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十六章你结婚了?

书名:他的小秘密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蹿升华上 更新时间:2020-02-14 15:55:01

  许攸冉的导师直接请他们五个学生吃了顿饭。

  席间也没聊多少专业上的内容,只大概了解了他们的选题方向后便开始话家常。

  就像秦楚说的,聊毕业论文其实邮箱联系更方便,所以这顿饭的目的其实是拉近师生间的关系。

  饭局结束后,许攸冉回了宿舍。

  临近毕业期,宿舍里就剩了一根独苗,对方听到开门声就从床上爬起,见来人是许攸冉,又惊了。

  听了许攸冉的解释后,舍友开始狂吐苦水。

  原来舍友的导师露露过于严厉,一连驳回了她的四十几个选题。

  许攸冉同情了她一把后,又在心里庆幸自己当初没选那位严厉的导师,然后整理整理东西去了图书馆。

  大概是因为听了舍友的选题历经磨难,许攸冉也有点怕被导师驳回,所以给导师发了五个选题。

  [章老师,您觉得哪个选题更好呢?]

  导师自然不可能秒回,许攸冉在晚上八点才收到回复。

  [章老师:后三个都挺不错,你自己想写哪个就选哪个吧。]

  许攸冉看了眼逃避现实的舍友,就没把这事说出来刺激她。

  其实这个月除了期末考试以外,还有开题答辩,就在考试周结束的下周。

  只是许攸冉前段时间事情太多,又是结婚又是餐厅装修,以至于完全忘了这茬。

  第二天一早,许攸冉就又了去图书馆,决定今天把开题报告定下来。

  她动作一向很快,在午饭前就将初稿完成发到了导师邮箱。

  导师表示自己今天有点忙,晚上再看。

  周五的最后一堂课正好是章老师的,课上完后,她叫住了正准备回家的许攸冉,跟她说了开题报告的一些小问题后才放人。

  许攸冉走出办公室就看到舍友的小窗口。

  [舍友:我终于过了选题,你导师怎么说?]

  [许攸冉:我劝你,最好别问这个问题,你不会想要知道答案的。]

  [舍友:你们这些过得这么容易的人,是不会理解我家露露想要多跟我见面的心情的!]

  看到消息,许攸冉笑出了声,接着边走边回复舍友。

  她的注意力全在手机上,也就没发现前面那辆骑行路线歪歪扭扭的自行车。

  “喂,让开让一下!”

  提醒的声音根本就没能进许攸冉的耳朵,后者刚打完字抬头,手臂忽的被人扯了一把,她整个人偏离了原本的轨道。

  “嘭——”

  许攸冉惊魂未定,扭头就看到刚才也同样急速改变行进方向的自行车冲进了花坛,车主是个女孩子,她正坐在地上吃痛地叫出声,“好痛。”

  明白自己被救,许攸冉感激地冲施救者微微颔首,“谢谢谢谢。”

  她几乎没有正脸看对方,便弯腰扶起摔倒的女生,“你没事吧?不好意思,我刚才在回消息,没听到。”

  女生见她也不是故意,且自己也有一半的错,加上冬天衣服穿得厚并没有受伤,于是骑着自行车走了。

  许攸冉一直望着女生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中,这才继续迈步。

  “许攸冉。”

  一道清润温暖的男声卷入耳朵,许攸冉瞬间停下迈开的步子,同时浑身一震。

  她这才转身去看刚才对自己施以援手的男人。

  男人身穿黑色短款羽绒服,额前的头发被冷风吹乱反倒徒添一抹凌乱的美感。

  对方的长相,她既熟悉又陌生。

  这张脸几乎没有太大的变化,仍旧跟从前一样英俊,他的镜片反光,让人看不清他的全部神情,只有一瞬间许攸冉觉得他跟以前又长得不太一样。

  恋爱,许攸冉在此之前只谈过两次。

  她的上一段感情是单相思,但上上段感情并不是,至少她个人觉得是两情相悦……

  那时的许攸冉在国外上学,那个少年就是在那个时候闯入了她的生活。

  少女总怀春,少年温柔又阳光。

  但另一方面,许攸冉向来明白身为豪门千金所背负的责任,所以她一边遏止自己对少年的感情,一边又控制不住地被他吸引。

  许攸冉那时候总归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因此她还是沦陷了。

  只是谁都没说开,因为许攸冉明白自己始终是要回国发展的,而对于少年,她只知道对方是个穷小子。

  他们就这样度过了一段暧昧期。

  后来的某天,许攸冉终于决定要给这段恋情一个交代,至少她想知道少年跟她是不是一样的答案,所以她决定告白。

  然而少年却没有出现,甚至从她的世界里消失了。

  初恋就这样无疾而终。

  许攸冉曾经想过很多种再见少年的场景,再后来,她连他长什么样都忘了,现在少年的长相逐渐跟面前的男人重合,她重新记了起来,但总归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她摩挲着无名指上的婚戒,并不言语。

  最终打破僵局的人还是男人,“许攸冉,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冒冒失失。”

  男人的声音里带着笑意,眼睛里也夹着暖意。

  两人站在路边,俊男美女的组合很是扎眼,引得上下学的学生们放慢脚步,只为多瞧他们几眼。

  也有离得近的,听到了男人的开场白后幻想了一出“久别重逢、旧情复燃”的剧情。

  果然,一直沉默不言的女人对着男人缓缓抬起了手。

  路人甲的眼里冒了桃心,模仿着伸手抚上朋友的脸颊。

  “啪”的一声响,叫路人们的少女心碎了一地。

  他们看到了什么?这个女人竟然打了男人一耳光?

