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28章 有软肋(2)

书名:皇子妃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青栀未白 更新时间:2020-03-27 01:10:38

  如此过去十来天,岚意一直没对宛茵或方家开口。而裴府那边,因大行皇后薨逝而需要遵守的“停嫁娶官一百日”终于过去,在皇帝的安排下,迎来了一个双喜临门。

  裴归终于升任兵部侍郎,又娶了工部工部营缮所所正王大人家的闺女做续弦,听闻那闺女先前本是定了一门亲,但运气不大好,还未过门,未来的丈夫就一命呜呼,更不巧的是他得的病能传染,传给了贴身照顾的爹娘,连带着这两位也挣扎了几日后也撒手人寰。

  王大人从前不在京里任职,只是南边小地方的一个小官儿,那里人很迷信,都说王家女儿克夫又克公婆,从此不敢再有人上门提亲。

  但这个王大人恪尽职守,在公事上十分不马虎,皇帝慧眼识人,把他调到京中丢在工部,也是希望他将来能走到更高的位置,可惜王家女儿的姻缘,就这么给耽搁了,二十一岁了还未嫁。

  岚意听闻,这姑娘脾气是万里挑一得好,读的书虽没有高门大户的女子多,但针线女红上,绝对是一把好手。

  她和凝芙说:“只要新夫人能好好对待之冽,我就放心了。”

  这一日冰消雪融,暖阳明晃晃地挂在半空,春风抽出了柳树的嫩芽,已是二月中旬,方宛茵带着妹妹过来探望岚意和荣欢。

  她带了不少自己亲手做的小衣裳,个个都精致可爱,一家人凑在一处,一边逗着荣欢乐呵,一边说着贴心话。

  方宛茵感慨道:“想起当年宫中甄选,我们住在裴府,一起围着炉子说话,一晃竟然已经过去了快四年,时间真是一点儿不肯等人。”

  岚意心里搁着事,不知道该不该和表姐说,眼下只笑道:“是啊,宛玉都出落得越发水灵了,我听说提亲的人已经踏破了门槛,其实年纪上来说,她也虚岁十七了,和表姐你定亲时一样,是姨夫舍不得她,所以迟迟不做决定么?”

  宛玉脸红了,只推着荣欢的摇篮假装没听到,方宛茵道:“其实已经在说人家了,不出意外今年年中就要出嫁。阿爹就是舍不得,我出嫁后,家里就没闺女了。再一个。”她不知怎么,停顿了一下,脸上露出些许难过,“我父亲说,这嫁女儿确实要千挑万选,找个好人家,千万别走了我的老路子。”

  岚意心里“咯噔”一声,来不及问宛玉说的人家是哪个,先问:“老路子?”

  宛玉则愤愤道:“姐,姐夫对你不好是吗?我总是追着你问,你却死都不肯说。”

  宛茵赶紧否认,“没有,没有不好,你怎么听风就是雨,阿爹的意思是,我那门亲事定的太急,什么都没弄清楚,也不知道易家人的品性,糊里糊涂地就结了亲,不愿让你也这么着。”

  岚意知道她为了不让家人担心,惯会扛着所有苦,当着亲妹妹的面,那是死也不会说实话的,便开口道:“蕊花,你带宛茵去厨房里看看杏仁佛手做好了没有。”

  方宛玉不大乐意过去,但岚意的威势已经不同从前,认真看过去一眼,宛玉感到一股力量,令自己不能不从,起身行了一礼,就跟着蕊花出门了。

  这边岚意等屋中再没旁人,自然要问着表姐,“易斌对你不好,咱们还可以和离,就算养你一辈子,姨夫也愿意,何必自己一个人硬扛着?”

  宛茵的眼里一下就有了泪,她的那点小心思,从来就瞒不过表妹。

  “不是的,岚意,易斌说不上对我很不好,其实有公公婆婆管着,他还是会常常来我屋里。但他不喜欢我,我感受得到,他身上也常常带着香气,那一定是别的女人身上的。而且怎么能和离呢,方家的名声不能被我折腾坏,宛玉还要嫁人的。”

  果然女人的敏锐,任何人都不能小觑,岚意以为她被瞒在鼓里,事实上蛛丝马迹已经入了她的眼。

  “易斌有别的人,你怎么想?”她不忍地问。

  “还能怎么想,他若是愿意,大可把那女人接进来做个妾,可他没有这么做,我就忍不住想,那女人是不是身份不大好,所以连做妾都不行。”宛茵低着头,两个食指搅着帕子,“岚意,你是不是在笑话我没用,可我真的怕是那种地方的女人,勾得他魂都没了。”

  岚意心疼,牵过她的手,温和地说:“你若是不愿意和离,就往好的地方想,如果真是青楼女子,他也不敢收进门,你每天高高兴兴的,到时候有个一儿半女,好好地培养,有没有夫君,就无所谓了。”

  可说是这么说,岚意自己都觉得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哪个女人不希望丈夫疼爱,更何况表姐这么弱的性子。

  果然她咬了咬唇,摇头道:“恐怕还是我哪里做得不好……岚意,你教教我,你是怎么讨恭王殿下喜欢的?”

