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现在

书名:天地白驹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时间:2020-03-26 11:43:37

  进入十二月, 来自西伯利亚平原的寒流席卷了整个华北,冷空气气势汹汹东来,撞上大兴安岭, 顺着高耸的巨大山脊一路南下。寒冷的巨人扫过内蒙古高原, 裹挟着雪花与冰晶跨过长城,在这中国北方最大的城市外止步,往人类的世界里吹了一口气。
刹那铺天盖地的冰雪精灵簇拥着飞进了城市中,一夜间, 全城雕栏玉砌。
乐遥尚不太适应宛市的冬天,宛市与东京纬度相当, 冬天却要冷得多。他穿着厚厚的毛衣, 戴着手套, 不安地捧着一杯咖啡, 在咖啡厅的暖气中不停出汗,有点不太舒服。
“你可以说了,”乐遥低声道, “这里没有别的人。”
素普朝周围看了眼,仿佛在确认是否有人监听。乐遥的同学张亚伦距离他们很远,在咖啡厅的另一个角落里做习题。
除此之外, 附近就只有他们俩。
乐遥被素普打量得很不舒服,从他出现的那一刻起, 乐遥就有预感,仿佛有什么事不对劲。不,也许是从杜景出现的那一天起,这种诡异的感觉就一直存在着。
数日里, 素普一直在康复场的栅栏外看着他,这人很有耐心, 被保安请走数次后,依旧找到了一个机会。
“我想和你聊聊,我叫素普,”那人说,“关于你的父母,关于那场车祸。”
乐遥沉默片刻,没有拒绝他,约了时间,请求张亚伦带他出来,给他与素普单独说话的机会。
“我知道你不愿意再去想起往事,”素普说,“但这件事对你,甚至对你的整个家族来说,都非常重要。”
“为什么不去找我的哥哥?”乐遥皱眉道,“我们家里是他在当家。”
“我找过了,”素普叹了口气,淡然道,“因为杜景在他身边,于是他拒绝了我。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从小到大的成长过程里,你曾经感觉过有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吗?”
乐遥答道:“我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譬如说,”素普优雅地撩了下头发,散发出香水味,“在某个时刻,发现自己有了看到短暂的未来的能力?或者,时间无缘无故,缺了一天,甚至好几天的情况?”
乐遥没有说话,只眉头深锁,注视素普。
“这和我爸妈的死有什么关系?”乐遥答道。
乐遥与素普的母语都不是中文,交流起来稍有费劲,勉强能听明白对方的意思。
“还是先让你看这个吧,”素普说,“这是我们的机密档案,看完以后,请务必保密。”
换了别人,素普不太相信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孩能保守多大的秘密,但对面坐着的,是在一场车祸里失去双亲的乐遥,经历了巨大的人生转折后,人的心智,都会比同龄人成熟不少。
素普将手机递到乐遥面前,按下了播放,那是一段二十三分钟的视频。
“从羽田机场开始,”素普急促地低声说道,同时看了眼周遭环境,再三确认,“我们调看了全过程里,所有但凡有摄像头的区域。事故酿成后,这个记录只有少数人看过,却都不是全部……”
“我知道。”乐遥的声音发着抖,却带着自然而言的威严,他看过其中的一部分视频,是高速路上,飞驰而过的车,被摄像头拍下来的。
那天他与母亲一起刚从国外度假回来,父亲开车来接,父母在车上还发生了短暂的小争吵,但争吵没有持续很久,两人便陷入了冷战。
在那之前,乐遥已经预感到父母快走到离婚这一步了,只是没想到,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把他们永远地紧紧绑在了一起。
“看见他了么?”素普低声说。
乐遥陷入了漫长的沉默中,视频上,一个身穿黑西服的高瘦男人戴着墨镜,在机场到达集合点处,低头看手机,仿佛在发消息与人联系。
“是他。”乐遥的声音发着抖。
素普点了点头,说:“还有一名同伙在为他租车,可摄像头始终没有拍到这个人……”
乐遥颤声道:“为什么会这样?”
漫长的沉默后,乐遥看完了视频,带着震惊与恐惧,注视素普。
“为什么?”乐遥茫然道,眼里带着泪水,说,“为什么会这样?”
素普收起手机,说:“因为你父亲的家族,曾经与一起重要案件有关。我们还是开门见山一点吧,我保证不会有任何加害你的举动,也不会伤害你的哥哥,以及任何对你而言重要的人……”
“……现在回答我,”素普说,“我在宗卷上看到过,你们这个家族,拥有使用时光逆流粒子,来操纵时间的能力,是真的么?”
乐遥眼眶通红,眼里还带着泪水,不知所措地看着素普。
素普没有再追问下去,乐遥的反应仿佛已证明了一切。
“什么时候开始的?”素普按捺住激动,一手微微发抖,说,“从你几岁起,开始呈现?你感觉你的哥哥,周洛阳也有这个能力么?”
“我不知道,”乐遥忽然道,“我要走了,我不能告诉你!”
乐遥操纵轮椅,努力地想离开,惊慌失措之下,碰翻了咖啡,张亚伦马上抬头,继而起身朝他们快步走来。
素普说:“冷静一点,Miyaki!冷静。我没有恶意!”
素普叫出了乐遥的日文名,乐遥短暂一迟疑,张亚伦却来到桌前,带着怒火,说:“你要做什么?”
素普马上放开拉着乐遥轮椅的两手,示意自己绝无恶意。乐遥此时已完全无法集中注意力。
“走吧。”张亚伦没有问经过。“再等等!”素普说,“这对他来说很重要,再给我们一点时间!”
张亚伦看着乐遥,乐遥脸色苍白,嘴唇不住发抖,喘息。
“没事。”乐遥安慰道,闭上双眼,擦了下眼泪。素普再次说:“从什么时候开始?”
乐遥看了眼张亚伦,点头示意,说:“再给我们十分钟。”
“行。”张亚伦尊重了乐遥的决定,说,“我就在那里。”

