色瞬间变了。
她瞪着沈斯延,看向沈曼:“沈曼!沈斯延现在怎么变得这么……”

  沈曼顿了下,看向她:“其实这个问题, 我也挺好奇的。”
她看向许知绿, 眼神温柔:“别怕。”
她深呼吸了下:“许总,你是不是也该给个说法?知绿被你们强行带来医院, 也不问问她意见, 就这么让她去输血?”

  她认真道:“别说是姐妹,就算是亲生父母,不厚道的,也可以不救。这个世界上, 只有遵循了道德的人才可以讲道德,如果本身就没有遵循的, 又何谈这些优良传统呢。”

  护士在一旁,一脸懵逼。
“这血还输不输?”
她着急道:“病人来不及了。”

  许父皱了皱眉,看向许知绿:“知绿, 那是你妹妹。”许知绿抿唇, 看向他:“要我输血可以,我有个条件。”

  许母凶狠狠地瞪她:“你还要跟我们谈条件?要不是我, 你哪有现在!”
许知绿根本不理她,她看向许父:“可以吗?”

  许父蹙眉:“你说。”
许知绿颔首:“我现在十八岁了了,我要把我的户口单独迁出去, 还有我要一套房子。”
她说:“没有高要求,、一套市中心的房子, 至于多大, 您随意。”

  许父没吭声。
许知绿坦荡荡的要:“给了之后,我再也不会回许家, 我和许家也没有任何关系。”
她转头看向许母:“您也不用担心,我会和许知佳分家产。”

  沈斯延有些意外地看着许知绿,跟着沉默了下来。
沈曼倒是很快明白了过来。
她看向许父:“许总,时间很重要。”

  许父看着许知绿:“就这么想和我们划清关系?”
许知绿点头:“是。”
“不后悔?”
“对。”
许知绿毫不犹豫说:“答应吗,答应我现在就去输血。”

  许父点头:“去吧。”
许母瞪大眼:“你怎么能――”
话还没说完,许父剜了她眼,凶巴巴道:“你闭嘴。”

  许母张了张嘴,只能看着许知绿被护士带走。
护士刚刚看了场大戏,这会也有点儿懵,但还是给许知绿说了下流程。

  “先验验血,虽然你们是姐妹,但也要以防万一。”
许知绿点头:“嗯。”
她笑了笑:“我知道,谢谢。”

  护士看了她两眼,眼睛里满是意外。
怎么会有人在这种时候和父母谈条件,还能如此的云淡风轻。

  沈斯延跟了过来。
在看到护士动作后,他站在许知绿后面:“怕不怕?”
“不怕。”

  沈斯延“嗯”了声,沉默了半晌后拍了拍她脑袋。
许知绿难得没骂他。

  抽血过后,没一会,血液检查便出来了。
护士诧异地看向许知绿和许父他们一行人:“抱歉,血型不对。”

  众人愣住。
许知绿一怔,悬着的一颗心突然就放下了。
她微微一笑:“正如我所愿。”
她看向另外两人:“我不是你们亲生的是吗?”

  两人还没来得及说话,许知绿便转头看向许父:“或者更直白一点,我是你女儿,但不是她女儿对吗?”
沈曼瞪大眼,看向许父和许母:“这是真的?”

  两人完全没想到许知绿的血型会和许父的不一样,连带着和许知佳的也不同。
也确确实实是,孩子的血型可能和母亲一样,也可能和父亲一样。

  许知佳的血型,是和许父一样的。但许知绿不是,而她又恰好知道许母的血型,也不是和她刚刚测出来的一样。
顷刻间,之前所有的疑惑都被解开了。

  为什么许父对她态度一般,不好但也不算太坏。而许母和许知佳对她,却像是对待仇人一样。
因为,她不是许母的女儿,也不是许知佳那真正的双胞胎姐姐。

  不知道为什么,在确定这个事情后,许知绿竟然是放松的。
她是高兴的。
至少这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她没有失败到连亲生母亲都像是对仇人一样对她。

  许父脸色沉了沉,没想到这件事会这样被揭穿出来。
许母更是崩溃的发疯:“都是因为你!”
她指着许父道:“如果不是你!我们家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护士没时间在旁边听他们吵架,连忙劝阻道:“我们现在需要去其他医院调血液库存,两位先冷静一点。”
她说完,匆匆忙忙走了。

