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15

书名:我为表叔画新妆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笑佳人 更新时间:2019-10-20 00:16:40

  阿渔当然是来看徐潜的,为此她特意让宝蝶给她梳了昨日的发髻,好让徐潜记起他曾抱着她骑马。

  但实话往往不好直接说出来,幸好日头快当中该吃午饭了,阿渔便仰头朝父亲撒娇道:“爹爹,小厨房今日做的菜都不合我胃口,我可以跟您吃吗?”

  经过这两日,曹廷安已经习惯小女儿的改变了,笑道:“当然可以,阿渔想吃什么,我马上让厨房给你做。”

  阿渔却没有先回答父亲,而是看向徐潜,开心地问:“五表叔是来我们家做客的吗?”

  小姑娘杏眼带笑,天真单纯,并未染上曹廷安的自负,徐潜神色微缓,道:“我与侯爷谈了些正事,现在正要离开。”

  阿渔吃惊,但时间容不得她多想,发现徐潜又要转身,阿渔情不自禁地跑到他面前,诚恳地挽留道:“晌午了,五表叔留下来跟我与爹爹一起用饭吧?昨日您送我飞絮,我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贵礼回赠您,只好借爹爹的厨房聊表谢意,还望五表叔莫要嫌弃。”

  徐潜十九岁了,与长兄一样都有了官职,阿渔觉得她见徐潜的机会并不多,所以必须格外珍惜每次见面的机会,尽量多与他说上几句话。

  徐潜真的不需要小姑娘给他任何回礼,但与曹廷安的傲慢相比,阿渔用一顿午饭当回礼,这份单纯的感激登时显得可爱起来。而且,曹廷安似乎执意要还他一份贵重的礼,那他收下阿渔这份礼,曹廷安便不好再提什么宝枪了。

  “好。”

  徐潜淡淡应了下来,回头朝曹廷安简单抱拳:“叨扰侯爷了。”

  曹廷安皮笑肉不笑。他请客徐潜不给面子,女儿甜甜地邀请徐潜就答应了,这不是觊觎女儿是什么?

  不过留徐潜吃饭也好,饭后他送上宝枪,徐潜不要也得要,如此女儿就不欠徐潜的人情了。

  “五爷客气了,请。”为了能送出枪,曹廷安暂且改了对徐潜的称呼。

  徐潜瞥他一眼,只当曹廷安要在女儿面前维持严父的稳重形象。

  成功留下了人,阿渔很高兴,乖乖地跟在徐潜身后。

  曹廷安走了两步才想到女儿,回头一看,见女儿小媳妇似的挨徐潜那么近,曹廷安不高兴了,肃容对女儿道:“阿渔,爹爹要招待你五表叔,没空陪你,这样,你去找你大哥吧,他应该还没吃饭。”

  这是防着他吗?

  徐潜眼底掠过一丝冷笑。

  计划失败,阿渔一下子失落起来,可瞅瞅威严的父亲,阿渔也不敢坚持,只好低下脑袋,小声道:“算了,我还是去找姨娘吧,大哥明日就要当差了,今天是他最后一天假,我不想给他添乱。”

  说完,阿渔强颜欢笑地朝徐潜行礼:“五表叔慢坐,我先告退了。”

  可她真的不舍,临走之前,飞快地望了眼徐潜,对上徐潜的黑眸,她又慌了,匆匆朝来路走去。

  刚走的时候匆匆,没走多远,阿渔的脚步便越来越慢。

  曹廷安、徐潜都明白小姑娘在期待着什么。

  曹廷安看着女儿小可怜似的背影,忍不住心软了。女儿好不容易才不怕他了,巴巴地跑过来想跟他一起进餐,现在他撵走女儿,女儿又变回胆小怯懦的老样子怎么办?

  徐潜也有些犹豫。她那么渴望与父亲用饭,却因为他的在场而被父亲撵走。

  就在徐潜想开口表示他不介意与阿渔同席时,曹廷安警告的眼神突然浮现脑海。

  徐潜沉默了。

  曹廷安本就怀疑他对阿渔别有居心,此刻他真的叫回阿渔,曹廷安会怎么想?

