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011章

书名:离婚后我成了热搜女王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雪默 更新时间:2020-03-23 07:42:41

  舞台的灯光昏暗朦胧,一层薄雾似的轻纱缓缓展开,遮挡在舞台前方,轻纱后,忽地打出一道强光,少女曼妙的身姿在薄纱后清晰可见,身着红裙,手执红扇,如一团跳跃中的炙热火焰,又如地狱里的朱沙曼华。

  袁绎坐在离舞台最近的位置上,目光牢牢锁住那个身影。

  鼓声阵阵落下,少女赤着脚,踩着鼓点在轻纱后跳跃旋转,又如蜻蜓点水似地翩然落地,脚尖着地的瞬间,仿佛轻轻踩在了袁绎的心尖上……

  胸腔里的心脏在加速跳动,袁绎有些分不清,那一阵阵的声响,是来自于舞台的鼓声还是他自己的心跳声。

  他急切地想看清薄纱后少女的模样,奈何直到一舞完毕,红衣女子退场,薄纱才缓缓落下。

  身处于黑暗中的袁绎,心急如焚,他顾不了其他,站起身就往后台走去,心中唯有一个念头,他必须看清她的模样。

  舞台剧还在继续,后台和前台一样昏暗,袁绎沿着通道一直往里走。

  眼前忽然出现那个红衣女子,他激动地小跑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女子被他吓一跳,猛地回头看他。

  她是……

  凌晓!!!

  袁绎心里一阵翻腾倒海,猛然睁开双眼,眼前的事物让他有几秒钟的茫然,这是他的房间。

  没有舞台剧,没有红衣少女,更没有凌晓……

  原来是场梦。

  梦里的他,回到当年观看舞台剧的场景里,很真实又很迷幻。

  当年他确实看了一场扰乱他心弦的舞台剧,但当时他并没有追去后台,因为他一直认为,那个舞台剧的女主角是凌欢,那跳舞的人,也必定是她。

  可如今他心底有了怀疑,才会在梦里看到凌晓的面孔。

  袁绎舒出口气,翻身坐起来,掀开被子的瞬间,他的脸都绿了。

  因为梦里的种种刺激,居然使得他一大早就弄湿裤子。

  是最近憋太久了?

  袁绎咬牙切齿好一会,才从牙缝里蹦出两字:妈的!!!!

  凌晓一大早还睡得迷迷糊糊的,就被谭薇薇的专属来电铃声吵醒,眯着眼睛看一眼时间,早上6点,这个钟点打电话来,凌晓当下就有种不好预感,人随即清醒过来。

  坐起身接了电话。

  电话里谭薇薇的声音听起来十万火急,“凌晓晓,你又上热搜了,我的天,你这还没进娱乐圈呢,就上了两回热搜,以后正式进圈,这日子还能消停吗?”

  眼看谭薇薇就要跑题了,凌晓问她:“怎么回事?”

  谭薇薇停了一秒,便生气地说:“居然有人说你昨晚的扇子舞是抄袭的,还有石锤视频,半夜发的,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多闲着没事的网友,跟水军似的,愣是把锤你的这条微博顶上了热搜,我快要被气吐血了。”

  凌晓皱眉,对谭薇薇说:“我看看。”说完就从床头柜上拿来平板点开微博。

  热搜第四条就是:“凌晓扇子舞抄袭石锤!”

  凌晓一边点进那条微博,一边说:“我先看看视频吧,你别着急。”

  谭薇薇说,“行吧,你先看,我现在过去你家,我们当面说事。”

  两人挂了电话,凌晓拿遥控器打开窗帘,窗外的晨曦迅速驱赶掉屋内的昏暗,房间一下明亮起来,她这才拿着平板点开那个视频。

  那是个像素不太清晰的视频,拍的是某个舞台剧的片段,舞台灯光黯淡,有个身穿红裙手执红扇的女人在白纱后面跳舞,动作流畅灵动,像是一团跳跃着的火苗。

  仔细看,舞者的很多动作编排,确实跟凌晓昨晚跳的那个扇子舞差不多。

  微博的配文写道:“这是08年电影学院表演系的一个舞台剧,其中扇子舞的表演者,就是该剧女主角凌欢,仔细看的话,该舞蹈中的许多动作编排,与《舞林人生》里凌晓的动作如出一辙。”

