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46 章

书名:穿成煤老板的亲闺女[九零]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池陌 更新时间:2020-07-02 22:47:21

  简绥绥微微愣住, 下一秒又被裴寒抱进怀里,对她来说,他们才分开几天, 可对裴寒来说,这一刻他等了七年。她不想让气氛太僵,便笑着挠他胸口, 湿漉漉的眼睛盯着他, “裴寒哥哥, 听说第一次男人都会那什么,我看好你哦!”

  裴寒一愣,一巴掌打在她屁股上,简绥绥捂着屁股痛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哪有这样的啊,人家就开个玩笑……”

  裴寒眸色不觉放缓, “哪有这样诅咒哥哥的!”

  被她这一闹,尴尬的气氛没了,倒多了几分自然, 裴寒亲着她的嘴,亲着她的耳垂, 亲她所有能亲的地方, 直到简绥绥呜呜咽咽地哭着求饶。实在太难受了,没想到第一次是这样的, 裴寒已经很疼她了,一直照顾她的感受, 温柔又小心, 可她还是特别紧张,船入渡口时尤其艰难, 再到后来溅起些许浪花,这浪花溅起层层迷雾,让人看不清方向,她只能窝在他怀里,承受着这极致的欢愉。

  可能是因为这具身体年纪要大一些,难受并没有持续太久,后来甚至隐隐有了快感。

  她有些累迷糊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裴寒替她清理,放好水才抱起她去了浴室,把她放进浴缸里,简绥绥懒得厉害,干脆搂着他的脖子不让他走。

  “你说要把我关起来的,既然这样我什么都不想干,你每天洗澡吃饭,抱我健身锻炼,还要按时给钱花,给我睡!”她眯着眼嘀咕。

  裴寒微微一怔,他是想把她困在这里的,最好是连她的家人也不告诉,昨天做这个决定时他一度猜测她会怎么想,哪怕知道他是书中反派,被他囚禁在这小小的房间里,她也一定会翻脸跟他怒目相对,可预想中的事没有发生,简绥绥她自始至终都没有抱怨过,反而乐意被他困住。

  她在想什么?

  她真的愿意永远待在他身边?裴寒望着她因为欢爱而发红的脸颊,眼中怜惜更浓了,他俯身亲着她的额头,又从额头来到鼻尖嘴唇,最后他回到她那颗泪痣上,她虽然是真身穿越,可这颗泪痣和以前连位置都一样,他有时候恨不得把这颗痣咬下来。

  裴寒亲了亲她,她说不动就真的不动,像一条咸鱼,一动不动地躺在他怀里,任他伺候,这慵懒又享受的模样,让人又怜又爱,裴寒指尖滑过她的皮肤,视线落在她的饱满上,大了几岁,发育的也更好了,明明身材纤细却前凸后翘,勾人的很。

  他又亲她,简绥绥迷迷糊糊中觉得嘴唇更疼了,只能被动地张嘴迎合,他像是要把她给吞了,连呼吸都困难,只能在他的怀抱里溺毙。

  等这次结束后俩人连头发都湿透了,简绥绥从水中被捞出来已经累晕厥了,还好第二次是在水里,裴寒又用了东西,她并没有吃什么苦头。

  半夜,简绥绥感觉自己被捞进一个怀抱里,她下意识朝他怀里钻,手紧紧搂住他的腰。

  次日一早,简绥绥起来时才发现自己简直是惨不忍睹,昨天她还没怎么注意,今天起床一看,身上到处都是吻痕,尤其胸口是重灾区,有些痕迹已经发灰了,她本就白皙,白嫩的身上有这么多印记,怎么看都像被人虐待了。这就算了,她嘴唇还疼得厉害,照镜子一看发现下嘴唇被咬破了,下身也特别疼,走路都一瘸一拐的,怎么看都像是被人揍了一顿。

  裴寒推门进来,漆黑的眼眸盯着她,“起来了?”

  他今天穿一件黑色衬衫,衬衫领口的扣子解开,有种难言的禁欲气质,简绥绥看得眼馋,却还是不忘撒娇抱怨,嘟着嘴委屈兮兮的:“你看我身上被你咬的……你属狗的吗?”

