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24

书名:小人参她三岁半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浣若君 更新时间:2020-03-26 11:43:30

        贺译民找到钢材的消息, 由局长耿卫国亲自跑到钢厂,给钢厂汇报喜讯。
  
  耿卫国是从市里调下来的,而他目前正在追求钢厂里的一枝高岭冷花宋思思。
  
  当然, 他不是本地人, 并不知道贺译民和宋思思结过婚的事儿, 也不知道宋喻明就是贺译民后妈的事儿。
  
  这不, 他刚走到钢厂门口,就碰见宋喻明正在锻炼身体, 鉴于宋思思就是宋喻明介绍给他的,耿卫国当然得停下来, 跟这个阿姨聊上几句。
  
  “啥,找着钢材的人是贺译民的丫头?”宋喻明一听,还觉得挺可笑的。
  
  耿卫国可不知道这女人不爽贺译民, 绘声绘色的给宋喻明形容了一番超生和几个哥哥找着钢材的事儿, 笑着说:“得呐, 宋阿姨,您继续锻炼身体, 我该到钢厂汇报这事儿去了。钢厂给找着钢材的人还有奖励吧,我还得协调一下这事儿去。”
  
  “也是, 贺译民就一片儿警,一家四五个孩子,奖励有米有面呢, 赶紧给送点儿去吧, 要不然都该揭不开锅了。”宋喻明由衷的说。
  
  人对人的看法,都是停留在自己的立场上的。
  
  她有个侄女叫宋小霞, 丈夫张盛偷了贺译民一万块钱,这事儿当然是张盛办的不地道, 见财起义,那就不是个东西。
  
  但现在张盛已经给判了整整八年刑期了,而宋小霞呢,则被钢厂扣了整整七年的工资,这七年,厂里一月就发她20块钱的生活费。
  
  宋喻明虽然骂张盛身为公安监守自盗,不是东西,但也觉得贺译民俩口子未免太刻薄,哪有个跑到钢厂截人工资的呀,宋小霞找她哭诉了好久,说自己的委屈,让她这个婆婆,找机会说叨一下陈月牙。
  
  宋喻明自忖高洁,懒得跟穷亲戚计较,但总归得挖苦贺译民几句。
  
  耿卫国这人最好的一点就是直爽:“宋阿姨,话不能这么说,我们县局正在考虑让贺译民当副所长,您说一公安局的副所长他养不起一家人,您这不是打我们公安系统的脸吗?”
  
  啥?
  
  贺译民能当副所长了?
  
  这才当了几天的公安,他就能当副所长了?
  
  宋喻明的心头浮过一阵不适。
  
  不过像贺晃几个儿子那种穷亲戚,只要不来找她打秋风就很好了,贺译民都三十几的人了,上面没人,想在公安系统想出头,做梦去吧!
  
  就贺译民一家子过的那种日子,她连骂一句的嘴都懒得张,得呐,好好健身,她可是上面有人的人,正值大革命结束,百废待兴,她得锻炼好身体,准备在清水县大展身手,赚笔大钱啦。
  
  燕支胡同里,贺炮正在绘声绘色的,给大家讲自己扫河滩的时候,发现钢筋的事儿:“我妹掉了半颗糖,我正准备捡呢,贺小斌冲过来了,噗嗤一声,我们就发现钢筋啦!”
  
  孩子们听的口水直流:“糖呢,去哪啦?”
  
  “哎哟喂,给贺二斌一脚蹬到河里头去啦!”贺炮格外惋惜的说。
  
  一群孩子恍然大悟一般的流着口水:“可惜可惜啊,贺小炮,那么好的糖咋能掉河里去呢?”
  
