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前世五

书名:我为表叔画新妆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笑佳人 更新时间:2020-01-14 09:10:27

  宝蝉决定嫁给周典了。

  阿渔让徐潜仔细查过周典的家况, 得知周典老家父母兄弟俱全,都是淳朴勤劳的普通村民,家中并无刻薄小人, 宝蝉的两个妯娌都是村里姑娘, 宝蝉嫁过去只会被一家人供着,绝不会有人敢欺负她。
以宝蝉大胆泼辣的性格, 阿渔相信也没有人能欺负的了宝蝉,不像宝蝶……

  想到被镇国公徐演害死的宝蝶,被欺凌那么久直到怀了身孕再也瞒不住才朝她哭诉的宝蝶,阿渔心中便涌起浓浓的恨意。

  生她养她的父母死了, 害死他们的是建元帝, 阿渔无法向一个帝王报仇,她甚至也没有本事报复徐演, 但至少, 她不会再在徐演或容华长公主面前卑微怯懦,都死过一次了, 再回京城, 阿渔要昂首挺胸地做人。

  宝蝉出嫁不久, 建元帝的旨意到了, 让徐潜回京任职。

  此时已是金秋十月。

  宝蝉来给阿渔送别, 抱着阿渔的腿哭成了泪人, 求徐潜一定要照顾好她的姑娘, 别让她的姑娘再吃曾经吃过的苦。

  徐潜只肃然颔首。

  阿渔哭着上了马车, 宝蝉扑到窗前,阿渔从里面探出身子, 主仆俩谁也舍不得谁。

  徐潜上车,将阿渔拉到了怀里。

  周典也将宝蝉抱到了怀中。

  马车越走越远, 宝蝉的哭声越来越低,阿渔靠在徐潜怀里,忽然有种感觉,她这次回京,是真的要不一样了。

  除了徐潜身边这批心腹下人,没人知道她真正的身份,有些人看到她的脸可能会怀疑,但只要她与徐潜不承认,那些人就没有证据。再说,她们查到证据又如何,曾经的曹家阿渔已经被南康郡主害死了,徐潜找来顶替她的那些破碎骸骨已经被当成她并且以徐恪妾室的名义下葬,她与徐恪已经再无关系。

  .

  凤阳与京城相隔千里,但徐潜身份尊贵,无论是来往两地的商人还是官职调动的官员,到了京城都会与亲朋好友提及徐五爷在凤阳的亲事。

  因为这桩婚事实在有些诡异,那可是镇国公府里的徐五爷啊,哪有不在京城不在徐老太君面前办婚事的,反而自己草率的就在凤阳办了?

  京城的官民听说此事,有同样觉得蹊跷的,不禁怀疑徐五爷的夫人是不是有问题,徐五爷不敢带回京城成亲,但也有人猜测徐五爷是不是年纪大了,以前没遇到合心意的妻子才迟迟不娶,现在终于遇到了,便迫不及待地成了亲?

  总而言之,各种猜测都有。

  有与镇国公府走的近的人家,直接向国公府的几房打听消息。

  但最初,只有徐老太君通过一封言简意赅的家书知道她的老五成亲了。
老五在家书上说,他的媳妇姓林名阿渔,是冀州人士,林父当年于他有恩,他在前往凤阳的路上偶遇林家阿渔,被其姿容打动,求娶为妻。因他要在凤阳任职一年,时间太久,他等不及,先办了亲事。

  徐老太君看到“姓林名阿渔”这五个字时,两边太阳穴就开始突突了。

  他的老五最重规矩,如果那林阿渔身份没有问题,清清白白的,儿子会不带到京城光明正大的办场婚事?

  而且,天底下哪有那么巧的事,京城的曹家有个阿渔,冀州的林家也有个阿渔?

  徐老太君几乎立即肯定,老五娶的就是曹家阿渔!

  有了定论,再往前推,这事一点都不难解释。当年南康郡主因妒生恨谋害阿渔,阿渔所坐的马车跌落山崖,后来侍卫在山底下找到两具被野狗撕咬的亲妈都辨认不出来的残尸,因为两人的衣着与阿渔主仆的一模一样,自家就认了那是阿渔与宝蝉,好好地给安葬了。

  但是现在,徐老太君推断出了真相,南康郡主谋害阿渔是真的,只是她的老五出手了,暗中救了阿渔主仆,并且将人藏了起来。

  而老五对阿渔的心思,在小六要贬阿渔为妾老五跑过来要她护着阿渔时,徐老太君便看出了端倪。

  后来她以为阿渔死了,大家都以为阿渔死了,小六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折腾了两年多才肯与南康郡主好好地过日子,老五却坚持不肯娶妻,连个敷衍的理由都不给她,徐老太君便知道,她的老五魔怔了,为阿渔魔怔了。

