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番外二

书名:这个绿茶我不当了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西淅 更新时间:2020-03-26 11:41:51

  季玉第一次去医院, 只是做了简单检查。
等到八周拍了片来看,才发现自己怀了双胞胎。

  ……商州太能了,不管和谁都能生双胞胎。
不愧是床戏影帝。

  季玉很满意, 各个方面的, 一次生两个也省了事情。

  商州也很诧异,怎么说好呢,这把是就赌大了。
如果生两个女儿, 倒是可以的, 如果是两个小子……简直头疼翻倍啊。

  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他的……产前焦虑症都加深了。

  赵寒露早就预定了要当干妈,当然不能嘴上说说而已。
她最近来的勤快。哪怕是干儿子或者是干女儿还没出生,也能提前培养感情嘛。

  提前混个脸熟。

  这个周末, 她约了许知一起来探望季玉。

  头三个月尤为重要,季玉工作外的时间,基本上都在家里休养。

  除了赵寒露这个积极的干妈,沈淮麟还预定了当干爸。

  对于他们这两个干亲,商州很不满意, 总觉得会带坏孩子, 不过却也无可奈何。
毕竟季玉已经答应了,他抗议无效。

  季玉身体素质好,心态也很稳。
哪怕是怀着双胞胎也比怀了一个的看起来有精神, 穿宽松的衣服不显怀。
只是哪怕这样, 怀孕也没有不辛苦的。

  赵寒露笑着问:“你自己想生儿子还是女儿?”

  季玉笑着说:“我都可以啊 ,不挑的。”

  赵寒露:“那不如生一对双胞胎儿子, 以后你就是家里的太后娘娘。”

  许知有不同的想法:“不不不, 我喜欢小姑娘。”

  赵寒露想了下:“这样也可以,你看商州以前那个狂霸拽的死样子!你生一对女儿, 以后他就是为你们母女三人当牛做马,予取予求的包身工。”

  季玉摇了下:“哪里有你说得这么夸张。”

  赵寒露摸了摸季玉的肚子,这个大小和她吃多了一样。
“看来你真的很爱你老公,愿意为他生孩子。”

  许知犹豫了下,小声地说:“也不能说为商总生孩子吧。”

  赵寒露‘噗嗤’笑了声:“可不就是为了商州生孩子,毕竟宝宝的母亲一定是小蔷薇,父亲是谁就不一定了……后者是可以选择的,不为他为了谁?”

  许知:“……”

  赵寒露点了下许知的额头:“小姑娘我告诉你,这个孩子你季姐默默一个人怀着,一个人抚养,不让孩子见到父亲,完全和对方没关系,这就能说她是为了自己生,现在很多男的鸡贼的很,故意说女人是为了自己生孩子,不应该抱怨有要求,要勇敢要坚强。其实就是心机深重。”

  许知:“……”

  赵寒露:“除非他们不介意孩子是不是自己亲生的,女人生孩子吃很多苦头,还得冒很大风险,这些辛苦都一个人受着的,付出了就不能要求回报?就是为了老公男人生孩子!在工作上拼了命老板都主动给你加薪,更不要说夫妻俩,生孩子可是个繁重的活儿。”

  许知:“是这样的……吗?”

  赵寒露:“所以呢,千万不要自己事情都做完,面子上还要逞强,那就真的会吃了大亏还讨不了半点好。很多男人搅混水不说,还有很多过得不幸福的女人满嘴胡话误导别人,要对家庭老公孩子无私的奉献,神经病。”

  话音一顿,又说:“我这是对事不对人,如果一个姑娘为我怀孕生孩子,那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你也一样吧,我们都能做到,凭什么男人不行啊?”

