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22章 你的底气是我爱你

书名:新康里23弄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阿琐 更新时间:2020-02-14 13:44:59

  店员将精心打包好的礼服递给了郭旭东,又问唐娇要不要看一下那边的包,唐娇礼貌地谢绝,一行人离开了这家店。

  午餐吃得很饱,下午看电影也没怎么运动,加上早晨买的面包都还没吃过,而文文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头,便主动提出今天就到这里,下次再聚会。

  他们在停车场分开,文文还分了几只面包给娇娇,匆匆跑回林西成的车上,说:“我们马上走吧。”

  林西成好笑地问:“唐娇不开心了吗,男朋友给她买这么贵的裙子,她干嘛还要不开心?”

  文文毫不客气地说:“是开玩笑的吗,要是真的这么想,大家还怎么做朋友呢。”

  林西成立马解释:“玩笑玩笑,唐娇这样我还为她高兴,不是不信任郭旭东,只是出于对她的关心,和唐姚一样的担心。”

  文文说:“郭总监说了,她知道娇娇不看重他的钱,但是他希望娇娇也能尊重他这么多年努力工作换来的一切,人家两个人之间说得好好的。”

  林西成感慨这是年龄赋予郭旭东的自信和大气,说道:“希望他们能好好沟通,我相信郭旭东能让唐娇心安理得地接受下这些礼物。”

  文文笑道:“看来今天一天相处下来,你对郭总监评价很高,请一定好好传达给汪阿姨。”

  “啊呀……”林西成说,“我妈叫我偷拍一张郭旭东的照片,我完全忘记了。”

  文文拿起手机,对着不远处的车拍了一张,然而对焦在了车标上,郭旭东和唐娇的脸,都只能看个模糊的轮廓。

  她发给了林西成,两人会心一笑,迅速把车开走了。

  看着他们的车离去,唐娇捧着文文分给她的面包,小小地咬一口,味道还不错,比喝的东西强多了。

  郭旭东检查她的安全带是否正确地系好,也离开了这里。

  两人先是一阵安静,唐娇像仓鼠似的一口一口啃着面包,塑料袋悉悉索索的声响,郭旭东忍不住问:“面包好吃吗,恕我直言,这家店的饮料太难喝,完全不能和上次我们在路边喝的比。”

  唐娇倒过来撕了一块没啃过的地方,送到郭旭东嘴里,郭旭东点了点头:“不错,他们就好好做面包,为什么还要做茶饮。”

  唐娇摇头,她哪里知道为什么。

  郭旭东说:“不过也要谢谢那杯东西,我和林西成一开始多少有些尴尬,后来吐槽喝的东西,立刻就有话题了。”

  唐娇问:“今天相处下来,还好吧,文文当然不用说了,其实林西成也就是个普通的大男生,有他的风趣幽默,并不是那种一板一眼的人,只是从前优等生的光环也变成了紧箍咒,让他每一步都拼了命去做。唐姚告诉我,林西成放弃大学保研,选择毕业工作,纯粹是因为他不喜欢读书,他厌倦了。”

  郭旭东说:“所以我觉得他其实心里很明白自己要什么,但人总有不自信和犹豫的时候,强行要求每个男人都成为英雄,这本身也是一种性别歧视。”

  唐娇说:“你们男生当然帮男生说话,反正林西成不争气的话,也是他自己吃苦头,我是不急的,我们文文那么好,追她的男生多得是。”

  车里又一阵安静,那么巧,一辆婚车从后方超过去,车被装饰得很夸张,好像八九十年代的风格,但是很喜庆。

  “裙子可以退吗?”唐娇终于说出了口,“我很喜欢,但是太贵了,我不能总是这么花你的钱。”

  郭旭东问:“是不是要结婚以后,你才会心安理得地花我的钱。”

  唐娇说:“大概吧,但就算结婚了,也不能乱花钱,买一条裙子一万多块,你是印钞机吗?”

  郭旭东说:“下周发布会穿过后,就好好保存起来,将来我们的婚礼上,可以当敬酒服,我觉得行。”

  唐娇轻轻一叹:“我们说的,好像是两码事,你就不想想,万一我们分手的话,你花了那么多钱,多亏啊。而我呢,拿什么还给你呢,直接把裙子项链退给你吗?”

  郭旭东没说话,静默地把车往家开。

  寂静的气氛,直到文文发来消息说到家了,才稍稍活跃起来,郭旭东问:“说心里话,你喜不喜欢那条裙子。”

  唐娇点头:“很喜欢,不然也不会脑子一热走进去了。”

  他们到家了,郭旭东把车停稳后,伸手来解开唐娇的安全带,满目温和地说:“你喜欢的东西,就是我喜欢的东西,我知道,你的家教不允许你随便花男人的钱。可现在,这是我们之间的事,和你的父母,和之前所有教你怎么做人的人都没关系。我们之间,你只要负责开心就好,你幸福了,我就什么都好。”

  唐娇懵懵地看着他:“又要给我洗脑了是吧?”

