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45 章

书名:穿成煤老板的亲闺女[九零]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池陌 更新时间:2020-06-30 19:49:14

  简绥绥担心坏了, 作者写作之余看她一眼,“其实你留在现实世界也蛮好的,刚拿大奖的年轻女演员, 颜值高口碑好,未来可期,你在这个世界也可以过得很好。”

  简绥绥瞪她一眼, “我在哪个世界都可以过得很好, 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书里的世界, 有那么多人疼我,躺赢就行,根本不需要努力就可以闲鱼一生,这样不香吗?裴寒给我买了一栋楼, 还要给我过户十几套门面,我爸妈刚说以后一个月给我三百万零花钱, 我名下有很多股票基金,干爸干妈随手就送别墅,我几个哥哥都很有名气, 每个都不是凡人,我的股票一直在赚钱, 我爸妈公司千亿资产有我一份, 我不想工作就让男朋友养一养,反正我自己家有钱, 我不需要太有自尊心地对他说你的钱是你的,我的是我的。你说要是你你选哪个世界?”

  更重要的是那个世界的她拥有一切, 而这个世界的她纵然小有名气, 事业有成,却孑然一身, 人总是会被那些渴望的温情吸引。她是这样,裴寒也是这样,如果她不回去,裴寒怎么办?不是她自信,以她对裴寒的了解,裴寒肯定绝对走不出来,若裴寒变态的性格被激发出来,说不定要孤独终老。

  作者犹豫片刻,感叹道:“啊啊啊啊啊!我干嘛我不把主角写的跟我用名?早知道同名就可以穿书,我也可以啊啊啊啊!”

  简绥绥失笑,“别以为这么说我就会放过你哦,赶紧写吧你!把我哥哥眼睛治好,爸爸妈妈干爸干妈身体康健,事业顺遂,几个哥哥学业有成,遇到真爱,还要让大蘑菇好起来,裴寒也能好好的。”

  “欧了,我把你配给他!你说你要求也太多了,你让我写这么多内容,我这书的感情线和事业线都被搞乱了,原本我女主和男主已经锁死了,现在被你这么一说,我忽然觉得简默宁也不错,哎,要给反派的你洗白,真的好难哦!”

  简绥绥丝毫不同情,“怪我?谁叫你把裴寒写的那么惨!”

  不过她把人家的书搞乱了,没一点补偿也说不过去,在她离开之前可以给她一点资金补偿,房子也可以给她,反正自己也用不到这些了。

  作者不知不觉就写了好几天,简绥绥每天催促,可作者大大头都秃了也没把她要的剧情写完,这几天简绥绥也没闲着,她出面帮干妈辟谣了,重新拍了照片应对绯闻,还提携了自己看网剧时很喜欢的新人,又写好遗嘱,等自己死了把所有部分财产捐给福利院,造福社会。做完这一切她正准备下楼吃饭,忽然间眼前的场景又一次变了。

  简绥绥愣了一下,不敢相信地看向四周,她的这套大平层在江边上,四周车辆嘈杂,夜晚风景很好,她每天晚上吃完饭后都要下楼散散步,可现在,她并不是在江边,而是在一个购物中心边上,更诡异的是,现在是大白天!

  周边有许多举着牌子的小粉丝,很多人的应援牌上写着“简默宁”三个字,是哥哥的活动会现场吗?简绥绥年少成名,这还是第一次站在舞台下面看着别人。

  忽而,一辆黑色轿车驶来,穿着白色衬衫的男人从车里下来,粉丝们尖叫得近乎晕厥。

  “这是我家默宁眼睛好了以后第一次露面,天呐,我太幸福了!我家默宁眼睛好了真的超帅啊!!”

  简绥绥惊讶地看向哥哥,她并不知道这个世界过了几年,应该至少有四五年了吧?如今的哥哥长相还和从前一样,高鼻薄唇,侧脸完美得像是漫画中的人物,他比从前肩膀宽了一些,脸也更成熟了,却还是很有少年感。

  和以前不同的是,以前的哥哥看别人时眼睛都没有焦距,现在哥哥看人时眼睛却比从前更有神了。

  这样的哥哥还是第一次看到,所以作者把哥哥给写好了吗?

  简绥绥心头酸涩,从未有过的感动涌上心头,哥哥的眼睛终于好了,他再也不用自卑不安,不用靠盲杖出行,不用封闭地去面对这个世界。

  眼睛好了的哥哥比以前更帅了。

  “哥哥……”

  被保安护住的简默宁微微一愣,回头看她,简绥绥激动坏了,哥哥没有见过她却一下子就能认出她来了。

  下一秒,简默宁轻笑一声:“谢谢支持!”