  岚意迟疑了一下,“就是……就是帮他做他想做的事,但也不纵容,他若是负了我,我也会想法子把自己的日子过得有声有色,好在即使家中有侍妾,他也是尊重我的……我觉着,这件事上,男人的态度很重要,他有心对家人好,即便外面有勾魂摄魄的漂亮女子,他也会控制着自己不看一眼;他要是无心,就算做妻子的美成天仙做得再好,他也是看外面的人更加顺眼。”

  宛茵苦笑,“岚意,你这是在安慰我对吗?你想说,错不在我身上,而是在易斌身上?”

  岚意看着她,心里的纠结无法言喻,就好比在慕禾笙面前,她不能随随便便说卫长泽的“坏话”一样,在表姐面前,也不能直言易斌的不是,“这个事儿,终究得要表姐你自己想,或许没有什么错不错的,只有合适不合适?”

  宛茵叹口气,“那我和他,就是不合适的了。”

  话说到这份上,岚意也不知道该怎么往下续,换做别的关系,有人欺负了表姐,岚意还能把那混账拎过来敲打敲打,可夫妻之间,至亲至疏,最为复杂。

  屋内一时安静,连荣欢都睡着了,两人靠在一处坐着,半晌宛茵才道:“我没想到,在你家里住的那段日子,竟然是最快乐的时光。可以的话,我真的,真的很想回去。”

  “是啊,我也常常会回想那时候的事。特别是现在有了荣欢,想想从前自己那张狂样子,真是后怕。表姐,你瞧着我得殿下宠爱,却不知现在我很防备有人会伤害我的孩子,说话行动,都不敢像从前那样了。”

  岚意缓了缓语气,温和地说,“但日子是往下过的,为了荣欢,我也得让这颗心硬起来,表姐,你就算还没有孩子,但有父母,还有其他家人,总是回望过去,怎么往前看呢?”

  “我也想往前看,但我连能为自己争取什么,都不知道。”

  岚意劝,“你总要拿出态度,告诉易斌和公公婆婆,他这样不着家,日子没法好好过下去,咱们女人操持好了内宅的事,也就是希望夫君在外头忙了一天后,回来能有个舒服的地儿,相互间能说说话解解闷。可他现在又不忙正事,又不肯顾家,咱可不能乐意。”

  宛茵的怯懦,真是骨子里带出来的,“本来就不讨夫君喜欢,若是脾气再不好,不懂得温婉大度,惹恼了公婆,我该怎么活呀。”

  岚意说服不了她,轻轻叹了口气,心中倒是笃定了要好好地护着表姐,总不能让这样一个善良的姑娘,白白折进这桩本就不靠谱的婚事里。

  而此时此刻,在恭王府里闲逛的方宛玉,碰到了往主屋去的卫长玦。

  卫长玦对岚意的亲人都很客气,每每来人,都会过来露个脸,相谈几句,这会儿碰到宛茵,受了礼后,和气地道:“表妹怎么没陪在岚意身边说话?”

  方宛玉笑着说:“表姐要和我姐姐说话,把我赶了出来。我没处可去,只能乱走。”

  这话自然是开玩笑,卫长玦也明白,忙道:“这成何体统,我让人带你去喝杯好茶,待会儿她们讲完了,我再着人喊你过来。”

  方宛玉却拦了拦,“没事,殿下,我刚好没有好好地看过恭王府的景致,这次难得有这样的闲暇,也挺有意思的。”

  卫长玦颔首,“既然这样,那表妹就自便吧,把这里当自个儿家一样就好。”

  宛玉笑道:“不如姐夫带着我走一走?恭王府肯定还是姐夫您最熟悉。”

  她换了个称呼,更显得贴近,卫长玦便欣然答应,“行,正好我这会儿得闲,走一走,我再带你直接回主屋。”

  如此卫长玦便带着宛玉看了看恭王府的修缮摆设,虽然谈不上匠心独运,但王府的规格摆在那,总是要比方家裴家好太多,方宛玉偶有惊叹,孩子似的夸张。

  一时走到了一处假山旁,卫长玦道:“说起来不怕你笑话,这假山,是我让人照着裴府的那个造的。”

10544 3656605 MjAxOS8xMi8wMi8jIyMxMDU0NA== http://m.clewx.com/book/201912/02/10544_36566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