  随着各家的家长一声喊回家吃饭,一群孩子才跟那鸟兽似的,呼啦啦全散了。
  
  “妈,今天咋做啥好吃的?”贺炮进了门,抹着额头上的汗说。
  
  几个孩子扫了半天的河滩,陈月牙当然得给他们做点好吃的:“细面条,昨天我买的面粉,给你们抻面吃。”
  
  “妈妈,咱没肉吃吗?”传说中的飞毛腿贺二斌怯生生的站在最后面,问妈妈。
  
  不像贺帅和超生一直在城里,几乎没吃过肉,贺斌和贺帅在农村,因为外婆在肉联厂砍大骨头的原因,经常有骨头啃,没少过油星子。
  
  城里清汤寡水的饭,吃的俩孩子嘴里淡出鸟来了。
  
  “明天吧,明儿一早我给咱们割猪肉去,我给咱割三斤肉,你们想咋吃。”陈月牙说。
  
  “啃,使劲儿的啃大骨头!”三炮没吃过真正的肉,记忆里只有骨头,比脸大的骨头,在上面啃筋筋儿。
  
  “ 肉哪里需要啃?咱得切成大片儿,用油爆它,使劲的爆它!”
  
  “哇!”贺炮满嘴口水。
  
  “爆好了再配一大碗香喷喷的白米饭,把米饭拌的油油的!”
  
  “哇哇!”贺斌的口水在下巴上已经挂成胡子了。
  
  自打上回吃了一条鱼,陈月牙也有很久都没吃过肉了,贺译民最近瘦骨形峭的,钱得攒着给超生看病,但是肉也不能省啊,要不然,贺译民要成一把骨头了。
  
  这不,她正收拾着呢,突然有人敲门了:“陈月牙在吗?”
  
  “你们是?”看来了一群人,陈月牙愣住了,问说。
  
  “咱们是钢厂的,听说是你们家发现了钢筋,咱们是来送奖励的。”
  
  钢厂基层的员工陈月牙并不认识,不过既然是送奖励的,那她当然得收下来。
  
  “两桶菜籽油,半拉子猪肉,还有一袋大白米,一袋面,这是从咱们钢厂的食堂里出来的,保证东西好,得,陈月牙同志,你签个字吧!”对方说。
  
  一下子奖励了这么多的东西,把陈月牙都给震住了。
  
  整整半拉子猪肉,几个孩子也就只在菜市场的格档里见过,这年月城里人吃肉,那都是三两三两的割,有些人一次也就割四毛钱,二两的肉,谁见过半拉子猪。
  
  等人一走,几个孩子不看别的,先把那半扇猪给围住了。
  
  肥嫩嫩的半扇猪,连皮带着五花肉还带着排骨,肥楞楞的猪后腿矫健的翘着。
  
  “月牙,这猪你要不好卸,我来帮你?”王大妈站在门口,搓着手说。
  
  得,王大妈也有好久没见过肉了,陈月牙赶着边儿上的大肥膘,一刀子拉下来,送了她一刀子的肥肉:“大妈,给强子去。”
  
  “这怎么好意思?”这年月的肥膘,稀罕东西呢。
  
  “你原来那么照顾我,一刀肥肉不算啥。”陈月牙笑着说。
  
  陈月牙削了排骨下来砍开,也不舍得炖它,先用一块肥肉炼出油来,再把排骨整个儿给煎了,煎的两面金黄,这才加调和,重新开始炖它。
  
  三男孩儿守在锅前,六条腿抖的梆琅琅的,着急啊,急那排骨它咋还不出锅呢。
  
  赶天晚儿的,邓翠莲和刘玉娟俩喜孜孜的上门来拿钱了。
  
  进门之前,邓翠莲专门嘱咐刘玉娟:“大嫂,今儿你可别拆我的台,咱们要咱们自己的钱,那不天经地义嘛,再说了,我家穷,我就是急钱用,我们家的钱得拿着给我大兄弟说儿媳妇当礼钱呢。”
  
  “咱是农村人,缺东西,但进了别人家少摸这摸哪的,看起来没骨气!”刘玉娟叮嘱她说。
  
  邓翠莲心说,农村人也分个三六九等,你家是村长,你当然能有骨气,我没钱,哪来的骨气?
  
  一进门,闻到一股喷香的肉味儿,邓翠莲肚子里的馋虫就开始咕咕了。
  
  现在还没包产到户,但是社员们因为工分不均,劳动抵不上开销的原因,生产又不积极,农村又不让私人搞养殖,想吃点肉,做梦吧,梦里有。
  
  而且,迎门就是一大盆已经改刀成大块子的肥肉疙瘩,邓翠莲和刘玉娟溢在口腔里的口水活生生的,又给吓了回去:“二嫂,你是不是把要来的钱全买肉啦,咋这多肉?”
  
