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002章

书名:离婚后我成了热搜女王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雪默 更新时间:2020-03-11 07:52:25

  凌晓嘴上说得容易,可实际上要面对袁绎,她的心情还是有些沉重,7年的夫妻,都是她一头热地在付出,虽然曾经的迷恋随着岁月的蹉跎渐渐冷却,但心里的爱还在,不然她也不会为了网上的流言蜚语而去买醉,如今决定舍弃这个婚姻,就如同要动一个重大手术,伤筋动骨是在所难免的。

  “听说你有事找我?”电话那头袁绎的语气不冷不淡的,仿佛在对一个无关紧要的客户说话。

  凌晓捏着手机下意识地坐直起身,交叠的腿也放了下来,盯着精致茶盘上的紫砂茶宠,说:“是的,你这两天有空吗?”

  袁绎嗯了一声,说:“离个婚的时间还是有的。”

  凌晓咬了咬牙,轻轻吸口气,说:“那就好,就明天吧。”

  电话那边的男人并没有马上接话,沉默了几秒,才用低沉的嗓音问:“你确定吗?一旦做出决定,就没有反悔的机会。”

  凌晓轻笑,说:“那你可要抓紧点,机会难得,拖太久说不定我真的反悔了。”

  “行,你等着。”袁绎撂下这句话后就把电话挂了。

  凌晓听着电话里的忙音,一时间觉得心里有些空落落的,不过这种复杂的情绪最终只化作一声无声的叹息。

  想来她离婚的提议确实刺激到了袁绎,原本十天半个月不出现的人,第二天中午便出现在家门口。

  彼时高露正送服装过来,给凌晓做了几款造型,虽然凌晓在电话里要求要换个妩媚性感的风格,但高露也没有完全照做,只是衣服的款式确实比以往鲜艳亮丽许多,在一些小细节的处理上,也会有点不经意的小性感。

  “我也不知道你突然发什么疯,这些都是我认为适合你的。”高露不解地问她,“怎么不继续走贵妇路线了?”

  凌晓看着镜子里一身火红的装扮,心想自己确实还没穿过这么艳的裙子,听到高露的话,她透过镜子冲她笑了笑,说:“因为我很快就不是贵妇了。”

  高露一边整理她的裙摆,一边皱眉问:“什么意思?”

  凌晓笑而不答,踩着高跟鞋转了一圈,回头吩咐道:“这次服装的费用不从刘姨那走了,我给你。”

  高露抬头看向她明艳甜美的脸庞,隐约察觉到了什么,但她最终没过问太多,毕竟是客户的私事。

  正好这时刘姨上来通报,说先生回来了,高露便趁机告辞。

  当刘姨看到凌晓的新造型后,不禁皱起眉头,神情明显是不悦的。

  换做以前,凌晓是挺怕刘姨皱眉嫌弃她的模样,可今非昔比,刘姨反应越大,凌晓心里却越畅快,嘴角都忍不住挂起笑意,穿着一身新做的行头,从容地将高露送出门。

  走到门外就和刚回来的袁绎打了照面,他手里拎着个文件袋,很是随意地晃着。

  这是年轻了五岁的袁绎,正好三十,比起五年后的他,少了一份深沉,多了几分清骏,肩宽腿长,西装革履,成熟稳重又风度翩翩。除去惠城首富这个头衔,袁绎的颜也是很能打的,如果进娱乐圈,那绝对是当红偶像巨星。

  说起来,凌晓当初就是被他帅气的模样迷到的,才会对他一见钟情。

  袁绎正准备上台阶,抬眼就迎上凌晓的目光,在看清她一身紧身裙后,眸光一敛,眼神越发冷峻。

  一旁高露已经察觉到他们之间的暗流涌动,吓得后背发凉,硬着头皮跟袁绎问好后,忙小跑着离开了。

  袁绎一步步踏上台阶,走到凌晓面前,上上下下打量着她,盯了老半天才开口说:“怎么,这就迫不及待了??”

  凌晓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抬眼看他道:“什么迫不及待?”

  袁绎冷哼,扭头往屋里走,边走边说:“穿成这样,是迫不及待想红杏出墙吧。”

  凌晓:……

  想了想,她抬脚跟上前去,说:“差不多吧,所以赶紧把婚离了才是正事。”

  袁绎率先走进客厅,将手里的文件袋“啪”的一声扔到茶几上,自己坐到单人沙发上,翘着腿看凌晓,说:“时间还早,这离婚协议你可以慢慢看,别过后才说我坑你。”

  这语气和神态,是把她当成谈判对手了?

  凌晓走过去,从文件袋里抽出离婚协议书,迅速地阅览一遍,又从茶几下的抽屉里拿出笔,毫不犹豫地签上自己名字。

  袁绎没想到她签得这么干脆果断,半点也不带犹豫的,一时间竟有些傻眼,“那些条款你都看仔细了吗?”

  凌晓站起身,将笔和协议书往他面前推了推,说:“没必要,既然签过婚前协议,那离婚就简单多了,何况你这离婚协议里还说要给我一套房子和一笔钱,我明显是赚了。”

  当初结婚时,凌晓为了证明自己纯粹是爱他这个人,所以主动提出签婚前协议,承诺若有一天离婚,她将不会拿袁绎一分一毫,如今又是给房给钱的,她的确是赚了。

  见袁绎没有动,她又说道:“到你签了。”

  袁绎坐直起身,伸手去拿笔,却不着急签,而是捏在手上把玩,问凌晓:“为什么想离婚?”

