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六十四章 藏拙

书名:吾家骄妻初养成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杨树梨儿 更新时间:2020-03-27 01:10:39

  我就不信了!

  乔玉楚被她激的起了斗志,坐直身子加快了语速,一口气念了好几页。

  萧妙妙起初还担心会有和自己时代字体不同的,故而两眼紧盯,但看了一会儿发现全都一样后,便松懈下来。

  虽两眼还盯着字,心思却早就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

  山杏早就该收到自己的信了,怎么一直都没有消息传回来呢?这家伙不会忘了自己这个老大了吧!也不知道红珠那几个讨人嫌的家伙有没有欺负她。

  萧妙妙十分想念那个娇憨的小姑娘,想她慢吞吞的性子,想她肉肉的脸颊,想她总是挺身而出护在自己身前的那份无畏的真诚。

  这时候学堂里的人都已经走了出去,在花园里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闲聊,堂中只剩乔玉楚和萧妙妙二人。

  乔玉楚连着读了好几页,嗓子都快冒烟了,见平时一起玩耍的姑娘们都在外面聊得开心,只有她自己苦兮兮的在这教人。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答应教萧妙妙认字是多么蠢的一个决定!

  乔玉楚心头不爽便想找萧妙妙的不痛快,回过头一看,便发现萧妙妙虽然眼睛还盯着本子,可目中空寡一看便是神游他方去了!

  气得乔玉楚当即摔了本子,怒喝一声,“萧妙妙!”

  忽地一嗓子将萧妙妙吓了一跳,她捂着心口看着乔玉楚,气恼的说,“说话便说话,你喊什么?吓死我了!”

  乔玉楚真快被她气死了,站起身指着萧妙妙骂道,“你这个贱丫头,竟敢耍我!”

  萧妙妙见她又要发飙,便伸出手在唇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随后又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压低声音开口道,

  “我说乔大小姐,你能不能长点脑子?你跟我作对了这么久,哪次讨到便宜了?为什么就不能长点记性安分着些呢?

  我萧妙妙来此是一心学学问的,可不是为了来跟你论长短比高低,你平日里爱怎么威风就怎么威风,只要别来招惹我,我的厉害你是见识过的,这么快便忘了?”

  萧妙妙美眸半眯,语气阴冷凉薄,威胁之意昭然若揭。

  乔玉楚被她盯的心头发怵,想起冬日时自己落在冰洞里的惨相不禁又打了个寒颤。

  “谁……谁招惹你了!?明……明明是你让我教你认字,你还不好好听着!”她结结巴巴的反驳了一句,气势明显弱了不少。

  萧妙妙见她态度见缓,便也没再继续吓唬她,只朝着书本的方向抬了抬下巴,

  “劳烦乔大小姐继续吧,我听着呢。”

  让你话多!那就让你一次说个够!

  萧妙妙趴回桌案上,朝着乔玉楚挑了挑眉。

  乔玉楚强压下心头怨气,拿起书接着读了起来,这一读便直接读到了第二堂课。

  教画画的苑先生到了,乔玉楚才回了自己的座位。

  她苦不堪言的接过侍女手中的茶杯,咕咚咕咚连着干了两杯,才觉着喉咙干哑的感觉得到了舒缓。

  王芸婉一直悄悄留意着她和萧妙妙,见状垂了垂眼帘没说话。

  第二堂课是作画,萧妙妙终于有了几分兴趣。

  她前世跟着祖父练习书法时,偶尔也会临摹一些大家的画作,可她水墨画的功夫不如写字下的深,故而火候也欠缺不少。

  苑先生年岁大了些,留着一尺来长的白须,看起来颇有几分文人志士的儒雅。

  苑先生朝着萧妙妙的方向瞥了一眼,语调平淡,“你便是新来的学生?”

  萧妙妙含笑应是。

  “从前可学过画?”苑先生又问。

  萧妙妙顿了顿,琢磨着该如何回话,若是说没学过,一会儿动了笔被先生看出来就会留下个不够敦厚的印象,若是说学过,又和原身的身份不大相符。

  她思忖了一瞬,谨慎的回道,“并未学过,但幼时贪玩临摹过旁人的画作。”

  “如此。”

  苑先生捋了捋胡须,没再继续追问,扫了堂下一眼,说道,

  “歇了两月有余,不知诸位这些时日在家中可有习画,今日便以春为题,作画一幅吧。”

  第一次上课便是赶上了“测试”,萧妙妙暗暗叫苦,这可让她如何是好?

  老老实实的展露实力怕是会引起怀疑,还是韬光养晦吧!

