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次给男主当爸爸(36)

书名:我亲手养大的白眼狼都在觊觎我的遗产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小猫不爱叫 更新时间:2020-03-26 12:57:40

  司炀是真的被顾凛彻底激怒。

  事情到了现在, 司炀才品出了顾凛想做的到底是什么。

  司炀想要算计顾凛逃走,顾凛就将计就计把司炀永远留下来。至于这个将计就计,是一开始就想好的还是临时起意, 这些司炀都不想追究。

  他真正气愤的, 是顾凛抓着他的弱点, 再一次威胁了他。
毕竟,顾凛只要一死, 司炀任务就会失败。前面两个世界的精心谋划,也一会一并付之东流, 第四个世界再开, 就要从头计算世界数目。

  所以,哪怕为了任务,司炀也一定会留下来保住顾凛的性命。

  不是因为什么狗屁深情, 纯粹是利益驱使。

  而顾凛,他虽然不知道司炀为什么不能让他死。但是他习惯了利用一切。

  司炀的顾忌,也会成为顾凛的凭借。至于司炀的威胁,顾凛更是无所畏惧。甚至隐约还带着点期待。

  “咳……”血液从喉咙里涌出, 顾凛狠狠地呛咳了几声。

  心口传来的痛楚还有生命不断流失的恐惧对他来说, 都不算什么。因为能把司炀留下的痛快和兴奋已经让顾凛心满意足。

  “我……当然相信你能留住我的命。但是司炀,你也不得不承认, 咱们俩……咱们俩两败俱伤。”

  “我当个活死人, 最起码身边梦里都有你,可司炀,你这辈子却再也不能离开, 只能守在我身边, 陪我当一对苦命鸳鸯了。”

  “死前开始说胡话了吗?”司炀冷笑。

  “不是胡话。”顾凛却真的高兴起来,“我得罪的人, 太多了,就算我苟延残喘,他们也迫不及待想要弄死我。”

  “所以……你只有一个选择,留下来,看护我。”

  “顾凛,我第一次知道,你可以这么卑鄙。”
“因为,我是你教出来的啊。”看出司炀眼里的愤怒,顾凛眼圈突然红了,“我,没有办法。”

  “司炀,你可能不信,但我真的爱你。或许你觉得我卑劣,但我没有办法。”

  “我只要活着……就……就绝不会放开你。”顾凛喉咙里涌出的血越来越多,到最后几乎无法说话。

  他死死的拽住司炀的衣袖,坚持把最后的说完,“我知道我这辈子,对不起你。可我不敢想下辈子还能不能遇见你,去补偿。”

  “所以欠你的,我还不起,索性就也不还了。司炀,你若真的心有不甘,就结果了我。”

  “但,但只要我有一口气,你就绝不可能离开我。”

  “是你先招惹我的,我……不放开。”

  “你是真的有病。”

  “可能吧……因为我本来就一无所有,直到遇见你……”

  “所以,你……你怎么想,我都无所谓了。只要是你愿意主动想我……”

  顾凛说完,眼神渐渐涣散,最终闭上了眼。可他的手却依然抓住司炀的衣袖不放。

  这般执拗,即便冷情如司炀,暴怒之余也到底被震撼了一番。

  系统结结巴巴的询问:宿主大大,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救人。

  司炀巴不得把这一刀捅得在深点送顾凛归西。

  可到底心有不甘。他在这个世界和顾凛纠缠了三十年,耗费精力无数。

  如果就这么让任务失败,对于追求完美习惯掌控一切的司炀来说,就是奇耻大辱。

  更何况,还有顾凛对他做下的那些事儿,曾经把他压在身下的为所欲为,每一样,都是司炀将他挫骨扬灰的理由。

  “让他就这么死了,实在是太便宜了他。”司炀咬牙切齿的一句话,就说明了他的打算。

  顾凛想当活死人,那他就成全他。

  抱起顾凛,司炀转手带着人去了小院三楼的药剂室。

  这里的草药不够,但至少能够维持顾凛的狗命,让他活着到帝星。

  一个月后,帝星。

  司炀议政回来,第一件事就是进了药剂室看顾凛的情况。

  一个月前,顾凛遭顾缘暗杀,司炀最终保住了顾凛的性命,可到底还是没能救回顾凛的神志。他现在躺在床上,呼吸匀称,却没法睁开眼睛,始终陷入昏迷。

  这其中,到底是司炀故意,还是的确力不从心,便无从知晓。

  而顾凛病重,帝国不能无人管理,司炀作为伴侣,便顺理成章的接手了顾凛的工作。

  管理一整个星际对于司炀来说,远没有那么困难,甚至比起顾凛,司炀要更加游刃有余。

  至于之前因为谋划刺杀顾凛的索伦德一行人,又被重新放了出来。

  他们原本就是司炀的亲信,和司炀配合起来,反而更加高效。

  至于顾凛在位时引起的那些小骚乱,在司炀手里,也迅速的被抹平。那写想要卷土重来的贵族,也最终去了他们改去的地方。

  只是顾凛,真的一直没有醒来。

  药剂室里,司炀调配了一种新的药剂亲手喂给顾凛吃。动作娴熟,一滴都没有遗漏。

  这都是这段时间反复练出来的。顾凛昏迷之中还算乖巧,除了来回挪动他颇为费事,其他的也算是省心。

  索伦德有事儿来找司炀,敲门进来的时候,正看见司炀照顾顾凛,心里顿时不是滋味。

  “先生,您又何必管他?”在索伦德眼里,顾凛就是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司炀对他千般好,到了他这都等于喂狗。没有必要。

  可司炀显然并不想和他聊这个,三言两语把话题带开,说完了正事儿,就放索伦德走了。

  坐在顾凛床边,司炀盯着顾凛沉睡的脸,觉得不可思议。

  作为药剂师,司炀太清楚顾凛的情况。

  不死不活,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每过一天,都没有任何意义,甚至连活着的价值都体现不出来。

  这种日子,换成司炀自己,连一秒钟他都无法忍受,可顾凛却心甘情愿。

  就为了把他留下,所以就能靠着偏执做到这种地步?

  可这样又有什么意思?他不死不活的躺着,达到目的也不能享受胜利成果,真的能够快乐吗?
可这个问题的答案,司炀已经要不到了。因为顾凛……已经不能开口回答他。

  接下来的生活,原比司炀想象的轻松。

  没有顾凛时不时的闹幺蛾子,司炀在这个世界上剩余的时间也很快过去。

  这期间,的确时不时有人提起顾凛对他的深情,可司炀并不在乎。死遁他玩的娴熟,这些小细节的安排模式没人比他更清楚。

  不过这不妨碍他配合着做出情深一片的模样,到了最后,就连索伦德这种知道底细的,都觉得司炀对顾凛,是真的喜欢,刻骨铭心,可以爱他一辈子的那种情深似海。

  索性,顾凛在这个世界原本的寿命也不算太长。

  二十年后,顾凛咽气。司炀坐在床边看着顾凛的身体许久,最终拿起匕首刺穿了自己的心脏,缓缓地倒在了顾凛的床边。

  生前互相折磨,死后却终于有了几分恩爱伴侣的模样。

  可归根究底,都是笑话一场。

10521 3656423 MjAxOS8xMS8xMi8jIyMxMDUyMQ== http://m.clewx.com/book/201911/12/10521_36564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