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118 章

书名:为了拯救世界我带地球跑了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王辰予弈 更新时间:2020-06-30 19:54:15

  作为一个歪果仁, 威尔科特斯觉得自己短时间内怕是很难搞懂这些来自于东方的神奇流派了,只能是遗憾的暂时把这个话题搁置下来,转而问道:“现在怎么办?”

  景其臻脸上闪过一个有些微妙的表情, 然后平静道:“友好交流吧!”

  躲在病房里的几个人,显然也能听到外面楼道里的声音。

  甚至于,在景其臻他们旁若无人的互相说话的时候,里面那几个人也据此作出了不同的反应。

  “他们在做什么?”有个人趴在了门口, 景其臻甚至听到了他贴在门上时门板微微晃动了一下的声音。

  “想把我们骗出去, 那些狡诈的鬼怪……”声音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恨意和恐惧。
还有一个可能是已经精神濒临崩溃、开始有些绝望了人, 还在纠结景其臻他们是怎么出来的问题,颤声道:“那些鬼怪又进化了,他们居然能越过一楼上来了……”

  景其臻还真就没立刻搭话,而是认真的把里面那几个人纠结的问题给听完了。

  地球好奇道:“小景,你想什么呢?”

  就连这颗球都意识到了,躲在病房里的那几个人, 可能是被困住院楼的时间久了,精神状态都有点紧绷,他们显然惧怕阿飘, 并且,除了躲藏和用以驱邪的鸡血之外,毫无其他办法。

  景其臻:“我在想,阿飘明明会飘,如果要找他们,为什么不从二楼的窗户这里直接飘上来, 而非要从一地血的一楼走楼梯上来。”

  地球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 深沉道:“可能,这就是你们人类的偏见吧!”

  景其臻:“……”好有道理的废话。

  和地球嘀咕了两句之后, 景其臻直接走上前去,敲了敲门,“嗨,里面的朋友们――”

  回应他的是一串同时响起的惊恐尖叫声:“啊啊啊啊啊――”

  景其臻和自己身后的同伴们都被吓了一跳。

  所有人:“……”

  王飞舟愣是被刚刚突然的尖叫声给吓精神了,忍不住道:“这么大反应的吗?”

  老肖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客观的评价道:“你要是觉得自己家有鬼敲门,可能反应比这个还大。”

  王飞舟:“……”这个设想,可以的,他认了。

  正站在门口的景其臻突然跳起来往后躲开了两步。

  其他人赫然看到,一摊血迹,从靠近地面的门缝里泼了出来,还带着浓重的血腥味。

  地球沉思:“这画面似曾相识。”

  景其臻:“……我泼的是冰糖雪梨饮料,不过都一样的难清扫倒是真的。”

  方奶奶站在病房门的侧面蹲下身来,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这摊血迹颜色有些暗,根据里面那几个人之前的对话,推测道:“应该是鸡血吧?”

  说着,方奶奶又拿出了密封盒,准备采集新样本了。

  虽然他学的采集血样肯定不是从地板上捡的,但是,依旧比较会弄这个的王飞舟立刻上去帮忙。

  泼完鸡血后,病房里面有人带着哭腔问道:“那些鬼被吓走了吗?”

  另一个人心里也有些没底,“再看看。”

  景其臻主动回答道:“没有,那什么,我想和你们说――”

  “啊啊啊啊啊啊!”

  又是一片进二连三的惨叫,直接打断了景其臻的话语。

  想和病房里面的人交流一下,却三番两次都这样被强行打断,景其臻也着实有点无奈了。

  即使他很能理解里面那几个人的心情,任是谁遇到鬼,第一反应肯定是把对方往死里打或者自己往死里跑,停下来好好说话的绝对是少数。

  轻轻舒了口气,景其臻干脆上前,用比里面几个惊恐尖叫的人更大的声音,“咚咚咚”的把门锤得震天响。

  果然,在噪音的巅峰对决之下,里面的惨叫声戛然而止。

  景其臻这才冷静的说道:“我们是刚刚从医院里逃出来的普通人类,有实体、有体温的那种,不是医院里的那些鬼怪。”

  其他人:“……”又到了景其臻信口开河糊弄鬼的环节了。

  里面的人暂停了尖叫后,却并没有其它反应。

  景其臻主动摘掉了护目镜、口罩,也解开了身上的手术服,露出了自己属于人类的面孔和双手。

  奈何病房门上并没有猫眼一类的东西,隔着门板,景其臻就算愿意让他们看,对方也看不到。

  想了想,景其臻又转向了鹿凌熙,“拍立得?”

  鹿凌熙顿时了然,“给你拍个照?”

  景其臻点点头,“嗯,我把照片给它们塞进去,总能证明自己了吧!”

  病房里面的人直到这时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外面的……好像能听到我们说话。”

  赶在他们再一次惊恐尖叫之前,景其臻先一步威胁道:“你们要是再喊叫把别的鬼怪引过来,我就直接踹门,大家一起同归于尽好了!”

  里面的人连忙摇头道:“别别别……你、你们真的是人吗?”

  这时候,鹿凌熙已经动作麻利的用拍立得给景其臻拍了张照片,取景就是一地鸡血的门边上。
当那张小照片从拍立得里出来之后,鹿凌熙主动上前,把照片从门缝里塞了进去,“喏,你们自己看!”

