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69

书名:我为表叔画新妆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笑佳人 更新时间:2019-11-30 10:17:36

  闹哄哄的, 阿渔都没时间偷瞄徐潜几眼,徐潜就被打发去前院陪客了。

  女客们也陆续散去。

  新房一下子安静下来,阿渔长长地松了口气。

  宝蝉、宝蝶上前帮她摘掉凤冠, 凤冠上全是名贵珠宝, 沉甸甸的,两个丫鬟一起抬都有点费劲儿呢,难为娇滴滴的新娘顶了一路。

  “姑娘脖子酸了吧,我替你捏捏。”宝蝉心疼地道。

  阿渔没有客气, 转身就趴到了铺着大红喜被的床上。

  为免新娘子坐花轿时有解手之需, 几乎所有新娘子早餐都省了或只喝两口粥, 忙碌半晌, 这会儿阿渔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肚子饿得扁扁的。

  宝蝶去叫小厨房准备吃食了,宝蝉一边帮主子捏肩捶背, 一边小声道:“姑娘,老太君赏了一个丫鬟给你,名字都改好了, 叫宝蜻, 昨日我们过来时,五爷安排她过来跟我们熟悉熟悉,您是现在就见见她, 还是明日得空了再见?”

  老太君赏的丫鬟?

  阿渔前世可没这待遇,想了想道:“我先填填肚子, 吃完你领她过来吧。”

  宝蝉点点头。

  等宝蝉给阿渔浑身都解了一次乏,宝蝶也端着托盘进来了, 上面摆了一碗米饭两菜一汤,全是阿渔爱吃的。

  阿渔早就不追求瘦美了, 现在又实在是饿,反正身边没有外人,她专心吃饭,竟把托盘上的饭菜吃了精光。

  “成亲真辛苦啊。”宝蝉收拾盘子时笑道。

  吃饱的阿渔心满意足,精神头好像也都回来了,喝茶漱口,换身衣裳重新梳个简单的发髻,便叫宝蝉去领宝蜻。

  宝蜻很快就到,阿渔好奇打量对方,觉得宝蜻比宝蝉、宝蝶都要大,约莫有二十岁了,长得很是清秀可亲,容易叫人生出好感。

  听宝蜻报完来历年岁,阿渔好奇道:“老太君送你过来之前,可有嘱咐过什么?”

  宝蜻隐晦道:“奴婢酒量好,老太君安排奴婢专门替您挡酒呢。”

  阿渔明白了,笑道:“老太君待我真好,那就有劳你了。”

  主仆交流交流感情,对于徐老太君送来的丫鬟,阿渔还是很放心用的。

  下午没阿渔什么事,她安心地睡了一个大觉,醒来天都暗了。

  前院热闹非凡,不到宵禁大概不会散,阿渔舒舒服服泡个澡,浴后喝了碗山药红枣栗子粥。

  能干的都干完了,阿渔突然开始心慌。

  她看向屋里的三个丫鬟。

  宝蝉、宝蝶、宝蜻都笑着回视过来。

  任谁都知道今晚要发生什么。

  阿渔脸红道:“你们先出去吧,我自己坐会儿。”

  三宝退出去后,阿渔拍拍脸走到梳妆台的镜子前,往里一看,看到一张大红脸,红得一点都不美。阿渔急了,还没看到人就这样了,等会儿徐潜过来了,她的脸会变成什么样?

  阿渔坐立不安。

  徐潜正被曹炼、曹炯、曹焕三兄弟带着人灌他酒。

  新郎官都要经历这一遭,徐潜再不喜也得喝,他酒量不俗,但一口气喝那么多,俊脸还是透出了一丝红。

  他的兄弟们都不在,侄子们却都在场,既然五叔不胜酒力,世子曹慎一个眼色,徐二、徐三、徐四、徐五立即赶过来帮叔父解围。

  徐潜这才发现六侄子徐恪不见了。

  是还惦记阿渔吗,受不了才提前离席的?

  徐潜目光一沉,放下酒碗朝众人告辞。

  曹炯想拽住他,被神策营的人给拦住了。

  徐潜顺利脱身。

  小厮吴随殷勤地凑过来,伸手道:“您走得稳吗?我扶您一把?”顺便跟去后院瞧瞧女主人的美貌。

  徐潜还没醉到那个地步,甩开他道:“不必。”

  说完,徐潜独自朝后院走去。

  后院廊檐下挂了一圈大红灯笼,灯火通明,照得新郎官清清楚楚。

  宝蝉最先反应过来,高声道:“五爷来了,奴婢们给五爷请安。”

  徐潜扫眼内室的灯,略微放慢脚步,给她时间准备。

  阿渔的妆容早就准备好了,准备不足的是她的心。

  看眼镜中堪比梅花的脸,阿渔实在走不出去。

  此时徐潜已经走到了门前。

  主子不出来,宝蜻与徐潜更熟些,笑着解释道:“夫人定是害羞了,不好意思见您呢。”

  徐潜想来也是,既然新娘子躲着,那只好他进去见她好了。

  “都退下吧。”徐潜冷声道,接下来没有丫鬟们什么事了。

  宝蝉、宝蝶低头要走,宝蜻瞄眼徐潜的喜袍,犹豫片刻,还是提醒道:“桌子上有醒酒茶,五爷要喝吗?”

  徐潜刚要说不用,“酒”字忽然点醒了他,他这一身酒气若是醉晕了阿渔,今晚还如何圆房?

