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87 章

书名:诈欺大师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银发死鱼眼 更新时间:2020-06-30 19:47:17

  钟里予是相信陆清嘉不会在区区这种难度里翻车的, 但仍不妨碍他下意识的为他担心。

  所谓关心则乱,就是如此了。

  空间和时间的屏障对他没有任何意义,钟里予可以清晰的看见陆清嘉的现状。

  时间仿佛被拉伸, 每一秒都显得无比漫长。

  这时候陆清嘉动了, 他没有因为头发猝不及防的叛变以及身形失去掌控,整个人还处于自由落体而慌乱。

  脸色淡定的表情足以说明他的从容不迫, 他的手臂和手指全被发丝缠绕, 这个能力叛变的方式很狡猾。

  仿佛是继承了他这个能力主人的操纵智慧一般, 要束缚一个人的行动, 就不会留下任何破绽和细节疏漏之处。

  整个淤泥空间是黑暗的, 虽然陆清嘉作为主人能够感受到这个空间的面积动态和任意角落。

  陆清嘉在察觉到头发叛变的那一刻,浑身就金光大涨, 显然是把天神血统的抵抗能力发挥到了极致。

  这虽然限制了发丝的入侵时间, 可最重要的一点,却是整个空间在他自己成为发光体的情况下, 有了光亮。

  有光就有影子。

  连发丝都没有察觉到,陆清嘉并不是整个身体都在发光,有部分虽然在发丝的束缚之下迸发的光亮有限, 但有部分,却是真的与身体其他部位不一样, 处于正常状态。

  这就体现了他对血统的强大控制力了, 甚至能在自己身体上做切割。

  那部分未发光的身体, 在发光部分的照耀下,投放到地下的影子,突然就这么蹿了起来。

  这个说成说起来长, 但实际只不到一秒。

  变故之快,几乎是头发叛变的同时, 影子就刺入了陆清嘉的身体,然后黑漆漆的影子如同活物一般抓住陆清嘉身体里的某样东西一拽。

  一只金光灿灿的怀表就出现在地上,头发连忙想要缠绕上去,杜绝陆清嘉翻盘的可能。

  但为时已晚,那影子本就是陆清嘉的能力,虽然效用和发丝不一样,但毫无疑问陆清嘉也可以灵活操纵如臂指使的。

  影子的尖端将那金表上面的指针往前一拨,陆清嘉的身体时间就回到了几分钟头发还未叛变以前。

  他整个人失去束缚,从半空掉了下来。

  影子缩回他的脚下,不再有存在感。

  陆清嘉捡起地上的金表,松了口气,倒也是有股劫后余生的感觉的。

  他虽然表现从容,但毕竟也不是神,不能确定他的判断在当下没有足够的数据参照情况下是否绝对正确。

  陆清嘉猜过能力的叛变恐怕不仅仅是每次一样而已,这个数量和频率会随着时间临近游戏解围,越发增加。

  如果按正常的游戏逻辑推断,当然这会儿叛变的能力同时不会超过两个――按照这个等级玩家的平均值来算的话。

  可什么事都架不住万一,那种千钧一发的时候,要是他赖以解决问题的能力也恰巧叛变或者不作为,那真的是神仙难救。

  所以陆清嘉没有选择直接使用时间回溯的能力,而是将它变成道具进行操纵。

  至少暂时的迹象表明,能力会叛变,道具却是不会的。

  毕竟道具严格来说,算是‘死物’。

  陆清嘉不断的将身体时间往回播,几乎拨了一个小时左右,对冲了能力可能叛变的时间。

  再稍过了一会儿,确认危机暂时远离,才回到了地面上。

  只不过这样一来,中午那顿饭算是白吃了。

  所以陆清嘉出来后,便又从空间里拿了一份便当出来,把猫抱回膝盖上,便当盒垫在它身上继续吃饭。

  两个玩家见陆清嘉没事,松了口气。

  “你刚才那也太惊险了,还好你能力都不错,有两个还能互相克制,至少逃开没问题。”