  又过了一会儿,乐遥问:“你从什么地方的档案……看见这个的?”
素普答道:“我是杜景的前同事,但当我加入环太平洋探员组织时,他已经离职了。”乐遥没有说话,眉头紧紧地拧着。
素普又说:“如果证实确实存在着时光逆流,你的父亲,也许就不会死,是不是?”
乐遥蓦然抬眼看着素普,被他说中了心事。
“我不知道,”乐遥带着恐惧,说,“我真的不知道……我以为……只是幻觉。”
素普心里已经有底了,认真地问:“从头说起,什么时候开始,在什么情况下?”
乐遥说:“我不知道……我……”最终他下定决心,说:“就在……一个多月前,十月份,十月下旬,哥哥不在家。”
素普得到了一个万万没想到的答案,难以置信道:“最近才发现的?”
乐遥说:“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有看见未来,也没有……回到过去。或者说确实是,回到了过去。我有好几次,被困在了同一天里,有时是中午,有时是午夜。而上周三……也就是你来找我之前的那天,我……经历了四次同一天,每次半夜醒来,都回到了前一天的晚上十二点。”
素普:“……”

  寒风呼啸,使馆外的长街上,梧桐叶已掉光了,也被扫光了,余下两排光秃秃的树。
周洛阳穿着风衣,在店里瑟瑟发抖,烤着一个小暖炉,店里的暖气未检修完,室内气温与冰窟差不多。回到宛市以后,他先是挂失了电话卡,第一时间给乐遥发短信。幸而乐遥那边并不意外,细算起来,从开始追缉KCR的目标,直到离开密室,失去手机的时间尚不超过一周。
周洛阳只告诉他手机在境外被偷了,乐遥便没有再多问。
幸而斯瓦坦洛夫斯基交给他的表还在,当时与行李放在越野车上,没有随身携带上直升飞机。
周洛阳把它取出来后,冻得手指僵硬,不敢在这个时候乱拆。杜景回公司报到了,可以拿到寻人的悬赏,一千万去掉公司的抽成,再去掉税,想来还有不少能补贴生活。
苏富比把他的两个表各拍了十来万,加在一起有三十万的进账,外加杜景的年终奖金,这个年末,周洛阳可以不发愁了,还了钱,寒假说不定还能带乐遥出去度个假。
门上铃铛声响,周洛阳心情很好,说:“欢迎……这就下班了?”
杜景推门进来,穿着风衣,系着围巾,四下看了眼:“怎么这么冷?”
“再过几天就来暖气了,”周洛阳答道,“刚打电话催过,快快快,我要冷死了!”
杜景脱了鞋,到茶榻上坐下,周洛阳马上把手伸进他怀里去。杜景里头只穿一件薄毛衣,外头套着风衣,体温却比周洛阳暖了许多,见状敞开风衣,示意他可以整个人过来。
周洛阳打量杜景全身上下:“你怎么这么暖和?”
杜景从风衣内袋里掏出一个Zippo的煤油怀炉递过去。
“谁送你的?”周洛阳看了眼,马上就有点警惕,他知道杜景几乎不收别人的东西,也很少给自己买东西。