  这条微博是半夜发表的,时间不长,但在底下留言的人却不少。

  凌晓翻了翻评论,看着那些带有攻击性的言论,就想起昨晚节目播出后,很多人留言夸赞她的情形,也不知道这些攻击她的人里,有没有在昨晚夸过她。

  “我的天啊,两个视频一对比,确实一模一样的。”
  “这么明显的模仿,凌晓怎么好意思在节目里说舞蹈是她自己编的?”
  “想红想疯了吧!当观众是傻的吗?”
  “原创是叫凌欢吧,好像是WE刚签的演员,长得很漂亮啊,居然跟凌晓一个姓的!”
  “排楼上,凌欢很漂亮,舞蹈跳得也很好!”
  “节目昨晚播,半夜就被锤,这打脸也来得太快了吧!旋风式打脸啊!呵呵。”
  “模仿就模仿吧,跳得好别人也不会说什么,却非得说是自己编的,这是剽窃吧,真为这个演员的人品感到担忧啊。”
  “对啊,这样的人还能继续留在场上比赛吗?那这样的比赛也不用看了。”
  “不能因为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吧,我兰艾小公主还是很可爱的啊!”
  “对啊,我家添哥哥也很可啊!”
  “强烈要求凌晓退出《舞林人生》”
  “退出+1。”
  “退出+2。”
  “退出+身份证号码。”
  ……

  这次舞蹈比赛里的几个小鲜肉演员,本身就自带流量,这会看节目组被黑,怕连累到自家偶像,也很快加入到劝退行列里,声势浩大。

  凌晓皱着眉头,有些烦躁地扔开手机,决定先去跑步机上跑会步,顺便理一理思路。

  她认为以自己现在的名气,还没有让媒体人疯狂挖料的价值,所以这条热搜有这么高的热度,本身就有点奇怪,是节目组在炒话题?还是有人故意为之?

  一想到这点,凌晓很自然地想到了凌欢,她给凌欢当舞替的事,当时只有她们自己知道,再有一个就是凌欢的前夫,他是那个舞台剧的导演,人现在应该还在国外。

  他们之中,也就只有凌欢有爆料的动机,难道凌欢是想拿这事给自己炒热度?踩着她上位?

  这种事凌欢确实做得出来。

  正当她跑步跑得一身热汗的时候,门铃响了,谭薇薇匆匆赶到。

  她一进门就说:“我刚刚跟节目组确认过了,这事跟他们无关,而且导演要求我们尽快解决网上的事,不然真的会让你退赛。”

  凌晓拿毛巾擦去脸上的汗水,说:“我知道了。”

  “这事肯定跟凌欢脱不开干系,真是恶心透了,那时候明明是你代她上去跳舞,现在她居然好意思倒打一耙,说你抄袭,就不怕我们揭穿她吗?”谭薇薇觉得凌欢的行为真的很奇怪。

  凌晓说:“当时去给她当舞替,就答应她完全保密,不准对任何人说起,她知道我没有证据证明当年那段舞蹈是我跳的,所以才这么有恃无恐。”

  谭薇薇气得直跺脚,说:“那我们发微博,直接把舞替的事抖出去就好了,就算没证据,有这个说法也好,你要真的什么都不说,别人就会觉得你心虚默认了。”

  凌晓没等她说完,转身就走。

  谭薇薇问:“说事呢,你要干嘛去?”

  “我先冲个澡,然后去杂物间,等会你帮我找东西。”凌晓说完,就直接进了浴室,留下一头雾水的谭薇薇。

  凌晓洗完澡,就带着谭薇薇去杂物间,说是杂物间,但一点也不杂乱,凌晓搬进来的时候,刘姨就让人将东西分门别类摆放好,找起来也就不难。

  但凌晓要找的东西比较小,且不知道扔在哪个盒子里,找起来就会有点麻烦。

  “你到底要找什么?”谭薇薇跟着她身后问。

  凌晓打开房门,对谭薇薇说:“一张卡,数码相机的内存卡。”

  谭薇薇眼前一亮,问:“跟舞替的事有关?”