  所以,徐潜就当猜不到阿渔的心思般,继续若无其事地往厅堂走。

  曹廷安没有徐潜的洒脱,毕竟那是他的女儿!

  当阿渔已经走到走廊拐角,当阿渔恋恋不舍地回头看过来时,曹廷安终于受不了了,抬手朝女儿招了招,豪爽笑道:“罢了,阿渔回来吧,反正你五表叔也不是外人,不会介意你随我们一起吃的。”

  阿渔心花怒放,脆声问:“真的可以吗?”

  曹廷安突然心酸又感动,女儿这么想他,他也要待女儿更好。

  “来吧!”曹廷安笑得更自然了。

  阿渔马上往回走,脚步轻盈,裙摆随着步伐起落,像只漂亮的粉色小蝴蝶。

  曹廷安便想,只要女儿高兴,其他的都不重要。

  “五表叔,您不介意吧?”回到两个高大的男人身边,阿渔先腼腆地问徐潜。

  徐潜摇头,客气又疏离:“我陪侯爷喝酒,四姑娘自便。”

  换个姑娘或许会被徐潜的态度冰得打退堂鼓,可阿渔领略过徐潜冷漠外表下的如火热情,所以无论徐潜多冷,她都不介意。

  三人进了厅堂,紫檀木的八仙桌已经摆好了,曹廷安坐了东边的主位,请徐潜坐他对面。

  徐潜默默落座。

  “阿渔坐这儿。”曹廷安指着北面的座椅道。

  阿渔乖乖坐好。

  曹廷安吩咐管事上菜。

  稍顷,丫鬟们端着一盘盘厨房精心准备的菜肴走了进来,依次摆好,最后的四个丫鬟,一人抱了一坛子酒。

  曹廷安对徐潜道:“听闻五爷酒量不错,今日咱们一醉方休。”

  徐潜不置可否。

  谦虚自己酒量不行,那是文官才喜欢做的事,要么就是真不行。

  徐潜心知曹廷安有挑衅之意,又怎会示弱。

  筷子都没拿,两人就开始喝起了酒。

  曹廷安准备的美酒,全是烈酒。坛盖打开,醇厚的烈酒倒进海碗,二人只对饮了一碗整个八仙桌周围就飘满了浓郁的酒气。

  阿渔很喜欢酒的气味儿,她觉得这味道十分香醇。

  只是她的身体特别怕酒,喝一口就醉,闻得多了与喝进肚中没有太大区别。

  “爹爹。”头晕晕的,趁自己还清醒,阿渔杏眼迷蒙地唤道。

  曹廷安正在喝酒,没听见。

  徐潜听见了,朝阿渔看去,见阿渔脸红如霞,徐潜惊得忘了再去倒酒。

  曹廷安还在咕咚咕咚的仰头灌酒,阿渔无奈,只好转向徐潜:“五表叔,我,我不行了……”

  话音刚落,她整个人便朝一侧倒了下去。

  徐潜反应够快,猛地离开座椅,长臂一捞,及时将阿渔接到了怀中。

  “大胆!”

  放下酒碗的曹廷安刚想看看徐小五喝得如何了,却见徐潜竟色胆包天地在他眼皮子底下轻.薄女儿,顿时怒发冲冠,夺步朝徐潜而来。

  徐潜神色凝重道:“侯爷,方才四姑娘说她不行了,你看她的脸。”

  曹廷安低头,这才发现女儿脸色潮.红,杏眼紧闭。

  为何会这样?

  曹廷安首先记起女儿幼时生过的那场大病来,难道女儿突发了什么急症?

  因为阿渔根本没有喝酒,故无论徐潜还是曹廷安,都认为阿渔突然晕倒是身体出了问题。

  接过女儿,曹廷安厉声吩咐刘总管快去请郎中。

  吩咐完了,曹廷安急匆匆抱着女儿去了他的房间。

  他没有心思招待徐潜,也没有交待下人,徐潜想了想,决定留在厅堂,等待消息。如果阿渔身体早就抱恙,那今日她昏倒自然与他无关,如果阿渔晕倒是因为中毒,徐潜自觉有必要解释清楚,洗脱自己的嫌疑。

  那边曹廷安将女儿放到床上,听女儿呼吸均匀,似乎并未承受什么病痛的折磨,他便试着轻轻拍女儿发烫的脸蛋:“阿渔,阿渔……”

  阿渔好像听见有人在叫她。

  睁不开眼睛,醉酒的晕沉状态让她仿佛又回到了凤阳城的那个傍晚,那头顶唤她的男人,是徐潜?

