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36章 意外(二)

书名:我就喜欢惯着你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20-03-27 00:11:38

  于家三口带着一股子找人干架的气势走进盛天,前台接待见状,小心翼翼。

  “请问你们找谁?”

  “找谁?哦,你等等。”于大壮低头找出手机,给小姑娘看,“我找你们王经理。”

  大禹和盛天的工作问题,一直是王弈勋在负责,前期和后期没有换过人,小姑娘只是一个普通的接待,对公司的事情,并不尽知。

  “好的,你们稍等,我打电话问一下。”

  她打完电话,很快走过来,笑着说:“你们是不是来早了?王经理这会儿在开会。麻烦你们先到休息室等一会?”

  来早了?于大壮记得约的就是九点,所以,吃过饭就过来了。

  他没有争执,随和的咧嘴一笑,“成。给你添麻烦了。”

  “没关系。这边请。”

  休息室还有别人在等待。

  于大壮看了一眼,找了个角落的沙发坐下来。

  苗芮和于休休跟着他,母女俩从头到尾没有吭声。

  “请喝水。”接待很客气地端来茶水。

  于大壮闻了闻,抿一口,望向于休休直点头,“茶叶不错。盛天就是盛天。”

  接待小姑娘抿嘴一笑,轻瞄他们一眼,离开了。而于休休对老爹在这个时候,还这么“没心没肺”的夸人家的茶好,有些不理解。

  “爸爸,你准备好方案没有?”

  “准备啥方案?”于大壮悠闲地品着茶,“合同都是有条款的,按合同办事就行了。该怎么弄怎么弄,咱不逃不避,认了就是。”

  苗芮瞥他一眼,“没出息!”

  说完,她又拿胳膊肘儿捅捅于大壮,“为什么是那个什么王经理?”

  “不是王经理,是谁?”于大壮有点好笑。

  “找阿南啊!”苗芮是个家庭妇女,考虑问题的方式和于大壮不一样,“咱们和阿南又不是不熟?这种事,直接找他谈,不是更好吗?干嘛要通过别人?”

  于大壮笑了起来,指了指休息室的一个盛天logo。

  “这是盛天,不是咱们家的大禹,你想见人家老板就见老板?阿南事多着呢,别麻烦了。”

  “这哪里是麻烦?我说你这个人,就是傻。”

  苗芮还想要说什么,于休休突然冒出一句,“今天见不着他的。”

  “嗯?”苗芮瞪过来,“为什么?”

  于休休不敢看老妈的眼睛,“他去了于家村。”

  “于家村?”这次连于大壮都诧异了,“他去于家村干什么?”

  “谁知道呢?”于休休翻开于家村水库人的微信群:“大概是被这些人给撺掇的吧?你们没有看群聊吗?马屁都快拍成驴屁了,看这一个个的,这么可着劲儿的讨好,某人还不飘飘然?赶紧去于家村送礼去。”

  “哼!德性。”苗芮很是酸了一阵。

  于大壮却皱紧眉头,抿着嘴巴,不知道在想什么,好半晌没有吭声。

  于休休察觉出他的情绪,“怎么了,爸爸?”

  “没事。”于大壮又去拿桌上的水杯,拧着眉头吹了吹水面,“这个时候去于家村,他到是个有心的孩子。”

  有心?

  有什么呀?

  傻子一个罢了。

  于休休在心里否定着霍仲南的于家村之行。

  这时,听到一个不太友好的笑声,“哟,这是大禹的于总吧?”

  于家三口坐过来的时候,休息室里就只有两三桌人,不知道在谈什么。

  说话的中年男人,刚才他们没有见到,应该是刚刚进来的。

  “陈总。”于大壮看了那人一眼,表情不变:“你怎么也来了?”

  “我来谈点生意。”陈忠的脸,露出了一抹得意之色,走到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他们,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听说你们收购浮城的事,又黄了?”

