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番外一

书名:离婚后我成了热搜女王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雪默 更新时间:2020-05-03 23:07:12

  袁绎说请凌晓吃饭, 凌晓没拒绝,但也说得看自己的行程安排,让他等着。

  经过两年光阴的打磨, 袁绎的性格是越发成熟稳重, 一双眼睛像两潭深幽的湖水, 波澜不惊又深不可测,让人无法参透其中的情绪。

  凌晓让他等,他也就安安静静地等着, 期间没给她打电话也没发信, 倒是他旗下的娱乐公司又给凌晓递了两个大制作的剧本。

  凌晓如今的人气很高,行程安排自然紧张, 她回去问了曲晚,居然真的没办法挤出一餐饭的时间。

  忙忙碌碌, 一眨眼就到农历三月份,是个春雨绵润的季节。

  凌晓刚结束一部电影的拍摄,谭薇薇强制让她休息一个月,谭薇薇的意思是,钱没了可以赚, 身体累垮了就补不回来, 所以严令禁止凌晓变成工作狂。

  忙活了大半年, 突然拿到一个月的长假, 凌晓反而有点茫然,在家里醉生梦死睡了两天,她才想起来大年初二时跟袁绎约好的饭局,也不知道时隔三个月, 对方还记不记得这回事。

  在床上翻滚几圈后,凌晓拿起手机, 点开微信通讯录,找到袁绎的名字,虽然两年没联系,但她也没再删过他的号码。

  想了想,她还是给袁绎发了信息。

  “最近我休假,袁总还有空下厨吗?”

  消息发出去,袁绎那边几乎是秒回,“今天吗?”

  凌晓回:“要是你没空,改天约也可以。”

  袁绎回复:“明天可以吗?我现在在外市出差,明天能回去。”

  凌晓浅淡地笑了笑,“好,明天见。”

  放下手机,凌晓抱着被子继续滚了滚,然后将脸埋进被子里,不动了。

  那边袁绎跟凌晓发完信息,回头就让白桦给他订机票,他要今晚赶回惠城。白桦被他突发的决定吓一下,忙问他:“是那边出什么问题吗?”

  袁绎说:“不是公事。”

  白桦问:“下午的谈判就能出结果了,你不亲自坐镇吗?毕竟是十多亿的项目。”

  袁绎现在哪里还有心思谈生意,要不是平凡的驱壳限制了他的发挥,这会他是恨不得脚一跺就飞回去了。

  他说:“十多亿怎么了?就算几百个亿,也拦不住我。”

  白桦很是吃惊,他已经很久没见过老板有这么情绪化的举动,于是小声问:“我能问问原因吗?”

  白桦当袁绎的助理多年,袁绎的私事他也很清楚,所以袁绎也没想要瞒着他,就说:“凌晓最近休假,她约我见面。”

  白桦愣了下,也没再多问,忙拿起手机就给袁绎订最近一班回惠城的飞机,跟袁总的人生大事相比,十几个亿的生意确实算不上什么。

  第二天,袁绎一早就来接凌晓去袁家大宅。

  凌晓这天也是起个大早,前一晚不知为什么,总是很难入睡,等好不容易睡着,睡眠质量却不是很好,醒醒睡睡的,导致起来就发现自己有点黑眼圈。

  她在镜子前照半天,觉得有点伤脑筋,洗漱后就想着化个妆,又犹豫是该化淡妆还是浓一点的妆,还没决定好,想起自己还没选衣服,就转身进了衣帽间,一呆就呆到袁绎打电话给她,说过来接她了。

  凌晓看一眼时间,有些着急,就越选不到合适的衣服。

  等袁绎的车子停到楼下,凌晓是顶着一脸素颜,穿着一身轻便白色运动套装下去的。她选半天都觉得不合适,最后干脆自暴自弃,穿套舒服的就出发了。

  在她扣安全带的时候,袁绎看着她,夸了一句:“你今天真漂亮。”

  凌晓愣了下,弯着嘴角说:“我素颜呢。”

  袁绎说:“看出来了,皮肤状态很好,很阳光。”

  不愧是袁总,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能力真是炉火纯青,他就没看到她发青的眼袋吗??不过恭维的话听着就是顺耳,凌晓笑着说:“谢谢。”

  车子一路开往袁家别墅,凌晓坐在副驾驶座上,心情格外平静,也有些感慨。自从两人离婚后,他们之间总是剑拔弩张,像这样跟老朋友似的,心平气和地凑在一起,还真头一回。

  袁绎自我惩罚两年,这段时间他们没再见面,也没有任何联系,这样的空白期,也给了凌晓自我思考和反省的空间。
虽然经历两辈子之久,但她最终还是没办法欺骗自己,她对袁绎的感情,早已融入骨血里,这份爱,已经成了一种本能,只要见到他,就能炽热燃烧,不息不灭。

  凌晓对自己妥协了,她挣扎过,也离开过,但最后,她还是选择再给他一次机会,其实也是心有不甘,她实在不甘心,自己这份浓烈的感情,没能善始善终,所以她想再争取一次,然后亲手为这份感情写下美满的结局。

