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四十二 一个无奈的母亲

书名:穿书成反派的硬核蛮妻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蜗牛爬树上 更新时间:2020-06-30 19:26:20

  作为一个现代人,秦靓很难理解老人如同封建社会半的思想,他的执念让秦靓难以理解。

  对于秦靓的质问,以及她的不理解,老人没有生气,他似乎理解秦靓的想法,态度依旧平和。

  ”生于浮萍,食于浮萍,最后也只能为浮萍为生,孩子,你或许不理解,要维持一个大家族的富贵和安稳,总有人要牺牲。“

  老人叹了声气,给自己续了一杯茶。

  秦靓张口想说什么,可是看着老人的脸,却说不出任何重话,他也是受害者,错的人是立下这个规矩的人。

  “好孩子,不管未来路家会怎么样,笙禾和路家注定水火不容,就请你好好照顾笙禾,陪他一起承担。”老人目光真诚,语气里的诚恳,让秦靓越发赫然。

  “我会的,”秦靓同样是真诚的开口,她看的出来,老人是发自内心的嘱托她,“不管结果会怎么样,我都会陪着他,就是死我也陪着他。”

  老人和蔼的笑笑,为秦靓续了一杯茶,说道:“他们快到了,喝了这杯茶,你就跟他们走吧。”

  秦靓咬了咬唇,沉默着将那杯茶全喝了。

  刚放下杯子,门就被人暴力的推开了,一个眉目阴沉的老头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群人,路正龙就站在老头的后面,冷笑着看着秦靓。

  老头恶狠狠的盯着秦靓,他的手里握着鞭子,墨黑的颜色透着诡异。

  老头冲着秦靓冲过来,挥着鞭子就要打秦靓,秦靓正要动手,听见她旁边的老人轻飘飘的说道:“育朗,你说过不会在我的院子里动手的。”

  眼见着鞭子就要落在秦靓的身上,就是因为老人的一句话,路老爷子心不甘情不愿的收回了鞭子,不满的看着自己的哥哥,道:“你为什么要帮她?”

  老人又拿出一个杯子,到了一杯茶,道:“你上次说我泡的茶太苦,来尝尝今天的。”

  “为什么要帮她!”路老爷子的情绪有些激动,不开心的盯着自己的哥哥,就像是看着一个背叛自己的人,眼神里都是不解,语气郁闷。

  老人看着路老爷子,眼神慈爱:“育朗,别叫这么大声,哥哥头疼。”

  “那我喝茶,”路老爷子就像是个赌气的孩子,不情不愿的坐到了老人的身边,端着那杯茶,喝了一口气,然后是看着自己的哥哥,似乎是在等着他的夸奖。

  “育朗很听话,”老人满足了他的愿望,拍着路老爷子的头发夸奖,路老爷子的脸上果然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带她走吧,”老人看了一眼秦靓,笑的却是暖暖的,“她还是个孩子,别让她吃苦。”

  路老爷子看了一眼秦靓,有些不情愿,可是哥哥的要求他不敢反驳,无奈的点头:“知道了。”

  “带她去西苑,”路老爷子不耐烦的挥手,想让秦靓快点滚,别在这里抢哥哥对他的宠爱。

  秦靓被人客客气气的请走,临走时,她回头看了一眼老人,老人只是对她微笑了一下,然后就是低头宏他吃醋的弟弟。

  “秦小姐,我真是小瞧你了,居然能让大伯为你撑腰,”路正龙站在门口,看着秦靓,笑的冷冷的,眼睛里带着不甘心,既然大伯发话了,老爷子就不会为难秦靓,这让路正龙多少有些不开心,他都想好怎折磨秦靓了。

  秦靓狠狠的盯着路正龙,“你别得意,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应有的代价!”

  路正龙对她的威胁根本不放在心上,反而笑的更加猖狂:“我等着,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么一天。”

  他将秦靓推到房间里,让人将门锁上,说道:“看好她,在老爷子生日宴之前,不要给她水喝,也不要给她饭吃,除非是跪下来求我,我倒要看看她能撑几天?”

  秦靓只是冷哧一声,对他的威胁根本不放在心上。

  房间里有现成的床,她身心俱疲,什么都不想管了,先睡一觉再说。

  等她醒来,天色完全黑了,秦靓进了洗手间,打开水龙头,看见哗啦啦的水流出来,看来路正龙太大意了,忘记把水也停了。

  只要有水,她就死不了,秦靓正准备就着水龙头喝水,突然听见一声响动:“别喝!”