  “?????”

  她这个妹妹这么卑微的吗?

  她是妹妹啊!哥哥竟然认不出她?这不科学吧!

  边上粉丝大叫:

  “哥哥!看我!我会永远支持你的!”

  “哥哥,我是你的死忠粉,我喜欢你很多年了!”

  “哥哥我爱你!”

  简绥绥无语了,此哥哥非彼哥哥啊,哥哥你醒醒,我是简绥绥,你这么多年没看到妹妹都不会想的吗?

  她忽然有了最坏的设想,难不成她离开后这些人关于她的记忆都被抹去了?难不成大家都不记得她了?

  简绥绥被自己的猜测吓到了,她穿着现实世界中的衣服,手机也是那个世界的,在这里根本不能用,她怕把爸妈给吓到,便先打了辆车直奔裴寒的住处,出租车沿着蜿蜒的山路一直往上走,简绥绥整个过程十分紧张,等车停在路边,她从车上跳下来飞奔往别墅去,没想到别墅大门紧闭,看上去很久没人来过了,简绥绥急坏了,她好不容易穿回来,结果裴寒竟然没留在别墅里等她?

  出租车司机从车里探出头来,“小姑娘,还要等多久啊?我还得去载客呢。”

  “抱歉,请您再等一下,那个,我能不能用一下您的电话?待会一起付钱给您?”

  司机瞥了眼手足无措的漂亮小姑娘,这姑娘真漂亮,要不是在电视上没见过她,他真怀疑这姑娘是哪个知名女星。小姑娘似乎很着急,眼泪都要下来了,司机于心不忍,掏出手机递给她,“你快点啊,我还得赶着下班去接我女儿。”

  简绥绥谢了他,她只离开几天,还记得裴寒的电话,她一下下按出那串熟悉的数字,那边很快接通了。

  一个清冷熟悉的声音响起:“喂?”

  “裴寒!我是简绥绥!”简绥绥惊喜万分,真的是他,他还好好的,只是声音听着比几年前成熟不少。

  那边沉默片刻,猛地挂了电话。

  简绥绥惊呆了。

  他竟然挂电话?狗男人竟然敢挂她电话?说好的永生难忘呢?她是不是太自信了?以为裴寒不会忘记她,可事实上人家早就把这一章翻篇了,说不定还有了新的生活,有了新的女朋友?

  电话另一边,穿着黑色西装的冷峻男人正在开会,好友看他一眼,疑惑道:“怎么了?谁打来的?”

  “没什么,一个骚扰电话。”

  好友拍拍他的肩膀,叹息道:“又是冒充你女朋友的?也难为你找了这么多年还没放弃,当朋友的知道这话不该说,可你当初以裴氏集团的名义出面,报了警登了报,甚至为了找你女朋友自己还在几个电视节目中露过脸,这些年,你遇到那么多骗子,各个都说知道你女朋友的下落,裴氏为此不知道花了多少钱,就是没找到人,你有没有想过……”

  裴寒写字的手猛的一顿,眼神骤冷,屋中温度降了下来,好友拍着脑门,“行吧,是我的错,我不该这么说还不行吗?还不是怕你深陷其中,这都七年过去了,你大学毕业,进入公司,你人生的这七年除了工作就是找她,为了找她,你差点倾家荡产,作为你的朋友我真的看不下去,我实在不明白,她就那么好,值得你为她倾尽所有?”

  裴寒毫不犹豫:“她自然值得。”

  好友笑笑,“真希望能有机会见见她,我们这帮好朋友每个人都很好奇,那个让你挂念多年的女朋友到底长什么样。对了,你以前遇到骗子都不会有什么反应,这次怎么在走神?”
裴寒脱掉西装外套,只穿一件白色衬衫,他一手插在口袋里,走到落地窗前,沉声道:“这个骗子是个女的,她刚才叫了我的名字,语气和她很像。”

  “会不会就是她?”

  “不会,她的声音我不会忘,不是她。”

  裴寒自嘲地笑笑,喝了一杯咖啡,又继续和下属开会。

  电话五分钟后又打了过来,陌生电话裴寒是不会接的,可这一次他鬼使神差接了起来,他想一定是她的语气跟绥绥太像了,以至于他甚至愿意和骗子多说几句话。

  “裴寒,”简绥绥吸吸鼻子,真的想哭,“我没钱了,你打点钱给我好吗?”

