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话有点酸

书名: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春溪笛晓 更新时间:2020-03-26 23:21:37

  
  秋水书院占地很大,连片的山岭和屋宇都被它纳入其中,抬眼望去,入目便是延绵多里、壮美堂皇的建筑群。

  焦和玉跟着长霄走到秋水书院大门前,只见前头立着块巨石,上面写着“有教无类”四个大字,笔锋遒劲有力。

  这一带行人渐稀,长霄松开了焦和玉的手,还定定地看向元离,弄得元离也不得不松了手。

  焦和玉倒没非要牵着他们,牵了一路他也有点腻了。他走到那块巨石底下前仰望片刻,忍不住感慨:“都说字如其人,写这四个字的人必然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别的不说,到了床上一定很带劲,还特别持——”焦和玉还没说完,嘴巴已经被长霄捂住了。

  长霄捂嘴的动作仿佛把焦和玉圈在怀里,焦和玉对此适应良好,乖乖闭了嘴不说,还特别乖巧地窝在长霄怀里。

  在元离和凌秋霜看起来,这一幕就有点碍眼了。

  元离早看出焦和玉和长霄之间的亲密,如今看他们真抱在一起,心里又变得酸酸的。

  元离知道这种想法很不应该,因为焦和玉从来没对他承诺过什么,他甚至还曾经对焦和玉失约,焦和玉要和谁在一起都是他自己的事。

  可是人根本没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的,他就是很在意,为什么不是迟霄叔叔也不是魔尊,反而是一个他从未见过的人,对方看起来虽然有点修为,但明显十分普通,相貌也不算特别出众。

  为什么才过了那么几天,焦和玉就喜欢上他、还叫他哥哥呢?

  元离忍不住上前说:“小玉,我们进去吧。”

  “我真的可以进去吗?”焦和玉眨巴一下眼,看向秋水书院的大门,“他们不会把我轰出来吧?”

  元离说道:“不会的,秋水书院的老师和学生里也有魔修,只要不是滥杀无辜的魔修,在这里都可以和平相处的。”

  “这样啊。”焦和玉见元离一脸认真,便没问“要是我滥杀无辜呢”这种残忍的话。

  世上已经没多少这么天真的家伙了,还是让他继续当个可可爱爱的傻白甜吧。

  焦和玉四人在门人处报了姓名,门人多看了焦和玉与长霄几眼,在元离说出“我们是一起的”之后平静地放他们入内,看起来并没有为焦和玉是个魔修这件事惊讶。

  焦和玉没想到小小的杏城之内还有个这么特别的书院,书院的建立者应该是个理想主义者,想创建一个不分仙魔的世外杏源。

  焦和玉对打碎别人理想这件事挺感兴趣,边跟着其他人一起往前走边思索着有没有办法这个汇聚着魔修与各种道修、剑修的秋水书院搅黄了。

  没一会儿,他们被领到了老院长处。

  凌秋霜毕恭毕敬地上前给把他父亲的信呈给老院长。

  老院长长得慈眉善目,没急着拆信,而是招呼他们坐下。他先询问凌秋霜两人玄冥宗最近如何,寒暄完了才转向长霄和焦和玉,笑呵呵地说:“两位来秋水书院所为何事?”

  元离赶紧又重复了一遍:“小玉他们是和我一起的。”

  焦和玉看了眼长霄。

  长霄掏出纸笔刷刷刷地写下自己的来意,递给了老院长。

  老院长看到长霄的字,眉头一跳,没让其他人看到那张纸上写了什么,只默不作声地收了起来。他温煦地望着焦和玉两人,说道:“来了便是有缘,两位也在我们书院小住几日吧。”