  老五不肯娶妻,徐老太君干着急也没有办法,强按着他的头叫他娶,那是同时害了两个人。

  无奈之下,徐老太君只能眼睁睁看着儿子变成一个老光棍。

  如今,把阿渔藏了四年的老光棍儿子终于忍不住了,他背着她在千里之外娶了阿渔。

  收起信,徐老太君望着窗子,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曹家为何会倒,徐老太君心里明镜似的,功高盖主,建元帝又太偏心太子。

  建元帝收拾曹家收拾的突然又干净利落,徐老太君什么都做不了,便是建元帝慢慢悠悠地收拾曹家,徐老太君也不可能为了曹家去与建元帝叫板。

  曾经她看着长大的曹家小辈们都死了,只剩一个阿渔在她家做孙媳妇,徐老太君是真的心疼那丫头,可她心疼有什么用啊,容华长公主非要收拾阿渔。老五怨她坐视不理,其实徐老太君管过,容华长公主那边无法改变,徐老太君就叫来小六,让他给阿渔写封和离书,放阿渔出去,届时徐老太君会保证阿渔平安富足到老。

  可小六舍不得放阿渔走,徐老太君说得口干舌燥各种道理讲了一堆,小六只是红着眼睛向她保证,说他会护好阿渔。

  结果呢,小六还是干不过他娘,又不舍与阿渔分开,硬生生让阿渔做了妾室。阿渔变成妾后,小六还嫌阿渔命长似的,故意不给南康郡主脸……

  徐老太君年纪大了,阿渔在小六屋里,她无法时时看顾,最后果然出了事。

  所有人都以为阿渔死了。

  其实是老五将阿渔藏了起来。

  徐老太君了解自己的儿子,阿渔若不愿意,他绝不会强迫阿渔什么,所以,老五等了四年,终于把阿渔的心捂热乎了,老五这才迫不及待地娶了她。

  徐老太君头疼,两口子不回来还好,一旦回来,家里必然生乱。

  可是让徐老太君反对,让她写信骂儿子胡闹坚决不许他带阿渔回京,徐老太君也做不到。

  阿渔那孩子命太苦了,老五对她的心也太痴了。

  徐老太君更怕她反对了,老五这辈子就再也不回来了。

  因此,本来就偏心老五的徐老太君,决定最后再偏老五一次大的。

  烧了信,徐老太君将徐家四房长幼都叫了过来,宣布了老五的喜事。

  徐家男人们目瞪口呆,女眷们七嘴八舌地追问五夫人姓甚名谁。

  徐老太君只道自己的小儿媳是冀州林氏女,然后嘱咐儿媳妇们回头多照拂弟妹,又叮嘱徐慎几对儿小夫妻要敬重五婶。

  徐潜的婚事在徐家都是个谜团,旁人来打听,徐家众人也说不清楚。

  现在徐潜与他神秘的媳妇终于回京了,国公府上下都翘首以待。

  徐潜与阿渔抵京这日,京城下了一场大雪。

  鹅毛大的雪花纷纷扬扬,徐家众人都坐在烧着地龙的暖阁中等候,徐老太君舒舒服服地靠在罗汉床上,两边儿子侄子孙子曾孙、儿媳侄媳孙媳或坐或站或跑或跳,四世同堂,好不热闹。

  “老太君,五爷、五夫人来啦!”

  小丫鬟兴高采烈地跑来通传道。

  暖阁里众人精神都是一震。

  当徐潜与阿渔走到暖阁门前,小丫鬟举起厚重的帘子,让两人进来。

  徐潜扶着阿渔往里走。

  外面大雪飞扬,众人只见高大伟岸的徐潜扶着一个身披斗篷的娇小女人走了进来。小女人头上戴着兜帽,兜帽上有一层薄雪,她微微低着头,徐潜熟练又小心地替她弹掉兜帽上的雪,然后再帮她将兜帽放了下去。

  头上一轻,阿渔这才抬起头。

  阿渔就是阿渔,从小怯懦惯了,徐潜想将她练成一个独当一面的大将军,这计划只成功了一半。

  成功的一半,是阿渔可以面不改色地面对这一屋子人了,失败的一半,阿渔容貌娇美性情也安静,怎么都养不出大将军的威风。

  解开斗篷,阿渔身穿一件海棠红的夹袄站在徐潜身边,她像一个初次见公婆的新媳妇一样,露出害羞的神情,靠拢徐潜低了低头。被徐潜娇养了四年,又滋润了一年,阿渔面颊丰盈,气色红润,如一株开得灿烂的海棠,娇艳欲滴。

  除了徐老太君,除了那几个早已忘记阿渔甚至根本没见过阿渔的曾孙辈,徐家众人不约而同地露出了同一个神情:难以置信!

