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惩罚

书名:穿成男配那万能小姐姐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香酥栗 更新时间:2020-03-26 12:54:40

  宿白的声音很低沉, 不过每个字都带着几分沉重。

  曲小西冷笑一声,说:“这敢情儿好。”

  她随手捡起一个土块子,直接塞进了这心怀不轨的家伙嘴里, 防止了他的尖叫, 她起身,说:“您能帮我把他拖到那边胡同吗?”

  曲小西到底是在这边住了一年多了, 对地形儿还是熟悉的。眼看已经有些人往这边张望, 她索性说:“我们把他拖到一个人少的地方。”

  宿白倒是听话, 他直接拽住这人的衣领, 拖着就走。

  这个人叫柳二, 是柳阿婆的儿子, 明明五大三粗的大汉,此时却被宿白拖着,此时却如同一只瘟鸡,脚跟儿拖地,呜呜咽咽的发出细碎的声音。

  曲小西冷笑:“既然你落在我的手里,我一定会好好的招待你一下!不过你也别急,你娘一定会来陪你的!”

  她轻声细语, 说:“白家还好吧?都死光了没?曲家的钱, 没有那么好花吧?”

  她看向了柳二,柳二还在呜咽挣扎, 但是却不是宿白的对手,他眼中透着几分慌张不安, 要说真的怕到了极致,那是没有的。虽然曲小姐看来很凶悍, 但是到底是个女人,他倒是不相信女人能够凶到哪里去。

  “呜呜呜。”

  这个时候街上并不是没有人, 也有路过的人,看见宿白拖着这样一个柳二。

  只不过,虽然张望,但是却没有多管闲事儿。谁敢多管闲事儿,又不是疯了的。宿白把人拽到一个僻静的小巷深处。这里是个死胡同。院墙那边就是一家赌坊,时常有些还不清赌债的,被人拽到这边揍。

  曲小西虽然对这边熟悉,但是却没有宿白那么了然,他将人一路拽到这边,说:“前边就是赌坊,这边死个把人,不会有人放在心里,没人查的。”

  曲小西含笑说:“谢谢你。”

  宿白:“我本来就欠你一个大人情。”

  当初,是她救了小宝,这对沈淮来说是一个大人情,对他来说也是。他死去的姐姐,就这么一个孩子。如果有事,他也会觉得愧对姐姐。

  他以前一直没有多说什么,那是因为说什么没有用。说的再多,也不如真正的做点什么。

  既然现在有这样一个报恩的机会,他自然是不会放过。

  “你要怎么样?”

  曲小西手里还拿着刀子,她看着面前的人,攥紧了刀柄,突然间就刺向了这人的腿。

  柳二发出唔哝的尖叫声,他嘴里的土块子把嘴巴堵得严严实实。刺痛感让她发出难听的声音。柳二做梦也没有想到,曲小姐真的敢下手,而且,没有一点迟疑。

  曲小西一刀刺下去,冷笑一声,说:“你还记得你骂我哥哥是傻子吗?”

  她一把拔出了刀子,毫不犹豫的又刺下了一刀:“你还记得你故意推到我哥哥,踩他的腿吗?”

  他们三兄妹寄人篱下,如果说受委屈最多的,就是小东了。因为小东“不正常”,好像很多时候都是这样,只要有一点点的不正常,更多人就想要歧视他欺负他。特别是在那样的环境里。即便是小西和小北格外的照顾哥哥,有些事情却又不可避免的。

  曲小西接连两刀,毫不犹豫,而且手起刀落,一点都不含糊与拖泥带水。

  她冷冷的,说:“现在你说,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她看向了柳二,柳二他爹是府里的管家,他娘是的太太身边最得意的管家婆子。而他自己也是跟在大少爷身边贴身小厮,这日子可比其他人好上一百倍。

