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和影帝的吻戏

书名:影帝的贵妃小娇妻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浣若君 更新时间:2020-03-26 11:44:31

        《大河》剧组正在演员进组的阶段。
  
  李薇要换角色的新闻传开之后, 最能引起大家关注的,就是女一号最终会由谁来演了。
  
  “李薇就是想不开,三十岁的人了, 放不下偶像架子。”编剧香雪气的拍着剧本说。
  
  导演张峰其实想整个儿换掉李薇, 太过分了, 什么角色, 也不看自己适不适合,想挑就挑?
  
  这种演员, 惯出来的脾气!
  
  但是,想一想他又把气吞下去了。
  
  毕竟年代戏很难过审, 就为了秦四爷能保驾护航,让这部戏过审,就牺牲一个角色保平安吧!
  
  至于女一号, 导演紧急叫了两个备选女一号来剧组试戏不说, 剧本也是立刻就发给陈锦然了。
  
  陈锦然早起的习惯一直保持的很好, 早晨起来先开窗练习瑜伽,但因为她行动轻便, 从来没有吵醒过魏紫。
  
  魏紫还是给她摇醒的。
  
  而陈锦然之所以摇醒魏紫,是因为, 导演给她的戏实在太刁钻了一点。
  
  “吻戏?而且还是分手吻?这听起来怎么那么……”魏紫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形容:“哪里有试戏试吻戏的,再说了,何斯年不是不拍吻戏?”
  
  “为什么?”陈锦然问。
  
  拍吻戏, 牺牲的是女演员啊, 何斯年有什么不愿意的?
  
  更何况,她没看剧本的时候, 还以为他是故意想让她难堪呢!
  
  “不知道,但是据说何斯年是感情戏苦手, 章怡原来不是说过,何斯年一拍感情戏整个人都是木的?”魏紫说。
  
  陈锦然看过何斯年几部戏,发现确实感情戏不多,好吧,术业有专攻,人家大男主戏拍的很好,这就可以了。
  
  相比于陈锦然的自律,魏紫才是真正的神仙逍遥,躺床上,先刷手机。
  
  “哇,秦轩发微博了,点赞转发刷话题,给我爱豆造流量啦,么么!”一看秦轩发了微博,魏紫立刻就精神了。

  但是,突然魏紫坐了起来:“陈锦然,你快看,秦轩这是不是在内涵你?”
  
  陈锦然接过手机,这是秦轩的微博,他只发了一把香菜,配文:一会儿要不要吃这个?
  
  下面当然是粉丝的狂欢:
  
  【难道我轩要拍吻戏?】
  
  【不接受,除非女番拍完就原地爆炸!】
  
  【嗷嗷,想看我轩吻戏,对女番完全不感兴趣!】
  
  陈锦然说:“你太敏感了吧,我试戏,秦轩有什么好内涵我的?”
  
  “大概是我多想了,但是秦轩没有塑造过逗比形象,他发这个,肯定有他的意思,说不定一会就会删掉!”魏紫简直就跟算命的似的,刚说完,秦轩就把微博给删掉了。
  
  魏紫突然回头:“陈锦然,我轩对你旧情难忘!我好嫉妒!”
  
  她夸张的大叫,逗的陈锦然笑死了。
  
  何斯年晨跑回来,正好碰上秦轩和胡元翔从顶楼的健身房下来,俩人在楼道里相遇了。
  
  流量跟实力派当然有区别,而且胡元翔又特别会做人,上前就打招呼:“何总好!”
  
  “好!”何斯年淡淡的说。
  
  “听说下午何总试戏,我们还没学习过您的现场,是公开的,还是私下的?”秦轩突然插了一句。
  
  下午何斯年和陈锦然搭戏试戏,想争取女一番,这个主演圈都知道,不过,秦轩问这个,就有点意思了。
  
  果然,胡元翔低声问他:“你问这个干嘛?”
  
  “想学习,不行吗?”秦轩痞兮兮的笑着。
  
  事实上,演艺圈是一个,靠钱糊名气,数据教做人的地方,真正有多少粉丝,又有多少影响力,在表面的一片繁华下面,估计只有明星自己知道。
  
  而秦轩也确实很努力,他非常擅长学习,不论在拍戏,还是做人方面,情商非常高。
  
  但要现场看陈锦然和何斯年的吻戏,是不是真的想学习,就没人知道了。
  
  而且,秦轩估计何斯年不会答应,因为据说何斯年自己在感情戏方面很差,拍的时候都会要求清场。
  
  “公开的,来吧!”何斯年说完,开门进房间了。
  
  微微带着汗的影帝,身材,面貌都无可挑剔,关键人家还演技过硬。
  
  秦轩暗捏了捏手指,对胡元翔说:“找个人在大群里透一下消息,下午,尽可能多的,让大家都看看陈锦然的吻戏……不对,本能吧!”
  
  小婊.子,她的吻技简直稀巴烂,还拍吻戏?
  
  本来不过一场试戏,因为胡元翔和秦轩的推波助澜,在整个剧组都传开了。
  
  正好这时候大家还在读剧本,等戏开,几乎所有的演员都在翻剧本,找剧中那场吻戏。
  
  然后,听说是在片场的棚内试戏,也几乎所有的演员,全早早儿的就汇集到了片场大棚外面等着。
  
  导演组和编剧组,以及秦四爷来的时候,都被吓了一大跳,彼此面面相觑:最近演员们都不浮躁,这么爱学习了?
  
