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86 章

书名:豪门女配不想拥有爱情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闻筝 更新时间:2019-12-28 08:28:52

  春季转瞬即过, 许辛夷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各种活动和通告全停。

  其实在她怀孕初期,所有的工作就已经暂停, 没有再出现在公众面前, 也正是因为这短暂的空窗期,让不少因她和易扬结婚进而关注她的粉丝纷纷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渐渐许辛夷和易扬那条公开的微博下, 猜测怀孕消息的评论被赞到了热评。

  “据我观察, 距离许辛夷和易扬公布关系后, 现在已经过去了五个月, 这五个月的时间里, 原本许辛夷该露面的杂志和节目统统没露面, 《目击者》之后许辛夷也没有参演任何电影电视剧,怀孕实锤了!”

  “我爆个料吧,怀孕了, 就是在我朋友工作的医院做的产检,我听我朋友说, 产检全过程易扬亲自陪着, 照片在主页, 不信的可以进我主页看照片。”

  那条爆料的微博很快就爆了。

  不少粉丝点进去主页, 第一天微博就是偷拍的许辛夷产检的照片。

  是一家私人医院, 宽阔走廊里前前后后共有六七名安保人员护着中间的两人,许辛夷被易扬搂着护在怀里,面色沉稳严肃,有着生人勿进的冷漠, 但在下一张照片里,许辛夷穿着宽松的衣服, 从隐约拱起的小腹足以看出端倪。

  她抬头似乎在和易扬说着什么,易扬低头的瞬间,侧脸是与上一张照片里的冷漠形成鲜明对比的温柔。

  因为这条爆料,渐渐带出不少爆料两人产检的照片,#许辛夷怀孕#话题上了热搜。

  “啊啊啊啊真的怀孕了!!!实锤!!!”
“公开关系的时候我就猜到了,果然怀孕了!看许辛夷的肚子,不用到年底,说不定就有包子了!”
“事业上升期嫁入豪门,结婚生子,老公又帅还巨有钱,这是什么人生赢家,慕了QAQ”

  “还好大家最后都会死,不然我心里真的不平衡,产检这么多人护着,想到我产检熙熙攘攘一堆人挤电梯,酸成柠檬汁。”
“许辛夷怎么俘获易总的?考虑出书吗?我买!”
“所以许辛夷这是稳坐中宫了?嫁入豪门再生个儿子,地位稳了。”
“不是说许辛夷出身不差吗?也不能说是嫁入豪门吧?落魄的豪门也算豪门,顶多豪门联姻?”

  关于自己怀孕的消息,许辛夷觉得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一开始不公开,是觉得这仅仅只是自己的私事,没必要因为自己怀孕特地发个公告,等孩子出生再公布也不迟。

  转眼树叶枯黄,老宅别墅院子里铺上了一层金黄的枯叶,金灿灿的,好看极了。

  许辛夷不让人扫了,时常挺着肚子在院子里逛上一圈,踩在层层枯黄树叶上,软软的,咯吱咯吱响,有时候等来天边落日的余晖,有时候能等来回家的易扬,然后陪着她,静静的在院子里走上一圈。

  生产那天,许辛夷其实有点感觉,心慌慌的,总觉得有什么要发生,直到半夜感觉到不对劲,肚子开始疼了,连忙叫醒身边的易扬,焦灼神色话也说不出,只指着自己的肚子,不知如何是好。
相比许辛夷的慌张失措,易扬从容不迫起床打电话,到医院后,许辛夷没受多少罪,送进产房没多久就生了。

  是个小男子汉,七斤五两。

  抱出来时皱巴巴的小猴子,乖乖闭着眼睛睡觉。

  “易先生,易太太生产很顺利,是个男孩。”

  护士抱着孩子凑到了易扬身边。

  初为人父的易扬看着襁褓里的孩子,僵硬从护士手里接过,以一个怪异的姿势抱在怀里。

  也是奇怪,一直安安稳稳睡觉的孩子在易扬接手的瞬间放声大哭起来,声音嘹亮,回荡在整个楼层。

  易老先生笑话他,“以后你们父子俩,可有得闹了。”

  ――――

  生产后许辛夷第一眼见到的便是守护在床边的易扬。

  “孩子呢?”

  “这呢。”易夫人笑着将孩子抱了过来,“知道你醒来要看,特地没让护士抱出来,快看看,是个男孩。”

  许辛夷眼巴巴看着易夫人怀里的孩子,想坐起来看仔细,易扬撑在她后背让她坐起来。

  红彤彤皱巴巴的孩子小老头似的。

  许辛夷看的第一眼就差点哭了。

  “好丑……”

  “不丑,刚出生的孩子都这样,大了就好看了,”为了打消许辛夷的疑虑,易夫人笑道:“易扬刚出生时也长这样。”

  许辛夷放心了。

  易老先生笑着说给孩子取了个名字,单字一个谦。老人家看曾孙,眼底是藏不住的溺爱与喜欢。

  病房里的人陆续离开。

  易扬坐在她床边,“还疼吗?”

