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119 章

书名:人面鲵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狂上加狂 更新时间:2020-06-30 11:49:18

  秦露在见到邵辉以前有一百个问题想要问, 可是如今真的见到了,却是自己捉.奸失败的场合,无论如何, 都缺了点理直气壮的气场。

  但是转念一想, 无论怎么样,他都有欺骗自己的嫌疑,就算捉错了奸,她也不需要心虚气短, 所以便微微翘起下巴道:“快说吧,你是怎么来的这里?难道……你也跟小赵先生一样, 具有脑波相通的异能吗?”

  她都说得这么直白了, 可邵辉还是风雨面前岿然不动的欠打之相, 面无表情道:“秦小姐,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秦露有些气急地看着他的眼睛, 怎么以前没有注意过,他这副死德性简直跟翼一模一样。

  邵辉说完这话后, 就走到了办公室里附设的茶水间, 给秦露倒了一杯水递给了她。
秦露用大眼睛瞪着他, 丝毫没有接水的意思。

  邵辉干脆将水递到了自己的嘴边, 一仰脖子将水喝干, 薄而性感的嘴唇被水珠浸润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欠吻……

  秦露不知觉地咽了一下口水,转身自己去了茶水间接了水一饮而下。

  可是水分补充上来后,心里的委屈却消散不掉, 如果邵辉真的是翼, 自己这些日子来为他担惊受怕的忧虑又算什么?他现在都不认她,真的是比分手还要心狠!

  这么一想, 眼泪顿时滚落下来,滴到了杯子里,咽下去的水也变得苦涩难耐。

  秦露不想在冷心肠的男人面前失态,所以面对着茶水间的操作台迟迟不肯转身。

  既然翼因为她当初决然要回到地球而恼恨,不肯认她,她也不是能死皮赖脸倒追男人的人。

  他既然安好,那么她也不必跟着瞎操心,便各自安好,独自灿烂好了。

  想到这,秦露深吸了一口,用手背擦干眼泪,准备转身告辞。

  可是回身的功夫,她便撞入了男人厚实的怀里。

  邵辉低头看着她红通通的兔子眼,眉头锁得更紧了:“干嘛哭?你踹门不是挺厉害的吗?”

  秦露又吸了几口气,总算可以平静捡拾起风度笑道:“不好意思,修理门的钱,我会让我的助理赔偿,既然你不是我的旧识,那我也就不打扰了,再见!”

  说完秦露便推开邵辉,想要转身走人。

  可是下一刻天旋地转,她被男人一把抱了起来,他语气平平道:“这么急?是要跟你的窝囊废未婚夫约会去吗?”

  秦露挣扎甩脱不开他的铁臂,也是气涌心头,故意甜笑着道:“是啊,结婚前总是很忙,我有很多事要跟他商量……”

  邵辉挑起浓眉,不无嘲讽道:“那我真是感谢秦小姐在百忙之中,跑到我这来踹门……”
话说到这里,显然是僵住了,秦露觉得自己要是在他的奚落之下走人,那“秦”字便可以倒过来写了!
当下,她也不挣扎了,只单手抚弄上他衣领子上的扣子,然后纤长手指慢慢划上了他的下巴,轻声道:“听说你跟别人好了,我吃醋啊!”

  说着,她的嘴唇慢慢地贴到了他的下巴上,一点点儿,猫儿一般轻轻上移。

  邵先生的喉结不由自主地滚动了几下,下一刻再也不耐秦露慢腾腾的撩拨,低头狠狠地噙住了她的樱唇,主动加深了这一吻。

  下一刻,秦露被扔在了深棕色的皮沙发上,原先腰间绑缚的西服也松散脱落,黑色撕裂的长裙有些遮掩不住形状美好的大腿,秦露头发蓬乱,红红的眼圈湿润,微微开启的娇唇诱惑无限,功能没有丧失的男人面对这样的尤物,绝对忍耐不了。

  邵辉飞快地脱掉自己的衬衫,低头便将秦露按在了沙发上,然后加深了与她的一吻。

  秦露直觉的后脊梁骨都滚着战栗,那种熟悉的感觉真的是不容人错认,除了翼,谁也不会带给她这种感觉……

  就在男人亲吻得浑然忘我,想要加深一步时,就听见咔嚓一声。

  邵辉微微抬起头看,发现自己的手腕已经被拷在了沙发的铁扶手上,而那个被亲吻得绵软的小女人,已经优雅站起,慢条斯理地捡起地上的西服,披在了自己的身上,冲着他微笑道:“感谢邵先生在百忙之中给我解闷,你的吻技不错,跟我前男友差不多,谢谢您的招待。”

  显然,在老宅失火后,艾薇让她随身携带的手铐和电棍,有一样派上了用场。

  说完,她便大步流星地光着脚朝着大门那里走去。

  很显然她这种临时撤盘子的举动很不招人待见,后面传来男人大力退拽沙发的声音。

  秦露不用回头都能想象男人暴怒的表情,干脆拔腿便跑,哧溜一下进了电梯便下了一楼。

  等她下楼时,一众保安看着她都是有些神情诡异的样子,毕竟这女人当时可是被邵先生拽走的。

  而现在秦总又是头发蓬乱 ,口红被吃得所剩无几的样子,再加上身披着邵先生的西服,真是让人浮想联翩。

  秦露本人气定神闲,微笑着管保安要回了自己的高跟鞋后,优雅穿上,然后走出了大厦的大门。

  不就是假装不认识吗?好啊,小气吧啦的男人,那就不认识好了!