  吃香喝辣,都是有的。

  许多风月场所,也是去的。

  这么些年,身子早就被掏空了不少。

  他没有吃过很多苦,身子又虚,被这样一番折腾,只觉得整个人都要死了。

  再看曲小西,只觉得这就是一个女鬼,青面獠牙会吃人那种女鬼,他呜呜着泪流满面,整个人都歇斯底里。

  曲小西一个耳光又甩了过去,他口中的土块子吐出来一块,曲小西:“你给我安静点。”

  柳二原本觉得抓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不过都是小事,但是却没想到落到这个下场,他整个人都十分的狼狈,低声:“我我我……”

  他的声音很不清楚,眼看曲小西蹙眉,又吐了几口土块子,这下子终于清楚了不少,不过他倒是也不敢嚎出来。

  曲小西:“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是这么找到我的?”

  她若有似无的笑了一下,说:“你给我好好说,如若让我发现你有一点撒谎,我可就不客气了。你该知道,我说得到,做得到!”

  柳二:“是是是小半月前,我爹卖菜的时候看见一个人影特别像你,我娘说你从白家走的时候拿走了白老太太的首饰。所以,我们就在附近转悠想要找到你!我们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你。我今天偶然看到你,就想着赶紧将你擒住。结果、结果……”

  曲小西盯着他的眼睛,说:“你们全家都来到这里了?”

  柳二:“嗯,我们一家五口一起来的。”

  柳阿婆他们老两口有三个孩子,大儿二儿还有一个闺女。

  上梁不正下梁歪,这在他们家十分正确,这一家子,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曲小西冷笑一声,说:“你们怎么从白家出来了?白老爷死了,白家就容不下你们了?”

  柳二吃惊的看向了曲小西,震惊的看着她,说:“你、你怎么知道!!!”

  这天南海北,她怎么会知道白老爷死了。

  曲小西攥着满是血的刀柄拍了拍柳二的脸,说:“我来问你,不是让你问我!”

  柳二闻到刺鼻的血腥味,觉得腿更疼了。

  “你们怎么从白家离开的?”

  柳二:“白家败了,都没人了!那些被攥着卖身契的丫鬟婆子小厮什么的,都被卖掉了。我们在府里活儿越发的多起来。于是我们就逃了,跑到了乡下。后来听说白老爷死了。我们这才回城。”

  说到这里,他不自然了一下。

  曲小西极为善于察言观色,立刻提刀:“我看你也不是很老实……”

  “我说,我说我说!”

  他觉得自己的腿都要废了,如若再来一刀,怕是小命儿休矣。

  “我、我们家在城里遇到了独自一人逃出来的太太,我娘做主,就将太太绑了。”

  曲小西挑眉,长长的哦了一声。

  说起来,别看曲氏对她这个外甥女儿和哥哥弟弟这两个外甥不怎么样,但是对柳阿婆倒是可以的,给了他权利,在府里作威作福管事儿。没想到最后却被她反目咬了一口。

  可见这才是真正的中山狼。

  “你们把她怎么样了?”曲小西的声音轻飘飘。

  柳二眼神又迟疑了一下,紧跟着:“啊!!!别别别,我说!”

  他说:“我们把她卖去了胡同里。”

  曲小西一愣,难得的吃惊了一下,不过很快的,表情就恢复了正常:“奉天?还是上海?”

  柳二:“都不是,是兴城那边,我们不敢把她卖到奉天,怕人认出来不要,也怕惹上麻烦。我们也不敢带她走的太远,夜长梦多的,怕她跑了。我娘说,她最是奸诈不过,自己的外甥外甥女儿都能坑骗,更不要说我们。在加上,当时我大哥……”

  他抿抿嘴,说:“我大哥与她睡觉之后多少有些意思,竟然动了想要与她过日子的心。所以我娘气急败坏,唯恐夜长梦多,立刻就将她卖走了。具体卖在哪里,只有我娘一个人知道。”

  曲小西冷笑了一声,这家人,真是龌蹉到了极点。

  不过,柳阿婆还真是一点都没有浪费她卑鄙无耻小人的本性啊。

  可虽然如此,对于曲氏这个姑姑,曲小西是没有一分怜悯之情的。她不管落得什么下场,都是咎由自取。现在被自己相信的人害了,更是活该。

  曲小西:“那白家其他人呢?”

