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001章

书名:离婚后我成了热搜女王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雪默 更新时间:2020-03-10 11:54:25

  凌晓是在一阵浅淡的消毒水味中醒来的,睁眼的瞬间,明亮的光让她皱起眉头,等眼睛适应后,她视线游移,发现这是一间装修温馨的单人病房。

  她呆愣片刻,然后抬手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头,等彻底清醒后,才想起自己刚遭遇了一场不小的车祸。她酒后开车撞上安全岛,脑袋像一颗弹力球似的,狠狠砸向窗户又弹回去,最后两眼一抹黑,昏死得很彻底。

  现在看来,车祸并没有想象中严重,后遗症也只是有点头疼而已。

  凌晓躺在床上,盯着带点浅粉色的天花板,心想,比车祸更严重的,应该是她即将要去面对的现实问题。

  凌欢找她摊牌了,网上传得沸沸扬扬的关于凌欢和袁绎的各种八卦,凌欢都大包大揽地承认,甚至还透露更多不为凌晓所知的消息。

  前一晚去酒吧买醉之前,凌晓艰难地发现,自己和袁绎的婚姻真的走到了绝境。绝境里荒芜枯竭,她战战兢兢地苦守最后一丝希望,可凶残的猎鹰早在头顶盘旋,虎视眈眈,等待她力竭倒下那一刻。

  一想到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凌晓无奈地叹气,真希望自己能长睡不醒。

  床头柜上的手机好像真怕她长睡似的,突然欢快地响起,凌晓扭头看一眼,随即皱起眉,眼神里多了一丝疑惑。

  来电是舞蹈学院的学姐兼好友谭薇薇,凌晓伸手拿起手机点了接通。

  手机还没拿到耳边,就听谭薇薇在那头扯着嗓子叫道:“凌晓晓,我听说你出车祸了,老天,严不严重?你现在在哪?我过来看你!!”

  这个女人依旧是人前温柔人后咋乎,听到她熟悉的声音,凌晓脸上泛起一丝浅淡的笑意,说:“不严重,等你从米国飞回来,我都出院了。”

  谭薇薇沉默两秒,随后又尖叫道:“还说不严重,你都撞傻了!我最近一次出国是半个月前去了趟欧洲,什么时候去过米国?!”

  凌晓:……

  谭薇薇不是一年前跟男朋友去米国定居吗?怎么这会却说没去米国?

  心中的疑团像掺了发酵粉般渐渐膨胀,顾不上还在通话中,凌晓划开屏幕看了一眼日历——2015年7月1日。

  凌晓在心中默念几遍日期,脸色渐渐发白。

  难怪她刚才看到手机会觉得怪异,这分明是几年前的老机型,当然,要是放在2015年,它确实是最新机型。

  “晓晓?凌晓晓,你有在听吗?你确定你现在是清醒的吗?不行不行,我下午忙完事就过去找你!”谭薇薇还在电话里唠叨,拿着手机的凌晓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了。

  稀里糊涂挂掉电话,凌晓又在手机里翻翻找找,最后无比震惊地确认了一个事实,一场车祸,居然把她送回到五年前的夏天!

  凌晓脑子有点发懵,过了一会,才隐约想起来,五年前她确实也出过一次小车祸,并不严重,但还是听从医生的建议住院观察。

  感觉很恍惚,这到底是真实的,或只是一场梦?

  然而,一直到第二天出院,这场梦居然还没醒。

  坐在袁家派来的豪华轿车里,听着司机唠唠叨叨讲述这两天管家刘姨给她煲汤有多辛苦,凌晓觉得很真实又很荒缪。

  她这算什么呢?重活一次吗?

  五年的时间,接近两千个日夜,都白过了?

  想到这里,凌晓突然噗的一声,笑出了声。

  司机正在感慨刘姨的善心,听到她这突兀的笑声,忍不住在后视镜里瞄她一眼,大概觉得她不识好歹。

  凌晓不以为然,扭头看向车窗外,突然发现,五年前的街景,比印象中更美好一些。

  回到五年前,这个时间点挺微妙的,凌晓在脑海里翻找着这一年的记忆。

  这是她跟袁绎结婚的第二个年头,也是他们的婚姻出现拐点的一年,因为她姐凌欢离婚回国了。

  她和袁绎的婚姻经营得并不成功,她觉得自己选择了爱情,可袁绎只是选择了替身而已,他最想娶的人,其实是凌欢。

  结婚时,凌晓才刚大学毕业,还太年轻,明知袁绎喜欢的人不是自己,还是固执地认为,只要嫁给他,她的爱情就有希望。

  最后,她用了七年的时间和生命的代价,证明自己最开始的想法错得有多离谱。

  结婚的第二个年头,袁绎曾几次暗示过她想离婚,但凌晓不愿意,她总是心存侥幸,认为只要用心经营,他们两人一定能得到幸福。

  袁绎对她的想法不屑一顾,但他到底也没有使用强硬的手段逼迫她离婚,也许在他看来,娶不到凌欢后,跟哪个女人过日子都没差别。

  之后的五年,便是同床异梦,聚少离多的日子。

  凌欢离婚回国后,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圈里人都在盛传她背后肯定有大佬撑腰,凌欢的态度也很暧昧,更像是在默认,再后来,关于袁绎和凌欢的流言蜚语,就渐渐多起来。