  陈月牙正在从锅里往外铲烧好的排骨,先给大嫂和邓翠莲一人递了一块儿,就把钢厂奖励肉的事儿给俩人说了一下。
  
  “这好事,我们咋没碰着?”邓翠莲惋惜的说。
  
  刘玉娟只顾着吃肉,可不顾不上说这些,陈月牙把肉全舀到了盆子里,特大方的说:“我今天晚上先把肉腌上,明天走的时候你们一人带上几块子!”
  
  “为啥明天走?”邓翠莲愣了一下。
  
  刘玉娟到底比邓翠莲聪明,立刻说:“月牙,是不是有啥活儿让我们干,你只管说。”
  
  “我们家抽中了打扫河滩卫生,明天还要去打扫,你们俩要有时间,帮帮我吧,我是真不愿意孩子们干那种脏活儿。”陈月牙于是说。
  
  “帮啊,咋不帮,肯定帮。”邓翠莲说着,就从盆里捞了两大块生肉起来:“这两块是我的,谁也甭跟我抢。”
  
  她都打算好了,俩儿子吃一块,她俩兄弟吃一块,她和贺亲民咂点油味儿就行了。
  
  而且,留宿城里,真新鲜啊,她的骨头不比刘玉娟的硬,经常搞点野蘑菇,野香葱啥的,悄悄儿去公公家打秋风,后婆婆宋喻明总嫌她身上炕味儿重,可从来没让她留宿过。
  
  陈月牙家只有两张床,还是破木板搭的,留宿就得在地上铺席子,但就是在地上铺席子,邓翠莲和刘玉娟睡着,也觉得比农村的土炕新鲜。
  
  陈月牙在给几个孩子缝内裤,松紧她有,线她也也有,就是小内裤,她也缝的好着呢,把超生搂在怀里,她就干开了。
  
  超生要她亲自己的小嘴巴,陈月牙就亲一下,还要她香自己的小脚丫,陈月牙也香一下,母女俩玩的不亦乐乎。
  
  邓翠莲悄眯眯的溜了进来,跟作贼似的:“二嫂子,这是给娃们缝内裤呢,你这缝法也太简单了点,你们城里有电灯,不怕夜黑了熬灯油,你睡你的去,明儿一早,你看我给你缝的内裤。”
  
  邓翠莲居然能缝出个不一样的内裤来?
  
  陈月牙把内裤给她了,她估计贺译民今天晚上不回来,她今天扫了半天的河滩,是得搂着闺女软绵绵的睡上一觉去。
  
  “三婶,这兜兜上绣的是啥?”大清早的,贺炮一声嘹亮的嚎叫,把所有人都给吵醒了。
  
  超生睁开眼睛一看,天啦,小炮哥的屁股上栩栩如生的,绣着一把小手/枪,小斌哥哥的也是,大帅哥哥是从来不给她看内裤的,但是看得出来,贺帅也特别兴奋。
  
  有内裤的日子,他们就是去公厕撒泡尿,那也敢当着别的孩子的面骄傲自豪的脱裤子了啊。
  
  更何况,内裤上还绣着孩子们最爱的小手/枪。
  
  “超生,看看这个,喜不喜欢?”邓翠莲摇着一条小内裤问超生。
  
  超生哇的一声,要不是还说不了话,就该叫出声了:她的整条内裤上,绣的满满的全是各式各样的花儿。
  
  喜欢,超级喜欢。
  
  陈月牙和刘玉娟才起来,邓翠莲就把只穿着内裤的,白嫩嫩的小超生给肘起来了:“二嫂,我也不白要你的鞋,我是没钱,但你看看我绣的咋样?”
  
  陈月牙可是懂行的,这栩栩如生的绣功,还不用缝纫机,真是没发现,穷到裤/裆里垫草灰的邓翠莲,居然还有这手艺?
  
  超生穿着条花内裤,小脸蛋儿圆丢丢的,简直跟那年画上的娃娃似的。

  贺译民昨天晚上没回来,估计还在忙案子。
  
  陈月牙带着俩妯娌,弄了点儿早饭吃,就又该去帮街道搞卫生了。
  
  巷子里大家看见陈月牙身后的邓翠莲和刘玉娟,虽然是笑眯眯的,但是,谁都看得出来,这是俩来打秋风的穷亲戚。
  
  别人的内裤都是穿在小屁屁上,唯独贺炮,他舍不得屁股上那把枪,非得把内裤套在头上,反正两只眼睛在外头,又不挡着看路,他为啥不把内裤放头上?
  