  柳二:“少爷还有小姐他们,都被姑奶奶带走了。白家都败了,什么钱都没有了。他们就剩下个空旷的庭院,能败到几时?姑奶奶愿意收留他们,他们自然也就跟着走了。”

  曲小西若有似无的笑了笑,她是晓得的,这个姑奶奶可不是一般人。白家这几个去了她身边,她一定是得到的比付出的更多。若不然,赔本的买卖,她是不会做的。

  “那你们现在住在哪里?”
柳二不敢言语。

  曲小西笑:“你不说,怎么把你总回家呢?难不成,你真的想死在这里?若是你不想活……”

  “什锦巷,我们现在在什锦巷租赁了一个小房子。”

  什锦巷是有名的贫民窟,那边的人都是这个城市的最底层。柳二他们从外地而来,选择哪里落脚也不奇怪,毕竟,那边是十分便宜的。

  “我看这么多年,你爹娘在白家也捞了不少的好处,不说金山银山,若说是家财万贯,差不多也该是有的。我想,他们应该是愿意赎你回去的吧?”

  曲小西声音轻柔几分:“我跟你不一样,你们没安好心,我倒是愿意放人一马的。”

  “没有的,我们没有贪很多钱,白老爷和太太都是铁公鸡,一分钱都看的十分的仔细,这是万万没有的。”

  曲小西呵呵冷笑:“那你的意思是你家没有钱赎你?那你就在这里等死好了。”

  她起身,都是也不下手多做什么,只说要走。

  柳二:“救救我,救救我啊!”
他叫了两声,察觉四周果然十分的安静,不,若说是十足的安静,也不是的,不远处还是可以听见呼呼喝喝的声音。听声音真的是赌场。

  他结巴:“我家里人肯定愿意,肯定是愿意的。”

  曲小西盯着他看,说:“你如果耍花招,我就不客气!”

  “不敢不敢!真的不敢。”

  柳二此时十分虚弱,完全不敢触怒曲小西。

  突然间,曲小西状似不经意的问:“你们一家来都上海,是怎么生活?”

  “我娘……”只开了个头,他突然就顿住话茬儿。

  曲小西手里的刀子又摆弄起来:“我看你不是很想说的样子啊……”

  她的语调拉的长长的:“反正我总是会找到你们家的,但是你现在的情况,可就不好说了哦。”

  她的视线在他的伤腿上停留了一下。

  柳二立刻说:“我说,我说还不行吗?我娘和我妹妹专门骗一些落单的女孩子,以弱势骗回家,然后绑了卖到那些红房子。”

  红房子,也算是很简单了,挂着红灯笼的房子,不说也是晓得的,这就是做一些那种生意的地方。

  曲小西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她生平最恨就是拐子,不管是拐女子,还是孩子,都是十分没有底线的畜生。曲小西冷漠的看着面前的柳二,说:“你娘还真是会做生意!”

  不用想也知道,她如若落到这家人的手里,左右也是逃不过这样的命运的。

  “我娘,我娘也是卖了太太。才、才察觉这门生意的利润。”

  曲小西嗤笑一声,说:“看来你们这生意倒是做的不错。做了多少个了。”

  柳二怕死极了,倒是实话实说:“六七个,我们一共也才干了五六个。也不是那么好骗的。”

  曲小西:“那你们到上海多久?”