  “是,我属狗的,你这只小母狗。”

  “…………”简绥绥气的不轻,伸手挠他胸口,“我不管,你陪我,我现在哪都疼,哪有你这样欺负人的?嘴巴疼,胸口疼,下面也疼!”

  裴寒一手捏住她两只小爪子,眼中闪过笑意,极其温柔地亲她破了的唇角,“是哥哥的错,但是绥绥,你拖了哥哥七年,你知道这七年哥哥是怎么过的吗?收点利息而已。”

  简绥绥气得咬在他脖子上,“除非你抱我去刷牙,再抱我去吃饭,我才原谅你!”

  身体腾空,下一秒她已经被人抱了起来。

  这两天裴寒顾及她的身体,一直没有再跟她发生关系,简绥绥正好趁机休养一下,她早睡早起,吃了睡睡了吃,没事就在房间里看看电影电视,又把这个世界这七年来发生的事补了一下,而后她发现――

  她养的崽崽都出道了!

  七年前她不是在闻春娇公司做过经纪人吗?那时候她签了几个新人,又把那个想自杀的艾可拉了回来,她搜了一下那些人的名字,才发现有个新人已经是娱乐圈的唱跳顶流了,还有两个新人凭借她推荐的网剧爆火,现在也成了一线明星,就连艾可都摇身一变,成为电影一姐,现在正在参加一个姐姐选秀节目。

  对哦,不知不觉艾可都三十多岁了,明明当初还是娱乐圈新人呢。

  简绥绥一直在补这几个艺人相关的电视剧和歌曲视频,她一边看一边与有荣焉,唔唔唔,这是她看好的崽崽,她家崽崽出息了,变成大明星了,就连小艾克也成了又A又飒,不惧流言的姐姐,她从抑郁症的阴影里走出来了。

  裴寒回来时就见她一边吃薯片一边刷视频,眼中还隐隐闪过自豪的光。

  他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他是想囚禁她,可她整天活得像一条咸鱼,硬生生把囚禁地变成了养猪场。

  他要什么她给什么,除了撒娇说疼不要他碰以外,她很少反驳他。

  他忽然开始怀疑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囚禁她,哪怕不囚禁,以简绥绥的咸鱼性子,只怕也不会走太远的,毕竟除了他没人会抱着她洗漱抱她吃饭,再把洗好的水果送到她面前。

  “我回来了。”

  简绥绥眨眨眼,歪着头笑着跳起来,“裴寒哥哥回来了?呜呜呜呜,绥绥好想你啊,在家待的太无聊了。”

  她跳到裴寒腰上,细长白嫩的腿勾着他的腰,眼睛潋滟泛着水光,嘴唇红艳艳的,嘟着嘴要人疼要人亲。

  裴寒单手抱住她,在她脸上亲了亲,“我把事情处理了一下,下面几天都留在家里陪你。”

  简绥绥眼睛一亮,下面几天他果然留在家里陪她,简绥绥从不提囚禁的事,他不让她走她就不走,他不让她打电话她就不打电话,她在赌,即便裴寒又变成书中的反派变态,也不会忘了他们那么多年相识相伴的感情,他根本不会伤害她,他还是她认识的那个裴寒哥哥。

  她不提他也不问,俩人还跟以前一样,整天腻歪在一起,裴寒早上送了菜过来,他就会琢磨着做几道新菜,简绥绥不会做饭就在一旁打下手,到了晚上俩人看一部电影,不过经常看不完,俩人对视一眼就会亲到一起,再然后就是自然而然滚到床上去。

  她身体已经够好了,可他实在不是一般人能应付的,简绥绥甚至怀疑作者在整她,作者该不会是为了报复她催稿,就把裴寒设定成这种尺寸哔哔时间哔哔技术哔哔,还能随时随地对她有感觉的变态人设吧?
总之,每次电影看不到一半,她就被人勾到床上去了。

  再然后就是哭着求饶,哭到嗓子都哑了,裴寒才会饶过她。

  就这样过了几天,那天早上简绥绥起床时,裴寒忽然扔给她一个手机,“叔叔过生日,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吧?”

  简绥绥愣了愣,心里差点欢呼,面上却毫无表情。

  甚至还用脚踢了踢手机,不屑道:“你叫我打电话我就打电话?当我不要面子的嘛?”

