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54章再见步云裳

书名:傲娇摄政王,你命里缺朕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沉鱼不落雁 更新时间:2020-03-27 01:11:39

  “爷没听错,如意喜欢你,是那种喜欢。”

  吓得身形倒退了几步,步非宸心头乱颤,难以自持的转过身子一下子双手杵在了桌面上面。

  怎么回事?如意说喜欢他?还是那种喜欢?可,可她该是知道他步非宸并非是男儿身,又怎会闹出这样的事情来?

  还是说……原来的步非宸也怀有这种心态?

  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这个半途才接管了步非宸这具驱赶的半吊子主人实在是弄不清楚啊!

  看着步非宸一言不发的矗立在那里,如意终于用尽了毕生最大的勇气。

  她从背后伸出手拦腰抱住了步非宸。

  明显感受到面前这具身体开始微微僵硬,如意心中无比的苦楚,却还是吸着鼻子说道:“如意命苦,被双亲卖到了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地方,若不是爷出手相救,如意早就一头撞死在那里了。”

  “如,如意,我救你那完全是处于对你的怜惜,可我,你知道我……”

  “爷,自从你把如意救下来的那一天开始,如意就告诉自己,这辈子都是爷的人。”

  天啊,这是造了什么孽?步非宸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救下了怎样的一场孽缘?

  不待步非宸开口,如意又将额头抵着他的后背。

  “爷,如意知道你此时定然是要唾弃如意的,可如意还是想要告诉你,如意并非是什么心思龌龊的女人,只不过如意对你的感情,连我自己爷控制不住。”

  说到这里,背后说话之人浑身剧烈的颤抖着,像是有种绝望从心底产生。

  眼见着步非宸始终僵硬着脊背背对着自己,如意终于抹掉了眼泪,缓缓的抬眸看了看步非宸的背影,慢慢的松开了手。

  “爷,如意自知若是这种话说出口,就再难留在府上,如意这就离开,绝对不会让爷为难的……”

  听到这句话,又感到背后窸窣之音,步非宸慌忙转身一把扯住如意的手。

  “你现在孤身一人能去哪儿?你用不着离开摄政王府,虽,虽说你说的事情,我,我的确是不能帮你;但,但其实你在我心中,你是,你是一个好妹妹,妹妹,你知道吗?就像是锦瑟一般那样的存在。”

  尽管心中无比的震惊,但眼下步非宸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如意,只能先稳住她才是。

  妹妹?原来在王爷的心中,她是个妹妹……她该知足的不是吗?毕竟她原本与王爷就是不可能的。

  如意低垂着头,一直站在那里默不作声。

  “如意,你不能离开这里知道吗?我知道你现在只不过是一时的被眼前的假象所迷惑,只要你再等等,只要你肯再给我一点儿时间,等我把手上的事情完结之后,我就会对外公布一切,到时候我会替你找个好人家,让你以我的姓氏,风光出嫁,你说好不好?”

  王爷要把她嫁出去?如意脸色凌乱,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她急匆匆的看着步非宸的表情,而后却实在是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眼见着如意此时已经稳定下来,步非宸松了口气:也许只是因为如意扮演着这个摄政王的宠妃太过入戏,才会衍生出这样光怪琉璃的画像,只要他尽快将一切都恢复到正常,那如意就再不会出现这种荒唐的念想。

  想到这里,步非宸又重重的拍了几下如意的肩头,而后说道:“那个,我想今夜我还是先回去睡了,你好好休息,不要胡思乱想的。”

  说话间,步非宸已经冲出了房门,看样子有种落荒而逃的感觉。

  天还未亮,又是一夜未眠的步非宸此时真的像是逃难一般的坐上马车直奔皇宫。

  风无眠虽不知王爷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此时看着他脸上的气色不对,也不敢问上一句。

  今天朝堂上面究竟都议论了一些什么事情,步非宸却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一般,此时一声叹息,就听到殿外传来娇滴滴的声音。

  “臣女是奉了太皇太后的旨意来伺候皇上的。”

  凝眉就看到一旁的上官扶苏脸上又有些烦躁的表情。

  眼下自己心中也十分的不敞亮,步非宸又在这个时候听到步云裳在外面欢叫着,自然是心中更加不悦。

  他起身径直走到了殿门口,外面守着的元培公公叹口气:这个时候若是苏公公在这里就好了;可巧就巧在前些日子他身子不适,但眼下却又换了苏公公身子不适了,要不怎么说他们这些老奴才的身子骨是越来越颓废了。

  扬着脸上的假笑,元培公公低声说道:“七小姐,不是奴才不让你进去,而是眼下皇上正与摄政王在商量要事,这个时候别说是您,您看看老奴,这近身的伺候不是也一样被挡在外面了吗?”