  见过老院长,焦和玉一行人又被杂役领去住的地方。

  他们是同一批来的,所以被安排在同一个院子里。秋水书院很大,他们暂住的院子也很大,看起来幽静雅致。

  凌秋霜在外是女孩子,单独住在东厢房,焦和玉三人则分别在西厢房挑了个房子入住。最终焦和玉住中间,长霄、元离分住两边,瞧着还挺和谐。

  四人都是修行之人,没那么多讲究,东西也全都在乾坤戒里,挑完房又结伴去适应一下这个新环境。

  焦和玉顶着张天真稚气的脸,到了吃饭的地方都分外受优待,还不时有人上来搭讪问他是不是新生。

  到了这种时候,焦和玉倒是不怕什么人多会走散了,饶有兴致地和那些秋水书院的老生们聊了起来,好从他们口里套点话。

  长霄目光一直落在焦和玉身上,想阻止他和别人深聊,又找不着适合的理由,只能眼睁睁看着焦和玉左右逢源地和人东拉西扯。

  凌秋霜因为长相的缘故,一向只在师弟元离温柔可亲(他自认为),对外头的人则是冷若冰霜,免得还得应对苍蝇一样扑上来的追求者。他冷眼看着焦和玉在那和人套话,心里觉得这个魔族真是来者不拒,什么人他都能聊起来——说不准回头还会把人勾上/床!

  焦和玉可不知道他们的想法,到了新地方、开始新生活,对他来说还挺有意思的。

  本来以为只有一个长霄可以逗,现在不仅多了元离和凌秋霜送上门,还有这么多秋水书院的学生可以玩耍,焦和玉自然如鱼入海,自在得不得了。

  不过一顿饭的功夫,焦和玉已经和几位“老生”交换了传音诀,准备回头有什么热闹可以凑的时候相互通知一下。

  四人一起往回走的时候,元离忍不住问:“小玉,你和他们都在说什么啊?”

  焦和玉说道:“没说什么啊,就是叫他们有什么新鲜好玩的事可以叫上我。”他和元离分享起自己打听来的消息,“听说他们明天有两位琴修要斗琴,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看?”

  凌秋霜听不下去了,开口说道:“我们和你不一样,我们来这里是有正事要做的,你别用这些事分师弟的心。”

  “这样吗?那算了。”焦和玉惋惜地说道,“你们看起来都有正经事要忙,我到时只能自己去看了。”

  “你转眼间就认识那么多人,别说得真自己一个人去似的。”凌秋霜冷笑戳破他装可怜的谎言。

  焦和玉微微地笑着,眼角余光扫向想说话又不敢说的元离。他悠然说道:“凌姐姐这话听着怎么酸酸的,你莫不是喜欢上我了吧?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一直都这么受欢迎。”

  凌秋霜想揍焦和玉一顿。

  可惜元离在旁边,凌秋霜只能把怒气憋了回去。

  入夜之后四人各归各房,说是要回去各自修炼,至于回到房间后都做些什么,别人就不得而知了。

  长霄回房之后紧闭门窗,在四周下了结界,整个人无声无息地从房内消失了。

  长霄又去见了老院长一面,与老院长提及寻书之事。

  老院长认识迟霄仙君的字,知晓长霄乃是迟霄仙君的分/身,自是不会阻拦的,还亲自领长霄去藏书阁。

  长霄谢过老院长,很快消失在书海之中。

  相比之下,元离就比较老实了,他自知天赋不高,起步点比别人低,凌秋霜让他回房练功他便乖乖开始练功。

  全心全意沉浸在修炼之中的元离压根没发现焦和玉在房里捣鼓了一会,悄然打开房门溜达到东厢房去了。

  凌秋霜还想着要不要再一次夜探焦和玉房间,就听有人在自己屋外敲窗。

  他眉头一动,轻轻一挥袖,那窗便从里面打开了。

  夜半敲窗的焦和玉跃入屋内,又把窗关严了,吸着鼻子嗅了嗅,又嗅见了那股子好闻的冷香。

  他好奇地看着凌秋霜,觉得这个第一美人身世必然也不简单。

  焦和玉笑吟吟地掏出个熏香用的香炉,说道:“你有没有发现你身上有时候会有股很特别的香味?”

  凌秋霜冷着脸看向他。

  焦和玉慢悠悠地点上了熏香,说道:“我跟你说,我这香点上以后沾衣不散,可以维持好几个月的,接下来可以帮你遮掩一下。要不然以后霄叔叔闻到你身上的香味,你的麻烦可就大了,霄叔叔可是个嫉恶如仇的人。”不等凌秋霜反应,焦和玉就凑到他近前浅笑起来,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缓声邀请道:“作为回报,我们明天甩开那两个呆子一起去听琴好不好?”

  

10682 3656566 MjAyMC8wMy8wNS8jIyMxMDY4Mg== http://m.clewx.com/book/202003/05/10682_36565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