  阿渔不由地抱住了那只拍她脸的大手,抱得特别依赖,两只小手一起使劲儿,仿佛不这样,他就会跑了。

  “五爷。”抱住了,阿渔满足地喃喃道。

  曹廷安没听清,但那软软的尾音很像“爹”。

  女儿肯定是在喊爹爹了。

  曹廷安心软的一塌糊涂,以前女儿太胆小,他就以为女儿对他只有惧怕畏惧,没想到女儿如此渴望他的父爱。

  “阿渔不怕,一会儿郎中就到了,有爹爹在,没事的。”右手被抓,曹廷安俯身,维持腰背与女儿持平的低腰姿势,好方便女儿抱他的手。

  阿渔便彻底睡熟了。

  小姑娘脸蛋红红的,嘴角微扬,不知在笑什么。

  曹廷安这辈子就没哭过,亲娘死的时候他都成家立业了,难过是难过,但男儿有泪不轻弹,他不允许自己像二弟三弟那样哭得稀里哗啦。

  可此时此刻,他居然被女儿对他的强烈依赖感动得想落泪。

  两刻钟后,在曹廷安弯腰弯得整个肩膀都发麻了时,郎中终于上气不接下气地赶来了。

  曹廷安试着抽.出手,结果女儿才皱了下眉毛,曹廷安就不忍心继续了。

  于是,他僵硬地挪到床里面,跪坐在女儿一侧,看郎中一会儿撑起女儿的眼皮,一会儿掐开女儿的嘴,最后才是号脉。

  望闻切都做了,郎中开始询问曹廷安四姑娘昏倒前的情形。

  曹廷安如实道来。

  郎中微笑,道:“果然如此,侯爷不必着急,四姑娘这是闻不得酒气,醉倒了。”

  曹廷安愕然。

  郎中解释道:“酒水入腹最容易导致醉酒,但一个酒性不好的人,闻得多了或是部分.身体泡在酒中,同样也会醉酒。只是这种体质并不常见,四姑娘不巧赶上了,好在四姑娘只要远离酒水,便与常人无异。”

  这郎中在京城颇有名望,曹廷安还是信他的。

  “多谢郎中解惑。”曹廷安哭笑不得地道。

  郎中行礼告退。

  得知女儿身体好好的,曹廷安便没有那么紧张了,慢慢抽开了手。

  “去请江姨娘。”坐在床边,曹廷安沉着脸吩咐丫鬟道,他要问问江氏是否知道女儿怕酒,如果江氏早就知道却从没想过要告诉他,那也太过糊涂。

  丫鬟去传话了,刘总管想了想,过来提醒道:“侯爷,徐五爷还没走。”

  曹廷安这才记起徐潜,看眼女儿,他出去见客。

  “侯爷,四姑娘如何了?”徐潜正色问。

  曹廷安好笑道:“虚惊一场,小丫头肚子饿,见咱们不吃菜,她也不敢吃,饿晕的。”

  女儿怕酒,这事千万不能传出去,否则容易遭人陷害。一个姑娘家碰了酒便睡得不省人事,太危险。

  徐潜不是很信,从这两日阿渔的表现来看,她一点都不像宁可饿肚子也不敢先动菜的人。

  或许她得了什么不便外传的重病?

  如果是这样,徐潜理解曹廷安的隐瞒。

  “四姑娘身体要紧,侯爷安心照顾她吧,我先告辞了。”徐潜语气平和道。

  曹廷安还要见江氏,确实没功夫待客,笑着去送人。

10473 3613482 MjAxOS8xMC8wOS8jIyMxMDQ3Mw== http://m.clewx.com/book/201910/09/10473_36134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