“一个长得很漂亮的男生送的,”杜景轻松地说,“刚入职的新人,也许第一眼就喜欢上我了?”
周洛阳怀疑地看着杜景,说:“不可能。”
杜景只得改口道:“老大给的,任务奖励。”
周洛阳说:“真的是新人送的?”
杜景无奈道:“不是,你要来查岗吗?”
周洛阳说:“查岗?我当然是祝福你们啊,我能用什么名义查岗?”
杜景反问道:“你说呢?”
周洛阳不说话了,拿着那怀炉翻来覆去地看。

  杜景则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看了眼案上的凡赛堤之眼,把手腕放上去作了个对比。
“还有么?”杜景说。
“这是世界上剩下的两个了,”周洛阳说,“仔细掂,重量有细微的区别。钱呢?拿到多少奖金了?”
“不知道,”杜景答道,“没问,老大说连年终一起发,这两天应该就到账了。生意怎么样?”
“足足一个多月没来店里,”周洛阳反问道,“你说呢?”
杜景:“这可不好,看来店要垮了。”
“是啊,”周洛阳无奈道,“也不知道东奔西跑的为了什么,连店都顾不上。”言下之意,自然是嘲讽杜景了,要不是因为你,谁会扔着店不管?
接着,杜景的下一句又把周洛阳气得七窍生烟。
“不是为了钱么?反正这店开着也卖不掉东西。”杜景说,“等年终奖到手了,带乐遥出去旅游?”
“不去!”周洛阳哀嚎道,“还要还钱呢!”

  时近年末,宛市也变得懒散起来,尤其这片生活区一到午后三点就没人上班了。而周洛阳的店开业直到现在,只卖出了两块表,还是上了拍卖行。
周洛阳本想早一点去接乐遥,没想到今天意外地来了生意。
“老板终于在了?”上门的是古玩协会介绍的生意人,拿出协会会长的名片先递过,又作了自我介绍,是个金融公司的副总,说:“来了好几次,代管店里的伙计都说老板没回来。”
周洛阳赶紧请人坐,来人拿出两件古董,说:“能不能寄放在店里卖卖?”
一串碧玺挂珠,一个小型的座钟。周洛阳欣然道:“寄卖要收手续费,你心理价位多少?”
通常有人会借古董店进行寄卖,通过寄卖的方式来行贿或受贿,譬如将官员家中的赝品,或是普通藏品放在店内,标个天价,一个月后再让行贿人来买走,这样钱自然就进了自己口袋。
那副总说了个数,周洛阳拿出分光镜,先看碧玺挂珠,再检查座钟的细节,根据这个价格判断不是来洗钱的,说:“给个心理能接受的最低价。”
寄卖通常有个保底价格,在这个价格以下只收很少的一点手续费,超出了范围之外则能收到更多的提成。双方谈妥后,副总又拿出一个摔碎了表面的百达翡丽,说:“你们能检修么?”
“可以。”周洛阳知道这手表也有些年份了,不是不能送去返厂,但通常只要过了检修期,返厂的价格一换上零件就很贵,等待的时间也更长。

