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50

书名:我为表叔画新妆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笑佳人 更新时间:2019-11-15 09:35:23

  并非勉强等于喜欢或是高兴吗?

  阿渔不知道, 她也不想再患得患失地逐字揣摩徐潜的心思。

  但内心深处,阿渔知道徐潜是君子,他迟早也一定会喜欢上她。

  看在这个不通风月的男人还知道找过来解释的份上, 阿渔决定原谅他之前的冷言冷语了。

  旁移两步, 避开徐潜温热的呼吸,阿渔轻轻点头,看着地上的影子道:“我明白了,您还有别的事吗?”

  徐潜瞥眼宝蝉, 无奈道:“没了, 去玩吧。”

  阿渔毫不留恋地领着宝蝉走了。

  与这个尚未喜欢上她的徐潜相处, 她得矜持了, 该守礼的时候守礼, 该回避的回避,直到两人成亲。

  小姑娘没说什么, 但看着阿渔的背影,徐潜隐约能感觉到,她待他没有先前那般热络了, 声音里都少了一股亲昵。

  还是在怨他吧?

  徐潜苦笑, 都不知该怪母亲擅作主张还是怪自己未能及时察觉她的感情。

  “姑娘,五爷还在那站着呢。”

  前方阿渔要转弯了,她目不斜视, 宝蝉忍不住偷偷往后瞧,见徐潜身姿笔直, 一看就是在目送自家姑娘,宝蝉便轻轻地扯了扯主子的衣袖。

  阿渔这才朝后瞥了眼, 却见徐潜已经转过身去。

  她皱了下眉,究竟是宝蝉看错了, 还是徐潜故意避开的?

  念头一起,阿渔突然反应过来,她怎么又去琢磨徐潜的举止了?

  “走吧。”她加快了脚步。

  未婚夫妻各走一边,宝蝉只好乖乖跟上主子。

  那头徐潜也不知道为何一个区区宝蝉就叫他下意识地回避了,等他走出一段距离再往后看,却只见花团锦簇之景,四周静悄悄的,仿佛她根本不曾来过。
徐潜顿了顿,目光扫过竹林,他面容一凛,去找母亲了。

  徐老太君还在春华堂坐着等消息,见儿子面无表情地回来了,她瞪着眼睛问:“如何了?”

  徐潜道:“我已经跟她说清楚了。”

  徐老太君:“怎么说的?”

  徐潜却不愿详细解释,话锋一转,肃容道:“母亲,我想择日去侯府提亲。”

  徐老太君一惊,奇道:“为何突然要提亲了?不是说好等阿渔及笄再公开吗?”

  徐潜回想六侄子的态度,委婉道:“阿渔貌美乖巧,倘若不公开婚讯,定会有其他少年子弟爱慕于她,公开了,那些公子也可以趁早死心,及时另觅良缘。”

  他没有提徐恪,但徐老太君何等人精,略微思忖便明白了儿子的意思。

  儿子说的有道理,可曹廷安那边……

  徐老太君摇头道:“我既答应了人家,便不好再反悔,至于其他少年子弟……”

  徐老太君沉默许久,才苦笑道:“一家有女百家求,你担心旁人看上阿渔,殊不知惦记阿渔的少年郎多了,你那岳父才更高兴呢。你若是害怕有人与你抢,便常去侯府走动,甚至刻意接近阿渔,用行动告诉他人你看上阿渔了。”

  说到这里,徐老太君瞟眼儿子,哼道:“虽然你蠢了点,但凭你的身份与容貌,相信没有哪个少年有胆量有底气敢跟你抢媳妇。”

  徐潜皱眉,让他刻意接近阿渔?

  “这,恐怕于礼不合。”徐潜试图否决母亲的提议。

  徐老太君嗤笑:“要想守礼,那就只能盲婚哑嫁,这点啊,你还不如恪哥儿他们呢,真正的少年郎,人家遇到喜欢的姑娘早就想方设法套近乎去了,守礼的人要么眼睁睁看着美人被抢,要么就盼望他有个好母亲帮忙抢媳妇吧!”

  徐潜:……

  他第一次被母亲嘲讽得抬不起头。

  “你自己看着办吧。”该提醒的都提醒了,徐老太君朝芳嬷嬷使个眼色,她先走了。

  徐潜刚要送母亲,芳嬷嬷上前拦住他,慈爱道:“五爷可愿意听老奴唠叨几句?”

  徐潜敬她如半个长辈,马上道:“您讲。”
芳嬷嬷笑道:“论礼法,五爷饱读诗书比老奴懂,可说起小姑娘们的心思,五爷恐怕就不如老奴了。”

  这个,徐潜垂眸,洗耳恭听。

  芳嬷嬷继续道:“四姑娘才十三岁,至少还得等两年才能嫁过来,曹侯不想早早公开限制四姑娘出门玩耍,您又担心有别府公子爱慕爱姑娘,那就像老太君说的,您得积极点,多去亲近四姑娘。至于四姑娘那边,您就放心吧,她心里有您,您越主动,就说明您心里也有她,四姑娘就会越欢喜。如此别府少年们识趣回避了,您与四姑娘也情投意合了,将来一成亲,夫妻俩保准跟蜜里调油似的,一日比一日甜。”

  徐潜还是顾虑:“倘若被人撞见……”

  芳嬷嬷笑了,揶揄道:“您只是与四姑娘说说话,又不是动手动脚,旁人撞见又能如何?想当年老国公费了多少手段才求得老太君点头应允婚事,那时候老国公可从未像您这样瞻前顾后过。”

  徐潜没见过自家老子是如何亲近母亲的,但他想到了侄子徐恪。

  也对,他只是与阿渔说说话,不给其他少年郎接近阿渔的机会,又没有做什么不可见人之事,有何不可为的?