  秦靓愣了一下,抬头看到窗户站着一个人,是梁云云。

  “喝了会肚子痛,不要喝,”梁云云皱着眉头说道。

  秦靓只是冷漠的收回眼神,“不用你管。”

  梁云云的眼神暗了暗,“我知道你恨我,但是我身不由己。”

  她叹了一声气,将一包东西从窗外递了进来,秦靓看了一眼,却没接。

  “这里面有水和吃的,可以维持两天,两天后我再来给你送,”梁云云解释道。

  “我不要,”秦靓转身要走,被梁云云叫住:“就算你恨我,何必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想想路笙禾,他在疯狂的找你,甚至不惜硬闯路家,差点被抓住,如果你还想见到他,就保重自己。”

  一听路笙禾这三个字,秦靓顿时就是紧张起来:“他怎么样,有没有事?”

  梁云云叹了一声气;“我听下人说,受了点伤,但是不伤及性命。”

  秦靓却依旧担心:“他怎么这么傻?”

  梁云云看着她,同样是叹气:“你如果还想活着见他,就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秦靓听言,迟疑的接过梁云云手上的东西,始终有怀疑:“你为什么要帮我?”

  她还是不太相信梁云云,毕竟是梁云云把她推到这个火坑的。

  梁云云看出她的想法,愧疚而无奈的说道:“昨天晚上你向我求救,我很惊讶,我也很想救你,但是孙宇就坐在后座,我只能听他的,对不起,我只能尽力弥补你。”

  “你为什么要听他的?”秦靓不解。

  梁云云叹了一声气:“我不是听他的,我是不得不听路正龙的,我一家人的性命都在他的手里,我儿子已经死了,我还有一个女儿,我不能冒险。”

  秦靓顿时就是惊讶的说道:“你儿子是被人害死的?”

  梁云云没说话,只是默默的看了秦靓一眼,但是这一眼,就让秦靓明白了,她猜对了。

  “是路正龙下的手?”秦靓继续猜测。

  “别问了,”梁云云似乎是十分忌讳,不希望秦靓继续说下去,她只是催促着秦靓:“你把东西藏起来,不要被人发现,两天后我再来给你送。”

  “谢谢你,”秦靓干巴巴的道歉,看着梁云云痛苦的眼神,她于心不忍的说道:“你儿子死于非命,你为什么不帮他报仇?”

  梁云云却是眉头一皱,眼中泛起了泪光:“我也想,可是我不能,我的女儿还那么小,她才一岁,还不会走路,我不能丢下她不管,要怪就怪我的儿子他姓孙吧。”

  说完,梁云云的眼泪已经控制不住掉了下来,她甚至来不及和秦靓道别,就直接跑了。

  秦靓隔着窗户看着她跑远,心情有点复杂。

  梁云云到底是好是坏,她没办法说清楚,但是可以看的出来,梁云云是一个无奈的母亲。

  打开梁云云送来的包裹,里面放了两瓶水,一袋吃的,撑两天不是问题。

  秦靓不能完全相信梁云云,也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下药,只是她很渴也很饿,横竖都是死,不如来个痛苦,吃了再说。

  吃饱喝足,秦靓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躺会床,看着了一眼窗外,有些惆怅。

  现在最让她担心的不是自己会不会死,她担心的是路笙禾,他现在一定很着急,梁云云说他受伤了,不知道伤势怎么样?

  秦靓想着想着,就想到胡胖子,为了拦住路正龙,让自己有时间逃跑,他连个全尸都没留下,胡胖子这么怕疼的人,挡在门口的时候该有多害怕。

  眼泪顺着脸颊落到了枕头上,秦靓用手擦了擦,又是望了一眼窗外,眼神镇静。

  她一定要让那个路正龙血债血还,为胡胖子报仇。

  接下来的两天,秦靓一直被关着,这里的门窗都被钢筋加固了,除了第三天梁云云又来偷偷给她送吃的,她没跟任何人说过话。

  掰着手指数日子,路老爷子的生日宴已经快到了,秦靓知道生日宴那天,路笙禾一定会来的,而她将作为威胁他的筹码出现。

  秦靓的心里不安,如果路家利用她伤害路笙禾,她该怎么办?

  晚上,梁云云又来了,她将一把小匕首放到秦靓的手里,有些担忧的看着秦靓,说道:“我偷听孙宇和姨夫的说话,他们明天要把你绑上炸药,送到路笙禾的面前,你拿着这个,找机会逃跑吧。”

  秦靓接过匕首,感激的点头:“谢谢你。”

  梁云云摇摇头,“是我害了你,我想为我的孩子积点德,就当是我是在赎罪吧。”

  秦靓看出她依旧自责,说道:“别这样,你已经不欠我了。”

  “我走了,希望你平安,”梁云云道。

  “你也是,早点脱离路正龙的掌控,不要再被他威胁,”秦靓发自内心的祝愿。

10610 3686362 MjAyMC8wMS8yMS8jIyMxMDYxMA== http://m.clewx.com/book/202001/21/10610_36863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