  “可不么?”于大壮为人向来坦然,并不觉得这是什么丢脸的事,爽朗地笑着说:“我这小虾米,没福气吃这口大鱼啊!”

  “呵!”陈忠的目光在于休休和苗芮的脸上巡视一遍,目光里隐隐生出几丝邪性。

  这于大壮做生意不咋的,福气到是不小,老婆和女儿,一个赛一个漂亮。

  陈忠摸了摸下巴,“那你们今儿过来,是谈解约的事?还需要赔违约金的吧?”

  于大壮尴尬地笑了笑,“差不多。”

  “老于啊!”陈忠坐到了靠近于休休的那张沙发上,看着于大壮,递上自己的名片,“我素来敬重你的人品,看你遇上这种事,也为你着急。这样吧,等你这边解决了,咱们可以约个时间谈谈。”

  于大壮接过名片,“谈什么?”

  “当然是谈生意啊!”陈忠扭头看了一眼于休休,又笑着对于大壮说:“指不定,我就能拉大禹一把呢?”

  “谢了!”于大壮把名片放入口袋,不动声色地说:“我老于认命。不是做生意的料,准备清点下家产,陪老婆孩子,过悠闲日子去。”

  陈忠凉凉的笑,“这次大禹得欠不少钱吗?于总想悠闲,怕也是难。”

  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于大壮不辩白,只是乐呵呵地笑。

  “日子苦点没关系,大不了以后,就指着收房租过日子了。想来,也饿不死。”

  于大壮的房产多,很多人都知道,当初他怒摔房产证的事情更是一番“美谈”,现在房价高,房子可以说是硬资产,都是实打实的钱。

  “老于你可不是这么想得开的人。”陈忠就像看不到于大壮的不耐烦,越坐越近,那目光毫不客气的流连在于休休的身上,“说句不听话的话,你奋斗了一辈子,在浮城又投了这么多钱,就这么栽了,你甘心?”

  “不甘心能咋样?”于大壮抬头看他,目光有点冷。

  “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嘛。”陈忠把胸脯拍得啪啪响,“你老于是实在人,我就爱交你这样的朋友。放心吧,大禹的未来,包在我身上。”

  说到这里,他又瞄于休休一眼,“不过,有个小忙,老于得帮帮我。我前几年离了婚,现在还是孤家寡人一个,老于,你得负责给我找个如花如玉的俏媳妇,这个对你来说,不难吧?”

  他那赤裸裸的眼神,就差没有直说,让于大壮把女儿卖给他了。

  这简直就是羞辱。

  可他偏偏没有直说,反而让人难以开口责怪——

  于大壮冷哼一声,把名片掏出来,直接丢到垃圾桶里,“陈总,我老于再穷再落魄,交朋友也是看人的。可是,我看你不怎么像个人。嘿嘿,你这生意,还是找别人去谈吧!”

  陈忠被他甩了脸,脸色当场不好看了。

  “于大壮,我说你是不是看不清形势?你以为你还是那个盛天集团的合作伙伴?弱智了吧,自己欠多少钱,心里没数?眼瞅着大禹就完蛋了,你们一家子都得去要饭了,还装什么清高?说难听点,我看得上你女儿,那是你家的福气,知道吗?”

  “我呸!”苗芮站起来,一个巴掌就甩了过去,“老娘的女儿是你这种王八蛋能侮辱的?”

  陈忠万万没想到,她会当着这么多人动手,捂着火辣辣的脸,气恨地盯着她。

  “泼妇,你敢打人?”

  “我没打人,我打得的是狗。不!说你是狗,侮辱了狗,我打的是垃圾,是人渣,是畜生!”

  苗芮骂人是个狠的,声音分贝又高,很快就惊动了别人,保安和工作人员都挤入了休息室。

  有人上来劝架。

  苗芮叉着腰,指着陈忠就开骂。

  “怎么着,这王八蛋欺负我女儿,我不能打他?我不仅打这个畜生,我还吐他!呸!”