  陆清嘉没告诉他们空间里发生的事,只道:“这次的难度可不会善良到每次只叛变一个能力。”

  “总之你们也做好准备吧,把自己身上的能力扒拉一下,用数字排列的方式推算一下能力叛变可能发生的组合攻击,再设想该如何应对。”
陆清嘉的本能反应算是极快的,刚才的连续两种能力叛变,尚且不需要他提前预设,仅仅依靠临场反应就能化险为夷,甚至还有空琢磨最优选项。

  但别人可就不一定了,但是自己长期赖以为底牌的能力叛变,就是件很难一时接受的事。

  两人抽了抽嘴角:“你,你的意思不会是自己已经做过设想了吧?”

  陆清嘉理所当然道:“倒也不可能面面俱到,毕竟我的能力比较多,如果按照数字排列,可能性少说是几十万。我的脑子演算不过来。”

  不过这不代表他无法反应。

  明明从进游戏开始,倒霉的只有陆清嘉,但两个玩家确实又一次真切感受到了这个副本的难度。

  因着剩余的玩家要过来,陆清嘉他们也暂时不急着出门。

  有了陆清嘉给的坐标,他们过来是用不了很久的。

  利用这个空隙,陆清嘉便拿出他从汉子那儿强抢的灯油。

  看着这玩意儿道:“我总觉得灯盏不是关键,这个才是。”

  “为什么这么想?”无限玩家沾了沾陆清嘉从空间里取出来的三份灯油,放在鼻下闻闻:“我的嗅觉很强,倒是没有闻出什么阴祟晦气的味道。”

  “闻不出来就对了。”陆清嘉道:“如果一眼就看出邪门,那么之前的玩家也不会傻到到给自己点一盏这么个东西。”

  村子里说是本命灯就是本命灯?万一相反是诅咒呢?玩家最不缺的就是疑心。

  陆清嘉将手伸向灯油,发动老舅的能力,然而灯油毫无变化。

  这就足以说明,这些灯油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死物,至少到现在它的增减消逝是与生物――或者说得更准备点,是跟活人联系在一起的。

  这倒是符合它的性质。

  陆清嘉又将金表和老舅的两样能力结合,这次便肉眼可见的发生变化了。

  待陆清嘉停止能力输出后,两个玩家骇然的看着桌上的三份东西。

  一是惊骇于陆清嘉强大的能力,就他们现在见识到的,时间,空间,强大的自然系能力已经全占了,虽说同时中级玩家,但却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

  即便对方已经参加过一次交换生副本,这也――

  尤其无限玩家,他们所有玩家被关在无限城,见过的高级玩家也不少,陆清嘉的实力已经强于不少高级玩家了吧?

  紧接着才是对灯油的回溯分离出来的原材料感到悚然。

  因为此时三份灯油,已经分别变成了三坨带皮脂肪,上面还沾着血丝。

  看那皮肤的特性和细腻程度,明显就是人皮。也就是说这是三块人.肉,这明显是用人的脂肪炼成的尸油。

  而脂肪旁边分别放着一些零碎的小物件,比如发丝,指甲,或者几滴血。

  陆清嘉拿起属于自己那一份的灯油‘材料’旁边的发丝,手里出现一台照相机大小的机器。

  “这是什么?”极端玩家问。

  “这是基因检测仪。”无限玩家倒是认识自己家商城的热销商品,颇有些酸溜溜的道:“不过这玩意儿又贵又没什么性价比,一般任务也用不到,除非积分多得烧手的富豪,或者技术类的玩家,不然没什么人买的。”

