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53 很狂

书名:蒋先生的小娇妻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东木禾 更新时间:2020-03-26 23:36:37

  秦蝶衣自然不是什么黑到大佬,而是一朵美的张扬且野性的红玫瑰,四月的天,她穿着黑色的打底裙,外面随性的披着件外套,长发微卷,行走间美腿晃动着万种风情,只是也不及那张美艳逼人的脸所挟裹而来的杀伤力。

  她五官美的太有攻击性,对男人而言无疑是致命的,但对女人来说,多半都会对她产生敌意和防备,且,她还毫不掩饰的把野心和性感写在了脸上,仿佛只要她看中了谁,谁就能成为她的俘虏,除非她不屑要。

  所以,狂热迷恋她的粉丝多半是男性,少数喜欢她的女粉则是被她帅气洒脱的女王魅力征服,幻想能像她那样的随心所欲。

  只是怎么可能呢?不是谁都有个林氏老总当干爹为自己保驾护航的。

  叶桃夭看了两眼,就淡然的收回视线,她对长的美的女性从来不会有敌意,只是有些感慨,为什么人家能如此自如的享受美貌所带来的风光,而她却只有困扰、烦恼、并避之不及呢?

  倒是秦蝶衣在看见她的时候,微楞了下,似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容貌如此之盛的人,尽管叶桃夭戴了口罩,可仅凭一双桃花眼,就能猜到口罩下遮掩的是何等美颜了,然而,紧接着,她又皱起眉头,在进入预约好的诊室前,颇有深意的看了叶桃夭一眼。

  叶桃夭有些不明所以,那眼神是什么意思?直到不久后,她成为女性公敌的时候,她才恍然大悟,原来秦蝶衣把她当成竞争者了,为了跟蒋朕在医院’偶遇‘,还煞费苦心的弄了个医生的造型,可谓是很有心计了。

  这会儿她不知道啊,所以想了片刻,也就抛掷脑后,继续回办公室里翻看病例了,谁知,走廊上安静了没一会儿后,再次传来尖叫声。

  难道秦蝶衣走了?

  听声音又不像,叶桃夭本不想理会,却架不住外面动静实在太大,扰的她根本学不进去,于是烦躁的又开门出去,想着找赵明诚反应一下,这样的环境还怎么给其他病人看诊呢?

  一出去,就碰上之前的那个小护士,不等她开口,便兴奋的道,“知道这回又是谁来了吗?苏清欢啊,竟然是苏清欢,没想到她本人长得比网上还要好看,完全对得起国民初恋的封号,实在是太清纯了,声音也好甜,……”

  苏清欢又是谁?

  叶桃夭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孤陋寡闻了,这时,就见一道清新如雨后新竹的身影进入了她的视线,令人感到眼前一亮。

  五官并不算多精致,至少远不及之前的秦蝶衣,不过清秀柔和也是另一种韵味的美,而且肤白胜雪,嫩的跟剥了壳的鸡蛋一样,加之一双眼水润润的,看人的时候目光澄澈温柔,粉嘟嘟的唇总是轻微上扬,说是初恋脸,倒也不夸张。

  这是一种很轻易就能招人喜欢的容貌,看现在受欢迎的程度就知道了。

  “谢谢,谢谢大家……”苏清欢一个劲的道谢,清甜的声音里还有一丝娇憨的歉意,“我只是来帮教授拿药,请大家安静些好么?不要扰了医院的秩序,若影响到其他病人看诊就是我的罪过了。”

  “哇,清欢的声音好甜……”

  “清欢太善良了!”

  “还好有礼貌……”

  叶桃夭听着这一声声脑残的赞叹,也是无语了,她不想恶意的去揣测谁,但她若是个网红,出门一定做好遮掩,当然若为了出名可以适度的曝光,可在医院这样的地方引起这种骚动真的合适吗?

  正琢磨着,手机响了,她接起来还没开口,就听那头陆漫漫问道,“夭夭,你今天在病房还是门诊上啊?”

  “门诊上,怎么了?”叶桃夭关上门,挡去一部分喧闹。

  “哈哈哈,那你现在一定很郁闷吧?”陆漫漫幸灾乐祸的笑着,“网上可都传遍了,秦蝶衣去了医院,还是挂的神经内科的号,就她那人气,你们科室的走廊上得挤满了吧?出动了多少保安维持秩序呀?”

  叶桃夭扯了下唇角,“人家自带保镖清道。”

  “嗯,符合她的女王人设。”陆漫漫话题一转,又道,“听说苏清欢叶去了,你见到了吗?那张初恋脸不是修图修出来的吧?”

  叶桃夭揉揉眉头,“应该不是。”

  “喔,那倒是有几分竞争力。”

  叶桃夭越听越不对劲,问道,“什么意思?”

  陆漫漫神秘兮兮的道,“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为什么那俩人都到你们神经内科去了?”

  “不是来看病?”

  “嗤,哪有这么巧?再说,就算俩人真的生病,也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去医院啊,被人拍到谁知道记者会写些什么出来?”

  “这么说,她们来是另有玄机?”

  “当然啦……”陆漫漫提醒道,“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是你第一天上班的纪念日,也是蒋先生的生日宴啊!”

  “然后呢?”叶桃夭隐约猜到了什么。

  果然……

  “今下午,蒋家那位老夫人会去医院看病,预约的正是你们神经内科,蒋先生会陪着一起去,懂了吧?”

  “等到宴会上见不是更好?”在医院制造‘偶遇’也太假了点,而且也没什么情调啊,叶桃夭搞不懂这种套路。

  陆漫漫给她解开疑惑,“唉,如果能在宴会上见到谁还愿意费这些心思啊?还不是蒋先生放出风声,说他根本不会参加什么生日宴,那都是蒋乐夫人一厢情愿办的,与他无关,你说,有这么涮人的吗?”

  叶桃夭点评了一句,“他胆子很大。”

  “谁说不是呢?要知道,能收到请柬的家族非富即贵,他放了这么多人鸽子,那就是落了那些家族的面子,敢得罪这么多的豪门权贵,整个帝都,也就一个蒋先生了。”换做旁人,便是再不愿,也得虚情假意的去招待一番,“不过,这也不是他胆子大。”

  “嗯?”

  “知道蒋先生的名字吧?”

  “不清楚。”

  “蒋朕,月关朕,听了后什么感受?”

  “……很狂。”

  “嘿嘿,是狂,但狂的却不叫人讨厌,谁叫蒋先生有狂的资本呢。”

  “你是他的脑残粉?”

  “错,是妈妈粉,我对他没有任何垂涎占有的觎望,我就是操心他将来会找个什么样的媳妇儿,特别特别的好奇什么样的女人才能被他看得上,所以啊,夭夭,你一定要帮我盯着点呀,看看追去医院的那些姹紫嫣红们谁能入了蒋先生的眼,拜托拜托啊……”

  “……”

  她再闲也不去干这无聊的事儿!

  但世上很多事情,往往都会违背自己的意愿。

10669 3656571 MjAyMC8wMi8yOS8jIyMxMDY2OQ== http://m.clewx.com/book/202002/29/10669_36565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