  已为人父的徐恪最是激动,冲动地朝阿渔跑来,眼中热泪盈眶:“阿渔,真的是你吗?”

  徐潜面沉如水地拦在他面前,斥责道:“胡言乱语,这是你五婶!”

  躲在他身后的阿渔也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徐恪,眼中有疑惑,也有畏惧,仿佛在担心徐恪是不是有什么疯病。

  那样的眼神,让徐恪的眼泪顿了下。

  他怔怔地看着躲在五叔身后的小女人。

  然后徐恪忽然意识到,这个女人与他记忆中的阿渔并不一样。他记忆中的阿渔,脸庞消瘦容颜憔悴,曹家的变故给她的打击太大,她随时都会想到家人,一想到就会潸然泪下,她的眼睛几乎一直都是肿着的,眼中满是血丝。

  她的尸身被带回来那天,徐恪听见祖母低低的叹息:“死了也好,解脱了。”

  徐恪闻言,双腿一软跪了下去。

  原来在祖母心里,阿渔活着竟不如死了。

  真的是这样吗?

  脑海中浮现阿渔望着他落泪的憔悴面孔,徐恪自责悔恨地想杀了自己。

  他的阿渔就像一朵被风雨欺凌得体无完肤的残花,而被五叔护在身后的那个女人,她是那么美丽充满生机,明明很像阿渔,却又截然不同。

  “还不退下!”徐潜再次斥道。

  徐恪垂眸,往后退时,眼中再次滚落一双泪珠。

  徐潜扶住阿渔的手臂,带着她来到了徐老太君面前。

  徐老太君眼睛不好使了,她戴上建元帝赏赐给她的西洋镜,伸着脖子端详阿渔。

  阿渔目光躲闪了下,徐老太君也是国公府唯一会让她心虚不想撒谎的人了。

  容华长公主等人也都在看着徐老太君。

  毋庸置疑,她们都怀疑这个女人就是曹家阿渔,但要不要审问清楚,就要看徐老太君的态度了,而且,也只有徐老太君有资格审问她的儿子儿媳。在徐潜面前,徐演这个大哥都不管用。

  暖阁里鸦雀无声。

  苍老的手托着西洋镜,徐老太君眯着眼睛端详阿渔半晌,忽然笑了:“好看,真好看,就是瞧着有些面善。”

  容华长公主就等着这句呢,马上提醒道:“母亲,您看五弟妹像不像阿渔?”

  徐老太君脑袋歪向她,疑惑问:“阿渔,哪个阿渔?”
容华长公主朝自己儿子扬了扬下巴。

  徐老太君看向徐恪,忽然反应了过来,再仔细端详端详阿渔,她皱眉道:“是有些像,不过长得比那孩子有福气多了,也更好看。”

  这话倒是实话。

  阿渔“死”时才十八岁,“死”之前消瘦干瘪,再美都瞧着可怜,令人不忍多看。现在她二十三岁了,容貌长得更开,不光光是脸颊丰盈了,在徐潜的宠爱下,阿渔整个人的精神都变了,众人又有五年没见过她,谁也无法斩钉截铁地指认这个徐五夫人就是曹家阿渔。

  在众人审视的目光下,徐潜低声向阿渔解释道:“我说过,你与家中一位故人有些相像。”

  阿渔点点头,忐忑地看向徐老太君。

  徐老太君笑眯眯道:“傻孩子还愣着干什么,快喊娘啊。”

  阿渔心里酸酸的。

  路上徐潜就与她分析,说老太君应该已经猜到了真相,并且会替她掩护,现在,老太君真的这么做了。

  在徐潜的托扶下跪到徐老太君面前,阿渔轻轻地唤了声“娘”。

  徐老太君却注意到了儿子如待珍宝的动作,她眼睛一亮,盯着阿渔问:“莫不是有了?”

  阿渔脸上一红。

  她也是随徐潜走到半路才发现自己怀了身孕的,郎中来确诊后,徐潜还急了几晚,一度想要她留在当地养胎,是郎中再三保证只要休息得当不会影响胎儿时,徐潜才敢继续带她上路的。

  这会儿,她应该怀满两个月了。

  正是腹中的孩子,给了阿渔更足的勇气来面对徐家众人。

  确定阿渔是真的有了,她的光棍老五终于也要当爹了,徐老太君喜笑颜开,亲手将阿渔扶了起来。

  容华长公主在旁看着,心中的猜疑忽然淡了几分。

  那曹家阿渔嫁给她儿子三年都没有消息,这个既然能怀上,也许真的只是容貌酷似?

10473 3635529 MjAxOS8xMC8wOS8jIyMxMDQ3Mw== http://m.clewx.com/book/201910/09/10473_36355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