  说着,她就作势就要吐口水。

  陈忠根本没有想到这么娇俏的小妇人,骂起人来这么泼,他退远几步。

  “你们再乱来,我报警了。”

  “报啊,报啊,看警察来了,帮谁。”

  “行!那就让警察来评评理,打人还有理了你?!”

  陈忠态度很强硬,因为他刚才说的话,不会有外人听见,就算休息室有监控,也只能看到他友好的态度,不可能听到他说了什么。苗芮打人,肯定是不对的,他吃不了亏。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一直没吱声的于休休突然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我真是太机智了。”

  手机往陈忠和众人面前一晃。

  “我都录拍下来了呢?大家想不想听听,这位大叔都说了什么?”

  陈忠脸色一变,狠狠地看了于家三口一眼,准备报警的手,慢慢放了下来。

  “这次就饶了你。”

  他转身就想走。

  不料,两个保安堵了过来。

  “先生,你还不能走。”

  陈忠愣了愣,看到保安背后过来的王弈勋。

  “王经理,你们什么情况?要留人?”

  王弈勋皱了皱眉,“陈总在盛天的休息室侮辱盛天的客人,不需要解释一下吗?”

  陈忠的脸,瞬间发白。

  这什么意思?盛天要护着于家?太可笑了!

  如果真心要护着,又怎么会闹成今天这个局面?

  于大壮也有些意外。

  他不想把事情闹大,毕竟自己家的是女孩子,说出去怎么都是女儿家的名声不好听。他走过来,“王经理,这事过去了,他嘴不好,我们打了他一巴掌,扯平。我们还是抓紧时间谈解约和赔偿的事情吧,大家都挺忙的,别浪费时间了。”

  王弈勋古怪看他一眼,“谁和你说,要解约和赔偿了?”

  于大壮愣了愣:“不是你说今天来谈合同吗?”

  王弈勋低笑一声,摇了摇头,“于总,你误会了,我让你来谈合同,不是解约,更不是赔偿。而是盛天考虑到大禹面临的不可抗情况,准备降低价格,同时,延长收款时间。这个,当然也是要和您沟通,并重新订立补充合同的。”

  “什么?”

  当场的人,都已经自己听错了。

  那可是浮城啊!不是面包土豆和茄子,更不是卖不掉的标地物。

  盛天卖给大禹的价格本就足够的低廉,多少人抢着接盘呢,谁会相信,盛天不仅再次降价,甚至还延长期限。

  虽然王弈勋没说延长多久的期限,但是看他的表情,就像是恨不得把浮城推给人家一样,想来是根本就不准备为难大禹的。

  大家都玄幻了。

  于大壮和苗芮面面相觑。

  于休休也僵硬着身子,一脸不可思议地想,难道这就是她陪睡一晚换来的报酬?

  气氛凝滞好一会,苗芮突然拉住于休休的胳膊肘儿,把她拉到一边,又一次审问她。

  “前天晚上,你干什么去了?”

  “……”

  老妈的表情比昨天还要纠结,明显是怀疑什么了。

  于休休有点尴尬,“……咱们现在是不是先说正事,比较好?”

  “正事有你爸去说,你跟我说你的邪事就行。”

  噗!于休休被老母亲精准的用词逗笑了,轻飘飘瞄她一眼,突然又害羞的咬了咬下唇。

  “看在他这么乖的分上,那暂时就承认一下他好了。妈妈,我和霍仲南,可能又好上了。”

  什么叫“可能又好上了”?

  苗芮觉得自己和女儿之间的代沟,至少隔了一条银河。

  而另一边,王弈勋示意保安,把陈忠带出去了,然后热情地邀请于大壮。

  “于总,我们上去谈?”

  于大壮还有点云里雾里,找不着北。

  “上去?哦,好好好,上去谈。”

  ……

  ------题外话------

  于休休:……我仿佛卖了一个好价钱!

10488 3656592 MjAxOS8xMC8xOS8jIyMxMDQ4OA== http://m.clewx.com/book/201910/19/10488_36565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