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23章 温柔陷阱

书名:那年,阳光很好,岁月悠然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若菲 更新时间:2020-06-30 14:12:21

  “是你的意思还是晨泽哥的意思?”悠然心想晨泽现在正和荣箐你侬我侬,他肯定无聊才想起她。

  “嗯——是我们的意思,你想在深圳做什么都可以找我,我帮你实现创业梦想!”沈初确实为她可惜,懂销售,还懂英语。

  “你还真是他的好哥们儿,人家现在跟我表姐双宿双.飞,你却非要把我拉回深圳添堵,吃力不讨好!跟你说白了吧,我一点都不喜欢深圳,就爱呆老家,在老家院子里的人和镇上的人都喜欢我,从未有过什么阴谋算计。你说你们这些人活着不累吗,欢迎你来郧县玩,让你看看什么是人间烟火,世外桃源。”悠然用筷子夹腊肉往嘴里喂,也许食物是最好的安慰剂。她就是个普通人,经不起来来回回的精神折磨。

  “双宿双.飞?你说的现在指什么时间,现在他在跟我吃饭呢,脑袋里想啥呢?不信,你听他说话。”沈初还没等悠然反应就把手机递给晨泽,晨泽也显得有些突然,这样不是露馅了吗,可电话已经在手里,就“喂”了一声。

  悠然一听还真是晨泽的声音,那刚才荣箐那样说是什么意思,演独角戏?“哥,你们平安到达就好,荣箐姐没跟你们一块吃饭吗?”

  “我们先送她回家,现在估计跟少恒在一块儿吧,对不起,我不该提少恒。总之,我跟荣箐以后不会再有什么关系了,你不要有心理压力,我只是陈述事实而已。”晨泽生怕她误会。

  “那,以后都不要提了吧,我不想再听到你们之间的任何事,别让我由崇敬你变成讨厌你!”这也太扯了吧,骗她骗的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你是不信我的心还是不信我说的话?”晨泽有些着急,少恒那样信誓旦旦,还有什么可辩解的。

  “又来了,有什么区别吗?”悠然语气非常愤怒。

  “当然有,我的心只有一颗也只为你,可话说出口的不一定是真心话!我们说好的,要听彼此解释!”晨泽有些焦急的为自己辩护。

  “哥,我不想再伤你,请好自为之!”悠然挂了电话,太烦人了。沈初拿回电话,批评晨泽太笨了,“哥们儿,你的辞藻太少了,原本很容易的事全被你捣乱了,我敢说悠然再也不会主动联系你,因为你很烦人啊!”

  晨泽一头雾水,他不是脑子不清醒,是一碰到悠然话就不会讲了,沈初讲什么都是循序渐进,不能一边保持暧昧又一边找备胎。晨泽说他没有,是他错了。沈初摇头叹气,剪不断理还乱,活该受罪,悠然那样爽朗干脆的人受得了才怪。不过还是得劝悠然回深圳,她有能力,并不比荣箐差,只是缺机会而已。

  悠然边吃东西边看重播的春节晚会,小品相声把她给逗乐了,其实人生想通了怎么活都可以。少恒不要她,但还是最可靠的大哥哥,只要他回院子,大家还是跟一家人一样。晨泽那样对她,有那么几次她差点信了,似乎那个胸膛真的只属于她,现在依靠不了,那不如就此放下,重新开始。

  新的一年工作正式开始,晨泽为了避免荣箐的骚扰,就把需要出差的案子揽下来;少恒工厂的套牌手机不停地输往三四线小城市,价格便宜,电池持久,很受欢迎;宁父宁母指导了悠然十来天,见她完全掌握了所有流程有些不舍的回到院子里照看宁爷爷;荣箐依然循环着她的老本行,总感觉自己到达了人生巅峰,反而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这天少恒去酒吧喝酒唱歌,一群美女围着他猛灌,他也是很久没这样放纵过了。荣箐那样伤他,都忍了一个多月没去找她,口是心非的女人,等她实在熬不住了再去找她。

  这时,似乎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身材高挑,肌肤嫩滑,声音温和的想要钻进他的骨子里。她逐渐向自己靠近,然后坐在他身边叫着宁大哥,这是刘婉婷,也是众多女孩子唯一能叫得准的名字。

  “宁大哥,好久不见!”婉婷凑近他耳边柔柔的说,少恒见她穿着漏肩裙,这样一靠近,低头就能看见里面风光。

  “宁大哥,我陪你喝几杯!”婉婷几乎是贴着他的身体,少恒告诉自己不能喝了,可酒已经到了嘴边,“我先干为敬!”她喝了之后又满上,少恒被连灌三杯,脑子里开始发昏了。婉婷说还要继续喝,她不是有意碰见,而是经常在这里喝酒。

  曾经她接近少恒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买高额保险,后来才发现酒吧是个发展客户的好地方,只要稍微穿的时尚,前卫一点,就会有男士主动搭讪。一个月不用发展多少大客户,十单以上就很不错了。同行总是羡慕她开单开的多,求取经验,她只是谦虚的说运气好。

  有付出才有回报,这就是跟她搭讪成功的男人告诉她的道理,但这些有钱人不是秃顶就是岁数大,稍微好看点的保单又做不大。唯独少恒,既有钱又长得潇洒,只要见到他就像是生命已不属于自己,每一次都像过鬼门关一样死去活来。

  今晚再次碰上少恒,怎能轻易放过,她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单纯的傻瓜,陪他喝酒的姑娘她已额外给了小费。少恒感觉肢体麻木,说话都说不清了,婉婷让两个姑娘帮她把他扶起来,送到电梯口,直接把他带到八楼酒店客房。

  少恒躺在床上,感觉身边有女人不停地亲吻他的身体,本身灼热的全身加上额外的亲近,当被吻住嘴唇的时候,也就不顾一切的翻身配合,直到两人筋疲力尽才安稳的睡去。婉婷安静地躺在他身边,回想刚才他叫着荣箐的名字,这不知又是哪个女人上了钩,叫了他几声又没醒,就开灯搂着他拍了几张照片。

  当少恒清晨醒来的时候发现是刘婉婷在身边,又气又恼,刘婉婷立刻委屈的说,昨晚是意外见到他的,是他拉着她一直叫着荣箐的名字不让她走。少恒一听这不像撒谎,毕竟荣箐不是谁都能见到的人物。既然已经做了,不如干脆点,问要多少,婉婷跑去抱住他,说有他陪她一晚就足够了,啥也不要。少恒不信,数了数包里的现金,估计有一万来块,全部给了她。

  “仅此一次,以后少来烦我!”婉婷拉他回来被他甩开,再看看手里的现金,昨晚她也翻过了,知道只有这么多,所以才想着拍照片留着后手。这第一步得找到荣箐,万一是恋爱关系,游戏就更好玩了。

10779 3686313 MjAyMC8wNC8yOC8jIyMxMDc3OQ== http://m.clewx.com/book/202004/28/10779_36863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