  说话间,陆清嘉这边的检测结果就已经出来了。

  “发丝就是我的。”陆清嘉道,接着又给两个玩家分别作了对比。

  极端玩家面前的指甲也是他的,无限玩家面前的血液也确定是他的。

  甚至无限玩家还撩开腿,就看到膝盖上一个新鲜的大疤,像是几个月前的新伤,这个时候当然已经没影响了,不过看疤痕的狰狞程度,也可见当初是流了不少血的。

  陆清嘉笑了笑:“大发现,看来人家确定祭祀人数,远比我猜的还要早,我以为应该在半个月,顶天一个月之内。”

  “谁能想到半年甚至更早以前,下一届该是哪些玩家已经确定了。”

  油灯既然能成为玩家的本命灯,可通过它窥探玩家是否还活着,那必然是跟玩家有联系的,这点毫无疑问。

  结果分解出来的是属于他们每个角色的身体组织掺入尸油炼制的灯油,村子离城里很远,年轻人又从未回来过,这个采集身体组织的过程就不是个短时间的任务。

  “现在从这里就可以得出两个结论。”

  “一,所谓搬离村子遭受诅咒,本来就是一场阴谋,或许一开始真的是单纯诅咒而已,但至少现在村子是参与其中,并且在中间拥有不小的权限的。”

  “二,外面的人,有跟村里里合谋的背叛者。”

  “三,历届玩家的尸体下落找到了。”

  “这是玩家的尸体?”前两个他们并不惊讶,毕竟和他们的猜测也差不多,但最后这点就惊悚了。

  陆清嘉看着桌上那三块人.体.脂肪,点了点头:“即便是现在,上面还有一丝未散的灵力,这是普通人不可能拥有的。”

  “当然可能这也是为什么玩家的尸体会被用来做尸.油的原因。”

  陆清嘉如今对于灵力的敏感程度远超同级玩家,他能感觉得到,并且他手链上有个能力也是能够分辨的,不过这些就不用说出来了。

  总的来说,今天第一天是收获不小的。

  到了下午四点左右,其他玩家也到了。

  别的玩家进入山村手机便没了信号,但是里面还有一个无限玩家,他有那种信号接收器,还是在第一时间跟陆清嘉他们取得了联系。

  对于又一批玩家的到来,村子照样表示了欢迎。

  陆清嘉他们到的时候,已经有人将他们领到祠堂,开始在拜见山神了。

  只不过这些玩家倒是相对老实,做过场一般,让拜就拜,让点灯就点灯。

  陆清嘉他们到的时候,汉子已经将几盏点燃的灯放在祭台最下面的一排,看到陆清嘉,脸色一扫上午的憋屈,颇为欣慰的冲他笑了笑。

  陆清嘉也冲他笑了笑,见几个玩家拜完山神,便问道:“说起来,老在聊我们的事。”

  “虽然我们的祖辈做事不妥,如今遭到惩罚。但村子想必从那之后引以为戒,对山神越发虔诚谦卑吧?”

  “眼看祭祀就到了,怎么这会儿我没看见什么布置的氛围?”

  汉子笑脸一僵,和村长对视一眼,由村子解释道:“谁说的?我们正准备哩,不过是时间没到,还没热闹而已。”

  “这样啊?那我能去看看吗?”陆清嘉道。

  “你看什么?”汉子皱眉,显然对这人的胡搅蛮缠有些不耐烦。

  陆清嘉道:“说起来我们也算是祭品,难道不该跟村里本身选中的祭品打打招呼吗?反正到了山神那里,以后也是要互相照应的。”

  “虽然同根同族,但遗憾的是没能从小长在一起,纵使血浓于水,也感情平平,何不趁这机会亲近一下?”

  陆清嘉说这话的时候,周围还有不少村民。

  这个村子虽然跟绝大部分封闭农村一样重男轻女,但祭品里还有个男孩儿,便是女孩儿的父母无所谓,男孩儿的父母总是心疼的。

  便连忙道:“成成成,我家栓子命不好,还没来人世几年就得去服侍山神大人。”

  “他性格跳脱顽皮,到时候不比在家里,迟早会闯祸的,有你们哥哥姐姐照看这,我们当爹妈的也算踏实点了。”

  村长和汉子都没来得及发话,一行人就要一起过去了。

  陆清嘉甚至从身上掏出一个摄影机,对他们道:“我可以把祭祀全程拍下来吗?”