  “不足两个月吧。”

  不足两个月,就已经做了这么多次,曲小西气的手都颤抖。

  可是眼看这人,竟是一副遗憾有不知足的样子。甚至还用上了“才”,这字眼儿真是让曲小西愤怒极了。她原是想着,使一点钱,找人揍他们一顿,天天折腾他们。让他们多遭些罪,把他们撵出上海,便就是可以了。

  虽然他们原本是有过节,但是她倒是没想着要人家性命的。

  但是现在,曲小西冷不丁就明白,有些人的恶是旁人想不到的。你觉得他们在白家老宅的时候欺负人就算是恶吗?不,那是他们还不需要做更加丧心病狂的事情。就能获得好的日子。

  而等他们没有那样的环境了,他们立刻就会做得更过分,只要给他们开一扇窗,他们立刻就能凿出一扇门。

  如今不就是吗?

  而这样的人,你要指望他们能悔改,几十年来的习惯,哪里改的了?

  这样的人不死,那么不定多少善良的小姑娘就上当受骗最后落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曲小西脸色苍白的不像话,好半天,突然说:“宿老师,我有几句话想单独跟你说一下。”

  宿白看着曲小西的脸色,点点头,二人扔下了柳二,走远了十几米,宿白看她,问:“怎么了?”

  曲小西抿抿嘴,抬头说:“如果我想要他们一家永远消失。”

  宿白诧异的看向了曲小西,他一直都觉得面前的小姑娘虽然是精明的,但是本质上却是个善良的,但是今日倒是有些刮目相看,不管是他下手快准狠,还是现在说出这个话,都不太像是他印象里的她。

  可是也就是短暂的一秒钟,宿白就明白,她是真的很生气了。

  那样歹毒的一家人,确实不该有什么体面的下场。

  “你想怎么做?”

  曲小西:“我不知道,巡捕房靠不靠得住,如果靠得住,我愿意花钱,让他们在牢里蹲一辈子。如果靠不住,那么我就希望,可以用自己的方法解决他们。总归,只要拿得出钱,就能有人愿意办事儿吧!”

  作为一个接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来说,不管多坏的人,她第一时间都没想着让这个人死。

  多少,还是想到了巡捕房。

  可是,曲小西是真的不知道巡护房靠不靠得住。毕竟,当初蓝小姐可就没落个什么好。

  宿白看着曲小西严肃又愤怒的小脸儿,不知道为什么,心反而柔软了不少,他说:“如果你信得过我,我来帮你处理。”

  曲小西诧异的看向了宿白,她其实是没有底儿,身边也没个能商量的人,才会跟宿白说,想要因此而获得一点点坚定的信念。但凡是换一个环境,宿白不在身边,只有她自己,她会选择询问的对象,也许是蓝小姐,也许是黎经纪。

  可是不会是宿白。

  但是宿白现在很冷静的说:“我愿意帮忙。”

  曲小西摇头:“不用了,我可以花钱……”

  “我知道你可以,你也可以找黎经纪介绍一些三教九流。收拾他们,肯定绰绰有余。但是,既然我碰上了,我就想要帮你!”宿白认真:“不是因为我们是邻居,而是因为当初你救了小宝,我欠了你一个人情。我很想还上的。”

  曲小西:“可是当初你答应帮我处理沈先生的事情,已经还清了。”

  宿白摇头:“就算我不帮你,以你的能力和小宝对你们家的依赖,你也完全可以扭转乾坤。你自己能做到的,我强行要帮忙?这又哪里能算是还清了呢?”

  宿白继续说:“当然,这一次,你也可以自己做到。但是你来肯定是麻烦很多的。倒是不如我来方便。不如就算做,上次顶一半儿,这次顶一半儿。两个半截儿,正好合成整个。今次之后,咱们就两清了。”

  这样严肃的时候,曲小西生生被宿白这样的形容给逗笑了。

  她倒是不知道,宿白这么会说话呢。

  曲小西:“我第一次听你说这么多。”

  宿白深沉的看她一眼,说:“那是因为你没有听我上课,也没有看过我上班。”

  曲小西笑了笑,说:“那……”

  宿白:“我虽然不是多么善良的人,但是也是看不上这样的卑鄙小人的。就当我顺便替天行道了吧?”

