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原世界(10)

书名:我亲手养大的白眼狼都在觊觎我的遗产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小猫不爱叫 更新时间:2020-03-26 23:18:21

  “有点像是小说里的金手指吧。”喻铮想了想, 也不知道要怎么说。

  他梳理了一下,才从开始慢慢和司炀讲起。

  其实喻铮本人的身世,和第一个世界的喻铮有点像。只是不同的是, 第一个世界的喻铮, 好歹有个不错的养兄, 可真正的喻铮连个能够庇护他的人都没有。后面被找回喻家的时候,前面更是还有两个私生子哥哥, 和小三继母。

  父亲偏心到一定程度,他这个婚生子的日子, 最后去难过到了极点。

  “这个会所是我妈的嫁妆, 也是我当时唯一的凭借。可惜,我太蠢了,被人坑骗, 连最后这么点东西也没守住。”

  “后来,会所出事儿,我被抓了。监狱里,那些人为了斩草除根, 就想直接把我弄死。就在将死的时候, 我遇见那个系统。”

  “他对我说,可以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想过, 就算重来也没什么用, 我什么都不懂,难道重生一次,就能和他们抗衡了?”

  “只能让自己多活几年罢了。”

  “然后那个系统告诉我, 我可以找一个人来教我。让我自己选择身边的人。”

  “我……就选择了你。”

  “为什么?”司炀挺好奇, 他不像是那种善良之辈,虽然手腕不错, 可当初的名声却不算太好。

  喻铮放着那么多正人君子不要,专挑上他也是十分新鲜。

  可喻铮却低声说道,“我喜欢你。”

  “什么?”司炀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答案。

  喻铮咽了口口水,“我喜欢你。”

  “我刚回喻家的时候,就在宴会上看见过你。你就比我大一岁,家里情况比喻家还要糟心。可你什么都不怕,都能承担起来。”

  “所有提到你的人,都只有称赞和敬佩。我,很崇拜你。”

  “那也不至于喜欢吧!我记得咱们俩没有交集?”

  “有的,只是我没有和你说过话。”司炀难得这样不带火气和喻铮聊天,喻铮也十分高兴,就多说了几句,“其实我和你有好多次都在一个宴会上。可我什么都不会,看着也粗鄙,就不敢往你身边凑。”

  “后来被陷害,又发生那么多不体面的事儿,我就更不可能靠近你了。”

  “可我对你的感情,却越来越没办法控制。最后系统找上我的时候,我下意识就说了你的名字。”

  “不是因为别的,只是我想接近你。”

  “所以呢?你那个系统不是让你和我学本事?可我看你倒是学到床上了?”

  “我也不知道,我在小世界里是没有记忆的。只有每次回到空间,我才能融合世界记忆。”

  喻铮一开始也吓了一跳,他万万没想到,小世界的自己竟然会和司炀有过那么亲密的关系。

  可第一个世界两人之间的吻还是让喻铮忍不住变得贪婪,于是第二个世界的陈裕,就忍不住想要得到司炀。进而到了第三个世界的顾凛,就已经开始偏执。

  失控的欲望不在被理智控制,等喻铮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退路都被他堵死,司炀对他更是厌恶到了极点。

  所以分开的时候,喻铮才会哭。

  司炀听着这些,也觉得很神奇,可他自己也顺着喻铮的话捋出来一些与众不同之处。

  司炀突然想起来,他刚重生回来的时候,那个帮他脱离黑暗,又带来牛奶的小孩。

  那个语气,仔细回忆,不正是幼年的喻铮?

  “所以那时候报警的是你?”

  “嗯。”顾凛点头,“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你能不那么难受。”

  “司炀,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也明白你不会原谅我。但,但我总希望你能过的好一点。”

  “你别误会我。”

  喻铮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十分诚恳,配上他有点苍白的脸色,就让人觉得有点可怜。

  司炀长出一口气,突然觉得自己老这么较劲儿也挺没劲的。

  干脆起身想要回家。

  喻铮赶紧跟上来送他。

  司炀晚上喝了不少,意识的确清醒,可身体却被酒气熏染的没什么力气,还没站稳,就又坐回到了沙发里。

  喻铮赶紧伸手扶他,却因为沙发可茶几之间的距离太近,和司炀一起摔倒了沙发里。
喻铮赶紧从司炀身上起来,可却牵动了身上的伤,动作顿时一僵,正巧司炀欠起身,两人的唇,阴差阳错的贴在了一起。