  侍女将各家小姐的纸笔都准备好后,鱼贯而出。

  曼霜见萧妙妙神色略显呆愣,只当自家姑娘紧张了,便小声鼓励了一句,“姑娘随意画两笔便好,没人敢笑话您。”

  萧妙妙知她误会也没解释,朝她眨了眨眼后便拿起了笔架上的狼毫调起了色。

  堂内一时间只听得到唰唰的作画声。

  萧妙妙取了些石青和雄黄混在了一处,将颜料调成嫩绿,随后又调了深褐色出来。

  苑先生来回走动间便瞥见了她的举动,暗暗点头,心道是个有主意的。

  萧妙妙将颜料都调好之后才动了笔。

  既然打算藏拙,那就画个简单些的。

  萧妙妙几笔勾勒出了一棵柳树来,怕被先生看出端倪,特意将线条画的僵硬了几分,画好了树干和柳枝后,便换了一支笔点缀枝芽。

  萧妙妙画的认真,并未留意旁人。

  王芸婉的座位就在萧妙妙的右侧,两人离的很近,她一直都在悄悄留意着萧妙妙。

  方才见她又是调色又是选笔颇有几分行家的架势,还以为萧妙妙与先生说的话是谦虚之言。

  再一看她下笔,手腕僵硬线条粗细不匀,勉强能看出画的是一棵树。

  王芸婉见她如此,心头堪堪松了口气,还好还好……这女子不过如此……小公爷是不会看上这等人的。

  萧妙妙不知道自己的行为举止会惹人联想的如此之多,她只顾着自己手上的动作。

  刻意更改着自己的下笔习惯,将熟练硬改成生疏。

  点缀了枝芽后,她又画了两只燕儿,一只落在枝头,一只飞在云间,且不说画功好不好,意境是要保持住的!

  苑先生巡视了一圈后来到了萧妙妙的身侧,见其画的这般“惨不忍睹”也没说什么,只提点了几句“握笔不必这般用力。”“这里着墨可淡些。”等等。

  这个结果让萧妙妙很满意,只要她安安稳稳的学上些时日,便不必再藏着掖着了。

  学生们都画好后,苑先生一一点评。

  今日六公主的画占了头筹,被苑先生特意拿到了台前展示。

  六公主的画极有深意,画中一根野草顽强的顶破了石墙,在缝隙中露出嫩芽,大片的灰暗色墙面,那抹鲜亮的嫩绿色吸引着众人的所有目光。

  萧妙妙为之震撼,不由得回过头看了看那位传说中嚣张跋扈的六公主元荀贞。

  六公主这意境和手法若是放到后世,保不准就会被奉为具有自主特色的名家,看来她也并不是传言中的那般除了身份一无是处。

  六公主似乎习惯了自己的画被先生拿出来点评夸赞,目带傲色的睨了王芸婉的方向一眼。

  萧妙妙心头无奈的笑了笑,转回视线。

  第二堂课毕,便到了午膳的时间。

  王芸婉笑着走到萧妙妙身旁邀她一同用膳。

  萧妙妙下意识便朝着六公主的方向瞥了一眼,果然瞧见那位公主一脸鄙夷的看着王芸婉。

  萧妙妙可不想参与她们之间的纷争,便委婉的拒绝了王芸婉,同曼霜回了自己的房间。

  七贤阁为学生配有休息的房间,供众人午间小憩所用,就如同后世的学校寝室,只不过更高级了些,都是单间。

  许是穆枭臣特意交代过,萧妙妙房间所处的院落颇为安静,没有那些爱挑事儿的人。

  与她同在一个院子里的另外两位贵女都是性子淡漠不大爱说话的。

  萧妙妙也不是个主动的,便点头相视一笑后,自顾自的回了自己的屋子。

  曼霜去厨房取了饭菜回来,萧妙妙尝了一口便嫌弃的直撇嘴,

  “这菜做的好生难吃,果然食堂的东西都是糊弄人的。”

  “要不属下去外面买些您爱吃的回来吧?”曼霜见小主子难以下咽,便提议道。

  萧妙妙摇了摇头,“入学第一日便这般矫情,先生知道了定会觉着我事儿多,凑合吃吧。”

  她又吃了两口便停了筷子,想着左右下午只有一节课,若是饿了回府后再吃些便是了。

  萧妙妙一直都有午睡的习惯,可到了陌生的地方,她便有些睡不着,索性也不睡了。

  七贤阁午休时间将近一个时辰,萧妙妙见时候还早,便出了七贤阁,打算去街上转转。

  不成想主仆二人刚走出七贤阁的大门没两步,便碰到门口的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年。

  少年身形高大衣着锦袍,周身气场一看便是位贵胄子弟,容貌亦是生的丰神俊朗英姿飒爽,端的一副翩翩少年郎的好气度。

  少年瞧见萧妙妙自七贤阁走出来,灿若星辰的双眼亮了亮,凑上前伸出长臂拦住了萧妙妙的脚步。

  “咦?你是新来的学生?我怎么从没见过你?”少年的声音亦很好听,温润又悦耳。

  萧妙妙前世没少被男生以各种理由搭讪,故而这会儿被人当街拦住她也没觉着慌乱,只是睨了对方一眼,态度冷淡,“有事?”

10719 3656606 MjAyMC8wMy8yMi8jIyMxMDcxOQ== http://m.clewx.com/book/202003/22/10719_36566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