  曲小西安静下来,足有几秒钟,她轻轻点头:“那么,麻烦你了!”

  宿白:“不用谢,是我自己不喜欢欠人人情。”

  他垂垂眸,说:“这世上,没有什么比欠人人情更痛苦的事情了。”

  曲小西挑眉,就觉得,这个话十分的别有深意。她看着宿白,宿白却已经恢复正常,他说:“你回家吧。”

  曲小西:“哎?”

  宿白:“我会让你看到结果的。”

  曲小西:“???”

  宿白:“你是不是不知道我多么的厉害?”

  曲小西摇头:“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宿白:“那么你很快就能知道了。”

  他没再言语什么,指了指巷口,示意让曲小西离开。

  曲小西想了想,终于没有强求。怎么说呢?别看她下手利索,但是到底是一个太平盛世长大的人,这样做心里压力还是很大的。其实她不知道宿白是不是看出她心里压力大,才一直坚持要帮她。

  不过曲小西心里都是觉得暖洋洋的。

  虽然,她穿越以来遇到一点点坏人,但是,遇到的好人却更多。

  这么想,她真的超幸运了。

  可是,不是每个人都有她的幸运,像是被柳阿婆骗了的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他们可以把被柳阿婆骗了的人找回来,但是却不能弥补他们心灵上的创伤。也许能做的,只是提醒人们,更加的小心。还有蓝小姐,看似嘻嘻哈哈,但是内心的痛苦却无人能知。

  即便她并不是寻常的丢孩子,这件事却也折磨了她十几年。

  还有那些因为好心相信柳阿婆而被骗了的姑娘们……

  这一次,曲小西想要做点什么。

  即便是小事儿,她也希望自己可以。

  曲小西一直以来,写的都是很轻松欢乐的东西,可这一次,她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笔,提醒别人小心,再小心。打定了主意,曲小西的脚步就更加的快了几分。

  她回来的时候,正好遇到一群人浩浩荡荡的一同回来。

  蓝小姐看到曲小西整个人有点点狼狈,诧异的扬眉,问:“这是怎么了?”

  曲小西腼腆的露出一个笑容,说:“我本来想去买点菜的,不过在路上倒是突然来了灵感。这不,就急匆匆的跑了回来。”

  她也不欲多说,只道:“我这就上楼去忙啦!”

  她正准备走呢,二楼的李先生突然开口:“高小姐是供稿给哪家报社啊?我偶尔也会写一点东西,算起来还跟高小姐是同行呢。”

  曲小西回头,笑着说:“我都是供给大众电影的,我主要是写影评和一些电影明星的报道。至于其他的,倒是不多了。不过,我在优格画报有个美食专栏的。我年纪小,阅历有限,写不来特别有深度的东西,不过倒是擅长这些。”

  曲小西语气很谦虚,带着绵软的笑意。

  庞太太接过话:“哎呀李先生呀,你可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就是时常过来那个黎先生,胖乎乎的很圆润那个,就是电影厂的呀。他每次过来,都是找小高帮忙的。”

  李先生眼神闪了闪,说:“原来高小姐是写影评的,那倒是不能探讨一下了。”

  曲小西含笑:“是呀。”

  她反问道:“不知道李先生一般是投稿给哪家呀?我虽然比较忙,也没有精力往别家供稿。不过倒是有买一些报纸,大抵知晓各家的风格的。”

  李先生虚虚的笑了笑,说:“我投稿的都是一些故事小报,赚点小钱,替补一下家用而已。”

  曲小西含笑:“这样呀。”

  不过却又没有问的更多,反而是说:“那么我先上楼啦。”