  凌晓点头,正准备解释找卡的原因,结果手中的电话响了,凌晓看一眼来电显示,表情一秒钟就冷下来。

  谭薇薇凑过来看一眼,也是皱眉,“袁绎?他这个时候找你做什么?”

  凌晓看着手机,犹豫两秒后就接通了,问对方:“有事?”

  袁绎也没废话,说:“网上说你抄袭的事,是真的吗?”

  凌晓以为他是来找茬的,毕竟凌欢是他的白月光,于是冷笑道:“和你有关系吗?”

  袁绎压低声音,带着一丝威胁的意味,说:“你只需要回答是真还是假的。”

  凌晓说:“我要是不想回答呢?”

  袁绎停顿了下,有些恼火地发现,他跟凌晓就没法好好沟通,现在的凌晓,就像一只刺猬,浑身带刺。

  “如果说我能帮你解决这事,你会老实回答我的问题吗?”

  凌晓说:“你帮我?你能怎么解决这事?”

  袁绎说:“你先回答我,当年在舞台上跳舞的人,是凌欢还是你?”

  袁绎会这么问,说明他已经联想到替身的问题,可凌晓这会心里有气,听到他用质问的语气跟她说话,顿时火冒三丈,也就没有细想他话里的另一层意思,只是气急败坏地说:“对于你的问题,我无可奉告,你要真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大可去问凌欢,我想她一定很乐意跟你讨论这些。”

  说完这话,她也没等对方给出反应,直接就将电话挂断。

  而被凌薇无情挂掉电话的袁绎,则气得直想摔手机,这女人一离婚,就如同一匹脱缰野马,十条绳子都拉不住。

  往日那些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举动,难道只是装出来迎合他的?

  没等袁绎砸手机,手机又响了,是他的一助打来的,袁绎接通电话,起身走到阳台外,一边平复心情一边听助理的汇报。

  “袁总,查到一个人,是当年参与舞台剧幕后的相关人员,他说当时确实在后台有看到两个人,穿着一模一样的红裙子,他还随手拍了照,但那部手机太久没用,已经开不了机。”

  袁绎眯起眼睛,果断吩咐道:“那就找人去修,我要在今天看到那张照片。”

  助理连忙应道:“好的。”

  挂断电话,袁绎走到一旁的椅子前坐下,目光一下被眼前的玻璃圆桌吸引去,圆桌上摆放着一个花瓶,里面插着一束百合花,花瓶的旁边,有两个纯手工刺绣的杯垫。

  袁绎伸手拿起其中一个杯垫,发现上面绣着两个Q版的卡通人物,一男一女,穿着结婚礼服。

  他记性很好,一眼就认出那是他和凌晓结婚时穿的礼服。

  他又拿起另一个杯垫,上面还是两个小人,这次则是穿着运动服。

  小人绣得很精致,连脸上的表情都非常可爱,足以看出刺绣者的用心。

  他捏着杯垫猛地站起身,在栏杆旁朝楼下大声喊:“刘姨,上来。”

  两分钟后,刘姨匆匆来到他跟前,一脸严肃地问:“先生,什么事?”

  袁悦甩着手里的杯垫问:“这些东西怎么没收拾干净,放在这里碍眼吗?”

  刘姨连忙去拿杯垫:“对不起先生,是我疏忽了,我马上收走。”

  说完,刘姨拿起杯垫就准备走,结果刚踏出去两步,又被袁绎叫回来。

  就听他颇为烦躁地说:“算了,就放桌子上吧。”

  刘姨:……

  将杯垫放回原地,刘姨带着一丝疑惑离开了,留下袁绎独自对着杯垫出神。

  沉默了一会,袁绎又拿起手机,点开微信,找到凌欢的名字后,给她发了条信息。

  “出来见个面?”

  

10697 3655323 MjAyMC8wMy8xMC8jIyMxMDY5Nw== http://m.clewx.com/book/202003/10/10697_36553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