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完结章(上)

书名:我成了灰姑娘的恶毒继姐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白日上楼 更新时间:2020-04-25 08:55:07

  
完结章(上)

  “斑!斑斑!”
[醒醒!醒醒, 贝比!]

  聒噪的鸟鸣在耳边响起,柳余手遮额头,试图挡去透过窗户而来的光, 一只灰扑扑的胖头鸟冲过来:
“斑!斑!”

  声音凄厉,像是不详的黑鸦, 柳余一个激灵, 清醒了过来。
她像是做了一个长长长长的梦, 一觉醒来, 梦里所有的事都记不清了。

  [贝比,你醒了?]
胖头鸟拼命地将脑袋往她面前钻,柳余眨了眨眼睛,蓝色的瞳孔渐渐有了焦距:“斑…斑?”
斑斑的黑豆眼开始滴滴答答往外淌水:
[呜……贝、贝比……呜……]

  “怎么了?”
柳余手一撑就坐了起来。

  掀被下床,经过落地镜时还忍不住驻足看了会,胸口的人物绘像栩栩如生, 盖亚……
心莫名就软了下来。

  环顾左右,石头屋内被这一年里添置的东西装得满当当的,有风透过窗户,吹得窗前绿萝一晃一晃……灶台的案板前,放着一块草莓蛋糕, 和一碗用神术保持“新鲜”的细面。

  青花瓷碗,汤面上撒了嫩嫩的绿葱花。

  “盖亚呢?”
话才问出口,门外就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紧接着门就被人从外“咚咚咚”敲响了:
“莱斯利先生!莱斯利夫人!莱斯利先生!莱斯利夫人!你们在吗?”

  是爱德华的声音。

  柳余将衣襟拢了拢, 披件晨衣去开门, 门一开, 就见爱德华那伙人站在门口,一脸焦急。

  “爱德华怎么了?”

  “莱斯利夫人, 生日快乐!”爱德华手置于左胸先行了个礼,抬起时才急急地问,“莱斯利夫人,莱斯利先生在吗?”

  “你们找他有什么事吗?”
据她所知,这帮人对盖亚总是充满着恐惧,没必要根本不敢跟他接触。

  “镇西的后山、后山裂开了!”

  “裂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柳余心生一种不详的预感。
魂灵在这一瞬间,脱离躯壳、与这大地共振,穿过熙熙攘攘的街道,穿过庸碌惊惶的人群,投到后山之上――
一道巨大的、仿佛能将一切都吞噬的裂隙正张大着嘴朝她笑。

  柳余感觉到了一阵眩晕。

  这个裂隙,比明塞顿世界的大上足足十倍有余,横在那像是将整座后山都劈开了。
附近寸草不生。

  魂灵继续往外,无形的蓝色丝网在天地间蔓延,大地、天空,星球,星球之外......
仿佛有一双眼睛,于高高的穹顶俯瞰。

  于是,柳余看到了,大地开始出现裂痕,一道又一道,星球这个本该封闭的球体,像被刀斧劈过――
似乎有股不知名的力量在一瞬间出现,正试图摧毁这个世界。

  “咔啦啦――”
大地被撕裂的声音。

  无数神殿的骑士和神使们齐聚在神殿的大堂,他们共同向天空祈祷:
“神,您已经整整一年不曾聆听信徒们的祈祷了……”
“神,您真的要抛弃您忠诚的信徒吗?”
“神约中的末日要来临了,神,您听见了吗?!”

  蓝色的光影里,柳余仿佛看到了纳撒尼尔,看到了弗格斯夫人,看到了头戴王冠的卡洛王子,看到了红衣主教、罗芙洛教授……
她看到了无数或熟悉或陌生的人们。

  茫然与凄惶占据了他们的面庞,面对着突如其来的灾难,人类也不过是即将被洪流吹走的蝼蚁。

  “盖亚呢?”

  这一声问如银瓶乍破,灰斑雀猛地朝天空蹿去,嘶吼出一声:
“斑!”

  凄厉的鸟鸣在耳边炸响。

  柳余心神巨震,某个猜测才浮现在脑海,人已飞上半空,雪白的群裾在空中飞扬。
她的手指舒展开,蓝色的丝网顺着空气的流动,往巨大的裂隙而去……

  爱德华、库克几位年轻人只觉眼前一花,刚才还在面前的娇俏少女突然间消失,下一刻已出现在半空,齐腰的金发在风中暴涨直至脚踝,在空中荡出卷曲的弧度。
一只灰斑雀在她身旁乍然张开翅膀。

  爱德华失声叫了出来:
“莱、莱斯利夫人?!”

  少女沐浴在一片光里。
爱德华的眼睛被刺得流泪,却还是努力向上望,像是有一层泥壳在光一点点消融,她的皮肤越发光洁,如安迪山脉上最纯净的一抹初雪,金发如璀璨的不灭的流光,而那蔚蓝色的眸光扫来,带着十万里深海的冰冷――
仿佛在看他们,又仿佛在穿过他们,看向更遥远的未来。

  “神!”
“是神!”
“拜见神!”
街道上的行人忍不住匍匐下去,来自云巅之上的存在让他们无法生出任何一丝亵渎之意。

  爱德华、库克等人也一个个匍匐了下去。
这一刻,他们已经将那“亲切”的莱斯利夫人和城池中央的石雕重合在了一起,他们唤她:“神!”