  她浅浅的笑,只是一转身,眼神闪了闪,锐利了几分。

  曲小西上了楼,反手关上门,抱胸来到了窗口,整个人站在哪里,沉吟了一下,眸色深了几分。揣测李先生为什么要探听她的笔名。不过有时候马甲多一点就是这样好。

  她的马甲太多,别人就不觉得她又更多的精力开更多的马甲。

  其实,“常欢喜”这个马甲暴露与否都是不要紧的,这对大众故事有影响,但是对她却是没有很大影响的,但是曲小西还是不打算说出来。

  既然大众故事相当的靠谱,她就没有必要另辟下家。

  谁又知道换了一家,会是什么样儿呢。如今她已经不是去年那个刚来沪上,人生地不熟,两眼一抹黑的曲小西了。一些门门道道的,也多少知道一些。

  他可不想,遇到不靠谱的合作方。

  她不想要更多麻烦,就不会主动暴露什么。

  曲小西想到这里,垂首笑了笑。

  胡思乱想了一阵儿,她向窗外看去,就见小东他们都在楼下玩儿,曲小西坐下摊开了纸笔。

  她打算,写点有用的东西。

  这一次,她依旧是打算写故事,只不过,这个故事,她要再启动一个笔名了。

  既然上一个叫常欢喜,这一个就叫多如意。

  常欢喜,多如意。

  听起来多么的吉利呀。

  曲小西构思的故事,虽然她希望警示别人,但是也晓得,单纯的一个故事,平铺直叙,可能都没有人会报道。

  所以,她还是把这个做成一个长篇的小说,以单元剧故事的形式,揭示一个个骗术。

  主角是一个中学毕业的巡捕房新人,他是寻常的一般家庭,家里人口不多,却也是靠着他这份工作糊口的。因此他来到这边三年,没有任何建树,跟着大家慢慢的混成了一个老油条。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而这时,他们这里来了一位新人,这位空降的队长,据说是某个手握兵权的司令员留洋归来的大公子。

  这样的身份,别说是他们的局长,就连是更高层,都要来跪舔的。

  而这位一上任,辖区内立刻就发生了多起少女失踪案,原本,大家是不在意的,随便查查。可是,这位队长却不这么想,他率领众人去见了几位失踪姑娘的家属。燃起了熊熊的怒火,坚定一定要找到凶手。

  主角与其他的同僚为了溜须拍马,跟着队长大人反复调查,不嫌苦不嫌累,终于,取得了重大的进展。一番斗智斗勇,大家终于捣毁了这个团伙。

  曲小西有心的在故事里详细的描述了几个骗术。

  现代人耳熟能详的几个比较常见的形式都在其中,包括,小孩子迷路;老年人需要帮助,还有同龄的少女的主动示好。

  她点出最最重要的一句:如果有人真的需要帮助,那么首先会求助一个强壮的人,而不是,一个软弱的女子。但凡有人这样做,那么你就要想一想,这个人,是不是有图谋。

  不是一杆子打翻一船人,而是,世道乱要自保。

  曲小西原本就是写惯了社会新闻的,这种故事是信手拈来。更是将这几种形式的前期楚楚可怜和得手之后的恶描述的十分具有鲜明对比。

  最后,案子破获,大家虽然是为了拍马屁才尽心尽力,但是却有了不同的感受。

  结尾的时候,队长请诸位同僚去临江饭店吃饭,这顿饭,才算是他的接风。

  主角酒醉的迷糊去厕所吐,却诧异的听到了他们新到任的队长与一个陌生人的对话。

  那位陌生人说:“你明知道,他们只是为了溜须拍马才查案,为什么还对他们十分好。”

  这时队长却坚定的说:“不管动机是什么的,他们做的,是好事。只要做了好事,就是好的。”