  裴寒微顿,却没拒绝,“你要多少?”

  “我没钱打车了,你给我打两百吧。”

  这年头的骗子要求也太低了点,两百就够了?裴寒神色淡漠地给对方打了两百元钱,那边电话很快又打来了,小骗子惊喜道:“裴寒,你怎么随随便便就给人打钱?你就不怕我是骗子吗?”

  裴寒沉默片刻,“你说话的语气和她很像。”

  简绥绥所坐的出租车已经到了裴寒公司楼下,她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后,眼泪猛地流了下来,她忽然意识到自己这次是身穿,虽然模样和绥绥有九分相似,声音却和绥绥完全不同,难怪裴寒听不出是她。所以裴寒说这话的意思是,他还记得她,没有忘记过她。

  简绥绥吸吸鼻子,“裴寒,我到你公司楼下了,你让前台带我上去,我一个人好害怕。”

  裴寒浑身僵硬,整个人定在原地,一个骗子自然是不敢来他公司的,可她不仅来了,还要上来找他,她……

  裴寒紧紧握住手机,声音干哑,“绥绥?”

  “是我,裴寒,我好不容易回来,你怎么都不出来接我?”

  裴寒喉头滚动,哽咽许久,才猛地站起身,“你站在那别动。”

  简绥绥站在原地等他,很快电梯开门声响起,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从电梯里走下来,他比从前更高了,肩膀也宽阔许多,只是腰依旧细,腿也很长,修长的身材被包裹在合体的西装里,显得气质更为冷峻。他的脸长开了一些,眼睛和她印象中的少年有些不同,她印象中的少年眼里总有融融的光,哪怕外表冷峻那里依旧有星光,可如今,这双黑眸里只有无边的灰烬,漠然与冷凝近乎将简绥绥吞没。

  她心口猛地一痛,她不过是回家拿个打火机,不过是离开了几天,裴寒就从少年变成了成年人,老天让她缺席了他的人生,她一直以为自己的离开是在折磨裴寒,可如今心口的疼痛让她忽而明白,自己所受的折磨并不比任何人少。

  “裴寒,你怎么老了?”
简绥绥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裴寒走到她身边,脱下西装穿在她身上,许久才问她:“怎么穿这么少的衣服?”

  简绥绥小声抽泣,她不明白自己在哭什么,她从小到大很少哭,哪怕是前世在福利院过得很艰难,也很少流眼泪,可她真受不了这样,一起长大的裴寒,忽而间就变成了成年人,她像被人偷走了最爱的糖果,只觉得无比的委屈和酸涩。

  裴寒看她许久,才摸摸她的头顶,“绥绥,怎么哭鼻子也不知道抱哥哥了?”

  简绥绥抽泣的更厉害了,她伸出手指点他的胸口,“这怀抱还属于我吗?”

  “属于,从来都只属于一个人。”

  简绥绥这才抱住她,她穿着细高跟鞋,搂着他的腰埋在他怀里,依旧比他矮许多,他真是不一样了,不仅长高了,胸口也变得结实,从前他的身体很单薄,如今却有了男人的模样,让人依靠起来尤其安心。简绥绥抱了一会,心里才安定一些,裴寒似乎比从前沉默许多,他看向她的脸,许久才说:“你长得跟以前不一样了。”

  简绥绥一愣,犹豫要不要跟他实话实说。

  裴寒开车带她回了住处,不是山上的那间,这房子在市中心的江边,打开门,屋里的陈设大部分都是灰色的,厨房连锅都没有,毫无人气,简绥绥沉默着走进门,裴寒将她带进主卧,简绥绥坐在床边,想跟他说几句话,然而他自始至终都沉默着。

  他先进浴室放了泡澡水,又让管家送了浴球过来,过了会他不知又交代了什么,只知道他一直忙碌着,简绥绥坐在屋里好几次想跟他说话,却一点插不上嘴。

  裴寒这个状态好奇怪,他看起来再正常不过了,可她一点也没觉得轻松,反而莫名的毛骨悚然。

  过了会,裴寒走进浴室关了洗澡水,根本不看她,“水放好了。”

  简绥绥愣了一下,跟在他身后,“裴寒,我们聊聊。”

  “睡衣挂在了柜子里,来不及准备你的内衣,你可以先穿我的。”

  “裴寒,我想跟你聊聊。”

  她拉住他的衣服,不容他逃避,裴寒背对着她,许久才转过身看她,简绥绥被他的视线烫到,她想过无数种再见的场面,她想过她会和裴寒抱头痛哭,想过俩人会把从前的时光都补上,却从没想过这种可能。