  季玉就心态很好,她为自己和老公怀着孕,商州就每天帮她按摩、细心照顾,两个人一起合作生宝宝。

  季玉经常表现出需要照顾,商州性格有点大男人,所以自觉包揽了大部分家务。

  这是示弱又不弱,两个人签字结婚的那天,商州就把自己的部分股份转到了季玉的名下。

  怀孕后又转了一些股份。

  等季玉生完了孩子,她可以直接入局瑞升的董事会,做到副总职务。
这也是她想要的东西。

  季玉如今的身份是董事长夫人,能力大家都又知道,于情于理都没有人反对。

  她现在有钱有权还有孩子,如果有天商州乱搞,她完全有能力拿着分到的巨额财产离婚……找小鲜肉。

  除了爱情,安全感也很重要。

  季玉当初离职的时候,把东西整理打包给商州,当时商榷就感慨季玉居然不收他大哥礼物恨不对劲啊。

  毕竟这就代表着,对方可能要的不只是这些,或者是要的不全是这些。
注定要付出更多的东西。

  现在季玉得到了想要的一切,人财两收,还有了自己的亲人。
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里面,她最喜欢的是商州。

  两个人一起除了感情还是很多东西。
如果爱情只是付出,是一个人的所有,这样沉重未必所有人能接受,也不算她能喜欢的。

  季玉怀孕后,商夫人倒是来过几次,匆匆坐了会儿又离开了。
两个人关系亲近不起来,只要能保持着距离,彼此尊重就可以了。

  今天家里来了两个客人,女人们说话,他也不方便一直陪着,所以自己去了楼上。

  没想到女人们聊起来没完没了。
商州期间过来了好几次,都没有看到她们打住,季玉也真是的,不让人快点走。

  好不容易周末休息,能有大片的时间能和季玉相处很难得!商州真是越想越气。

  赵寒露和许知离开后,商州坐在沙发上开始一个人抽风。
发脾气自言自语,一会儿说你就没把我放在心上,一会儿又说,你和我结婚不过是想借种生孩子!我是个工具人吗?

  季玉越听越觉得莫名起来,让人去发疯,也没有去安慰。
等发疯结束,自然就好了,她可不惯着。

  哪怕是朝夕相处的夫妻,难免也有摩擦,商州的脾气又臭又硬,现在虽然又改变,但是大少爷的做派根深蒂固。

  季玉不会像以前当助理的时候去一切顺着对方,不过商州会自己哄好自己。

  过了会儿他就没事情,又笑嘻嘻凑到季玉面前。
然后下次还敢,毕竟他是自己哄自己。

  没想到这次商州真气得不轻,季玉陪别人一整天也不陪着自己,而且她一句软话都不说。

  晚上两个人躺在床上,季玉很快睡着了。

  商州辗转反侧,心情复杂,简直是酸甜苦辣都有。
他拿起了季玉放在一边的手机,很顺利解了锁。

  商州知道密码。

  商州拿着季玉手机,打开了通讯录找到自己的电话,开始编辑短信。

  发了好几条后,这才心满意足把手机放下,拿起自己手机给人回复。
屏幕上显示几条新消息。

  季玉玉:老公对不起啊,我知道错了,其实心里很后悔。
季玉玉:老公我是个孕妇,你不要和我一般见识,我不能没有你的。
季玉玉:都是我的错,我爱你,不生气亲亲。

  商州看完后,嘴角有了笑意,高冷回复对方:知道就好,下不为例,我也爱你,亲亲老婆。

  他把手机扔在一边,抱着旁边的人,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

  季玉隔天早上,看到对方拿自己手机发出去消息,还有发来的回复。一点都气不起来,就觉得幼稚的可爱。

  简直像个情窦初开的小男孩。

  难怪这个幼稚鬼今天早上突然好了,原来是自己找了个台阶,已经哄完了自己。

  婚礼流程基本上定了下来,当天的主持人为了能让婚礼更完美,抽了个时间找新婚夫妻沟通。

  聊到了两个人的爱情。

  商州自信满满的说:“我和我夫人是初恋,初恋结婚。”

  季玉犹豫了下说:“我不是,我有过男朋友。”

  商州:“你大学谈过恋爱?”

  季玉:“没有,我……高中有过男朋友,十几岁的时候,这个你不是知道吗?”

  商州于是又生气了,偏过头说:“谁要记得这些破事,你不是说他死了吗?死人都不作数的。”

  季玉:“……”

  主持人觉得非常尴尬,提前开溜了,免得当炮灰。
原来商总私下占有欲这么强,动不动就吃干醋。

  虽然他整个人快酸成了柠檬精,但是自己却莫名磕到了!
觉得两个人好甜怎么回事!