  裴寒把她拉到怀里来,声音轻柔到极致,“绥绥,错过这次机会就没有以后了。”

  简绥绥吓得一个激灵,当下从床上跳起来,抓起手机就打,生怕他反悔。

  半个小时后,裴寒开车带简绥绥回了简家,简大力一把年纪的人了,见到女儿瞬间泪奔,艹!又漂亮又可爱,是他闺女没错了!闺女长大了,成熟了,人也比以前更漂亮了!闻春娇也趴在简大力肩膀上哭,柯静和叶崇俊都眼睛含泪,眼前的他们虽然比同龄人年轻,可到底过了七年,比自己印象中还是老了一些,简绥绥鼻子发酸,她再也忍不住,哭着抱住他们。

  “爸妈,干爸干妈!”她哭着埋在妈妈和干妈怀里撒娇。

  两个妈妈哭惨了,简大力也偷偷擦泪,叶崇俊只叹气:“绥绥,你去哪了?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我们一直在找你。”

  简绥绥这才知道她离开后,每个人都不好过。

  那年简绥绥回家拿打火机,裴寒没等到她回去找她,却被告知简绥绥根本没有回去过,一开始大家以为她肯定去哪里的便利店买东西了,可她电话打不通,到晚上一直没有回去过,大家才确定她真的不见了。之后调取监控,报警,没有任何痕迹,所有人都急疯了。

  叶家简家和裴家都是商场赫赫有名的,为了找简绥绥,所有人发动一切力量,却一点线索都没有,裴寒越来越消沉,他怀疑简绥绥被人拐卖了,就派了不少人去大山里找,一有消息就坐飞机坐车过去,为了找她,他几乎走遍全国,在这过程中,裴寒帮助不少被拐卖的儿童和父母回家,却没有简绥绥的消息。

  直到两年后,闻春娇和简大力开始做梦,梦到了简绥绥穿越的事,柯静和叶崇俊也时不时会梦到简绥绥在另一个世界的生活,那个世界里简绥绥是女明星,小小年纪便已经是影后,她住江边豪宅,开跑车,没受一点罪。

  一开始大家以为梦中只是巧合,直到所有人都开始做这个梦。

  知道简绥绥没死,几人才好受一些,渐渐恢复正常生活,偶尔像看连续剧一样,看梦中绥绥过的怎么样了,就这样不知不觉七年过去,除了裴寒不相信梦境外,其他人都接受良好,虽然思念女儿,却没有因为女儿的失踪,就把生活过得一团糟。

  简绥绥吸吸鼻子,委屈道:“我只是离开了七天,没想到会穿越到另一个世界去,我也很想你们。”

  说话间,别墅大门被人推开,简默宁和几位哥哥从外面跑进来,简默宁在不远处停下来,看向被父母抱着的妹妹,神色陡然变得柔和,这就是他的妹妹,脸不大,五官精致,扎着春丽头,像从漫画中走出来的少女,和他想象中一样,漂亮可爱,还带着一点小蛮横。

  看到他,简绥绥嘟着嘴撒娇:“人家都喊哥哥了,可哥哥不认人家!”

  简默宁走上前,克制地摸着妹妹的头顶,温柔道:“是哥哥错了,哥哥不该认不出你。”

  他是近日才做的眼睛手术,眼睛好了之后,医生让他先不要接触电子产品,他也就没找别人要简绥绥的照片,再加上父母因为伤心过度,把家里绥绥的照片都收起来了,他一直不知道妹妹长什么样。

  现在看,妹妹就是女版的他,兄妹俩长得特别像。

  简绥绥歪着头,笑道:“好啦,原谅你了!对了,哥哥,我不在时你有没有给我找个嫂子?”
简默宁脸色不自然,走上来的叶励飞笑道:“苏瑾瑜追了你哥哥很多年,最近才刚在一起。”

  简绥绥激动地跳起来:“真的!恭喜哥哥!”