  血液供给补上后,手术室外一片安静。
许知绿没多待,很快便走了。
她已经不想知道那些后续了。

  沈斯延跟了她出医院,看她一股脑往前走的架势,也不拦着,就安安静静地跟着。
在看到她不看红灯时候,沈斯延快速把人拉住。

  “许知绿!”
他喊了声:“看路。”
许知绿这才抬眼看向对面的红灯。
她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沈斯延担心地看着她,抿了抿唇道:“你别伤心。”
“我不伤心。”
许知绿沉默了片刻说:“这个答案,之前猜过。”

  只不过,没有办法证实而已。
所有人都告诉她,她和许知佳是双胞胎姐妹,虽然长得不像,但这个世界上长得不像的双胞胎姐妹很多,而且她眉眼也有点像许父,许知绿便打消了这个浮现过的想法。
可重生回来后,她越想越不对劲。
许母对她,不单单是不喜欢,是对仇人的那种恨。
她的那种恨,让许知绿反省过,自己是不是真的做了什么让她恨之入骨的事。
她搜寻了自己所有的记忆,答案是无。

  再之后,许知绿观察过许母看自己的眼神,也注意过她对自己的态度。
有时候,她会因为许知绿和许父吵架,许父会妥协。
除了上次打许知佳那一巴掌之外。但实际上那一巴掌过后,许知佳安静了一段时间,又开始了她之前的大小姐生活。这就证明,许母在许父那里,是有一定地位的。

  这种地位,不是许父妻管严,也不是怕她。
是做出的一种补偿。
许知绿了解许父的性格,他不是一个会对老婆多好多贴心的男人。更何况许母有时候像是一个疯子,想来想去,许知绿只能往这方面想。

  许父一定是做过什么对不起许母的事,才会如此。
才会不得不做出某些妥协,但又不会超过底线的那种,不是无条件的纵容,就是利益的交换。

  沈斯延看她现在这样,很多话突然就说不出口了。
他伸手,擅自主张地抱了抱她,低声道:“没有他们,你还有我们。”
许知绿身子一僵,把他推开:“走了,回学校。”

  两人安静走回学校。
晚自习已经下课了,沈斯延把许知绿送回到女生宿舍楼下,叮嘱了两句后才离开。

  “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嗯。”
许知绿看他眼:“你注意安全。”
沈斯延点头。

  回到宿舍后,简安然诧异看她:“知绿,晚自习去哪了啊,你没事吧?”
许知绿摇头:“没事,我先去洗个澡。”
她轻声说:“有点累。”

  简安然点点头,也不再多问:“快去吧,早点休息。”
“嗯。”

  洗完澡后,许知绿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看着看着,眼泪不由自主地从眼角流出往下。
她用被子擦了擦,可又有点控制不住。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答案的那一刻,她觉得是解脱,可又好像还有点别的情绪在。许知绿在被子里哭着,像是想把这么多年的委屈全发泄出来一样。

  她哭的时候没有声音,也不想引起任何人注意。
哭了不知道多久,到撑不住的时候,她才沉沉地睡了过去。

  -
沈斯延再回到家时候,沈曼和沈光远正坐在沙发的两边,中间隔了一条银河。
他略显诧异,以往两人在家,恨不得黏在一起的。

  他喊了声:“爸妈,我回来了。”
沈曼看他:“知绿没事吧?”
“嗯。”沈斯延应了声:“看着没事。”

  他顿了下,看向沈曼:“妈,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闻言,沈曼冷笑了声:“问你爸啊!他可比我知道的清楚多了。”

  沈斯延:“……”
他看向沈光远。

  沈光远摸了摸鼻尖,看向还在生气的老婆,略显无奈:“其实我也是无意中知道的,但知绿爸爸求我保密,说要给她一个完整的童年,我就没告诉你们。”
沈曼:“呵呵。”
她冷嘲热讽说:“你看看知绿过的,那叫完整的童年吗?那爸爸妈妈还不如没有的好呢!”

  沈光远:“……”
沈斯延点头,不赞同道:“爸,你知道为什么之前不说啊?”他好奇:“到底怎么回事,许知绿妈妈是谁?”