  男人显然也有些状况外,他不解地看向许攸冉,眼中并无半分怒意,只有不敢相信。

  刚才那一耳光打得她手疼,许攸冉活动活动手掌,“这一巴掌是替17岁的我打的,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说话了。”

  当初的突然失恋让许攸冉哭了无数个日夜,她曾发过誓,再见一定会狠狠揍对方一顿。

  时移世易,她长大了,到底对他也没了感情也没了执念,打一耳光也算是为当初那段感情画上一个句号,况且这也是年少时期的一笔债,他终归欠了她一笔账,今天两清了。

  言毕,许攸冉终于展露笑容,再次伸出右手,路人们不忍心再看她打人,谁知这次她似是要握手言和。

  “斯帕克,很高兴再见到你。”

  然而斯帕克并未像路人们所想得那样生气,反而也微笑着握住许攸冉的手,“攸冉,我也很高兴能再见到你。”

  许攸冉刚才说的是英文,但斯帕克却是说的中文,后者又补了一句,“不过攸冉,在这里,你最好还是叫我的中文名字纪寒山。”

  纪寒山的中文说得很流利,而且长相也只稍稍有点偏欧式,许攸冉到这份上才发现自己以前的确太年轻,如今想来她对少年时期的纪寒山竟是只知道他的英文名。

  两人倒真的把刚才那记耳光抛之脑后。

  简单聊了几句后,许攸冉才知道纪寒山本就是她的祖国同胞,当初被外国父母收养后才取了“斯帕克”的名字,后来决定回国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便改名“纪寒山”,现在在国内工作。

  “所以你还没毕业?”纪寒山惊讶地看着她。

  许攸冉皱眉,“你是说我看上去很老了吗?”

  纪寒山笑着摇头,“我一直以为你高中大学都会在国外。”

  她摇头否认了这一点,正想着跟纪寒山告别,却是碰到了同班同学。

  “许攸冉?”

  开口叫许攸冉的人是他们班上的团支书,团支书很快就注意到了许攸冉身边的高大帅气的男人。

  他眼睛一亮,“许攸冉,他们都说你结婚了,新郎很帅,没想到这么帅啊!”

  团支书边说边将目光扫向纪寒山,眼神里满是揶揄。

  场面十分尴尬。

  本来多年后再见前男友就是一件十分尴尬的事,现在还被同学误会前男友是现任丈夫。

  空气里分子流动的速度都似乎变慢了。

  纪寒山笑意一僵,视线下移,似是才发现许攸冉手上的婚戒,“你,结婚了?”

  从他的表情来看,有些难以接受这个现实。

  团支书也一愣,接着尴尬笑道,“不好意思,我还以为你就是许攸冉的老公。”

  团支书本就是上来打声招呼,这会儿见气氛微妙随即闪人。

  “你结婚了?”纪寒山又问了一遍。

  明明当初是他不告而别,但对方的语气和表情就像是许攸冉背叛了他似的。

  “嗯我结婚了。”接着她又突然道,“我得先走了,买的下午的高铁票。”

  “这么久不见,不一起吃顿午饭吗?”他说,“顺便跟我说说你的结婚对象吧。”

  “下次吧,我今天还有事。”

  “许攸冉,只是一顿午饭都不肯赏脸吗?”纪寒山很认真地叫了她的名字,“不过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你都结婚了。”

  纪寒山满目澄澈,感慨着过去和现在,看上去他是真的为她有了归宿而感到高兴。

  是了,先不说当初的事谁也没说破,就算两个人都有那方面的意思,但这都过去六七年了,她能跟人结婚,人家就不能也心有所属了吗?

  不过许攸冉是真的有事,正要继续推脱,两人的对话被一通电话打断。

  来电显示两个字——秦楚。

  对方来者不善。

  “我在你学校门口,十点三十五就放学,为什么还没出来,在磨蹭什么?”

  莫名察觉到电话那头明显的不悦,许攸冉皱了皱眉,“导师找我聊了会儿。”

  “这样……”秦楚轻声一笑,“我还以为你是路上碰到帅哥多聊了几句。”

  闻言,许攸冉忙环顾四周,并未搜索到秦楚的身影,遂也有点不耐烦,“知道了,马上出来。”

  “纪寒山,我……”

  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打断,就见他看了眼手机,露出不太妙的神情后,道,“抱歉攸冉,这顿饭可能要留到下次了,我临时有点事。”

  然后纪寒山边摆手告别,边快跑向学校南门。

10623 3643579 MjAyMC8wMi8wMi8jIyMxMDYyMw== http://m.clewx.com/book/202002/02/10623_36435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