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一棵草

书名:我成了灰姑娘的恶毒继姐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白日上楼 更新时间:2019-11-04 11:24:38

  第三十五章

  伯纳湖边。

  少女一身湿淋淋地坐在草地上, 轻薄的裙子紧贴,勾勒出姣好的身形。

  酒气被湖水一冲,消散了不少。

  她像是渐渐清醒, 可清醒之外的痛苦在那双蔚蓝色的眼睛里就格外明显了。她直勾勾地看着一旁的银发少年,除此之外, 谁也没看。

  两人在夜色中对了一眼。

  “盖亚,你看――”她顿了顿,“除了你, 还有许多人愿意和我跳舞。”

  她像是发狠, 又像是要挽回破碎的自尊,可这样放话,也只让人觉得她近乎灭顶的悲伤。

  “贝莉娅, 这是你的选择。”
少年轻轻叹了声气, “我送你回去。”

  卡洛王子退到一旁, 不再参与。
他知道,金发少女需要的,绝不是他的怀抱――她太执拗了, 这样激烈的情绪, 让她像随时会破碎的名贵瓷器,只要主人愿意, 就可以让她粉身碎骨。

  “不, 不用你,我自己会走。”
少女负气地道, 手肘一撑,人就从草地上起来。

  她往前走了两步, 软绵绵的手脚像是不听话,往旁边跌去――
卡洛王子下意识伸出手去。

  可旁边的人更快。

  银发像湿漉漉的鱼尾滑过他的手背, 再看到时,柔弱的少女就已经依偎在了青竹般的少年怀中。

  “贝莉娅……”

  “你走开。”
少女一把推开了他。

  她用的力道如此之大,以至于一下子摔到另一边,尖锐的石子划破了她的膝盖,她似是毫无察觉般,向卡洛王子伸出手:“卡洛王子,您能送我回去吗?”

  她面色羞窘:
“我喝得有点多。”

  卡洛王子伸出手,一把将她拉了起来,伸手之余,他下意识往旁边看了一眼。

  银发少年精美的眉目沐浴在轻盈的月光下,像一尊假人。
没有喜怒哀乐。

  “扶着我。”
白底金边的袖口被人轻轻扯了下。

  卡洛王子转过头去,依言搀住了她。

  柳余借着这股力道走出了人群,在人群的边缘看到了匆匆赶来、面色讷讷的娜塔西。

  娜塔西看着她:
“贝莉娅姐姐……”

  “不要叫我姐姐。”
少女冷冰冰地走了过去。

  娜塔西的眼圈一下子红了:“我、我不是故意的……”

  “不,你是。”少女停下脚步,“你明知道我有多爱他,这世界上所有人都可以向他提出邀请,可唯独你不行,娜塔西。”

  “为什么不行?”

  “你知道的。”
她看她一眼,重新迈开脚步。

  娜塔西被这冰冷钉在了原地,怔怔站着。

  卡洛王子的视线从她身上轻轻划过,叹息一声,搀着人走了。

  “卡洛王子,”一走出人群的视线,少女就放开了他,“对不起,今天……”

  “我明白,这不值得道歉。”
卡洛王子矜持地退后一步,“倒是弗格斯小姐的执着和勇气让人惊叹。”

  柳余:……
她这借酒装疯地一跳,放在现代,大概要被打上“可怕、偏执狂”的标签。

  可在这个崇尚欲望、自由、浪漫的世界,却不会为人诟病,只会获得惊叹――
看卡洛王子的眼神就知道。

  人们崇尚神灵,憧憬“痴情专一”,一个“为爱痴狂”的少女,只会赢得大部分人的怜惜:只可惜,当事人盖亚似乎不是这么想的。

  苦肉计失败了。
唯一的好处,大概是所有人会更加牢固地将“贝莉娅・弗格斯”和“盖亚・莱斯利”捆绑在一起。

  “明天……的舞会,”少女似是难堪,“可以拜托卡洛王子,不要出现吗?”

  路易斯给出的期限,是在明晚的舞会结束之前,让盖亚改变礼仪课的舞蹈搭档。

  “这恐怕不行,晚上我的父亲和母亲要来。”

  “那、那就请卡洛王子明天开宴前,说、说‘您不和我跳了,您要和玛丽公主跳’,行吗?”
少女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生怕他拒绝。

  “弗格斯小姐的意思是,让我开宴前……抛弃您这个舞伴?”
卡洛王子似是感觉到不可思议。

  “是,是的。”少女握拳,清澈的眼里盛满伤心和决绝,“我想再试一试……也许盖亚不会在这众目睽睽之下给我难堪。”

  这一刻,少女蓝盈盈的,充满着哀怜和祈求、又蕴满了坚决和孤注一掷的眼神,像一把利剑,刺穿了卡洛王子的心脏。

  她是多么坚决啊。
就像一生只唱一次的荆棘鸟,用痛苦和血泪浇灌自己唯一的、坚决的爱之花。

  她明明没有流泪,却仿佛融化了他的心。

  卡洛王子咽下喉头冒出的冲动:
“好,到时候我会跟玛丽公主跳。”