  凌晓看他一眼,又移开视线去看协议书,冷笑说:“这不是你一直想做的事吗?我只是成全你而已。”

  袁绎哼笑道:“你倒是挺了解我。”

  “可惜你却一点也不了解我。”凌晓说。

  袁绎捏笔的手指多用了几分力道,指尖有些微泛白,只见他扯过协议书,弯腰低头,刷刷几笔就留下龙飞凤舞的签名。

  也不知是出于什么缘故,他签完字,顺势地将笔重重摔回茶几上,用力过猛,使得笔在桌面上蹦了蹦,随即掉到地上去了。

  凌晓看一眼那支笔,又看向两份生效的离婚协议,弯腰拿起期中一份,说:“还得麻烦你找个时间跟我去一趟民政局,领到离婚证才算完事,我今天会把东西都搬走。”

  说完话,她没再看袁绎,转身准备离开客厅。刚走到楼梯前,却被袁绎叫住,她原地站住,并没有回头。

  没等到她转回身,袁绎语气不快地说:“凌欢离婚回国了,你知道吗?”

  凌晓皱眉,说:“我当然知道,这不,还大方地给她腾地方了,说不定下次见面,我还得称她一声袁太太。”

  袁绎:……

  凌晓说完,也不等袁绎做何反应,头也不回地上楼去了。

  等到了午饭时间,凌晓被叫下楼吃饭,才发现袁绎已经离开了。

  坐在空荡荡的餐桌前,凌晓觉得有些讽刺,袁绎居然好意思说她迫不及待想红杏出墙,真正迫不及待的人,明显是他才对。

  吃完午饭,凌晓上楼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截止到今天,她在袁家住了两年,但东西意外的多,让她一个人收,指不定要到猴年马月,于是又下楼找来几个女工跟她一起整理,速度才明显快了许多。

  刘姨也有上来帮忙,但不怎么跟凌晓讲话,有时看她欲言又止,最终却什么也没说,凌晓怀疑她其实是来监工的,生怕她顺手带走袁家几件古董宝贝。

  下午的时候,谭薇薇找上门来,拎着一箱樱桃,还有凌晓爱吃的奶茶和蛋糕。

  她是来探望病患的,却被凌晓整理东西的现场吓到。

  “这是做什么?辞旧迎新?”谭薇薇将奶茶递给她,顺嘴问她。

  凌晓接过奶茶一口气喝掉三分之一,才满足地回答道:“刚离个婚,现在整理东西准备搬家。”

  “原来是要搬家。”谭薇薇了然地点点头,随即猛地瞪大眼睛,“等等。你离婚了?!!”

  高分贝的尖叫声把屋里其他人吓一跳,凌晓连忙伸手捂住她的嘴,连拽带拖地将她拉到隔壁的空房间。

  “我离婚你激动啥?”凌晓说。

  “不是,我记得前不久才听你信誓旦旦说喜欢他,怎么突然说离就离?袁绎逼你的?”

  凌晓摇摇头,说:“我主动提的。”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一点也没听你提起过?”谭薇薇追问。

  “昨天提的,今天签的离婚协议。”

  谭薇薇有些难以置信地说:“你居然这么果断。”

  凌晓勾了勾嘴角,笑容有些苦涩,其实她一点也不果断,要不是这次车祸阴差阳错把她送回来,她估计还会在婚姻的绝经里苦苦挣扎,不舍得松手。

  凌晓走到落地窗前,俯瞰庭院里的景色,说:“不果断又能怎样,死乞白赖地赖着他吗?人生挺短的,说不定哪天就没了,很多东西根本强求不来的。”

  谭薇薇跟着走到她身边,说:“你结婚的情形我还印象深刻,没想到这么快就……当时你举办那么盛大隆重的婚礼,所有人都羡慕得要死,特别是我们那班同学,要是让她们知道你离婚,指不定……”后面的话谭薇薇并没有说完。

  倒是凌晓顺着她的话说:“指不定要怎么笑话我呢。”

  谭薇薇叹口气,“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离都离了,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凌晓摇头:“我想工作,应该会做回老本行吧。”

  谭薇薇忽然一拍手,激动地说:“巧了,我刚刚接下一个舞蹈比赛当嘉宾,要不你也来参加吧!”

  “你让我参加舞蹈比赛?我都24了,去比赛合适吗??”凌晓自嘲地说。

  “这有什么,你之前虽然演过戏,但嫁给袁绎后,就没怎么出现在公众眼前,没人脉没资源,你怎么做回老本行,还是参加选秀实在。”

  凌晓发现,谭薇薇讲的居然很有道理。

  最后谭薇薇说道:“这样吧,你慢慢考虑,我先去给你要个名额。”

  凌晓:……

  都要名额了,她还用得着考虑吗?

  

10697 3651513 MjAyMC8wMy8xMC8jIyMxMDY5Nw== http://m.clewx.com/book/202003/10/10697_36515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