  简默宁咳了咳,“虽然哥哥有女朋友了,但哥哥还是会很疼你的。”

  简绥绥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其实她虽然希望所有人都疼他爱她,可她知道分寸,她不会因为独占欲就破坏哥哥的感情,她巴不得每个哥哥都能很幸福,她要做世界上最好的小姑子。

  “安啦,你谈你的恋爱,哥哥幸福妹妹就高兴了。”

  简绥绥又看向别的哥哥,叶励飞一身西装,脸部轮廓分明了许多,已然是成功人士了,叶云哲以前气质就很特别,现在一身宽松的浅色西装,雅痞味十足,而叶笑宇……

  简绥绥眨眨眼,倒吸一口气:“你是谁??我笑宇哥哥呢?”

  眼前的叶笑宇块头很大,身材特别精壮,看来健身小有成就,只是他胸肌练得特别明显,虽然从健身的角度看他身材很好,可简绥绥还是觉得这跟自己印象中瘦瘦高高的篮球少年有很大不同。

  叶笑宇揉着她头顶,哼道:“小没良心的,哥哥找了你这么多年,你见到哥哥也不知道撒个娇。”

  简绥绥这才拉着他的手臂,软声道:“笑宇哥哥,这些年,妹妹让你担心了。”

  叶笑宇眼眶一热,努力抬高下巴!靠!妹妹真是的!一回来就弄得人家想哭,再说他健身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更强壮一点能保护妹妹?

  裴寒视线落在她牵叶笑宇的手上,眼神骤冷,简绥绥敏感地瞥了他一眼,又飞速放下叶笑宇的手臂,干笑道:“呵呵呵,笑宇哥哥,你现在在做什么?”

  “我进了本市篮球队,做了专业篮球运动员。”

  “哇!等你比赛我一定去看!”

  叶笑宇勾唇,揉她头顶,“你不去我也要拉着你去!”

  几年不见有变化的何止是他们?简绥绥自己也成熟许多,几个哥哥都特别感慨,印象中那个软萌的会拉着自己手臂撒娇的小妹妹,已经长成媚色动人的大美人了。

  晚餐是在家里吃的,闻春娇和柯静亲自下厨,简大力拿出酒要一起喝一杯,家里六个男人,各个都很优秀,就这一个闺女还糟心地玩失踪,好在隔了七年,闺女又回来了。当年拿砍刀追着人满街跑的简大力如今只是疼闺女的老父亲。

  “来,裴寒!我敬你一杯!”简大力端起酒。

  裴寒喝完才忽而道:“叔叔,我有一件事想跟您说。”

  简绥绥和简大力同事一愣,“什么事?”

  裴寒看她一眼,郑重道:“叔叔,我喜欢绥绥已经很多年了,绥绥也喜欢我,我想请您和阿姨同意,把绥绥嫁给我,我知道我这么说很唐突,毕竟绥绥刚回来,可我真是一刻也不想耽误了,我和绥绥已经浪费了七年,不想再浪费一分一秒,我想娶她,让她做我的妻子。昨天我在这个小区买了别墅,以后我们还和叔叔阿姨住一起,叔叔阿姨也可以随时喊绥绥回家吃饭。”

  简绥绥简直太崇拜他了,别的不说,对简大力和闻春娇来说,他们现在什么都不缺,并不指望简绥绥能嫁入豪门,他们只希望简绥绥能经常回家陪陪他们,现在裴寒直接把家安在这个小区了,简绥绥每天都可以回家吃饭,在家待的时间说不定比在裴寒那还多,以后有孩子了,爸爸妈妈们也能随时看孩子。

  别说他们了,就是简绥绥自己都动心了,要是以后她女婿跟她说这种话,她肯定二话不说就把人给嫁了!离这么近不担心女儿受欺负,随时能见女儿,更何况女婿本身就是顶级豪门!

  听说裴寒的个人身家已有几千亿。

  简大力果然一拍桌子同意了,简绥绥故意撒娇,“爸爸,你就这样把我嫁出去了?我以为爸爸会舍不得女儿呢。”

  简大力也不想同意,可简绥绥失踪后就是他这个当爸的都没有裴寒上心,为了简绥绥,裴寒消沉了好几年,俩人原本约好了一起上大学,后来去的只有裴寒一个人,想当然,裴寒心里肯定不好受。

  简大力和闻春娇心疼裴寒,不想再让他继续过这种孤寂的日子,他们看得出只有跟简绥绥在一起,裴寒身上的寒意才会消散一些,虽然女儿出嫁他们也舍不得,可就在一个小区里,只不过是换了套房子住而已,裴寒又是他们从小看着长大的,知根知底,他们有什么不放心的?