  里面有人伸手接过去了。

  片刻后,那扇紧闭的门被悄悄打开了一个缝。

  景其臻等人都站在门边的一侧,至于正对着门口的方向,则是全副武装的鹿凌熙。

  ――并且,鹿凌熙的手里还拿着枪、枪口也一直指着刚刚发出声音的那扇门。

  平心而论,打开一扇危险的门,看到外面是好几个鬼怪或者一支黑洞洞枪口,景其臻自己都不确定,哪个画面更加令人惊恐一些。

  不过显然,对于病房里面这些由于恐惧鬼怪而心理状态已经濒临失控的人来说,人类的枪口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心理阴影,恰恰相反,他们似乎从鹿凌熙的举动中,敏锐的觉察出了景其臻等一行人的戒备和不安,并且,对他们产生了来自于同类的亲切之情。

  “是活人,真的是活人!”门里面的一个大男人直面鹿凌熙的枪口,却无比惊喜的叫道。

  显然,对他们来说,使用武器的人类,要比那些切切实实的阿飘,要值得信赖多了。

  没想到自己会遇到这种情况的鹿凌熙:“……”

  很快,那扇病房门被大开,刚刚还在瑟缩的几个人,目光迅速扫过景其臻等人身上来自于医院的手术服,顿时面露了然之色,同情道:“你们也是从那个医院里逃出来的?居然还穿着那些鬼的衣服。”

  金桂娟:“这样它们认不出来。”

  景其臻一行有男有女,再加上冷汗直冒的老肖以及明显白了头发的方奶奶,还有个一口四川火锅味儿普通话的歪果仁,随性得很,乍一看就不像是有组织有纪律的整编队伍。

  不得不说,这种看上去就一点也不正规的团队,轻易的就赢得了里面那些人的信任。

  刚刚还在崩溃尖叫的几个人起码看着都是壮年,对景其臻一行很难不心生同情,摇摇头叹气道:“居然这么蒙混过了那些鬼,真有你们的,快进来吧!”

  景其臻等人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这几个人的样子,目前看来,里面这几似乎都是普通人,还是身上的肌肉都不怎么结实的真正普通人。

  鹿凌熙和景其臻、威尔科特斯交换了一个眼神,如果没有特殊情况的话,自己这方才是人多势众的那个,便都没说什么,从善如流的跟着进去了。

  双方在病床上对着坐下来之后,景其臻直接编造了一个半真半假的由来。

  景其臻:“我们莫名其妙的醒过来,就发现,自己置身在这家医院里。我本来想找个医生护士问问情况,结果,出门却看到,楼道里全都是鬼怪,我当时被吓坏了,完全不敢出声,还好看到身边其他人,大家便凑到一起了。”
顺着景其臻定下的思路,大家顿时都成了刚认识的陌生人。

  唯一当真符合这个人设的王飞舟迟疑着说道:“我以为我应该是这里的实习生,但是,那些鬼怪我全都不认识,原来带我的医生、见过的领导都不见了……”

  十分入戏的曼曼和司嘉阳则是一直握着对方的手,始终保持着恋人的默契,也主动的讲述了他们胡乱编造的故事。

  末了,曼曼还打了个寒颤,心有余悸的说道:“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那些鬼似乎还维持着医院的运行,它们仿佛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是鬼一样,好可怕!”

  曼曼的话语,瞬间和原本病房里的那几个人形成了共鸣。

  “对,那些鬼完全不知道它们成了鬼一样!它们都疯了!”

  另一个人也连连点头,眼神疲惫而迷茫,声音也带着苦涩,“时间久了,要不是又遇到你们,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活人,我们都要以为,是自己疯了……”

  景其臻眼神里带着安慰,口中则是一直在附和着这几个人,有意道:“那些鬼怪似乎一直在那栋楼里盘旋。”

  一人回答道:“它们之前也来这边盘旋,后来,我们撒了鸡血驱邪,它们就不敢过来了。”

  景其臻一行全都十分配合的露出了大松一口气的表情,“那太好了。”

  鹿凌熙背对着这些人,朝着景其臻比划了一个用钥匙开锁的动作。

  景其臻几不可见的微微颔首,表示自己知道了。

  ――病房楼正门的那把锁,明显只能从外面把里面锁住。

  如果刚刚的这些描述都是真的,那么,那么锁又是怎么回事?除非,这些被困者自己锁了门,也和景其臻他们一样,跳窗户进来。

  然而这些怀疑,景其臻等人并未提及丝毫,大家一起认真的扮演着凭借伪装幸运的从满是鬼怪的医院逃生的幸存者这一身份,脸上满是迷茫不安的神色。

  接下来,这些躲藏在病房里的人,给景其臻他们讲述了一个符合他们目前境遇、却和阿飘医生护士那边截然相反的故事。

  “医院里的人都已经死了,但是,他们却全都变成了鬼怪。没有人的时候,那些鬼怪仿佛还维持着生前的样子,一直在医院里徘徊,但是,一旦出现人类,它们就会疯狂的追逐、捕捉……曾经和我们一起的活人,都已经死了,只剩下我们这几个幸存者。”

  “所有人都已经死了,死后都不得安宁。”

  “……我们、我们真的还能活下去吗?”

  幸存者语气里的崩溃和绝望根本掩饰不了,直到另一人有些激动的说道:“还好你们出现了,我们才知道,原来还有其它幸存者……”

  和小伙伴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儿之后,景其臻冷不防的开口问道:“医院外面怎么样了,没人报警吗?”

10678 3686388 MjAyMC8wMy8wMy8jIyMxMDY3OA== http://m.clewx.com/book/202003/03/10678_36863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