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165、听墙角(3更)

书名:厂督有喜之萌宝赖上门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叶染衣 更新时间:2020-08-01 23:44:44

  姜秀兰、姚氏和武安伯夫人三个去了福瑞堂见老温氏。

  姜妙没带青杏来,一个人无聊,想着上次姜云衢大婚来了也没在园子里逛个尽兴,便顺着游廊去往花园,寻了处临水的翘角亭子准备进去坐会儿。

  这时,旁边的垂柳小道上有人唤她,“妙娘——”

  姜妙回头一看,来人正是邹缨,对方穿着藕色小袄,绣鞋踩在青石板上,一步一步朝她奔来。

  到了近前,姜妙见邹缨清秀端丽的小脸上满是笑意,便开口问:“碰到什么好事儿了这么高兴?”

  “没什么事儿。”邹缨道:“我平时都没朋友,待在家除了到时辰给哥哥做饭,就是绣花做鞋,挺无聊的,难得见到你,就高兴了。”

  姜妙想着,她现在成了肖彻的未婚妻,庄子上的粗活儿一样都不用做,日常跟邹缨没什么分别,唯一的不同是自己有姑妈和小宝,还有个丫鬟青杏可以解闷,邹缨却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要不,改天你来庄子上找我玩吧。”姜妙说。

  她要带小宝,没什么要紧的事儿不太容易抽身。

  姜妙没有住在姜家,而是跟姑妈住在庄子上,这件事邹缨知道,而且姜妙那位姑妈,便是她未来的婆婆。

  邹缨想到这个,有些脸热,“不太好吧?”

  “怎么不好?”姜妙看穿她的顾虑,笑道:“庄子上只我跟姑妈,你那位未婚夫在五城兵马司当差,他住在城里的。”

  又说:“你去找我,便能看到未来的婆婆,婚前跟婆婆培养一下感情也不错呀!”

  这话说的邹缨有些不知所措,但她没有因此而退却,毕竟自己确实宅在家太久了,再不出去跟人交际交际,将来嫁了人到了大场面都不知该如何说话。

  姜妙先前在大门外怼武安伯夫人的那番话,她听到了,跟上次在淮阳长公主府大门前一样,都是一针见血的处理办法,说完就能堵得对方哑口无言。

  她也想要这样的伶牙俐齿,想要能快速随机应变的聪明头脑。

  几乎没怎么想,邹缨便应下来,“那好,改天我来找你。”

  姜妙嗯嗯点头,俩人并排走着,准备去亭子里坐坐等开席。

  路过假山旁,忽然听得那头有人在说话。

  “囡囡还是没跟姑爷圆房?”

  “没呢,姑娘都不让姑爷近她的身。而且……”

  “而且什么?”

  “姑娘上次能去赴太子妃的生辰宴,还是姑爷哄着去的,姑爷答应了她不要孩子。”

  “胡闹!”

  ……

  这居然是刘夫人和刘婉姝的陪房孔嬷嬷在此处说悄悄话。

  姜妙和邹缨对视一眼,俩人谁都没出声。

  姜妙本无意听人墙角,但事关姜云衢和刘婉姝,知道的越多,对她应付姜家就越有好处,于是站着不动。

  假山后的声音还在继续。

  刘夫人明显是生气了,“这都一个月了还没近身没得碰,从未见过如此怂包的男人,你说他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

  孔嬷嬷嘴角抽了抽,“不能吧,姑爷只是遵着姑娘的意思而已。”

  “那我囡囡要美貌有美貌,要身段儿有身段儿,他成日里朝夕相处的,就没点想法?”刘夫人冷冷一哼。

  孔嬷嬷极力地在解释,“老奴已经劝了姑娘好多次,但姑娘很抗拒,要不,老爷夫人再等等吧?姑娘毕竟才刚及笄就出嫁,年龄小,又还什么都不懂,一时半会儿难以接受也是有的。”

  “我能等,老爷等得了么?”刘夫人满脸愁容,说着又捏起帕子压了压湿润的眼角,“老大年纪轻轻没了,老二又是个不争气的,身子骨一日比不得一日,老爷如今唯一的盼头都在囡囡身上了,可你现在却告诉我,他们俩至今尚未圆房,这叫什么事儿啊!”