  季玉拉了下对方衣袖:“你不会吧,一个死人的醋也吃。”

  商州冷哼一声,心想我就是吃醋怎么了,死了我都想鞭尸呢。
那个该死的家伙,虽然我连着他名字都忘了,不过垃圾也不需要名字。

  其实他是遗憾,如果两个人早点遇到,季玉也就不会遇到那个人渣了。
越想越不忿。

  季玉:“你怎么比我这个孕妇,还情绪波动大?”

  商州想了下,把季玉搂到自己怀里,一本正经的说:“第一次当爸爸的人,情绪反复也是有的。”

  季玉:“……”
好吧,你赢了。

  季玉的肚子四个月才开始有一点显怀。
举行婚礼前一天,两个人去医院作产检。

  这胎一定要生,季玉去的医院是瑞升投资的,想要知道孩子性别很容易。

  但是商州拒绝提前揭晓,毕竟赌注太大,还是等到真的生了再说,不然他心里得崩溃了。

  商州梦想两个女儿,或者退一步来说,一男一女也成。
如果是双胞胎儿子,那不通赔?!

  商州的性格很独,从小亲情淡薄,他只是爱季玉,对季玉肚子里的孩子也是爱屋及乌而已。
暂时对那两个胚胎没有太特殊的感情。

  商州不想知道,但是季玉好奇,她趁着商州不在,笑着和医生说:“我朋友有个很帅的儿子,我以后女儿出生了,要和对方结亲家。”

  医生想了下说:“这恐怕不合适。”男孩子和男孩子,怎么能结为亲家。

  两个人都是聪明人,这么一问一答,于是季玉知道是两个男宝宝了。
想到商州以后知道的表情,她笑着摇了下头。

  怜爱商州三秒钟。

  ――
婚礼这天,新娘程序一律从简。
商州怕她累到,所有一切都安排的很好,她只要出席就好,应酬都不必要。

  季玉现在怀着双胞胎,要更慎重,乐队表演不太方便。
沈淮麟已经决定去国外读一年书,学音乐制作。

  左右季玉安好,他就没有牵挂,暂时离开一段时间也能整理好自己情绪。

  何灿烂和梁展投资的火锅店生意火爆,赚了不少钱,最近客串当老板。
如今乐队一个生孩子一个读书,所以讨论后决定暂时休队一年。

  媒体闻风而动,虽然说进不去,但是在外面拍拍参加婚礼的嘉宾也是好的。
艺人倒是不多,来了不少商界的名人,分量显然更重。

  很多人都翘首期盼,女艺人嫁入豪门向来吸睛,比如说夫妻俩感情不和,美女能不能当好豪门儿媳妇,守住各种规矩?

  季玉完全没有婆媳问题,商家夫妻俩都哄着她,期盼有自己做中间人,他们能和商州关系拉近一点。

  毕竟现在赚钱养家的是商州,他是老大。

  一直以来,商家的夫妻俩对大儿子只能说没有苛待,但是忽视绝对的,感情一时候也难以培养。

  商州向来说一不二,他对季玉的态度和所有人的截然不同。
也就只有一个季玉是例外。

  要知道商州的花名叫“疯狗”,虽然有点夸张,但是也能反应部分东西,这位冷面无情,薄情寡恩的厉害。

  拖着商州的福,季玉站在了商家食物链的顶端。

  季玉这边来了七个伴娘,有赵寒露、许知、夏云杉,还有她另外的几个朋友。

  商州这边的伴郎只有商榷。
陆凛倒是申请当伴郎,商州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直接让对方滚蛋。

  陆凛还申请也当季玉孩子的干爸,商州让人死开点,就算他有问题生不出来孩子,也不要打自己家的主意。

  这不但是侮辱,还是严重的人格侮辱,陆凛气炸了,两个人差点打起来。

  商州实在讨厌人,婚礼都没有邀请陆凛和那个该死的医生。

  不过那两个讨厌鬼还是厚颜无耻的参加婚礼。
他们要来,自然是有办法。

  商州看到不速之客,脸迅速黑了,周围气温突然降了好几度。
季玉安慰人,虽然这两位神叨叨的不像正常人,但是来了就来了吧。

  商州听季玉这么形容对方,气立马顺了。
“玉玉你说得特别有道理!”