  人有好儿不就得炫耀?
  
  这倒好,贺帅踢了他的屁股几大脚,指着让他把内裤摘了他也不肯摘,贺炮顶着条内裤从巷子里经过,惹得满巷子的孩子眼红羡慕不说,大人们都差点笑破肚子了。
  
  当然,大家还得议论一下,陈月牙昨天在河滩上发现钢筋的事儿。
  
  说起这个,大家就又觉得当初福妞是不是把自己给坑了?
  
  她是不是知道河滩上有钢材的事儿,才故意让陈月牙抽中签的?
  
  福妞不比别的孩子不乱跑乱逛,她整天在居委会啊,街道啊,逛来逛去的,大家估计,那丫头就是知道了啥,才故意干的。
  
  唉,大家全都上当了。
  
  昨天晚上公安再加钢厂的人,在河滩上整整挖了一晚上,今天当然再没什么好东西了,所以,大家羡慕归羡慕,但可没人想再到河滩上去。
  
  别人还好,就何向阳知道,这个任务是怎么到的陈月牙手里。
  
  她和程春花已经不知道该说福妞什么好了。
  
  是,她是把陈月牙一家弄去扫河滩了,但是,人家咋就在河滩上发现钢筋了呢,何向阳气的胆囊疼,脾脏疼,就连肝儿都在疼。
  
  “要不,我也去河滩上看看,兴许能发现啥宝呢?”她掂着脚尖说。
  
  今天周末,原本搬回钢厂住的程春花也回来了,正在替福生和福运俩洗澡:“因为知青们偷了钢材的原因,现在公安加强了钢厂的巡逻,大宝以后连钢材都倒不了了,得成个无业游民了,睡莲也在四处闲逛,听说只要评上三好市民,上面有政策,就容许个人搞点小经营,政府会给发营业执照的,你还不赶紧扫厕所去,争那个三好市民,让大宝和睡莲能有个活路干?”
  
  要真成了三好市民,还能自己搞私营小买卖?
  
  何向阳忍着臭味儿,赶紧又扫厕所去了。
  
  福妞是不可能享受妈妈的爱和照料的,赔钱货这种地位,体现在在方方面面,她不但没有让妈妈替她洗头的福份,就是福生和福运穿了一周的衣服,都得她洗出来。
  
  几把搓好了衣服,福妞把福生和福运喊了出来,就说:“你俩跟我走,咱也到河滩上转一圈儿去。”
  
  “妹儿,为啥要去河滩上,我俩今天得写作业,要去你自己去。”俩兄弟说。
  
  “写个屁,你俩看着像能读书的人吗?”福妞反问。
  
  不比贺家三兄弟读书有出息,就那个飞毛腿的贺斌,给摩托车撞死之前都考上了北大,她这俩哥哥就不是读书的料,长大了也不过在扎钢车间卖苦力,反正早晚都是卖苦力,还不如跟着她,去看看小超生家今天又能有啥新发现呢。
  
  争三好市民,那是大人的事情,她只想让妈妈重新重视她,把她带回钢厂。
  
  陈月牙带着全家人到了河边,这回,指着河对面的野树林子,给了贺帅一个小篮子:“看见那片林子了吗?带着小斌小炮,去给咱们挖点苦苦菜,晚上回去我给咱们拌凉菜吃。”
  
  “好呐!”贺帅说。
  
  她自己则带着邓翠莲和刘玉娟,就去收拾,清扫昨天给钢厂的工人们挖过一遍的河滩。
  
  超生也在埋头揪着苦苦菜,虽然不爱吃苦苦菜,但是毕竟从农村来了俩婶婶,家里开支大,没点野菜,光买菜吃是不够的,所以她揪的可仔细了。
  
  “张福生,张福妞,咋我们跑哪儿你们都跟着?怎么,想替我妈搞卫生?”贺帅正仔细辩认着苦苦菜呢,回头见张虎家几个孩子也来了,问说。
  
  福妞连忙摆手说:“我们也来揪点苦苦菜!”
  