  第一章回,就这样突兀的结束了。

  这个故事虽然是一个小巡捕的视角,但是真正的男主角,其实是队长。

  这是曲小西的小心机,这样的主角设定,相当的正面。这不会给她招惹来麻烦,同时,也有利于发表。

  只有可以刊登出来,才会达成她的心愿。

  她希望,这个故事除了警醒大家之外,也多少能够影响看到故事的在其位的人。即便是很少很少,她也希望,多少是有一些用处的。

  也许,一点点故事,是唤不起别人的良知的。

  但是,潜移默化,未尝就一点用处也没有。

  她只是,尽一些绵薄之力。

  曲小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稿子,增增减减,又添加了不少的细节,不仅使剧情更加的流畅,也前后多了很多的伏笔。

  她写完了一切,并没有着急誊写。

  而是撸起了袖子,去厨房淘米。

  不知道,宿白回来没有。

  曲小西淘过米,家里两个男孩子也回来了,两个人都一头汗,早上出门还很体面的衣服也都脏兮兮的汗碌碌的。

  小北赶紧说:“姐姐,我们自己洗衣服。”

  他露出讨好的笑容,生怕曲小西不高兴。

  曲小西倒是没说什么,她说:“没关系,你去看一看宿老师回没回来,如果回来了就请他过来吃晚饭。”

  小北吼了一声,眨巴大眼睛,说:“我们家为什么要请宿老师啊?”

  他个小坏蛋还补充:“宿老师太能吃啦。”

  他可不是真的不想宿老师来,而是小吐槽一下哦。

  曲小西失笑:“你个小家伙儿,让你宿老师知道,可要伤心哦。”

  小北笑眯眯:“才不会!宿老师知道自己很能吃的。”

  他哒哒哒的跑下楼。

  小北动作可快了,没一会儿,就又跑回来:“还没回来。”

  曲小西哦了一声,有点点担心的向窗外看,小北认真:“姐姐,你担心宿老师啊?”

  曲小西:“是呀,不知道他那边,处理的怎么样了。”

  小东和小北都眨眨眼,没说话。

  曲小西笑了笑,说:“今天,我遇见了柳二。”

  小东一秒炸:“那个大坏蛋!”

  他凶凶的:“他怎么会在这里?”

  曲小西吸了一口气,大概将今天的事情讲了讲,随即说:“喏,就是这样。我扎了他两刀。”

  小东:“!!!”

  小北:“姐姐做的对。”

  他恶狠狠的:“那种坏人,死不足惜。”

  曲小西:“是啊。”

  她缓缓说:“希望,宿老师能够搞定。”

  小北认真:“宿老师可以搞定的。我知道的,宿老师很厉害。”

  曲小西:“你又知道?”

  小北:“知道的。”

  曲小西笑了笑,问道:“二楼的那个李先生,我看到他家孩子跟你们一起玩。”

  这个楼里的小孩子不多,满打满算,他们家小东算半个,小北一个,小石头小丫,再就是二楼李先生家的小儿子还有四楼章太太的女儿。十来岁以下的,就这么几个了。

  像是庞太太家的一儿一女,都在读书,十四五岁,早出晚归。挺刻苦的。性格也比较像庞先生,少言寡语的安安静静带着几分害羞。可不像庞太太这么八面玲珑。

  再来几个,年纪更大一点点,也不算是小孩子了。

  所以小孩子也不算多,可就算是不多,也不常一起玩儿。章太太家的女儿养在家里很少出门。而李家的小儿子也管的比较严格,极少和他们一起玩儿。

  今天倒是难得的凑在了一起。

  曲小西:“李家那个小儿子怎么跟你们在一起玩儿?”