  魏紫也被这么多的人吓了一大跳,悄悄问陈锦然:“见这么多的人,你怕不怕?”
  
  今天是带妆试戏,陈锦然正在化妆,闭着眼睛说:“不怕,就是觉得心里难受!”
  
  “难道不是激动?要我,早激动死了!”魏紫捏着小拳头,差点变成嘤嘤怪了!
  
  陈锦然确实心里难受,但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剧中的角色。
  
  剧中女一番秦月,和男一番宋刚青梅竹马,从大学就在一起,毕业后结婚,住在冰冷黑暗的地下室里,秦月还因为煤烟中毒差点给熏死,两人一起经商,赚钱又赔钱,秦月还经历了好几次流产,虽然后来有钱了,但是她变的唠叨而又神经,跟宋刚之间的感情也没有原来那么好了。
  
  宋刚却因为事业成功,越来越优秀了。
  
  在宋刚一次出门应酬的时候,被一个女人设计发生了关系,骄傲的秦月当时选择跟他离婚,而宋刚坚持自己是无辜的,并且,觉得秦月已经变的,不再是他曾经爱的那个女人了。
  
  于是两人谈分手,谈离婚,这场吻戏,正发生在两人分手的时候。
  
  妆化出来,不止魏紫惊呆了,就是陈锦然,也认不出自己了。
  
  烫发,红唇,裸色连衣裙,深深的黑眼圈,淡淡的鱼尾纹,她看起来,就是一个从八十年代走出来的,中年女人。
  
  当然,等她一进场,看到何斯年,也惊呆了。
  
  他穿着白衬衣,头发全梳到了后面,眉头微皱,坐在桌前,两只手握在一起放在桌上,抬起头,眼睛里所表露出来的,已经是一个中年男人的无奈和愤怒!
  
  围观群众一直都很躁动,很多人在交头接耳,拍照声不停的响着,导演喊了几次安静都没用,但是陈锦然一张嘴,全场就瞬间安静了。
  
  “我们离婚吧!”只是很简短的一句话,却仿佛用完了全身的力气,但是,又说的特别轻巧,有种解脱感。
  
  “我要说多少次,我是被人设计,陷害的,秦月,你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肯相信,我爱的人依然是你?”何斯年的台词功底就在于,一出口,情绪就全带出来了。
  
  他生气的是,彼此走过最艰难岁月的妻子不信任自己。
  
  “你怎么就不明白,这跟爱没关系!”陈锦然歇斯底里!
  
  “陪伴?好啊,我已经把公司安排好了,我用一个月的时间陪你,这总够了吧?秦月,你不要生气,也不要胡闹了,等会,我接个电话!”
  
  “对,你陪着我,然后不停的打电话,安排工作,哪怕出去旅游,不论到了哪里,卖票的是我,开车是我,你只有电话,不停的电话?”
  
  “那你要我怎么样,关了公司,我们一起住回地下室?秦月,你要的是花钱月下,要的是阳春白雪,而我,满身铜臭,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配不上你了!”何斯年怒声说。
  
  “所以离婚吧,你没发现吗?我们又吵回原来的话题了?”
  
  “对,你抱怨我不体贴,不陪你,抱怨我这样那样,可你从来没想过,你现在住的房子,穿的衣服,用的钱,所拥有的社会地位都是从哪里来的!”何斯年甩着手说。
  
  顿了顿,他游离的眼神从陈锦然身上扫过:“你抱怨我不爱你的时候可曾想过,这样的你,还值得我爱吗?”
  
  这场分手戏后,秦月将会开启自己新的人生,宋刚也将和苏玉谱写另一段爱情。
  
  接下来,就是陈锦然的重头戏了,她深吸一口气:“你认为我不值得爱?你何曾想过,我自己每每看着镜中的自己,也觉得自己不值得自己去爱?公司当初是我一手创立的,是我身体不好才由你接管的,是,财富在你手中翻了番,但你以为那是因为你的聪明才智?不是,是时代的浪潮把你推上了巅峰,你觉得我庸俗了,不值得爱了,但是,你何曾想过,我曾经那么年轻,那么可爱,就是跟着你,才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
  
  宋刚的眼里没了怜悯,只剩下恐惧了,因为他最近的日常就是听她哭诉,听她讲自己,讲离婚,然后哄她,和好,再因为一丁点芝麻大下的事情,俩人再度吵起来,没完没了!

  她越逼越近,眼睛里还是那种不可理喻的疯狂:“厌倦了吗?疲惫了吗?心里还在想,不就摆个小摊儿,要不是我,你用远也做不大一个企业吗?现在说这些全是老生常谈吗?”
  
  说着,她突然垫脚,深深吻上何斯年的唇:“我就是要和你离婚,净身出户,但我总有一天会在商场上站在你的对面,从骨子里扒去你对我的鄙视!”
  
  这个吻,何斯年一败涂地!

10652 3656403 MjAyMC8wMi8yMS8jIyMxMDY1Mg== http://m.clewx.com/book/202002/21/10652_36564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