  想明白了,徐潜朝芳嬷嬷行礼道:“多谢嬷嬷提点。”

  芳嬷嬷满意地告辞了。

  她才走,吴随兴奋地溜了进来:“五爷,您这一上午进进出出的,到底忙什么呢?”

  徐潜刚要斥他,心中忽的一动,问道:“你与六公子院子里的人可熟?”

  吴随自得道:“熟,国公府各院就没有我搭不上话的人。”

  徐潜便淡淡交待了一番。

  吴随越听眼睛越亮,盯着主子道:“您当真瞧上四姑娘了?”

  徐潜冷冷地看着他。

  吴随懂了,主子脸皮薄,明明喜欢却不好意思开口呢,连对他直言都不行,怪不得要使这等阴招,先暗地里压下竞争对手。不过,主子好不容易开窍懂得喜欢女人了,吴随绝不会叫未来夫人被毛都没长齐的六公子抢了去!

  第二天徐潜领着陈武去当差了,吴随闲的没事,去明理堂附近转悠。

  明理堂是国公府诸位公子们读书的地方,如今只有徐四、徐五、徐恪在读,其他三位公子世子爷徐慎、徐二已经为官开始历练了,徐三公子明年要下场考科举,另有老先生单独授课。

  公子们读书,其长随们都在外面候着。

  徐恪的长随叫阿颂。

  吴随躲在走廊拐角,朝单独坐在长椅上的阿颂吹了声口哨。

  阿颂见是他,瞅瞅明理堂里头,小跑着凑了过来:“吴哥,你找我?”

  吴随靠着廊柱,笑着问他:“昨日四姑娘来,六公子又去找四姑娘了吧?”

  阿颂觉得,自家公子对四姑娘太好了,明眼人都瞧得出来,便也无需隐瞒,老老实实地点点头,然后有点郁闷地道:“可惜被五爷撞见了,都没能与四姑娘多聊几句。”

  吴随嗤道:“废话,五爷早看中四姑娘了,六公子还敢凑上去,五爷没动手都是给他面子。”

  阿颂大惊,说话都结巴了:“五,五爷喜欢四姑娘?”

  吴随掏掏耳朵,再吹吹手指头,轻飘飘道:“当然,你当飞絮是白送的?”

  阿颂震惊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吴随指指明理堂,拍着阿颂肩膀道:“我若是你,回去就立即劝六公子死心,免得将来闹笑话。”

  阿颂心想,可不是,亲叔侄争一女,传出去就是大热闹,而且自家公子肯定不是五爷的对手,容貌身份不提,五爷有钱啊,随手就能送匹千里宝马,自家公子却还得按月领份例呢,便是攒了些私房钱,也敌不过五爷的积蓄。

  想着想着,阿颂都心疼自家公子了。

  待到晌午,阿颂专门等主子用过午饭,才凑到徐恪耳边,一字不落地转述吴随的话。

  徐恪呆住了。

  五叔,喜欢阿渔?

  刹那间,徐恪想到了那日阿渔突然失踪,他去假山寻找只撞见了五叔,可没过多久,他又在假山附近找到了阿渔,是不是那日阿渔其实是专程去与五叔私会的?昨日阿渔去竹林旁也是见五叔去了,所以五叔才会出现地那么及时?

  还有,踏青那次,阿渔也主动去追五叔了。

  一旦有了怀疑,于是曾经看似毫无关系的小事或巧合,现在都成了铁证。

  甚至,吴随都是五叔故意指派过来点醒他的吧?

  徐恪黯然,只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失去了颜色。

  阿颂见主子这样,顿时急了,冲动道:“公子别怕,京城那么多贵女,没了四姑娘,您……”

  他没说完,徐恪突然起身,大步去了内室,还嘭的关了门。

  阿颂:……

  下午的武课徐恪都没去。

  就在阿颂担心主子会拒绝吃晚饭时,徐恪终于出来了,平时俊秀温润的少年郎,这会儿神色忧郁,眉眼藏着迟疑不安。

  “公子,您这是要去哪?”跟着主子走了一段路,阿颂越走越慌。

  徐恪没理他,继续朝春华堂而去。

  阿颂都想跪下来了,公子啊公子,您不会要去跟五爷对峙吧?

  徐恪就是要见他的五叔。

  徐潜还没回来,吴随若无其事地招待了他。

  他端来茶水,替徐恪倒上,然后就准备退出去了。

  徐恪一直盯着吴随,就在吴随转身时,徐恪开口问:“你去见阿颂,是不是五叔授意?”
年长他多岁的吴随回头,怜惜地道:“您既然猜到了,何必再来求证?”

  徐恪抿唇。

  吴随好言相劝:“五爷正是不想公子越陷越深才叫我去传话的,公子快回去吧,日后见面只当没这事一样。”

  徐恪不想就这么回去。

  就在此时,厅堂光线一暗,徐恪抬头,看见他的五叔身穿神策营统领官袍跨了进来,威如天降。

10473 3619874 MjAxOS8xMC8wOS8jIyMxMDQ3Mw== http://m.clewx.com/book/201910/09/10473_36198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