  季玉:“……”

  商榷当伴郎不说,如今他大哥结婚,他妈更是催得很。
哪怕是不当和亲公主,说那位李小姐也很合适,知书达理有本事,还有魄力。

  今天那位李小姐还来了,他妈妈郑重其事的介绍了对方。

  商榷本来以为是个比男人更男人的女总裁,没想到对方还挺漂亮温柔,小商总就没有那么抵触的。

  新人交换了戒指,沈淮麟坐在台下笑意盈盈的看着。
他为人开心,诚挚的祝福对方永远快乐,虽然自己觉得心口空落落的。

  请允许他偷偷喜欢季玉一段时间,直到他整理好自己感情为止。

  婚礼宾客芸芸,热闹非凡,但是考虑到季玉需要休息,程序却很简单。

  商榷作为伴郎结束了使命,刚想离开就遇到了那位李小姐。

  佳人相约。
两个人一起去喝酒,小商总本来就喝得不少,再喝一点就有些多了。
隔天他是在李小姐的床上醒过来的……

  温情过后,李小姐提出了两个人合作结婚,既然小商总你被母亲逼得厉害,她可以给对方所有的自由。
婚后绝对不会约束对方任何生活。

  而作为一个妻子,无论在任何方面,自己不会给对方一点难堪。

  这个条件有点诱人,简直稳赚不赔,家里彩旗不倒外面红旗飘飘的意思?

  商榷有点心动。
而且才睡了人,有点不好意思拒绝。
商榷表示自己会考虑。

  这位李小姐虽然表面温柔,却依然是个不折不扣的总裁,只是她和几个哥哥比,作为一个女人势必弱了些。
哪怕是能力卓越,也太多限制,所以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婆家。

  睡了商榷后,她只要和对方结婚,那以后商州就是她大哥。

  商州这个人从来不会帮别人,但是有了这一层关系,想必对方至少不会站在她几个哥哥那边。

  商榷虽然是个不学无术的二世祖,外貌家室优越,难免有些花花公子的做派。
但好歹心眼不坏,她也不需要老公多能干,只要给她有助力就行,所以非常合适。

  商夫人又介绍相亲对象,逼儿子结婚后,商榷答应了那位李小姐的提议。
双方长辈都很赞成,毕竟是强强联姻,婚期定在了四个月后。

  商榷想的很明白,婚姻既然不能完全他做主,为什么不选一个顺眼的合作对象。
只是又有点小问题,他未婚妻承诺绝对不会乱搞男女关系,影响他声誉……

  对方这么表示了,商榷虽然没打算守身如玉,却也不好意思胡来。

  毕竟礼尚往来,占别人便宜不好。
而且两个人的夜生活和谐,他也实在没必要去找别人。

  本来只是一时冲动的合作,但慢慢的竟然多出了几分感情。
商榷从不抗拒婚礼,变得好像是……有点期待了。

  商榷结婚的这个月,季玉孩子比预产期快了半个月,也出生了。

  季玉本来以为商州知道是两个儿子会有些失望,没想到完全多虑了。

  嘴上逞强,自己的儿子还是自己的儿子,必须得疼着啊。

  商州抱着孩子真香了,更别说这是季玉千辛万苦生下来的。

  虽然皱巴巴的,但是两个小崽子求生欲特别强,五官非常像季玉!
商总难免更爱屋及乌一些。
有老婆有儿子,包身工现在得意的不行。

  商榷是想随便找个人结婚,准个任务得了,现在倒是有些喜欢他未婚妻了。
真香。

  赵寒露一点不意外,男人不都这样,永远说一套做一套。
不管再多钱站的再高,骨子里还是矫情的小贱人。

  哪怕是儿子,大商总逃不过给母子三人当包身工的命运,还甘之如始。

  商榷就更不提了,那个家伙本来脑子就不太好使,还取了那么一个能干的老婆。

  就这样吧。
赵寒露感叹完,开车去大学,她要接小男友放学。
大家都结婚,搞得她也心猿意马,差点把持不住自己。
爱情真是让人甜蜜又昏聩。

  

10559 3656398 MjAxOS8xMi8xNy8jIyMxMDU1OQ== http://m.clewx.com/book/201912/17/10559_36563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