  “……”
沈光远对着他眼神,有点儿无奈:“这事说来话长。”
“那您就长话短说。”

  沈光远剜他眼,也没摆架子。
其实就是很俗套的故事,男人有钱了总爱偷吃。当然,是部分。

  沈光远说到这里时候,举着手发誓,他绝对没有偷吃,这辈子就沈曼一个。沈曼给他翻了个白眼。

  而许父偷吃,却好巧不巧让那女人孩子和许母怀的一前一后出生。
许母是在快要生的时候才知道这事,还是别人透露给她的,那人据说是许父曾经的秘书,相处久了就出事了。

  为了让许母原谅,许父给了不少利益出来,甚至保证,以后再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孩子出生后,她不想看见也可以不看,把她送走就是,之后再接回来。他也不会对孩子多好,只是为了尽到义务。
总而言之,许母答应了。

  这才有了后来的后续,孩子相差就一天,对外自然不可能说那孩子不是许母生的,当时许父公司正好在上升阶段,需要一个好的人设和口碑。
所以,有了双胞胎姐妹的说辞。

  这事一直都瞒的很好,沈光远之所以知道,还是一次偶然间在医院碰见了许父。
许知绿的亲生母亲生了病,在医院住院时候他去看了,沈光远恰好那天正好也去检查,不小心听了一段对话。

  之后,许父和他喝酒的时候便断断续续的把故事给完整了。
听完后,客厅陷入了安静。

  沈斯延看向沈光远:“那……那个人呢?”
“去世了。”

  沈光远揉了揉太阳穴:“好像是什么癌。”
沈斯延没再说话。
沈曼缄默了片刻,转头看向他:“你去医院检查什么?”

  沈光远瞬间警觉。
沈曼半眯着眼看他:“你是不是瞒着我们,胃病又犯了?”
“……”

  沈斯延给了沈光远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直接起身:“爸妈,那我先回房间了,你们深聊。”

  沈斯延一走,沈曼便指着道:“你今天睡沙发吧。”
“老婆。”沈光远还想卖惨。
沈曼冷笑:“都能为了别人骗我,别喊我。”

  她凶巴巴丢下一句:“消气后再说。”
沈光远没辙,只能看着她远走的背影叹气。

  沈斯延刚拿了睡衣要去洗澡,沈曼便过来了。
母子俩对视眼,沈斯延挑眉:“妈,找我什么事?”

  沈曼沉默了会,看向他:“你多看着点知绿。”
“我知道。”

  沈曼顿了下,看他:“知绿的身世,不是她的错,她没有选择。”
沈斯延失笑,低声道:“妈,这我也知道。”

  他笑了笑:“您别把我想的那么幼稚行吗?”
沈曼瞪他眼:“我这不是怕你们觉得她是见不得光的孩子吗。”她说:“这全部的错,都应该怪隔壁的男的!”

  她连许总都不愿意喊了,气鼓鼓道:“渣男!”
沈斯延:“……”
他哭笑不得,拍了拍她后背:“妈您消消气,您眼光多好,我爸不是渣男就行。”

  闻言,沈曼睇他眼:“希望你也不是。”
“好的。”

  送走沈曼后,沈斯延给许知绿发了个消息。到他洗完澡出来,许知绿也没回。
沈斯延叹了口气,只能是明天去学校再说。

  -
翌日,学校里大多数同学都知道了车祸的事。
车祸直接上了新闻,据说开车的人是另一个学校的高中生,爱玩又混的那种人,仗着家里有点小钱,一直都挺仗势欺人的。
这一下人没了,家长闹去了学校。而许知佳为什么会和那一群人认识,甚至还一起去玩,这就不得而知了。

  班里同学说这个的时候,小心翼翼观察着许知绿表情。
许知绿跟没听见一样,面无表情。

  辛安安倒是好奇了一下:“知绿,是真的吗?”
许知绿点头:“嗯。”
她说:“是真的。”

  辛安安“啊”了声,低声道:“许知佳有病吧,大晚上跟着男生去玩什么飙车啊,她是闲得慌了吧。”
许知绿点头:“可能是。”

  辛安安看她:“那你……”
“我昨晚去了医院。”
辛安安瞪大眼:“那他们没欺负你吧?”
许知绿失笑,摇头说:“没有。”
她安慰着辛安安:“我没什么事,挺好的。”

  辛安安还想说点什么,沈斯延已经从后面插话进来了。
“说什么呢?”
他懒洋洋道:“许知绿,早上吃什么了?”