  他单手放在胸前,郑重地朝她一礼:
“弗格斯小姐,祝您成功。”

  “谢谢。”
柳余深深往后望一眼,才往蘑菇屋走去。

  卡洛王子目送她进了门,浑浑噩噩地走回了房间,银发的少年安静地坐在桌前,用刻刀一点点雕琢石头。

  他一把抢了过去:
“莱斯利先生,您……”

  少年仰头,面色平静:
“卡洛王子。”

  “您……”对着他那双湖绿色的眼睛,指责顿时就出不了口,卡洛王子恼火地将刻刀丢到了桌上,像只困兽一样走来走去,半晌才道,“我爱上了弗格斯小姐。”

  刻刀停在了半空,又若无其事地继续。

  “卡洛王子你只是……”少年抬起头,眉目平和,“爱上了她的爱情。”

  “那莱斯利先生您呢?别告诉我,您放弃弗格斯小姐,爱上了她的妹妹。”
卡洛王子面色不快。

  “有一天,我路过一片草地,救了一棵濒死的小草,小草跟我说,她要一滴水,我答应了。”少年看他,“也许是,也许不是。”

  “那您会救其他濒死的小草吗?”
“当然。”

  “爱是自私和占有。”卡洛王子道,“我确定。”

  “我希望弗格斯小姐的眼睛看向我。”

  少年定定看了他一会,“哦”了一声,继续拿刻刀刻了起来。

  ******

  第二天,索伦王国的车架一大早就过来了。
护卫的兵士不被允许进入神殿 ,全部留在神殿的广场之上,可就这样,当国王带着他二十几个妃子下车时,也是浩浩荡荡一群人。
王室做礼拜的时候,平民是不被允许过来的。

  柳余作为新一任神眷者,也被派来接待,给王室的莺莺燕燕们派发蒲团。

  布鲁斯大人神情和蔼地坐在主座,黑衣神使端坐在侧,他严肃地对主教大人道:
“布鲁斯大人,不纯洁之人,不应该出现在圣洁的神殿之上。”

  “马兰,神灵之光照耀一切。”
布鲁斯大人道,“我觉得,弗格斯小姐很好。”

  “她昨天还在伯纳湖边闹了一场。”
马兰拉长脸,“神的信徒只能爱神,她却将另一个男人当做了信仰,为他轻生。”

  说着,他气怒地看了一旁的唱诗班。

  唱诗班的中央,站着一个如星辰般耀眼的少年。

  “年轻人嘛,总是比较有冲劲,你不觉得挺可爱的?”布鲁斯大人道,“我想,神灵不会在意这一些小事。”

  “布鲁斯大人!”
“行了,马兰,不要总拉着一张脸,你会老得很快,”布鲁斯大人乐呵呵地道,“礼拜开始了。”
白衣神使们列队而入。
唱诗班开始歌唱:
“……我们圣洁美丽,我们载歌载舞……我们是神的子民……”

  而当为首那位少年开始歌唱时,时间都似乎停止了。

  圣池内的水,开始沸腾。
大殿中央的石像,开始蕴起白光,白光化作一点一点的细碎四散入虔诚祈祷的人群。
人人都闭上了眼睛,如痴如醉。

  唯有柳余,还保持着清醒。
她捂住手腕,不让记忆珠飘起,身体却不自觉地往少年那里挪,等到他面前时,才愕然发现,他沐浴在一片圣洁的光里。

  柔和的光,化作翅膀。
柳余看着轮廓一点点清俊、逐渐脱去少年气的场景,心里隐约明白:时间不多了。

  等他完全恢复成记忆珠中的模样,他的眼睛,就会好了。

  着急中,她下意识踮起脚尖,亲了他。
双手攀附上去――

  少年睁开了眼睛,迷雾般的歌声消失,世界恢复了原样。
“贝……莉娅?”
他迷惑的。

  周围的人,还沉浸在乐音的余韵里,柳余退后一步,却对上了娜塔西的眼睛。娜塔西在唱诗班中,可在盖亚的歌声里,却保持了神智清醒。
这意味着什么……

  “我是来向你告别。”少女泪眼盈盈地看着他,“以后,我不缠着你了,莱斯利先生。”

  她道:
“我无法看着你和别的女孩跳舞,而且那个人还是我的妹妹。盖亚,”她顿了顿,“我之前说谎了……我没法跟你做朋友,连普通朋友都不行。”

  说着,她奔了出去。

  少年怔怔地站着,唇间似乎还残留着蔷薇花的香气。

  爱,是自私和占有……吗。

  

10468 3617068 MjAxOS8xMC8wMy8jIyMxMDQ2OA== http://m.clewx.com/book/201910/03/10468_36170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