  喻铮更加不知所措,可司炀却下意识伸出舌尖,舔了舔喻铮的嘴唇。

  喻铮始终坚守的和司炀的距离底线腾的一声就断了。

  而他压抑了足足十几年的对司炀的渴望,也在这一刻迸发到了极点。

  他试探着吻了司炀的唇,发现没有被拒绝之后,喻铮忍不住把这个吻加深。

  他太熟悉司炀的身体,而司炀对他也是同样。

  之前合理纠缠的时候,这档子事儿总是带着点强迫的意味。如今回归真实,倒是变得水到渠成。

  虽然没做到最后,可等两人折腾完了,也仍旧十分刺激。

  “司炀,你今天……还回家吗?”喻铮和司炀并肩靠在沙发上,转头看着刚刚平定了喘息的司炀,总觉得有点像梦里。

  倒是司炀先回过神来,看了看两人衣冠不整的状态,反问了喻铮一句,“你觉得呢?”

  喻铮想了想,先帮司炀把衣服整理好,然后带着他上了楼上自己的房间。

  司炀打量了一圈,“隔音怎么样啊!”

  喻铮点点头,突然不怎么敢看司炀。

  然而下一秒,就被司炀按在床上,司炀的吻也落了下来。

  俩人回来之后,也都是洁身自好。初次发泄,也都不太节制。

  等第二天喻铮醒来的时候,身边的司炀还在睡觉。

  喻铮想要起身,却被司炀反手搂在了怀里。
喻铮想了一会,最终还是停下了动作。

  他不太明白司炀是怎么想的,也不太清楚昨天他和司炀到底是擦枪走火,还是各需所属。可喻铮却很珍惜眼下的这么一丁点的温存。

  这是他两辈子求了三个世界都没求到的温暖。

  不止怎么的,喻铮就觉得眼睛有点发酸,把头抵在司炀的肩膀上,强行把心里那点难受劲儿压下去。

  可越压着,就越崩溃,到了最后,喻铮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被碾碎了。

  却听见司炀在他耳边问,“又琢磨什么呢?”

  喻铮愣愣的抬头,看着司炀,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直到过了好一会,喻铮才开口问道,“咱们现在这样,算是什么呢?”

  “你希望是什么?”司炀这次没生气,也没嘲讽。

  喻铮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也不敢想。

  司炀坐起身,从床头柜上拿了打火机,点了根烟。

  喻铮仍旧没有动,只是挨着司炀坐着,像是在等司炀最后的宣判。

  一根烟的时间其实远没有那么漫长,可喻铮却只觉得度日如年。

  最后,还是司炀打破了沉默。

  他说,“喻铮,我和你试试吧。”

  喻铮先是一愣,然后眼里就迸发出剧烈的欣喜。他好半天都没有找到自己的声音,嘴唇开合了好几次,才终于发出声音来,“为什么?”

  司炀又点了根烟,“我祖母说,我早晚身边得有个人。”

  “我玩累了,那些小情儿哄起来费劲,想分手也磨叽。倒是不如找你。”

  “可你不是觉得……”喻铮想起司炀当初对他说过的话,司炀说,已经造成的伤害是永远无法弥补的。
“你算是救了我祖母,加上之前你救我的一次,两条命,算是两清。”

  “真的?”喻铮有点不敢相信,总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司炀笑着说道,“不愿意?那就算了。”

  “不是,我愿意的。”喻铮赶紧截住司炀的话,然后像是试探一样,小心翼翼的抱住了司炀。

  没有被推开,喻铮的眼圈骤然就红了,他慢慢收紧手臂,最后把头抵在司炀的肩膀上,低声哭了出来。

  司炀一开始没有动作,可最后叹了口气,也终于回抱了喻铮。

  他想,或许他和喻铮之间的感情,远没有什么山盟海誓浓情蜜意,甚至过往回忆也都是彼此中伤,争锋相对。

  可归根究底,他们却也依旧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对方的存在。

  而且既然已经重生,不如就把恩怨一笔勾销,试试重头再来。

  人总是不能单独在世界里存活,现在的他和喻铮或许不算恩爱,说不定等到老的那天,也能鹣鲽情深。

  司炀这么想着,突然觉得,现在的结局,也还算完美。

  不管是对他,还是对喻铮。最终他们都找回了最重要的东西,不在让人生徒留遗憾。

  所以,现在就是最好的安排。

10521 3656563 MjAxOS8xMS8xMi8jIyMxMDUyMQ== http://m.clewx.com/book/201911/12/10521_36565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