  秦露走出大厦的时候,面带微笑,不过笑得却有些咬牙切齿。以至于被保安哄撵出来的秦歌看见姐姐时,都有些不敢靠前。

  不过想到自己被骗的凄惨经历,秦歌也顾不得胆怯了,哭着扑过去问秦露:“你是不是知道我被骗了?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只等着捡我的笑话吧?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哎呀……”

  还没等秦歌撒泼完毕,秦露一个嘴巴子已经飞了过去:“还嫌自己不够丢人?人都没确定就迫不及待倒贴,你有跟我混搅蛮缠的功夫倒是去报警啊!跟我滚远点,我没功夫跟你和你妈扯蛋!”

  秦露还憋着一肚子火呢!要不是误会了她和邵辉之间的关系,今天她是绝对不会送上门让男人奚落的。

  现在秦露无比肯定,当初翼的那一推真是下定了分手的决心。他比她要决绝多了,就算他能够用某种方法来到地球,也是抱持着不复合的心思,绝对不想跟她再续前缘……

  就连方才的缠绵,也是当炮友可以,但绝对不再走心的意思!

  秦露是自尊心奇强的女人,从来没有过对分手男友死缠烂打的经历。

  事实上,她这也是头一次无比清晰地感受到被甩了的人的那种落寞丧魂的心态。所以秦露真的没有什么心情捡拾妹妹的笑话,只想赶快回家,狠狠喝上几大瓶酒,然后彻底忘了那个王八蛋!

  所以打了秦歌一嘴巴后,她便飞快地上了车,一踩油门快速离去。

  回家之后,艾薇正在等她,看着她有些异常的样子便小心问:“怎么样?看到了翼大人了吗?”

  秦露摇了摇头,不想说话,只挥了挥手,便一个人进了电梯,识别了指纹之后,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栋楼公寓。

  这是栋市中心的大平层,满眼的落地窗户,可以看到波涛粼粼的江景,此时秋色正好远处枫红翠柏满眼的秋色浸染,正好用来酌酒消愁。

  秦露打开了一瓶白兰地,抱着冰桶坐到了落地窗前,刚开始还往杯子里加冰块,勾兑一下高浓度的白兰地。

  最后干脆懒得加冰,喝起了原汁。这种不用下酒菜的喝法很容易醉人。秦露喝到一半时,便对着摆在面前一米八的泰迪大熊玩偶开火,开启了痛骂前男友的开关。

  “臭男人,小气鬼!我他妈什么时候说要那个时候回来了?你要是不推我,我不是还好好地呆在沃土呢吗?”秦露坐在大熊的腿上,拎着它的毛领子凶巴巴地说道。

  “怎么?还敢拿眼睛瞪我?我说错了吗?闷声不响地自作安排,是迫不及待地想把我送走吧?还……还假装不认识我!真以为我会赖上你吗?老娘我有的是人追!”

  秦露说完之后,甩掉了手里的酒杯,却一把抱住了大熊的脖子哇哇大哭了起来:“坏蛋!为什么不认我?难道你不知道我回来以后,几乎没有一晚能睡得着吗?你在沃土跟我说的那些话都是骗人的?你这个骗子!大混蛋!呜呜呜……”

  在秦露发酒疯的时候,似乎有门铃响动,表示有访客来访,她也懒得搭理。这栋大厦的安保很好,她不应门,访客连电梯都上不来。

  此时,她谁也不想见,只想好好哭一场,然后将狗男人抛甩到九霄云外。

  正哭得昏天暗地的时候,她旁边的落地窗外突然传来邦邦的敲击声。

  秦露喝得已经上了头,泪眼婆娑地吸着鼻子望过去,只见穿着西装裤搭配深灰色衬衫的英俊男人正如蜘蛛侠一般,长腿横在落地窗外的护栏上,单手敲着窗玻璃,示意她打开气窗。

  秦露在酒精的麻痹下,对于这种攀爬在三十层有些反人类的情景反应迟钝,只是呆呆地看着他想,为什么普通的西装长裤裹在他修长结实的大腿上,就那么性感逼人呢?

  男人似乎有些无奈地看着里面抱着大熊发疯的女酒鬼,再次敲了敲窗子。

  这次秦露倒是反应了过来,慢慢地爬过去,然后终于拨开了窗子。

  男人的身手敏捷,一下子就从气窗里钻了进来,看着一地白兰地的扁酒瓶,皱眉道:“你到底是喝了多少?”

  秦露却在嘿嘿笑:“喝得正好,你看我都出现幻觉了,不然翼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窗户外?”

10765 3686283 MjAyMC8wNC8yMC8jIyMxMDc2NQ== http://m.clewx.com/book/202004/20/10765_36862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