  神并未眷顾他们。

  她抬头往天空之上的天空看了一眼,仿佛那儿存在着更吸引她的东西――下一刻,所有人都失去了她的身影。

  灰斑雀一振翅,发出急促的一声“斑”,也消失在了半空。

  过了很久,人们才醒来。
爱德华爬起来,一脸恍惚:
“如、如果莱斯利夫人是神的话……那、那莱斯利先生是谁?”

  他想起那双冰冷而不可触的眼眸,想起无数次自身体里生出的恐惧和颤栗――
人们面面相觑。

  “爱德华!爱德华!欧文子爵和老镇长带人过来了!”
这时,街道尽头传来一阵规律的马蹄声,爱德华、库克等人连忙迎了过去。

  “发生了什么事,爱德华?”
“后山出现了……”

  ****

  柳余已到了神宫。

  灰斑雀急切地跟在她身边,扑棱着翅膀,鸟喙开开合合:
“斑斑!斑斑!斑斑!”

  可柳余却听不懂它的话了。
斑斑所有的意图都被罩在一个真空的罩子里,除了毫无意义的“斑斑”二字,她什么都理解不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盖亚呢?
那些裂隙代表了什么,真的是《神约》中的末日吗?……如果是末日,那她之前所做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他……还好吗?

  柳余步履匆匆地走在神宫的金色长廊里,试图找到那个消失的盖亚・莱斯利。

  吉蒂神官迎上来,带着讶异:
“神后,您怎么会这个时候来?您有什么需要――”

  “――神呢?”
柳余打断她。

  “神?神不在神宫。”
吉蒂神官奇怪地道。

  “他没回来?一次都没有?”

  “没有。”
吉蒂神官招来圣女,叫她去找莫里艾骑士。

  柳余摇摇头:
“不必,我已经…问过他了。”

  “那……”

  不等吉蒂神官再问,长廊边突然刮起一道风,少女雪白的裙摆微晃,下一刻就消失在了长廊之上,只有声音散入风中、远远传来:
“……你留在这,不用跟来。”

  吉蒂神官茫然地抬头,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神宫内一切都一如往常。

  **

  柳余踏着花园小径,一步步往她预感的方向走。

  藤蔓,绿植,葡萄架,还有白色的秋千。
阳光穿过蓬蓬绿叶,一切都充满生机,可她却仿佛闻到了萧瑟与不详的味道。

  心提到嗓子眼,而所有的坏预感,在看到凋零了一地的枯枝时,得到了证实。

  世界之树本该永远苍翠、永不凋零,而此时,它已经成了光秃秃、圆溜溜的一根焦木,就这样插在干裂的泥土里。

  绕树的湖泊已经干涸,弥漫的绿色雾气变成了稀薄的灰色,而这灰色,似乎带着一股死气,才站一会,已让人浑身不适。

  柳余往前走了一步。
被碾在足底的枯叶发出细碎的痛鸣――

  这时,旁边传来一道懒洋洋的、极富磁性的声音:
“噢真可怜……生命之树终于要迎来死亡。”

  死亡?!
柳余转过头,却见一位长手长脚、极富魅力的金发男人斜倚着一旁的藤蔓,向她看来。
他有一双金色的竖瞳,如果不是脸上的表情太过热情――会让人感觉如被猛兽盯住。

  “米斯金兽?”
柳余用确定的口气道。

  金发男人“啪啪啪”鼓起了掌:“不愧是神爱慕的女人,一猜就猜中了。美丽的神后小姐,等――”

  话说到一半,就戛然而止。

  刚才还在十步之遥的女人不知什么时候冲到面前,右手食指缠绕着的蓝色丝线紧紧得箍住他的喉咙,似乎只要一个用力,就能结果了他――
“神后小姐,您审问人的礼仪,可不怎么样。”
米斯金兽扯了扯喉间的神力索。

  “到底发生了什么?裂隙,生命之树死亡……这是什么意思?”
柳余攥紧指间的神力。

  米斯金兽咳了一声,脸颊泛起红紫:
“咳咳咳……噢神后小姐,难道你不知道,神与这生命之树共生。生命之树存在的那一天,神就存在。生命之树死亡,神就消失。你看――”

  柳余顺着他的声音往前看去,焦褐色的树干在灰色的大雾下有种末路的苍凉。

  米斯金兽用华丽的咏叹调道:
“生命之树要枯萎了。它要死了。”

  “神要死了!”

  他的话像一颗巨大的滚石,“轰隆隆”砸在柳余的心头。

  “这不可能!”
她下意识反对,指间的神力索松了松,米斯金兽趁机往后一躲,人就躲开了。

  他猖狂大笑:
“神要死了!死了!”

  “他在哪儿?”
柳余追过去。

  米斯金兽跑得非常快,一下就消失在了她面前,声音被风递来:
“神后小姐,这应该问你自己。神的影踪,怎么会让我们知道?”
他大笑而去。

  柳余站在原地,茫然地看着光秃秃的世界之树:
他在哪儿?

  下一刻,却像是想到什么,消失在了原地。

  灰斑雀扑棱着翅膀赶来,却只看到庞然的生命之树砸向地面,发出“哗啦啦”一声响。

  ”斑!”
灰斑雀惨烈地叫了起来。

10468 3665901 MjAxOS8xMC8wMy8jIyMxMDQ2OA== http://m.clewx.com/book/201910/03/10468_36659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