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42 除夕

书名:首辅娇娘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偏方方 更新时间:2020-06-07 07:17:45

  冯林的家境也就只比曾经的萧六郎强上一点点,但真算不上太好,这一点,从他平日的吃穿用度就能看出来。

  只不过,在对待萧六郎的事情上,他一直都是无条件的大方。就拿这次的红纸来说,一张几十文,十几张买下来,几乎要半两银子了。

  他平时在书院都是啃咸菜馒头的。

  傍晚时分,天空又纷纷扬扬地落了雪。

  冯林独自一人待在书院。

  他在寝舍看书,一盏油灯不够亮,但他没舍得去点第二盏油灯。

  有寒风自门缝里刮来,吹得他瑟瑟发抖。

  他没烧炭,一是书院不让烧,二也是他舍不得烧。

  这间舍馆一共住了四人,平日里同窗都在,倒还不觉得这般寒冷,而今形单影只的,只觉所有寒风都灌进他一个人的肚子了。

  这是他在异乡过的第一个年。

  他想爹娘,也想家中的姊妹,但他却不能回去。

  远是真的,能省下几两银子的路费也不是假的,当然更重要的还是他要把时间全都拿来念书,一天也不想耽搁。

  他家三代单传,到他这一代也没生出第二个儿子来,家中姐妹为供他念书,一个嫁给了鳏夫做填房,一个许给了年过半百的茶商。

  她们为了他把自己一辈子都搭进去了,他不能不努力,不能不衣锦还乡。

  冲自己的手哈了口热气后,冯林将身上的被子裹紧了些,继续埋头看书。

  咚咚咚!

  忽然,有人叩响了屋门。

  奇怪,这个时辰了,会是谁来找他?

  书院放假了,大家都走了,就连夫子们也都回去过年了,空荡荡的书院仅剩他一人而已。

  “不会是鬼吧……”他成功把自己吓到了,脸一白,裹紧被子道,“你……你是谁?”

  “是我。”

  屋外传来熟悉的少女声音。

  冯林一把掀开被子,穿了鞋走过去拉开屋门,看见被满身风雪的顾娇,心道他还不如见鬼呢!

  这可是男子寝舍!

  她一个女人跑来这里做什么!!!

  “你怎么来了?是不是萧兄出什么事了?”除了这个,冯林也想不到别的原因了,他不等顾娇回答,立马披了件斗篷,对顾娇道,“萧兄人在哪儿?”

  “在家。”顾娇说。

  冯林二话不说地出了屋子。

  看着他火急火燎的背影,顾娇淡定地说道:“没马车哦。”

  大过年的,又碰上风险,牛车马车都没办法雇到。

  冯林想也不想地说道:“没马车难道不会用腿走吗?你赶紧的!”

  顾娇:“哦。”

  走不动的人又不是她。

  事实证明,冯林的体力当真不如顾娇,一路上,顾娇脸不红气不喘的,冯林却是几度差点趴下。

  等好不容易到了顾娇与萧六郎的家时,冯林感觉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推开门,定睛一看,却被里面的场景弄得有些傻眼。

  只见萧六郎坐在堂屋的椅子上,看老太太教顾小顺剪窗花,那气色要多红润有多红润,哪儿半点生病的模样?

  “回来了。”萧六郎冲二人打了招呼。

  “是小冯来了呀,快坐!”老太太也打了招呼。

  顾小顺一贯看冯林不顺眼,然而今天意外的没给冯林白眼。

  冯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愣愣地看向顾娇:“不、不是萧兄他……”

  顾娇摊手:“那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说。”

  冯林:“……”

  从前怎么没发现这女人这么狡猾呀?

  冯林在顾娇与萧六郎这里度过了背井离乡的第一个除夕,由于有他厌恶的顾娇与顾小顺在,本以为会不大自在,结果竟是意外的和谐。

  顾娇按村子里的习俗包了饺子,也按他与萧六郎家乡的习俗做了桂花糖年糕,当家乡的味道涌上舌尖的一霎,他眼泪一下子冲出来了。

  不是感动的,是真的太太太太好吃了!

  啊!

  这个小恶妇不是当地人吗?为毛把糖年糕做得这么香啊?!

  冯林吃得眼泪哗哗的。

  起先的确是好吃得哭了,后面则是勾起了对家乡的思念,他开始惦记家中姐妹以及年迈的爹娘。

  也不知不在家的这一年,他们都过得怎么样。

  顾小顺见他哭得这么惨,破天荒没呛他,还把自己的那份糖年糕也分给了他。

  这无疑是个热闹的除夕,对冯林来说如此,对顾娇几人也是。

  顾娇前世的除夕都是一个人在组织里过的,长大后她不再是组织里的实验品,但也不过是从实验室搬去了另一间屋子,人仍旧只有她一个。

  顾小顺以往都在顾家过年,顾家倒是人多,可谁都不会注意到他,譬如今晚他跑了,他保证没一个人会发现。

  老太太完全不记得从前的年都是怎么过的了,反正这个年她过得挺开心就是了。又亲自贴了对联,又教顾小顺那个憨憨剪了窗花,果然比她剪得还烂,心里登时平衡啦!除此之外,娇娇还破例让她吃了五个蜜饯,平时都只给吃俩。

  萧六郎很平静,他从来不是一个喜怒形于色的人,但顾娇还是能感觉到他身上隐约散发出来的那股怅然。

  比平时更多。

  几人守岁到半夜。

  家里只有三间屋子,不好委屈老太太与人挤,顾娇于是将萧六郎的屋子收拾了出来,让冯林暂住。

  冯林与萧六郎关系再好,也并不知小俩口至今没同过房,他十分爽快地住下了。

  算上客栈的那一晚,这是二人第二次同塌而眠,顾娇的床铺比客栈的宽敞许多,被子也够厚。

  除夕是不熄灯的,桌上的油灯散发着微弱的光亮。

  二人躺在各自的被窝里,萧六郎闭上了眼,顾娇知道他没睡着。

  “这个年过得好吗?”顾娇轻声问。

  不等萧六郎作答,一只纤细的小手伸进他的被窝,抓住了他冰凉而僵硬的手。

  顾娇:“明年会更好。”

  ------题外话------

  潜台词就素:明年还要跟你一起过!!!

10630 3679153 MjAyMC8wMi8wMy8jIyMxMDYzMA== http://m.clewx.com/book/202002/03/10630_36791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