  孔嬷嬷说:“老奴能理解老爷夫人想抱孙子的心情,但就算现在姑娘怀上了,万一要是个女儿……”

  “所以老爷才会给你们姑爷下了死命令,让他务必要在一年之内让囡囡怀上。”刘夫人严肃道:“正是因为担心着头胎不是儿子,那就得尽快准备二胎。”

  那万一二胎也不是儿子呢?是不是刚落地就得马上准备三胎四胎?

  姜妙无语了,他们家这哪是嫁闺女,分明嫁了个生育工具啊!

  难怪当初那么着急定下婚事,原来是催着要孩子呢。

  刘夫人大概也想到自家闺女那娇滴滴的性子,她不乐意的事儿,旁人强迫不来,揉了揉额头,她道:“实在不行,你就去外头弄点儿药,想要孩子,总得先把这第一关给过了。”

  那主仆俩似乎是商量妥当了,说话声越来越远,只留下姜妙和邹缨俩人风中凌乱。

  邹缨满脸尴尬地看向姜妙,“妙娘,她们刚刚说的,该不会是你哥哥嫂嫂吧?”

  小两口大婚一个月不圆房,丈母娘为促成好事儿暗中指使下人用药。

  这还真是,还真是……

  邹缨一时词穷,竟不知该如何形容。

  “咱们走吧!”姜妙拉过她的手。

  邹缨任由她拉着往亭子里走,又忍不住开口,“要不要告诉你那位小嫂嫂?”

  虽然这世道重男轻女,生了儿子才有底气,才能立足,但同为女儿家,她其实挺不赞同把女子当成牲畜似的不停生生生。

  姜妙也不赞同,她甚至恨极了“重男轻女”这个观念。

  因为以前姚氏就是因为没能给姜家长房添丁,矮人一头,才越发给了陈氏自傲的资本,姜明山更是为了姜云衢这个儿子而格外亲近和优待陈氏,反而再三冷落姚氏,最终导致夫妻关系僵硬决裂。

  也正因为她不是儿子,所以她被卖被奸污,在她爹眼里都是活该,是自找的。

  收回思绪,姜妙说:“看能不能找到合适的机会,找到机会便说,找不到机会就算了。”

  俩人才在亭子里坐了没多会儿,就见个穿着粉袄的丫鬟气喘吁吁朝这边跑来,冲着姜妙就喊:“大姑奶奶,老爷有请。”

  这丫鬟正是祥恒院儿里姜明山身边伺候的月季。

  本来老爷今儿该陪着少爷招待男宾才对,但不知怎么的,刚才到后院来扫了一圈,没见着大姑奶奶,当即就阴下脸来,让她四处去找,她找了一圈才见姜妙坐在湖边的亭子里,可算是松了口气。

  姜妙坐着不动,抬头朝月季看来,“老爷找我做什么?”

  “奴婢不知。”月季一个劲摇头。

  姜妙只得站起身。

  邹缨问:“要不要我陪你去?”

  姜妙摇摇头,“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她知道祥恒院的位置,便没让月季带路,而是吩咐她把邹缨带去找邹夫人。

  姜妙顺着抄手游廊出了垂花门,过穿堂后来到祥恒院。

  姜明山果然在里头等着,见到她就是冷冷一哼。

  姜妙虚虚行了个礼,往旁边一坐,“爹找我有事儿?”

  下人们都在外头忙,院儿里没旁人,姜明山就没兜圈子,直接问她,“你未婚夫怎么还没来?”

  姜妙暗暗翻个白眼,说:“我又没跟他住在一处,如何会知道他来没来,何时来?”

  姜明山噎了一下,随即又黑着脸,“你如今是翅膀硬了,我这当爹的问你句话你都能呛回来,姜妙,别忘了你虽嫁得高,但到底还是姜家女儿,就算你偏向你娘,你身上流淌的也是姜家的血,将来你出嫁,照样得从姜家大门里走出去,这是你一辈子都抹不掉的事实。”

  是么?

  总有一日,她会摆脱身上所有关于姜家的束缚和枷锁,只做她自己。

  姜妙心中冷笑,面上却不显,只不咸不淡地“哦”了一声。

  姜明山被她这反应气得不轻,但却不得不忍着,跟她说:“你大哥大嫂成婚这么久一直没圆房的事儿,想必你听说了,莺娘走了,你娘又搬出去,你大嫂没个正经婆婆,我这当公公的又不好说,你跟她姑嫂一场,好歹过去劝劝。”

10763 3696822 MjAyMC8wNC8xOS8jIyMxMDc2Mw== http://m.clewx.com/book/202004/19/10763_36968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