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神审判

书名:我成了灰姑娘的恶毒继姐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白日上楼 更新时间:2020-02-21 09:16:05

  
第一百三十五章

  神殿内。

  斑斑背着翅膀在台阶上踱来踱去, 偶尔还要飞起来斜睨一下神座上的神。
神单手支颔,双目微阖,一动不动已经很久了。

  “你想说什么, 鸟?”
神睁开了眼睛。

  绿眸下,是一片无波澜的海。

  [就、就……]斑斑鼓起勇气, [尊敬的神, 这次您为什么要把贝比赶走?贝比多可怜啊……]

  [她那么爱您, 为了讨您的欢心, 她还给您做蛋糕,给您酿酒……噢,只要一想到贝比离开时有多痛苦,斑斑就想哭……]
灰扑扑的肥鸟用翅膀捂住了眼睛,羽毛都黯淡得耷拉了下来。

  它想起一大早跑到贝比房间,却扑了个空的事实。

  神就像现在这样, 安静地坐在他华丽的内宫,给自己一杯一杯地倒酒喝,还告诉忙着找人的它:贝比走了。他送走的。
贝比怎么可能自愿走呢?!
这可是神宫!
一定是神赶她走的!

  神没有回答它。
斑斑抬头,却见他石雕一样深刻而完美的脸上,绿眸像一片让人伤心的森林。

  [怎、怎么了?]
斑斑吓了一跳, 不知道为什么,它的眼睛酸酸的,似乎有东西要掉出来。

  神挪开了目光。
斑斑这才发现, 他的嘴唇和脸一样白。

  [您、您――]

  “你很想她?”
就在斑斑以为, 神不会开口时, 他突然问它。

  [噢, 当、当然!斑斑当然想贝比,贝比虽然不是很善良, 噢,不对,是一点都不善良,还有点凶,可她是斑斑的第一个人类朋友……斑斑喜欢她,还很想她!]

  “想她啊……”
神看向虚空,无数星球在那以一种玄妙的轨道运转,斑斑也看向虚空……

  就在这时,神殿的大门开了。

  吉蒂神官首先提着花篮进来,后面跟进来一位蓝裙子的少女。
那少女有金色的长发,温柔的蓝眼睛,当她看向神座时,眼神是那样的快活――

  [贝比!]斑斑一下子高兴了,[你又回来了?贝比!]

  它扑棱着翅膀就要冲过去,翅膀却被人从后面拎住了。

  回过头看,神的一只小拇指上绕着白色的细绳,细绳的另一端就在自己身上。

  [神!您让贝比走就算了,现在贝比回来了,您为什么还要阻止斑斑跟贝比拥……]抱。
斑斑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最后,竟然怂得将脑袋藏进了翅膀后面。

  吉蒂神官看着这一幕,心想,有斑斑在神宫里总是这样热闹啊。
她远远地行了一礼:
“尊敬的神,我看神后在长廊附近徘徊,就将她请了进来……如果您和她之间存在什么误会的话……”

  吉蒂神官想起从昨夜开始,就暗沉沉的天。
她在神宫里,竟然感觉到了冷。

  又下雪了,这一程又一程的雪快把整个神宫都埋住了,吉蒂神官只觉得,这雪比之前的还要冷、还要密。

  “没有误会。”
神座上之人,用华丽的语调回答她。

  吉蒂神官一愣,下意识看向身旁。
神后正仰着头,痴痴地看着神座,她的脸庞依然如玫瑰一样娇艳……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让人目眩神迷、脸红心跳的感觉消失了。
也不再让人起颤栗匍匐的冲动。

  “神…后?”

  娜塔西没有回答她。
她正痴迷看着神座上那高贵无比的神o。

  他是那样的强大,那样的完美,他的银发比银河还要耀眼,他的绿眸比森林还要葱郁,他就像她曾经想象过的那样――
不,比想象还要完美。

  每一次见他,都会让她再度陷入爱情。

  娜塔西的眼泪掉了下来,眼睛很疼……
但她不肯闭眼。

  现在,她拥有和贝莉娅姐姐一模一样的脸,没人再会忽略她,他们将爱她,神也必定会爱她,就像爱贝莉娅姐姐那样……
她将会拥有这世上所有的一切。

  她匍匐了下去:
“神,我有事要禀告,是关于……贝莉娅姐姐的。”

  吉蒂神官一愣,这才注意到,少女的蓝裙子是那样的黯淡――
而神后的每一条裙子,都是最美的,像天边的云彩,朝霞,星空……

  它可以让你联想起一切美的事物。

  “伦纳德小姐?”
只有伦纳德小姐会这么叫神后。
吉蒂神官惊讶地声音都变了调,“您、您怎么会……”

  “抱歉,吉蒂神官,我想见神一面。”
娜塔西柔柔地朝她笑了笑。

  “可、可是……”

  “与黑暗做交易……黑暗使徒。”神狭长的眼眸微敛,“送她去行刑之地。”

  吉蒂神官面色一凛:
“是。”
她低头应道,再抬头时,看娜塔西的眼神就像看见了蟑螂臭虫。

  “伦纳德小姐,走吧。”

  “不!”娜塔西惊叫道,“神,我、我要向您禀告,禀告贝莉娅姐姐的事,她要、要逃离您!她对您不忠!她想让我混淆视听,帮她逃离您……她说、说让我代替她永远陪伴在您身边……”
“啊!放开!你放开我!神,我爱您、我爱您啊……”

