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85章可怕的小郡主

书名:嫡女重生,朕的皇后总想逃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涅凰 更新时间:2020-02-14 23:45:57

  “皇姑怎么样了?”云子彦眉头微皱,淡漠的眸中隐隐藏着几分担忧。

  因着宝安长公主这些年明里暗里的维护,他才得以在青州苟延残喘。

  是以,他对宝安长公主的感情还是很深的。

  此番惊闻宝安长公主受伤,可是让他那颗冷硬的心都颤了一下。

  与沈姝她们不同,他对于他皇姑暗地里帮他父皇做的事还是大概知晓一些的。

  他父皇心狠手辣,又多疑,可以说他皇姑为他父皇除掉了不少人。

  所以,他皇姑的仇人也很多。

  “大伯母……情况不太好。”提起宝安长公主,沈姝才舒缓了些的心便又悬了起来。

  云子彦皱眉,只瞧着沈姝她们几个愁眉不展的模样,他就清楚他皇姑现在的状况很不好了。

  “太医没有办法?”他肯定地问。

  若是太医能医治,她们几个也不至于这般愁云满面了。

  沈姝颔首,随即就长长地叹了口气。

  “大伯父和大哥哥已经在寻找名医了,只盼着能早日寻到名医!”她颇为无奈道。

  太医院院判都无法治愈的病人,普天之下能医治的大夫怕是寥寥无几。

  云子彦眉头微跳,这岂止是情况不容乐观,这简直是噩耗!

  “给宫里传信了吗?”他问。

  虽然沈氏势力强悍,可到底比不得皇室的号召力。

  若是他父皇张贴皇榜,那效果要比沈氏一族独自征集名医的效果要好得多。

  “大伯父已经往宫里送帖子了。”沈姝如实道。

  正是往宫里送过了帖子,她大伯才会将他们赶走,独自守着她大伯母。

  “嗯,你还好吗?”云子彦颔首,随后又关切地望着沈姝。

  他知道沈姝同宝安长公主感情深厚,担心她会受不了这个噩耗。

  沈姝苦笑着摇摇头。

  她是有些接受不了她的大伯母突然成了这幅了无生气的模样,可她也明白,此刻不是伤心的时候。

  先寻找名医或者害了她大伯母的人才是关键!

  云子彦心下微叹,柔声道:“你不必逞强,若是难受,就哭一场吧!”

  他不想她将不好的情绪一直憋在心里。

  闻言,沈婧和洛凝都玩味地望着沈姝。

  “阿姝,三殿下对您可真是宠爱有加啊!也不知道你上辈子积了什么福了,竟能得三殿下这般无微不至的关怀!”洛凝调侃道。

  沈婧重重地点头,艳羡道:“这可真令我们羡慕啊!不,莫说我们了,就是这京都的所有的贵女们得知三殿下待五姐姐这般好,也是会羡慕的!”

  沈姝被这二人调侃的面色微红,嗔怒道:“尽会瞎说!看我不撕烂你们的嘴!”

  话是这么说,她的嘴脸却是下意识地勾了勾。

  对于云子彦的细心体贴,她还是很受用的。

  “啧啧啧,恼羞成怒了!”洛凝好笑道。

  说罢,像是怕被沈姝凶一样,她直接道:“我和阿婧就不打扰三殿下和阿姝了!”

  走了几步,她又回头道:“三殿下莫怪我招待不周!茶水和点心都有,您自便!若是不喜欢这些,就让阿姝吩咐府里的人重新给您做吧!”

  说着,她还特意朝沈姝挑了挑眉,示意她对云子彦好一些。

  “府里事多,嫂子一个人怕是忙不过来,我也去帮她!”沈婧含笑道。

  说完,朝云子彦福了福身子就往外走了。

  这时,霜兰和霜竹则福身道:“茶凉了,奴婢去给三殿下沏壶热茶!”

  不等沈姝开口,她们两个就飞也似得跑了出去。

  等这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沈姝脸上的热度依旧不减,就连白玉般的耳垂都红了起来。

  因着洛凝她们的调侃,她现在面对着云子彦就很是紧张羞赧。

  云子彦微笑,道:“没事的,你我本就是夫妻,又何惧旁人说笑?”

  闻言,沈姝的头垂得更低了,脸也更烫了。

  他们是夫妻,可他们之间并不像旁人想象地那样鹣鲽情深啊!

  她对他,还是有些陌生的。

  见状,云子彦心中长叹,面上却不动声色,他认命地拿起茶盏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

  良久,沈姝才彻底恢复平静。

  “子彦,你怎么突然来宁国公府了?”她略有些疑惑道。

  她若是记得没错,他今日是要同大学士们一起去国子监考究那些学子的。

  这活虽然不大,可国子监的学子都是皇亲国戚和名门大家的公子们,他多去接触接触总是好的。

  “我本来是在国子监的,但我恰好碰见了宁国公府的小厮去给你堂兄弟们传信,就与他们一起来了。”云子彦道。

  其实,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原因。

  那宁国公府的小厮不是恰好遇见他,而是他远远地瞧见那小厮,见其眼熟,这才问了问。

  听闻宝安长公主重伤,他就猜到沈姝要回宁国公府,这才一起来的。

  “原来是这样啊!”沈姝恍然。

  她就说嘛,他怎么会得知大伯母重伤,竟是这宁国公府的小厮告诉他的。

  瞧她眉宇间依旧萦绕着一股子阴郁之气,云子彦就放缓了声音道:“阿姝,你莫要太忧心,有父皇的皇榜和沈氏一族的竭力寻找,一定能找到神医的!皇姑会没事的!”