  许知绿连个眼神都不想给他。
“你刚刚没看见?”
沈斯延:“没呢。”

  许知绿无语,趴在桌上休息。
沈斯延看她眼,看向辛安安:“我们下节课换个位置?”
辛安安:“……行吧。”

  许知绿对两人换位置没什么意见,毕竟不是跟自己换的,她也没理由说不。
沈斯延坐在了她旁边,伸手戳了下她,跟有多动症一样的。

  许知绿剜他眼。
沈斯延稍稍一顿,压着声音问:“还好吗?”
“嗯。”
“眼睛怎么是肿的?”
许知绿翻了个白眼,用后脑勺对着他。

  沈斯延低低一笑,“行了,不问你这个。”
他说:“想知道故事的完整性吗?”
“你说。”
沈斯延环视看了一圈:“晚点告诉你。教室里人太多了。”
“嗯。”

  中午下课后,两人出去吃饭。
辛安安也猜到了两人有话要说,没跟着出去。

  两人找了个安静的餐厅坐着,等菜上来的时候,沈斯延把知道的简单的说了下。
说完后,他观察着许知绿神色变化。

  她很淡定,没有伤心难过,也没有别的东西。
沈斯延举起手在她面前挥了挥:“许知绿。”

  许知绿看他:“听到了。”
她抿了下唇:“墓地在哪里?”
“啊?”
“我说她墓地在哪里你知道吗?”
沈斯延:“……不知道。”
许知绿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安静了会,服务员过来上菜。
等人退下,许知绿突然问:“你有没有觉得我昨晚很过分?”

  沈斯延一愣:“哪过分了?”
许知绿抿唇:“就是……要房子。”
她后来想了想,这会不会有点过度了。可她转念一想,她既然是许家的亲生女儿,有血缘关系的,那要一套也不过分吧。

  许知绿就是不想便宜他们。
她是出生不坦荡,那有本事早早地把她丢掉就好,就为了他们的面子,他们让她活下来了,可活着却不如人收养的。
她也确实十八岁了,可许知绿就不想便宜他们。
她这心理她知道不对,但就是……想那样做。

  其实如果许母当时不是强制要她去捐血的话,她不会这样。
好言好语劝,甚至央求,她都不会趁火打劫。
……

  沈斯延听着,拍了下她脑袋:“哪过分了?”
他说:“你要少了。”
许知绿:“……”
沈斯延转着手里的笔,冷嗤了声:“换作是我,我还能要公司股份。”

  许知绿:“……”
那她倒是没想到。
“我都十八岁了。”
闻言,沈斯延扯了扯唇:“你姓许。许知佳都有,凭什么你没有。”

  许知绿安静。
沈斯延伸手,揉了揉她头发安慰:“别多想,我不觉得你做的过分。”
许知绿“嗯”了声。

  沈斯延盯着她看了会,低声道:“上课了,先专心上课吧,周末再回去?”
“嗯。”

  许知绿在学校时不时还是能听到许知佳的八卦,但她并不关心,也没太大的情绪波动。
一切尘埃落定后,她反而觉得轻松。

  还有不到一个月就高考了,许知绿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学习上。
周末回家,许母还在医院陪着,许父也不在家,只有刘姨每天医院和家里来回跑,给那边送东西。

  许知绿乐得轻松自在。
她一次也没去看许知佳,不关心,也不想去。

  高考前一个星期。
她在家碰到了许父。
父女两对视了眼,许父看她,顿了顿道:“高考加油。”

  许知绿冷冷淡淡地点了下头。
许父看她:“你要的,高考结束后助理会给你。”
许知绿继续点头:“谢谢。”
她往楼上走的时候,回头问了声:“她的墓地在哪里?”
……

  -
高考这天。
天气特别的好,阳光明媚,晒得人晕乎乎的。

  许知绿和沈斯延一起去的考场,两人是一个学校,沈曼说要亲自送两人,许知绿没拒绝。
到考场门口时候,沈曼叮嘱着:“别紧张啊,考什么样都不重要,平常心对待就行。”

  她伸手抱了抱许知绿,笑盈盈道:“我们知绿超级棒,阿姨相信你。”
许知绿弯唇一笑:“谢谢沈阿姨。”
“阿姨在外面等你们,考完我们去吃饭。”
“好。”

  她和沈斯延一起往里走。
两人不是一个考场,分开的时候,沈斯延喊了她一声。
“许知绿。”
许知绿回头,对上他剑眉星目的模样。

  “加油。”
他顿了顿说:“其他的考完说。”
许知绿点了点头:“你也是,加油。”

  两天的时间一晃便过去了。
许知绿一点都不紧张,可能是第二次高考了,心态很平稳。
沈斯延也看不出紧张的神色。

  最后一科考完到操场时候,许知绿一抬眼便看到了树荫下的人。
两人无声对视了眼。
沈斯延倏然一笑,望着她说了句:“许知绿,恭喜你。毕业快乐。”
许知绿一顿,回了句:“毕业快乐。”

10796 3679120 MjAyMC8wNS8xMy8jIyMxMDc5Ng== http://m.clewx.com/book/202005/13/10796_36791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