  “你难道不想和我聊聊吗?”简绥绥不想逃避,她今天哭了很长时间,眼睛都肿了,如果不把问题解决掉,眼泪简直白流了。

  “你想聊什么?”裴寒眸色冷凝,气质清冷,冷得简绥绥忍不住打颤。

  她从没见过这样的裴寒,这个只属于作者书中的裴寒,她认识的那个裴寒是有温度的,从不舍得对她说重话,“聊聊这几年你怎么过来的,聊聊我父母,哥哥们。”

  裴寒只道:“如你所见,你走之后我一直住在这里,我边上大学边管理公司,这几年一直很忙碌,你父母手中的几家公司都上了市,你哥哥前段时间刚做了手术,现在眼睛已经能看到了,你干爸干妈一家也都差不多,没什么特别的。”

  简绥绥心里莫名发酸,裴寒给她描述的是一个她没有参与过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所有人都过得非常好,他,父母,哥哥们,哪怕她不在,时间也和从前一样往前推移。

  “除了这些呢?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裴寒闭着眼,冷声道:“没有。”

  简绥绥还想说什么,他人已经走了出去。她万万没想到裴寒会变成这样,好像以前那么多年的努力瞬间化为幻想,现在的裴寒和她刚认识他时一样,藐视规则,蔑视世俗,如今连她都不放在眼里了。

  简绥绥简单泡了个澡,她出去时,管家才把饭送来,她随便吃了几口,又重新刷了牙,等一切收拾好,天已经很晚了。裴寒坐在书房工作,简绥绥端了杯牛奶走过去。

  他抬头,眼神不带一点温度。

  简绥绥心一酸,低着头说:“你刚才没怎么吃饭,喝杯牛奶吧。”

  裴寒应了一声,却动也不动那杯牛奶,简绥绥再也忍不住,从背后抱住他,轻轻摩挲着他的脖子,“我不是故意不见的,真的!”
他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

  “这事说来话长,真要讲起来的话,得从很多年前下雪的那天说起,你还记得吗?你妈妈把你当萝卜种在坑里的那天。”

  裴寒轻轻点头。

  “那天是我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其实我并不是真的简绥绥,我是一个穿越者,你所在的这个世界是一本书,而我刚巧看过这本书,知道这本书的未来走势。”

  裴寒竟没有丝毫诧异,只是平静地问:“我在这本书里是什么样的角色?”

  “你是这个书里的反派,按照剧情,在将来的某一天你会掐死我,”裴寒明显觉得荒谬,简绥绥抱着他说,“你别急着反驳,原本书里的简绥绥一直在折磨你,你很恨她,在将来的某一天遇到一直挑衅的她,就干脆把她掐死了,我来之后得知自己会死在你的手里,就努力在你面前刷存在感,希望能博得你的好感,让你不忍心杀我。”

  “所以,你对我的好都是假的?”

  简绥绥低着头,像犯错误一样,“一开始是的,但你别怪我好吗?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我能怎么办?我只能努力地对你好,但我保证,后来都是真的。”

  裴寒平静得有些诡异,他毫无波澜地问:“那么,这七年你去了哪里?”

  简绥绥浑身僵硬,她惊诧地看向他,七年,她竟然离开了七年,怎么会这么久?她还以为最多四五年,作者到底是怎么设定的,竟然让她离开了这么久。

  “那天我回去拿打火机,一睁眼眼前的一切都变了,我莫名回到了现实世界。后来我才想起来原本书里的简绥绥已经被你杀死了,所以我跟着消失了,我回去后找到了这本书的作者,让她再次把故事写圆满,让我回到书里,但当时作者在国外,我找她也费了一些功夫,等我回来时就这样了。”

  裴寒静默许久,似乎在判断她说的话是真是假,过了会,他冷声问:“所以,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他语气轻飘飘的,明明没多少力道,却让人有种莫名的寒意,简绥绥斟酌道:“就书中你是个反派……”

  裴寒极轻地笑了一下,“很好。”

  等简绥绥反应过来,他已经开门出去了。

  她愣在原地有些回不过神,裴寒是怎么回事,很好是什么意思?