  “别看我这样,我还是个风俗记录片爱好者,如果我爸妈早告诉我老家有这古老的传统祭祀,我早回来了,也不用等到现在。”

  “虽然我可能活不过这个月,但临死前能留下点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你拍什么?”村子怒道:“不准拍!你想害死整个村的人吗?”

  就是再封闭,也是知道活人祭祀犯法的。

  陆清嘉却笑道:“那怎么能呢?我只是觉得这世道伪神当道,大部分打着幌子的骗子。”

  “咱们山神却是实在的显灵,既然有这本事,为什么要局限于山坳之内呢?我希望山神的光辉普照大地。”

  “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了,你们不能为了自己的私欲,为了咱们村子能够永享山神福泽,就将一个神灵限制于此,这说好听点是谦卑,说难听的,本质不就是对它的囚禁吗?”

  说着还真情实感的叹了口气:“真可怜。”

  “可怜什么可怜?”村长都气得脸色涨红:“你怎么不先可怜可怜你自己呢?还有不到半个月可活了,正经的琢磨下吃吃喝喝不成?人山神大人用得着你可怜?”

  “我有什么好可怜的?”陆清嘉一脸大义凌然:“我从小对宗教感兴趣,但研究到最后却让我失望,毕生的梦想就是看到真神,侍奉左右。”

  “我梦想成真了,又为了父老乡亲做贡献,怎么到了您嘴里,还成了可怜了?”

  陆清嘉反客为主的用充满怀疑和指责的眼神看着他们道:“你们的信仰不诚啊,原来你们是这么看待献祭的人的?觉得去侍奉山神是可怜?嗯?”

  这一番狂热宗.教.分子的发言,反倒是把两人架在火上烤。

  周围村民看村长的眼神都颇有不满了:“他大爷,你怎么这么说呢?”

  “劝咱们孩子的时候你不都说有福气吗?哪里的可怜?”

  村长这会儿感受到那搅屎棍的难缠了,也越发信服汉子的话。

  只是回头一想,好么,被那小子带偏了。

  他怒道:“老子供奉山神这么多年,需要你个娃娃来教?”

  “总之就是不能拍,不然打断你们的腿。”

  陆清嘉耸了耸肩:“好吧,不拍就不拍,我就看看行了吧?”

  说着还颇为不满的嘀咕,等一行人都走远了,村长和汉子才反应过来――

  “不是,看就行了?”

  “算了算了,别管这小子。”汉子冷笑道:“小聪明而已,以往也不是没有机灵的,可是后来如何?”

  “远的不说,就说他哥带着那人,难道就比他差了?结果呢?”

  村长也只能憋着气点了点头。

  陆清嘉一行玩家来到被选做祭品的男孩儿家。

  被选中的是他们家的老幺,才□□岁的年纪,正是人嫌狗憎的时候。

  陆清嘉一行人到来,那小孩儿只顾跟他们做鬼脸,想要他换上祭祀用的衣服给众人看看,也是哭闹着不要。

  陆清嘉最不喜欢的就是跟完全无法沟通的小孩子交流了。

  便客套了两下,转身又去了被选做祭品的女孩儿家。

  不过这下便没有所有玩家一起了。

  因为经过他们住宿的房子,刚来的几个玩家便被领着先去安顿一番。

  陆清嘉来到女孩儿家,与男孩儿相比对方待遇就没这么好了。

  女孩儿是家里的次女,最是容易被忽略的位置,被选做祭品后,父母也没有不舍心痛,恐怕考虑的只是家里少了个干活儿的。

  女孩儿年纪大些,十一二岁的样子,却懂事成熟,客人来了也知道倒水端凳子。

  陆清嘉便单刀直入说想提前看看女孩儿的祭祀装扮,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复刻一下祭祀流程。