  步云裳闻言紧锁着眉头:怎么他步非宸一进宫,皇上就命人关了昭和殿的大门?他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天神一般的人物不成?

  心中正有所不忿,但眼前的大门却一下敞开,步云裳脸上立马就惊现了乍喜之色,她手中端着鸡汤,娇嗲的开口:“臣女参见皇上。”

  “……七妹,你的意思是说,你这身份已经尊贵到连皇上都要亲自为你开门的份儿上来了?”

  头顶上响起阴森森的话语,使得那步云裳嘴角凌乱的抖了几下,惶惶然抬起了头。

  是步非宸,竟然是步非宸出来了?那她现在该用怎样的表情?

  步云裳一瞬间的迟疑,而后马上又笑眯眯的抬起头说道:“四哥哥……”

  “这宫中哪里有你的四哥哥?若是想要叫,就回冥王府去叫。”

  元培眼皮突突了几下,听这话,今儿咱们节哀摄政王是气儿不顺?这可是千万不要招惹才好。

  步云裳连番被步非宸损了面子,却又只能暗自隐忍下来,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撑起嘴角的笑容:“摄政王所言极是,臣女见过摄政王,臣女是奉了太皇太后……”

  “本王记得你好像是赵太后册封的郡主,这些日子以来,你可有去探望过赵太后她老人家?”

  怎么在这个时候提起那个没有的废物太后了呢?

  步云裳似乎心中不是很感兴趣,只能涎着一脸假笑说道:“回摄政王,裳儿初入皇宫,有些地方还不是很熟悉,所以太后娘娘那边……”

  “别的地方你自然可以不熟悉,但是太后可是你的大恩人,怎么会连她的住处你都辨识不清?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要让别人误会你是踩着太后娘娘的肩头进了这皇宫,而后转眼就卸磨杀驴了?今日正好本王也闲来无事,就带你去探望一下她吧!”

  说完这句话,步非宸已经从昭和殿走了出来,转身就将殿门无情的在步云裳的面前关闭。

  那翘首以望,正想要巴望着里面那位自己心心念念的如意郎君的步云裳一下子就黑了脸。

  她嘴角凌乱的抬起头看了看步非宸,而后又看向那紧闭的殿门,最后磨着牙低声说道:“要不然,摄政王容我将这碗鸡汤给皇上送进去?”

  “鸡汤?正好,也就一并拿去给太后娘娘补补身子吧!最近梅雨时节,身体潮热,喝点鸡汤暖暖身子,也算是你孝敬了太后娘娘。”

  “可真是给皇上的……”

  “元培公公,本王记得今早皇上是不是刚刚才喝过太医院给下的方子,要是虫草花汤来着是不是?”

  元培一头冷汗,那汤明明就是皇上端来给摄政王进补的,可既然王爷都这么说了……他也就只能……

  哼哼哈哈的干笑了几声:“王爷说得是,奴才想起来,今早皇上才刚刚喝完那补汤,奴才寻思着,这进补的事情,也不能一蹴而就不是?要不然,七小姐,您看这碗鸡汤,要不然你就给太后娘娘送去吧!”

  “你……”

  步云裳掐着盘子的手已经微微发白;她这可是专门给上官扶苏准备的,为什么要给那个老愚妇去喝?更何况这里面还加了……

  “裳儿,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走!你们几个,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帮着郡主端着她那碗鸡汤去?若是到了太后那里变凉了,本王轻饶不了你们。”

  恫吓完这句话,步非宸已经足下生风的朝着赵太后的凤鸣殿而去。

  而眼下这位冥王府的七小姐再想碰触那碗她自己精心调制的鸡汤,可也是似如登天了。

  凤鸣殿中如今已经恢复了一些生气,步非宸一路上走来,看着多多少少的宫娥游走期间,不觉眯起了眼睛,看来他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要发生了。

  紧闭的宫门,里面阵阵迟缓的榆木疙瘩的声响,步非宸挑眉开口:“太后娘娘,臣步非宸带着冥王府的七小姐前来探望你了。”

  轧然而止的木鱼声,不多时大殿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洛嬷嬷走了出来,看到步非宸的时候,谨小慎微的弯下了腰。

  “摄政王今天怎么有空来探望娘娘呢?”

  “都说裳儿是太后娘娘的解忧花,今天本王闲来无事在宫中正好就遇到了她,她正想着要来探望太后娘娘,本王便一并来了。”

10518 3656608 MjAxOS8xMS8xMC8jIyMxMDUxOA== http://m.clewx.com/book/201911/10/10518_36566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