  她回不过神,次日醒来她想给家里打个电话,拿起电话线却发现房间里的电话线被人剪断了,屋里没有网络,房间的门锁好像换了新的,床的四个柱子上正挂着类似镣铐的金环,那些金环做工精致,雕刻着繁复的花纹,每个上面都有一个锁孔,似乎需要钥匙才能打开。

  简绥绥端着水杯,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裴寒在搞什么?他不会想囚禁她吧?我屮HU!!这次玩真的?这死变态绝壁不是她认识的那个裴寒,还等什么?难不成还要像小时候那样给他一块糖,等着他良心发现?不不不,她又不傻,黑化版的裴寒可不是开玩笑的,她还是先跑为妙。

  简绥绥拉开门锁出去,却发现,这门锁不知用了什么技术,从里面竟然打不开???

  她真是日了狗!裴寒到底想干什么?总不是想囚禁她一辈子吧?

  门外传来锁转动的声音,简绥绥一愣,对上一张阴沉莫测的脸,裴寒面无表情地打开门,用那双眼底荒芜的眼打量她,简绥绥咽了口口水,干笑:“锁怎么打不开了?”

  裴寒极轻地笑了笑,笑得简绥绥毛骨悚然。

  “既然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当然也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做,”他细长冰凉的手指摩挲在她脸侧,“绥绥,你走了七年,你知道这七年来我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吗?你以为我还会让你走出这个门,随时随地有可能再次消失?不,绥绥,哥哥做不到,永远留在哥哥身边,只属于哥哥一个人。”

  简绥绥冷汗涔涔,变态他虽然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作者笔下的那个死变态是真的回来了,跟变态讲道理?没用!怎么办?逃跑?不,她这是在侮辱大佬的智商,跟裴寒这种高智商的人玩心眼,不是她瞧不起自己,而是她有自知之明,她连这个门都出不去,哪来的自信能走到大门口?

  那么怎么办?裴寒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还不是被她给逼的?要是裴寒忽然消失七年,她也未必会比裴寒好什么,想明白这一点,她忽然莫名心疼,这个死变态虽然病的很严重,但这病是她搞出来的,她总不能就这样任他病入膏肓吧?简绥绥想了想,干脆往床上一趟,“行吧,不出去就不出去,反正有人赚钱养我,当个米虫也不错,不过我都离开七年了,你好歹让我看看电视吧?不然我都跟这个世界脱节了。”

  裴寒眉头紧蹙,似乎在评估她这话的真实性,“你要是以为再给我一颗糖就能收买我,那你大可不必做这种无用功,这一次无论如何我不会改变主意的,绥绥,你必须永远和我在一起。”

  “我又没说不和你在一起,”她现在已经成年了,给糖送温暖不管用的话,她可以给别的,七天前她离开的时候他们还如胶似漆,裴寒说等她成年俩人在那什么,她虽然才离开七天,可裴寒却等了七年。想到这,简绥绥眨眨眼,委屈地搂着他的脖子,“哥哥,你怎么都不亲绥绥了?”

  裴寒浑身僵硬,他冷皱眉头,“绥绥……”

  “怎么了?我就走了七天,你就变化这么大,我心里也很委屈的行吗?哥哥亲亲……”她踮起脚尖亲他嘴唇,裴寒闭了闭眼,在她舌头伸进来时,再也忍不住,把她按在床上。简绥绥开始时还能主动,到后来她被亲的差点窒息,整个人处于缺氧状态,只能无意识地迎合他,到后来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脱了,她眼神迷离,呼吸急促,脚趾蜷缩成一团,整个人无意识地躲在他怀里。

  “绥绥,叫哥哥……”

  “哥哥。”她声音软软糯糯,比起从前多了几分性感,让人听了有种说不出的欲念。

  裴寒很满意她的配合,他摩挲着她这张一样又不一样的脸,或许是因为他自小就不是个正常人,对于她的解释他接受的很快,她这张脸跟从前有九分相似,只是更妖一些,从前的绥绥也勾人,却更多的是可爱软糯,现在躺在他身体下的绥绥,已经是个发育完全的女人了,她很软,哪哪都软,哪哪都让他喜欢,他已经很久没尝过这种为她疯狂的感觉了。他吮吸着她,想把她拆了吞入腹中。

  绥绥难受的很,可怜兮兮地求饶,“哥哥,绥绥难受……你进来好不好?”

  裴寒眸光一暗,“绥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简绥绥眸光潋滟,微微回神,她细长的小腿顺势勾上他的腰,委屈道:“你不会只喜欢小时候的我,不喜欢现在的我了吧?”

  裴寒捏着她的下巴,“你会知道的。”

  

10768 3686380 MjAyMC8wNC8yMS8jIyMxMDc2OA== http://m.clewx.com/book/202004/21/10768_36863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