  简绥绥听完爸爸的话,偷偷在桌子底下伸手指抠裴寒的掌心。

  裴寒牵着她,紧紧握住她的手,像是把她攥在手心里,就这样一直牵着不放开。

  简绥绥之前考上了大学却因为失踪没有去读,裴寒帮向学校申请延期,学校知道她的情况也很感慨,破例为她保留了学籍,现在简绥绥可以继续读大学,过她梦想中的咸鱼日子。

  或许是因为这次穿越,简绥绥忽然意识到人生有很多不确定性,她回家拿个打火机都能穿越,谁知道书里的这个世界能存在多久,谁知道她以后还会不会穿回去?她因此开始学着认真生活。大学开学后她每天认真上课,积极参加课外活动,认真地像个中学生。

  大学时追她的男生有很多,可在她晒了手上的大钻戒后,大家才知道她竟然英年早婚!!

  不仅如此,她老公还是富豪榜上排名第一的大佬!

  同学:“等等!大佬前几年参加综艺节目,说是为了找女朋友,他那失踪七年的女朋友不会就是……”

  众位同学惊呆了。
裴寒最初被人挂照片到网上纯粹因为身家高长得帅,一般来说这种身家的人,都年近五十了,只有他年纪轻轻就创立了一个风靡全国的社交视频软件,并凭借着这个软件身家多了千亿,再加上裴氏集团的众多财产投资,他年纪轻轻就问鼎富豪榜。年轻的首富还是T大毕业,物理数学竞赛的高手,他给母校捐赠了上亿元用于做研究和资助优秀学子,可以说他有钱又正面,这样的人物竟然还帅得惊为天人!帅就算了,他不像那些富二代天天不是晒跑车就是晒野模,整天跟明星传绯闻。

  这样的人,女网友怎么可能放过他?

  网上关于他和女朋友的传言很多,甚至还有许多凄美的软文歌颂他们。真真实实网友也分不清。

  谁知道,同学们竟然看到了传说中的女朋友?

  简绥绥咳了咳,挥挥手叫大家低调,“不好意思,我已经从他女朋友升级为他的太太了。”

  众人惊呆了!

  是谁说裴寒深情只是洗脑包?屁个洗脑包啊!人家都跟女朋友结婚了!

  大家七嘴八舌问她失踪的事,简绥绥怕实话实说会被人拉去解剖,便找了个理由说自己失忆了,一觉醒来不记得自己是谁,七年后才忽然想起来。

  同学们被他们的感情虐到了,青梅竹马,从小就非彼此不可,一路扶持走来,某天女朋友忽然失忆了,还好七年后男未婚女未嫁,俩人依旧相爱。

  有喜欢写文的同学当即以二人为题材在网上写了文章。

  一时间,简绥绥和裴寒的爱情故事又传的到处都是。

  这些简绥绥不太关心,她和裴寒去年办的婚礼,现在一直住在简家和叶家所在的小区里,这段时间以来,简绥绥尽可能抽空陪父母陪裴寒陪几个哥哥们,把这几年的空缺补了回来。

  不过学校的同学们大部分都是各省市的状元学霸,精英太多,简绥绥还是感到了一点压力,好在裴寒是真大佬,有裴寒帮忙她的大学生涯过得很顺利。

  婚后生活比简绥绥预想中要幸福很多,她专注于学业,下课后就飞奔回家找裴寒撒娇,裴寒也把大部分工作都挪到家里来做,为的就是多点时间陪她,裴寒出差时她请假陪飞,她偶尔跟同学出去做活动,他也开车跟着她,俩人近乎形影不离。

  同学们调侃,说要被狗粮喂饱了。

  简绥绥撒狗粮不自知,不过结婚后她就过上了每天有肉吃的生活,她跟裴寒那方面特别合得来,每天她都是笑着上床,哭着下床,只能呜呜咽咽地躲在裴寒怀里,求大佬放过。

  在简绥绥大三快结束时,她忽然查出怀孕了。

  

10768 3687163 MjAyMC8wNC8yMS8jIyMxMDc2OA== http://m.clewx.com/book/202004/21/10768_36871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