  沈姝勉力一笑,道:“我明白的。”

  她心知云子彦是为了安慰自己才这么说的。

  这神医,哪有那么好找?

  尤其是能医治她大伯母的神医,怕是举世难求!

  当然了,他们也只能往好处想,期盼着奇迹发生。

  “阿姝,你可知半个太医院的太医都去了二皇兄的府里?”云子彦浅笑道。

  他不想看到沈姝这幅无精打采的模样,故而刻意寻了她会有兴趣的事来转移话题。

  “嗯?”沈姝的注意力果然被他吸引过去了。

  “沙曼萝。”云子彦薄唇轻启,说出了三个字。

  沈姝一怔,随后就笑了出来。

  “太医们怕是束手无策吧?”

  这花,乃是西域奇花,可不是那种遍地都有的东西。

  在云国,认识沙曼萝的人很少,认识沙曼萝的太医就更是凤毛麟角了。

  若是认不出那花,只怕是医术再高明,也奈何不得二皇子的癔症。

  “是啊,这不,院判才出宁国公府便又被二皇子府的人拉走了。”云子彦平静道,淡漠的眸中闪着几丝笑意。

  他二皇兄想让他死,那他就让他二皇兄先疯癫一段时间。

  那沙曼萝的花期快过了,即便是太医们寻不出病因,待那花完全凋零,他二皇兄也会逐渐恢复的。

  闻言,沈姝的眉头蹙了蹙,有些担忧道:“这院判倒是有几分本事,若他看出了病因,那咱们这几盆花可就浪费了!”

  虽然沙曼萝是她同自家哥哥手里拿的,并没有花费什么银钱,可她哥哥为了这花却花费了不少人力物力。

  若是不能物尽其用,就可惜了。

  “无妨,不仅是他,那胡侧妃同他们膝下的那个小郡主都得了癔症!他身强力壮好得快,他那唯一的女儿却年纪尚小,怕是得个半年才能恢复。”云子彦盯着手中的茶盏道。

  他原本不想伤及那小郡主,奈何他二皇兄爱女成命,那沙曼萝生得美艳绝伦,那小郡主看见了就吵闹着要,他二皇兄就特意送了一盆给那小郡主。

  若非如此,三盆沙曼萝在一起的话,只怕他二皇兄早就疯癫了!

  闻言,沈姝眉眼中的忧色不减反增。

  这……大人间的事又何必将个孩子牵扯进来?

  无论胡侧妃和二皇子为人如何,这小郡主终究是无辜的。

  她虽然没有开口,云子彦却看懂了她的纠结。

  他抿了口茶,缓缓道:“你不必自责内疚,那花只是会让人平白生出幻觉来,并不会对身体造成什么损伤。”

  沈姝颔首,眸中的愧疚并未减少多少。

  见状,云子彦无奈地叹了口气。

  “阿姝,皇家……没有孩子,更没有单纯的孩子!那小郡主虽然才五岁,可她手上已经沾染上几条人命了!”

  他本不想让这些肮脏的后宅阴私污了沈姝的耳朵,可她此刻因着那小郡主无比自责,他也只能将实情告诉她了。

  “什么?”沈姝惊呼出声。

  才五岁的孩子就手上沾染着几条人命?

  五岁……那不是一个孩子最天真烂漫的年纪吗?

  即便是皇家,比这小郡主还大几岁的十公主也是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啊!

  “不然,你以为二皇兄姬妾众多,为何只有她一个子嗣?”云子彦反问道。

  他们兄弟们夺取储君之位,这子嗣也是尤为重要的。

  是以,哪怕对胡侧妃宠爱有加,他二皇兄还是纳了很多姬妾。

  因着嫡子贵重,所以,他二皇兄那么厌恶二皇子妃都同其圆房了。

  二皇子妃也如他二皇兄所愿有了身孕,只是……那二皇子妃在腹中胎儿才三个月的时候就被当时才三岁的小郡主“无意间”给撞倒了。

  除此之外,其他有过身孕的姬妾也纷纷在落胎前与这位尊贵的小郡主有过接触。

  沈姝瞪圆了眼,云子彦柔声将二皇子府里的事都给她讲了一遍。

  听罢,沈姝越发震惊了。

  过了许久,她才消化了这些消息。

  “好吧,既然如此,那小郡主也该吃些苦头了!”她无奈道。

10577 3643706 MjAxOS8xMi8yNy8jIyMxMDU3Nw== http://m.clewx.com/book/201912/27/10577_36437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