  娜塔西的尖叫是那样惨烈、那样深情……
可向来和善温柔的吉蒂神官,就像个无情的刽子手一样拖着她往外走,毫无动容。

  娜塔西不知哪里爆出的力量,一下子挣开她,扑到台阶之上,又像是撞见什么,“咕辘辘”滚落在了地。
她半撑起身子,却见刚才还在神座之上的神o走下了台阶。

  他是那样的美。
宽大的白袍高高掠起,似天边的流云。金色的日纹与银色的月纹在他身上交织,与那过分华丽的美貌一起……
她露出了痴痴的笑。

  就在她以为,神要解救她时,他走过了她的身边。
错身而过之时,她仿佛闻到了那山巅之上松与雪的气息,那样的高贵,那样的遥远……

  “贝莉娅姐姐不爱您,可我爱您啊,我爱您啊……”娜塔西转过身,喃喃地道,“我还拥有了和贝莉娅姐姐一模一样的美貌……您会爱我的……您会爱我的……”

  神停下了脚步。
他的身影那样高大,像挺拔的修竹,风吹起他的白袍,连传递过来的声音都无比温和:
“啊,黑暗。”
“审判。”

  随着“审判”二字落下,一道金色的光自他指间弹起,像一把利茅狠狠地刺穿娜塔西的身体。

  娜塔西猛地弓起身,捂住脸在地上打起滚来:
“啊……我的脸……我的脸……”

  她的脸好疼,像有无数把刀子在剜她的脸……
她的脸要融化了……

  红色的血影里,娜塔西猛地抬头,却见那白色身影已经消失在转角,只在身后留下一片浓重的阴影。

  “为什么……为什么我已经这样……他还是不爱我……”

  吉蒂神官怜悯地看着她,一个被嫉妒毁去的灵魂。少女的脸像是被某种物品腐蚀,连着她的身体一起,渐渐的,开始坑坑洼洼起来。

  “伊迪丝小姐和神后也长得一样,但她并未得到过神的钟情……知道这世上有多少绝色美人吗?无数……他们个个都渴望与神来一场艳遇,但从来没有哪一个,得到过神的青睐,只除了神后。”

  “我不信!你撒谎!”

  “黑暗使徒,神爱的如果只是一副皮囊,他可以造出一世界……神亲自审判了你,这是你的荣幸。”

  体内的黑暗被这金光消融,眼前的光渐渐黯淡下来……
在最后一丝光熄灭前,娜塔西似乎看到了母亲带着花环,牵着父亲的手,在朝她微笑。路易斯,卡洛……
一张张脸出现又消失,最后,定格成了贝莉娅。

  贝莉娅朝她微笑。

  她一眨不眨地看着。
渐渐的,眼泪从眼眶里冒出来:
“不……是我错了……是、是我错了……是我、我错……”

  少女闭上了眼睛。
那斑驳的脸上,竟然露出诡异的平静……

  一道黑影落下,在即将拥抱她的魂灵时,被一道金光弹了出去。

  它恼怒地转了一圈,又飞走了。

  吉蒂神官手执光明法杖,闭上眼,念起了光之祝福:
“愿你来世,做光的孩子……真诚,幸福……”

  ――――

  艾尔伦大陆。

  弗格斯家的小花园里,弗格斯夫人拿着一把剪刀,认真地修剪着蔷薇花的花刺。她身边已经摆好了许多剪去花刺的蔷薇,打算用这些花来装饰今晚的餐桌。

  “弗格斯夫人,您已经剪得够多了。”
一位长相粗陋的医者抽去她手中的蔷薇,又将剪刀强势地从她手中拿走。

  “可、可是……”弗格斯夫人抬起头来,她的脸颊依然那样消瘦,似乎一点都没养回来,“除了这个,我……”

  “弗格斯夫人,您该吃药了。”塔特尔医师苦恼地道,“还有,您不能总在晚上哭,眼睛会哭坏的……弗格斯小姐想必也不愿意见到。”

  谁知这一提,弗格斯夫人的脸一下子耷拉下来。
她的颧骨过高,这样一耷拉,整张脸就显得无比刻薄:“塔特尔医师,这您管不着!要不是您之前一直照顾我,我才不会让您这样的人陪伴在高贵的我身边……”

  “抱歉,我答应了弗格斯小姐,在她回来之前会一直照顾您――”

  “谁要你照顾,要照顾我的人从这条街排到卡洛王城都不止……”这话像是踩了弗格斯夫人的雷区,她一下子不高兴了,正要继续,却听一道声音从旁边传来。

  “母亲?您又欺负塔特尔医师了?”
软软的、带了点撒娇的声音从花园的另一头传来。

  一位金发少女突然出现在花园的尽头,她是那样的迷人,皮肤雪白,穿了一身星空般的蓝裙子,整个人美得如梦似幻。

  弗格斯夫人的眼珠一下子瞪得特别大,快要从眼眶里爆出来:
“贝、贝莉娅?”

  “是我,母亲。”
柳余如倦鸟归巢,率先朝弗格斯夫人张开双臂,当先一步抱住了这个看起来激动无比的妇人。

  她真实地活着。
这很好。
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贝、贝莉娅?你回来了?”

  “恩,回来了。”
“不走了?”

  柳余将头枕在弗格斯夫人肩上,深深吸了口气,“恩,不走了。”

  “好,好,好,不走就好,”弗格斯夫人拍了拍她,不一会又急急忙忙地推开她,拉着她往弗格斯家走,“戴娜,伊芙!准备晚餐!”

  天际一缕斜阳,照亮游子的归路。
柳余慢悠悠地随着她进去,心里突然暖洋洋的。

  不管怎么样,她还有弗格斯夫人。

  她还有弗格斯夫人。

  

10468 3645433 MjAxOS8xMC8wMy8jIyMxMDQ2OA== http://m.clewx.com/book/201910/03/10468_36454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