  “你看这不是有生意了?”周洛阳朝杜景说。
杜景说:“经济环境不好,都在变卖家当了。”
“是啊,”周洛阳锁上门,让杜景放下铁闸,笑道,“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日子怎么过,更别说还钱了。”
杜景手指勾着车钥匙,漫不经心地答道:“我只要好好活着,这一辈子你不用担心钱的问题,只不知道这病能撑多久。”
“别这么说。”周洛阳坐上副驾位,忽然有点难过,看了眼杜景,说,“怎么,又要转阶段了?我来开车吧。”
“没有。”杜景随口答道,“只是最近,总觉得有点不太对,说不出来什么原因。”

  自打从柬埔寨回来后,周洛阳能明显感觉到,杜景也不太想去公司上班了,毕竟这行确实是拿命在换钱,如果不是凡赛堤之眼,他们也许……说早已死了倒不至于,受伤是一定的,要救的人,或许也没一个能救回来。
设若时光无法回溯,从余健强坠楼那天起,他们就得开始面临无穷无尽的麻烦了。但周洛阳有时也在想,那天如果余健强真的死了,一切没有发生重置,他们还会找到吴兴平么?也许冥冥之中,事件会朝着另一个方向奔去?本应替余健强去死的勒索者得以脱身,搞不好还是会扔下吴兴平。
而杜景遭受警方盘问后自然是无罪释放,因为根本不关他的事,他们也许还是会去追吴兴平,结果就很难说了。
周洛阳没事总想把一切重新复盘看看,假设在柬埔寨的密室逃生中,没有时光回溯,最后活下来的会是谁?自己、杜景也许无事,外加一个陆仲宇。
但密室其中一关,也即湿婆面前,小伍曾经确实死了,然而在重新启动的二十四小时中,小伍却活了下来,按之前的逻辑,没有人替他死?这个角色会是阮松吗?他记得陆仲宇说过,阮松会被判死刑,可这却应是在一段时间之后了。
“不对。”周洛阳说。
“什么不对?”杜景问。
周洛阳说:“小伍还活着,按之前的规律,咱们七个人里……”
“又不是演死神来了,”杜景说,“你觉得有人逃掉了死亡,很不合理?”
周洛阳:“也不全是,只是这点总让我觉得……”
“你忘了洪侯,”杜景说,“最后一枚RPG,送他上了西天。”
“啊!”周洛阳想起来了,这就说得通了。

  “咱们别再用这块表了吧。”周洛阳说。
杜景没有说话,一手按着方向盘,手指有节奏地在方向盘上轻轻敲了敲,车在乐遥校门口停下,乐遥正在保安室里烤火,与学校的保安聊天。
“乐遥!”周洛阳笑着上前去。
“你终于回来啦!”乐遥那表情有点委屈。
周洛阳上去抱了下坐在轮椅上的弟弟,乐遥越过周洛阳的肩膀,直瞥杜景,那表情非常复杂,一瞬间被杜景收在眼底。
杜景站在一旁,眉头微皱,端详乐遥的表情,两人对视,都没有说话。
“好久不见。”乐遥朝杜景说。
杜景答道:“好久不见。”

  “还顺利吗?”乐遥又问。
杜景嗯了声,见周洛阳要抱他,说:“我来吧。”
乐遥说:“我自己可以。”
乐遥上了车,杜景把轮椅收到后备箱,朝周洛阳说:“你坐后面陪他。”
与弟弟重逢,周洛阳心情很好,他希望直到过农历年,杜景都不要再出这种惊心动魄的案子了,他决定找个时间,与杜景好好谈谈,谈谈他们的将来。从离开神庙的那一刻起,周洛阳就有了这个念头。

10625 3656402 MjAyMC8wMi8wMi8jIyMxMDYyNQ== http://m.clewx.com/book/202002/02/10625_36564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