  小东摇头,大眼睛很清澈:“不知道,他说要一起玩儿。”

  小北则是精明一些,他立刻说:“他有问我们家的事情,他问我们知不知道你写什么文章。还说我们是小孩子,姐姐一定不会告诉我们的。”

  他哼了一声,说:“我都知道,这叫激将法。”

  曲小西诧异的扬眉,说:“你还知道激将法呀。”

  小北:“姐姐给我讲过啊,我都记得。”

  曲小西这才想到,他们从北平来的路上,她在火车上没事儿,确实给孩子们讲了很多这样乱七八糟的东西,甚至一些包括对白家的针对与计策。

  她说:“你真聪明。”

  小北得意:“嘿嘿,我脑子就是很好的。”

  他骄傲的说:“我才不会中计,不过我骄傲的跟他说,我当然知道姐姐写什么。我去过电影厂的,那些电影明星,我都见过的!那个超级超级有名的陶曼春,还请我们吃过饭呢。”

  曲小西点头:“这样就很好。”

  小北:“我知道他想问什么,我就是不说!”

  他小得意:“嘿嘿。”

  曲小西揉揉他的头,说:“对,不用跟他们说。”

  而是,李家的小儿子跟李先生正在汇报情况呢。

  李先生叹了一口气,说:“那应该不是她了。”

  李太太温柔:“我说啊,你就是想多了,高小姐怎么会是常欢喜。我就说他是给电影厂写文章,你还不相信。偏是还要多打听,现在相信了吧?”

  李先生:“我这不是想着,都是写文章,都是女人。再说,你还在蓝小姐家里看到了常欢喜的全套小说。说不定就准了呢。你晓得吗?我表弟可是应承我了,如果找到常欢喜,给我二十块呢。可真是不少了。”

  李太太:“常欢喜的书迷那么多,蓝小姐原来就很喜欢看的。买一套又有什么奇怪。你想呀,要是好找,他自己就找到了,哪里会让你找?再说,这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你想找常欢喜,她就住在我们楼上。”

  李先生叹息:“你说,她怎么就不是呢!哎!”

  虽然很失落,李先生还是抬眼,说:“不过,再观察观察吧,也许她不想说呢!你平日里多留意一些!多打听打听情况,别是整天的就知道跟着庞太太那女人说小话儿,有个屁用!女人家不想着好好的相夫教子,操持家里,整日的东家长西家短老婆舌,最是没用。”

  李太太被训斥了,小声小气的:“我晓得。”

  李先生扫她一眼,说:“行了,你去做饭吧!”

  李太太:“好的呀。”

  他们二楼是公用的厨房,也亏得那个宿白从来不做饭,只有她和另外一家王太太一起用,要不然,可更紧凑了。

  她推开门出来,一开门,就看到宿白上楼,他还是今天那一身,只是身上有些血迹,头发带着几分凌乱,面容冷峻,眼神幽深。这一看,李太太“呀”了一声,后退一步,吓了一大跳。

  这人生生像是干了什么歹事归来!
她拍着熊,前进后退都是为难。

  宿白扫了李太太一眼,理都不理她,掏出钥匙准备进屋。

  而这时,就听楼上传来清脆的声音:“宿老师,你回来了吗?”

  宿白抬头望向了楼上,看到一截小腿,紧跟着就是曲小西下楼的身影。

  她笑眯眯的说:“我晚上请你吃饭呀!”

  宿白挑眉。

  曲小西双手合十,笑眯眯:“有事相求。”

  宿白点头,衣服也不换,直接就上楼。

  曲小西:“我今天做了好吃的哦……”

  她聒噪起来,与宿白一同走开。

  说来也怪,大抵是曲小西从来不给人一种年纪很大的感觉,所以即便是他们家和宿白走的近一些,旁人也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当。若是换了一般的姑娘,多少都要引人说闲话的。

  但是,曲小西这里,从来没有的。

  也许,是她个人感觉年纪小。

  也许,是她给人感觉并不很女孩子。

  总之,从没有这样的事儿。

  像是此时他们一同并肩走开。

  李太太想的也是:这个样子,哪里像什么常欢喜。真是,胡说!

10648 3656421 MjAyMC8wMi8xNy8jIyMxMDY0OA== http://m.clewx.com/book/202002/17/10648_36564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