  直到凌晓出车祸前,凌欢找她摊了牌……

  轿车在宽敞的庭院里缓缓停下,凌晓收回视线的同时,也收回了那些沉重的回忆。

  打开车门下车的一瞬间,她想:管它做梦还是重生,不好的东西,就该果断扔掉,不管是感情还是人。

  袁家的宅子很大,华贵庄重之中又透着一股高傲的冷漠,就如同一座巨大的冰山,凌晓在这住了七年,最终还是没能将它暖化。

  不止房子冷,人也一样冷,那个在司机口中,辛苦为她煲汤的心善管家刘姨,这会正站在最高的一级台阶上,一脸高贵冷漠地俯瞰着她。

  “太太,别怪我说话不中听,袁家高门大户,从没出过酒后闹事这样的丑事,相信这次意外事件,能让你从中学到些什么才是。”

  刘姨不仅人冷,说话的声音也是冷冰冰的,听起来并不美妙。

  凌晓视线与她相对,一步步走上台阶,以前她还挺怕这个妇人的,自视资历够老,处处管教着她,而凌晓也总要想办法讨好她。

  如今换一种心态再看对方,也不过是一个老人而已。

  “确实有些感触。”凌晓走到刘姨面前站定,以自己的身高优势,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一副轻松的口吻说道:“我要见袁绎。”

  刘姨抬了下眉头,目光下垂,平静地说:“先生日理万机,太太没什么要紧事就别去打扰他了。”

  凌晓盯着老人脸上两道刀刻般的法令纹,脑子里浮现的却是容嬷嬷的脸。

  之前她在乎的东西太多,顾忌的人与事就多,如今死过一回,心境不同,也就变得无所畏惧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凌晓说:“就想跟他约个时间,把婚离了。”

  凌晓轻飘飘地丢给刘姨一个王炸,然后轻快地越过她进屋了,留下呆傻的刘姨与拾级而上的司机面面相觑。

  凌晓在袁家大宅住了7个年头,时间虽不短,但大宅的格局和样貌却从未改变,或许是因为里面古董太多,大家都不敢去动它。

  走进屋子,凌晓也不着急回房,而是走到会客前厅的沙发前坐下,好整以暇地等待刘姨过来追问。

  果然,几分钟后,刘姨匆匆跟进来,脸色阴沉地对凌晓:“太太,这种玩笑可不能乱开。”

  凌晓翘起腿,手肘撑在沙发扶手上,托着腮抬眼看她,“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是在开玩笑。”

  刘姨脸上有一瞬间的茫然,问:“不是开玩笑?那为什么突然要离婚?”

  凌晓轻笑,说:“我跟袁绎离婚,需要向你解释吗?你要是没空通知他,我自己来好了。”

  刘姨这才发现自己确实无权过问太多,于是抿着唇拉下脸转身走了,应该是去跟袁绎通风报信了。

  凌晓悄悄呼出口气,举目四望,这屋子既让她觉得很熟悉,又非常陌生,她在这里住了7年,终究没能成为它真正的女主人。

  这样也好,与其厚着脸皮赖下去,还不如潇洒地离开,这或许就是命运让她重回到五年前的用意吧。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凌晓低头看一眼,是高露打来的。高露是知名造型师,有自己的工作室,凌晓和袁绎结婚后的所有造型都是由她做的。

  高露声音甜美地对她说:“晓晓,你之前让我定的一批高定服装到了,你哪天有空,我给你送过去。”

  凌晓抿了抿唇,说:“我今明两天都有空,你过来吧,不过那些衣服我不要了,换个风格吧。”

  高露疑惑地问:“换个风格?你一向不是都喜欢保守贵妇范的吗?”

  凌晓冷笑,心想那是刘姨要求的,鬼才喜欢保守贵妇范,“我现在不喜欢了,换掉吧。”

  高露拿她没办法,说:“行,你出钱你是大爷,你说了算,想换个什么风格啊?”

  凌晓低头思考几秒,眼睛眨了眨,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意,说:“就要妩媚性感的吧。”

  既然是新生活,那就要适当做些改变才对。

  高露沉默几秒钟,又小心翼翼地问:“不是,晓晓你是不是去哪撞到邪了?”

  凌晓噗哧一笑,“你就当我是吧。”

  高露:……

  两人就服装风格又聊了几句,凌晓才挂断电话,手机还热乎着,就又有电话打进来,凌晓扫一眼屏幕,捏着手机的手不自觉地加重力道。

  来电显示是:袁绎。
  

10697 3651287 MjAyMC8wMy8xMC8jIyMxMDY5Nw== http://m.clewx.com/book/202003/10/10697_36512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