  顿了顿,徐潜不急着进去了,吩咐丫鬟们道:“备水。”

  宝蜻忙去安排。

  徐潜对宝蝉、宝蝶道:“你们先出去。”

  二女乖乖退到了门外。

  徐潜这才走到内室门前,隔着帘子对里面的新娘道:“我身上酒气重,稍后再进来。”

  阿渔都站起来准备面对他了,闻言喜道:“好,好啊。”

  徐潜退到厅堂中央的茶桌前,连饮三碗醒酒茶。

  喝了茶,再仔仔细细沐浴净身,穿上宝蜻准备的新袍,徐潜暗暗吸气,发现身上只残余一丝酒气,应是再洗都洗不掉的了。

  这么淡的酒味儿,应该薰不到她?

  徐潜挑开帘子,跨进来,一抬头,找了一圈才在床上辨认出新娘子的身影。她穿的红,喜被、喜帐也都是红的,粗心些还真难发现。

  难道困得先睡了?他有洗太长时间吗?

  思忖间,徐潜走到了床前。

  阿渔一手挡着脸,恨不得躲到枕头里去。

  她这样倒似受了委屈在哭,徐潜皱眉,问她:“怎么了?”
阿渔以手遮面,慢慢侧身,露出一双倒映着烛光的湿漉漉的杏眼。

  徐潜凝目,确认她眼中无泪,却更加奇怪了:“为何挡着脸?”

  阿渔难以启齿道:“我,我脸太烫了,难看。”

  烫?

  徐潜不禁坐到床边,对她道:“是不是病了?放下来我看看。”

  他一直都把阿渔当晚辈照顾,虽然现在两人是夫妻了,阿渔也长大变美了,但关心她的时候,徐潜不自觉地摆出了长辈的姿态。

  男人神色平静,阿渔咬咬唇,闭上眼睛,然后松开了手。

  小姑娘平躺在床上,两腮红成了海棠。

  徐潜看得一惊。

  刚刚酒桌上也有男客喝高了脸红成这样,但同样的红,放在粗鲁的武将脸上叫人觉得酒气熏天有碍观仰,放到美貌娇嫩的小姑娘脸上,却看得他莫名口干。

  “可有哪里不舒服?”徐潜低声问,声音都有些哑了。

  阿渔摇摇头。

  徐潜皱眉:“那为何会红成这样?”

  阿渔才知道他居然这么笨,她抓起旁边的枕巾蒙到脸上,声音越来越轻:“您一来,我紧张。”

  徐潜:……

  原来是害羞了。

  再看蒙着脸的新娘子,徐潜突然不知所措,接下来该怎么做?

  “你我早就见过,如何如此紧张?”徐潜试图先缓解她的情绪。

  阿渔在枕巾下面眨眼睛,无奈道:“我也不想,可我管不住自己。”

  徐潜只好道:“那就随你,却不必掩饰什么,坐起来说话。”

  阿渔闻言,乖乖坐了起来,但手里依然抓着枕巾挡着脸,大眼睛羞羞答答地望着徐潜,见徐潜看她,她马上又低下去。

  徐潜盯着她看了会儿,实在别扭,道:“放下枕巾。”

  阿渔小声抗议:“太丑。”

  徐潜哑声道:“并不。”

  不丑,那就是觉得她美了。

  阿渔心中一荡,慢慢就松了手里的巾子。

  小姑娘妩媚的脸庞完完整整地暴露在他面前,徐潜喉头一滚,问她:“可用过晚饭了?”

  阿渔细细地“嗯”了声。

  徐潜很热,不知是昨晚看得小册子作祟,还是体内的酒力发挥了作用。

  扫眼已经被他关上的内室门,徐潜低声道:“既如此,那咱们歇息罢。”

  阿渔:……

  这么快吗?

  她脑袋垂得更低,缓缓点头默许。

  徐潜背对她坐好,动作不快不慢地解开外袍,露出一身红绸中衣。平时他都穿白色,今晚特殊。

  脱好了,徐潜将外袍挂到衣架上,转身时见阿渔还羞答答地坐在床头,大概是在等他去帮忙了。

  真是薄面皮的小姑娘。

  徐潜重回床边,放下大红色的纱帐。

  阿渔羞得闭上眼睛,默默地接受,可亲着亲着,她忽然尝到了徐潜口中的酒味儿。

  “您……”

  她想问他可否饮了醒酒茶,但话没出口就被徐潜堵了回去,甚至他的呼吸也带了越来越重的酒气。

  阿渔渐渐陷入了一种似梦非梦的境地。

  她好像又回到了上辈子与徐潜的那一晚,那晚的徐潜就像一团火。

  那晚的阿渔其实也就羞了一会儿,后面就很放得开了。

  现实与梦境混淆不清,阿渔索性也不去分辨,只知道自己要的就是徐潜。

  “五爷。”她依赖地唤道。

  徐潜一顿,她总是唤他五表叔,现在这么自然地改口五爷……

  刹那间,徐潜也彻底地接受了两人的新身份。

  他是她的丈夫,她是他的小妻子。

  再没有什么五表叔,再没有什么长辈晚辈。

  贴着小妻子滚.烫的脸,徐潜对着她耳朵道:“阿渔,再叫一声。”

  阿渔就继续唤他五爷,一声一声,层层叠叠地缠在徐潜的心上,怕是一辈子都解不开了。

  徐潜也不想解。
早知与她做夫妻的滋味儿会这般好,徐潜便是拼着得罪曹廷安,也要提前几个月娶她回家。

  随着他的念头落下,远在平阳侯府的曹廷安突然打了个超级响的大喷嚏。

  江氏关心道:“着凉了吗?”

  曹廷安捏.捏鼻子,烦躁道:“没事。”

  都这个时候了,他的宝贝女儿肯定已经被徐小五吃干抹净了!

10473 3624189 MjAxOS8xMC8wOS8jIyMxMDQ3Mw== http://m.clewx.com/book/201910/09/10473_36241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