  郭旭东摇头:“不是,是我爱你。”

  唐娇弱弱地说:“可我怕的是,将来我爸妈拿年龄攻击我们的时候,会说我贪图你的钱,而我真的这么做了的话,我就更没底气了。”

  郭旭东摇头:“不会的,你的底气是我爱你,你也爱我。”

  唐娇心一软,伸手抱住了他:“我更怕自己,有一天说我爱你都没底气了,变得只是喜欢你给我堆砌的世界。”

  郭旭东说:“今天是我不好,因为文文和林西成在,而且大家逛了一天都累了,好不容易一条完美的裙子出现,我就冲动了一下。我承认,我也想在他们面前有所表现,但我保证,将来不论买什么东西,都经过你的同意。”

  唐娇答应:“那就说好了。”

  郭旭东又说:“但是纪念日、生日和节日除外,你不能剥夺我为你挑选礼物的快乐。”

  唐娇知道自己早就被捧在云端,过分谦虚谨慎未免太矫情,只要下次出门,她再也不去这种店里,不看不逛不试穿,那就能彻底避免。

  再有,她也能努力工作,好好挣钱,过个几年,总有一天她也能买得起这些贵的东西。

  唐娇亲了他一口:“谢谢你,我很喜欢,真想下个礼拜六快点到。”

  这会儿功夫,汪美丽终于收到了儿子发来的照片,她刚好回到弄堂,兴奋地跑去唐家,一路喊着玉芬爬上阁楼。

  唐志明翻出老花眼镜,和妻子一起盯着照片看,然而只是一个模糊的轮廓,自己的女儿当然一眼就能认出来,但边上的人就不好确认了,要是在马路上碰到,肯定不认识。

  “林西成脸皮薄,不好意思偷拍人家,你们将就一下吧。”汪美丽笑嘻嘻地说,“但是光这样看,就已经很帅了呀,我们娇娇眼光不会差的。”

  姚玉芬把老公的老花镜拿去戴,端详半天说:“看起来,好像不小,有点气质。”

  唐志明说:“打电话的时候听谈吐,三十来岁肯定有的。”

  姚玉芬问老公:“这个车是什么牌子的,贵吗?”

  唐志明在银行工作多年,见识过的有钱人很多,各种车子都会停在他们门口,他算是认得的。

  汪美丽说:“贵的也好,便宜的也好,都是凭本事赚来的,唐娇将来嫁个有本事的小孩,不是蛮好吗?”

  姚玉芬轻轻一叹:“她不谈朋友我急,谈了我也急,她索性大方点告诉我们呀,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呢。”

  汪美丽说:“现在的小孩都很实惠的,谈得拢谈谈,不行么就分手,兴师动众的每次都跟你们报告一下,你们跟着瞎起劲,不是浪费精神吗?”

  巧的是,唐娇给妈妈发来了消息,说她已经回家,马上要洗澡去,有什么事待会儿说。

  姚玉芬立刻发了条语音:“娇娇,你洗澡的时候,门要关关好哦。”

  唐娇听见了的,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有及时回复。

  她心里明白,要想和妈妈好好沟通,还差得很远,现在只能维持表面的平和,大家都在心里求个安慰。

  房子的事妈妈看来不会让步,郭旭东的年龄也一定会触到他们的神经,唐娇现在很幸福,但必须舍弃一些东西,真正去面对的时候,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挺过去,能不能保护郭旭东不被伤害。

  洗完澡出来,看到郭旭东在擦她今天穿的鞋子,唐娇更心疼了,站在客厅说:“你想见见我爸妈吗?”

  蹲在地上的郭旭东,愣了一愣:“怎么这么突然?”

  唐娇问:“想见的话,我可以安排,长痛不如短痛,反正我一定要跟你在一起,谁也别想把我们分开,他们要痛苦,那就去痛苦好了。”

  郭旭东站起来,问道:“出什么事了?”

  唐娇跑来,抱着他的腰肢:“没什么事,我就是心疼你。”

  郭旭东笑道:“我怎么了?”

  此时此刻,林西成也洗完澡,走出来发现家里安安静静,就知道文文没没干好事,敲了敲门没反应,推开门,文文果然在练钢琴。

  他走过来,摘下耳机,文文吓得一哆嗦,怯怯地看着他。

  “哪里翻出来的?”林西成说,“现在胆子很大嘛,翻我东西?”

10530 3643568 MjAxOS8xMS8yMC8jIyMxMDUzMA== http://m.clewx.com/book/201911/20/10530_36435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