  贺帅切的一声:“离我们远点儿,那边去!”
  
  城边上的人都爱挖野菜,到林子里采点蘑菇掏个鸟啥的,所以,这林子里其实没啥好东西,都给附近的市民们掏挖的光光的。
  
  而且,张虎俩口子都在钢厂,福利好着呢,孩子们真不差点菜吃。
  
  福生和福运俩不但伙食好,还有大白兔吃,玩一会儿,啪唧一声,打开一颗糖就嚼到了嘴里,慢悠悠的吃着,福运好像发育的不太好,还跟三岁的小超生似的,总是收不利索口水,每次吃糖都要流下一股子白汁来。
  
  福妞自己,张虎和程春花是不会给她糖吃的,但她可以用自己的淫威,打着从俩哥哥手里拿糖吃,这不,她也嚼着颗奶糖,心里也在想,超生今天该找不到啥好东西了吧?
  
  但她又想确定一下,超生是不是还能找到啥好东西,所以,她虽然跟着超生,但挺不耐烦的,大太阳晒着,河水又臭,她是真不喜欢在这林子里晒太阳。

  一上午,贺帅几兄妹揪到了半筐子苦苦菜。
  
  福妞和福生几个就是来捣鬼的,在林子里乱窜,或者故意把好好儿的苦苦菜给采烂,要不是贺帅今天有任务要照顾妹妹,就又想上去打人了。
  
  “咱走吧!不捡了。”眼看天将中午,福妞把一把苦苦菜扔到了地上,擦着额头上的汗说。
  
  她看出来了,超生的运气也不是天天有,算了,还是等下次再说吧,今天可太晒了。
  
  福生和福运早不耐烦了:“走走走,赶紧走,回去掏鸟窝去,谁稀罕捡野菜啊。”
  
  超生认认真真捡了半天的苦苦菜,还替二斌和三炮摘干净了他们捡的所有野菜,这会儿很热,也很累,远远看过去,那么大一片的河滩,妈妈和两个婶婶还真的清扫的干干净净,唉,要是河滩一直都能有这么干净,该多好啊!
  
  尿憋,她尝试着在小树林里脱下了裤子,哎哟喂,草扎屁股痒啊,还得挑着脚,防止踩到那些漂亮的野花花。
  
  小心翼翼的蹲在地上,超生今天特想吃点甜甜的东西,可不想再吃苦苦菜了。
  
  而且是真的馋糖,想吃糖。
  
  家里有三千块的存款啦,超生其实挺想让妈妈买点儿大白兔,存着给自己吃的。
  
  但是前几天的晚上,她也听妈妈说过,钱得攒起来,因为有更大的用途,懂事的超生就不敢问妈妈要钱买糖了。
  
  但是糖啊,超生还是想吃糖。
  
  就在这时,啪唧一声,一个东西稳稳落在了超生的脚边。
  
  超生拿手指蘸了蘸:哎哟喂,真甜。
  
  眼看天将近午,陈月牙让大嫂和邓翠莲俩先回家了,自己过来找孩子。
  
  走到林子里,碰见贺帅,贺帅带着贺斌和贺炮,也在找超生呢。
  
  不大一片林子,孩子能跑哪儿去?
  
  “超生!”陈月牙喊了一声,伸手就在贺帅的额头上指了一下:“她又不会说话不会喊,万一出了事儿可咋整?”
  
  帅斌炮找超生也找了好一会儿了,三兄弟一个赛一个的嗓门儿大,贺炮一直舍不得摘下来的内裤都摘了,四处的喊。
  
  贺斌快的跟道闪电似的,嗖嗖嗖的四处窜腾,突然之间就把脚步停下了。
  
  几棵大树之间,森林里阳光往下洒着,一个穿着白线衣的丫头,群蜂环绕,正蹲在地上,认真的拿手指头蘸着吃蜂蜜。
  
  贺斌可是农村长大的孩子,他得说,他长这么大,也没见过那么多的野蜂蜜。

10705 3656400 MjAyMC8wMy8xNC8jIyMxMDcwNQ== http://m.clewx.com/book/202003/14/10705_36564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