  回头看一眼袁绎,两年的光阴没在他脸上留下任何痕迹,依旧帅气非凡,只是以前眼角眉梢挂着一份冷漠,如今这份冷漠已经消失无踪,被一丝丝温柔所代替。

  “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趁着等红灯的空档,袁绎扭头问她,他右手手肘随意撑在中间的储物箱上,身体稍稍往凌晓这边倾斜着。

  凌晓眨眨眼,说:“我不挑,就做你拿手的吧。”

  袁绎挑眉,笑容里有着满满的自信,“我现在拿手的可多了,毕竟高级厨师证都拿了。”

  凌晓失笑,去年年尾的时候,确实在他朋友圈里看到他去考证的照片,堂堂大老板,不专心坐办公室,忙里偷闲跑去考厨师证,这么奇葩的事,也只有他才做得出来。

  不过一想到他考证的初衷,凌晓还是备受感动的。

  车子离开大马路,缓缓开进别墅小区里,沿路熟悉的景物让凌晓有些发愣。

  “感觉没怎么变。”凌晓说。

  袁绎浅笑,说:“还是有点改变的,比如我们家的院子,比如我。”

  听他很自然地说“我们家院子”,凌晓忽然就有点鼻酸,她扭开脸看向窗外,问:“院子怎么了?”

  袁绎摇摇头,说:“你得自己去看看,这段时间刚刚好。”

  凌晓还想再继续追问,但车子已经拐进自家院子大门,映入眼帘的,是满满一院子的紫色花海。

  凌晓呆住了,没等车子停稳,就想去开车门,手都有点发抖。
看她迫不及待的模样,袁绎有些满足地舒了口气,等两人下车站定,他才解释说:“风信子和紫藤,你以前种的不开花,我找人问过了,是花苗有问题,后来我重新买来种,今年第一次开花,是不是很漂亮?”

  凌晓点点头,抬眼看着被紫色花朵包围的院子,轻声说:“和我想象中一模一样,美到让人想哭。”

  “后面还有更漂亮的。”袁绎冲她抬抬下巴,示意她跟他走。

  凌晓已经被这片紫色花园惊呆了,压根想象不出更漂亮的是什么,只能发傻地跟着他往后院走去。

  当她看到一棵棵开着粉色花朵的桃树后,整个人彻底傻掉了。

  “你种的桃树,美得像幅画。”袁绎领着她往桃树下走去,轻声说:“有时候想你想得不行,我就到这树下呆一阵子,想着你当初种桃树的模样,心里就会好受点,虽然你离开了,但这个家处处都有你留下的痕迹,真好。”

  凌晓沉默地走到一棵桃树下,伸手摸了摸树干,又抬头看那层层叠叠的桃花,这些树应该是得到全心全意的照顾,才会这么无忧无虑地开着花。

  “今年该结桃子了。”她说。

  袁绎走过来,站在她身边,陪着她抬头看桃花,笑道:“应该会结不少,树是你种的,结果子也是你的,到时由你来分配,旁人不准偷吃。”

  凌晓笑,“这么多桃树,都结桃子的话,我一个人可吃不完。”

  “到时你说怎么吃,我们就怎么吃。”

  两人站在桃树下说着话,就看到有工人搬着桌子椅子到桃树下的空地上摆好。

  凌晓不解地看一眼袁绎,就听他说:“中午就在桃树下吃午饭,是不是很浪漫。”

  凌晓忍不住笑,然后点点头,“那应该会很开胃。”

  两人又赏了一会花,才转身走进别墅,一进大厅,就看到多时未见的刘姨,刘姨还是那副古板的模样,但面对凌晓时,态度明显软了许多,“太太,别来无恙。”

  刘姨又用回原来的称呼,凌晓想纠正,但犹豫一下,说:“好久不见,刘姨。”

  刘姨说:“回来就好,先生让人准备了许多菜色,都是你爱吃的。”

  凌晓说:“我今天就是特地来检验他的厨艺的。”

  刘姨说:“太太一定不会失望的。”

  因为经常能在朋友圈看到袁绎晒出亲手做的食物,凌晓对袁绎的厨艺还是挺期待的,这种期待,到中午时就被推上顶点,当一盘盘美食被端上桌时,凌晓看得差点流口水。

  袁绎的厨艺,实在大大超出她的期待。

  其实不止厨艺,其他各个方面也是如此,这个男人,简直就跟脱胎换骨似的,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蜕变成她最期待的模样。
这一次约会,是两人破冰的契机,之后来往便渐渐频繁起来,凌晓在休假的这个月里,几乎是三天两头就被袁绎接回别墅吃饭,有时候在视听室里看电影看晚了,很自然就被留下,不过在凌晓没点头之前,袁绎始终是不敢越雷池半步。

  一直到某天,凌晓在庆功宴上喝多了,两人的关系才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那天晚上,凌晓趁着酒意,闹着让袁绎去接她,闹着回别墅,闹着让袁绎侍候她洗漱,然后又闹着让袁绎抱着她睡……

  

10697 3668662 MjAyMC8wMy8xMC8jIyMxMDY5Nw== http://m.clewx.com/book/202003/10/10697_36686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