  毕竟按昨天河边少女们的说法,祭祀全程大庭广众下举行,上了年纪的人每三年看一次,应该是早铭记于心了。

  女孩儿的父母本不愿意的,但陆清嘉抬手就是几万块的现金扔过来。

  女孩儿父母只能说原本也是打算严厉谴责他这种行为的,但他给的实在太多了。

  不一会儿女孩儿便穿着华丽的祭祀服装走出来,因着陆清嘉给了钱,自然要做到包他满意。

  女孩儿的奶奶以前是管过祭祀流程的,大到祭台布置,小到祭品的服饰细节,全都一一展示出来。

  便是手里没有的东西,也连笔带划的告诉陆清嘉,务必让他做到身临其境。
陆清嘉注意到女孩儿头上戴的一种花环,颜色有些少见。

  按照陆清嘉的认知,这种花普遍是白蓝紫三种颜色,并没有看到过红色的。

  即便有人工培育,但这个村子明显不会无聊到引进粮食外的观赏植被。

  便问起女孩儿奶奶:“这是――”
“哦,这是山神花,别处开的都不是这个色哩,只有咱们这里有。”

  “戴了这种花,山神便知道是给它的贡品哩,每年这个时候,娃子是不能碰这花的,就怕被山神误当做贡品抓走哩。”

  陆清嘉点了点头:“男孩儿女孩儿都要戴?”

  “是的。”

  陆清嘉笑了笑:“我知道了。”

  接着又了解了些细节,便出了女孩儿的家。

  和他在一块儿的两个玩家不知道这个游戏大概率有暂时转移诅咒的规则,所以并没有将刚才的事放在心上,并不清楚陆清嘉真正的用意。

  当陆清嘉说想去看看那种红色的花的时候,两人才意识到这里面恐怕有古怪。

  三人正要过去,便看到两个玩家冲他们疾驰而来,脸上的表情有些惊慌。

  “有,有人死了。”两人都来不及站定,便脸色苍白道。

  “是陆江,他被自己的能力给弄死了。”

  “我们刚安顿好准备过来找你们的,结果他身上突然钻出刀片来。”

  死去那个玩家有个能力是能从身体里弹出锋利无比的刀刃,是个近身战斗不错的进攻型玩家。

  此时却死在自己能力之下,不但是手上四肢,甚至脸上头上眼睛里也疯狂钻出刀刃,破坏了他的身体,整个人死得凄惨无比。

  虽然陆清嘉之前提示过,众人也有着相当的警惕,但真正发生的时候,甚至来不及做反应。

  众人这才见识到自己能力的叛变有多绝望,这个副本难度远超出了他们的预估。

  甚至在那个玩家死的时候,刀片因为倒地弹出,那冲击力之强,差点让另一个玩家也着了道,即使反应够快,现在也留下了不小的伤口。

  等陆清嘉三人回到屋子的时候,只看到剩下几个玩家沉默的身影。

  陆清嘉上前检查尸体,此时对方身上的刀刃已经消失了。

  但是从浑身狰狞的伤口来看,可见生前所受的折磨。

  钟里予自觉的跳到他的肩膀上,尾巴勾住陆清嘉的脖子,全程保持安静。

  陆清嘉正要将那玩家的身体翻一面,接触到对方皮肤的时候,突然间那处皮肤弹出数片利刃。

  仿佛划开了陆清嘉的手指,上面溢出鲜血。

  与此同时,原本已经没有声息的尸体突然动了起来,手心上的一柄尖刃直刺陆清嘉的眉心――

  

10747 3686372 MjAyMC8wNC8wOC8jIyMxMDc0Nw== http://m.clewx.com/book/202004/08/10747_36863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