  她摇头,“不疼了,没遭什么罪,一下子就生了,医生都说这孩子听话。”

  “嗯。”

  许辛夷握住他微颤的手,听到了易扬心里让她心颤的话。

  ――“老天保佑。”

  ――“再也不生了。”

  ――――

  一周后许辛夷出了院,襁褓里丁点大的孩子得到了全家上下无微不至的照顾。

  三个保姆三个月嫂,24小时轮流照看。

  孩子还小,只会哭,但给他准备的玩具就已经堆满了房间,易老先生更是大方,什么好东西全往他宝贝曾孙房里放,一个屋堆不下,又给孩子开了一个屋,易扬看不下去,提醒了两句,说孩子还小,没必要置办这么多东西,却被易老先生说了回来,“我给自己曾孙买点东西怎么了?现在用不上,以后总有一天用得上。”

  显然,易老先生是将自己曾经说过的‘不可行奢靡之风’的话抛诸脑后,而且从他老人家的话里不难听出‘以后孩子喜欢什么就给什么’的意思,也不担心养成个纨绔。

  宝宝一天天长大,和易夫人当初说的一样,长得白白嫩嫩,那双酷似易扬的眼睛,水灵有神,像两颗剔透的黑葡萄,谁见了都得真心感叹一句:好漂亮的孩子。

  对此,许辛夷骄傲的表示:我生的!

  易扬也学着当一个好父亲,闲暇时刻宝宝如果要喂奶换尿布,都会亲自上手,但父子两还真和当初在产房外易老先生说的那句话一样,有得闹。

  易扬一给孩子喂奶,上秒在月嫂怀里吃得好好的宝宝下一秒就不吃了,瘪着嘴看着易扬,仿佛被吓到。换尿布时,上一秒乖到不行的宝宝,下一秒嚎啕大哭。

  于是好父亲在三次挫败后,毅然放弃,并表示以后自己要当个严父,好好教导宝宝,承担起易氏的重任。

  许辛夷对此怜惜看着在自己怀里的宝宝。

  “小小年纪不知道讨好爸爸,这么排斥爸爸,这下完了,等你长大,看你爹怎么‘折磨’你。”
可惜襁褓里的孩子吐着泡泡,挥着两只小胖手,一脸无知无畏冲着许辛夷咯咯地笑。

  或许还真是上辈子的仇,宝宝在学会爬后,第一句喊出来的是妈妈,第二句喊出来的是奶奶,第三句喊出来的是太爷爷,全家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翘首以盼孩子喊爸爸,可宝宝就是不喊爸爸两个字,肉眼可见易扬脸色阴沉。

  不过许辛夷半点不担心易扬不喜欢这个孩子。

  因为在某天半夜惊醒时,身边空荡荡,不见易扬人影,起身去找,在婴儿房外,听到了易扬低声细语哄人的声音。

  “喊爸爸,爸、爸,喊爸爸,爸爸就把这个玩具给你,乖,听话,喊爸爸,爸、爸。”

  许辛夷在门外捂着嘴尽量让自己别笑出声来,忍不住探头看了房间内一眼。

  易扬站在婴儿床前,手里拿着玩具诱哄着婴儿床上无比精神的孩子,一句一句喊爸爸。

  最终这场父子俩的对峙在宝宝那含糊的‘粑粑’声中结束。

  值得一提的是,在孩子一周年的时候,许辛夷主演的那部徐导导演的电影《目击者》定档下月一号,影视方希望许辛夷能配合宣传。

  许辛夷十分慷慨答应了下来,并拍了一张宝宝的小拳头的照片,发了个微博。

  胖乎乎的小拳头可爱得要命。

  “生了生了真的生了!恭喜辛夷当妈妈[比心]”
“以许辛夷和易扬的颜值,宝宝颜值绝对逆天!我现在生女儿还来得及吗?”
“恭喜啊!!!”
“我最爱的女人和我最喜欢的男人有孩子了[哽咽]”

  不到半小时,#许辛夷生子#的话题上了热搜。

  剧组也来凑了个热闹。

  “《目击者》全体工作人员发来贺电~”

  电影蹭了一波好热度,并凭借着自身过硬的剧情和主角配角的演技,上映首日票房五千万,成了近期上映影片的一匹黑马,票房随着口碑呈直线上升,仅上映一周,斩获5亿票房,到下映截止,共累积票房十四亿。

  十四亿票房,这对于一个低成本电影而言,对于第一次指导电影拍摄的徐导而言,无疑是巨大的成功。

  许辛夷也因此水涨船高,经过此电影,演技彻底得到了承认。这个承认不仅仅是指得到粉丝观众的承认,还有行业内各导演以及投资方的承认。

  人逢喜事精神爽,一爽就出了事。

  在前往庆功宴的路上,许辛夷因为在家哄宝宝,耽误了点时间,眼看着庆功宴快结束了,出别墅区的郊区又没几个人,忍不住踩了一脚油门。

  这一踩就踩出了事,没注意到右前方的岔路口有车驶出来,差点撞上的瞬间许辛夷本能将方向盘往左打死,一头撞上了路边的石桩,幸好晚上这边没什么车也没什么人,许辛夷也没受什么伤,只是车头受损严重,没法开了。
第一时间给易扬打了个电话。

  “老公,我撞车了。”

  电话里许辛夷声音有点虚。

  电话那头易扬听到许辛夷撞车的消息心停跳了半拍。

  “有没有受伤?”

  “我没受伤。”

  明显听到电话里的人松了口气,许辛夷报了个位置。

  “在那等着我,我马上到。”

  不到十分钟,易扬驾车而来,身后跟着一辆车,车内是善后的人。

  一下车,易扬仔细将许辛夷浑身上下检查了一遍,见她人是真的没有受伤后,严峻脸色这才好看了些许。

  “先上车,这儿他们会处理。”

  许辛夷乖乖跟在他身后,上车回家。

  一路上易扬脸色阴沉得难看,眉心皱得能夹死苍蝇。

  “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就是……急了点,没注意前方岔口有车,踩了一脚油门而已。”

  “而已?”易扬沉着脸看她,“许辛夷,你到底知不知道今天你撞车了,你觉得这是小事?你看没看你车头,撞成什么样了?你是庆幸没有受伤,万一呢?万一受伤了怎么办?”

  ――“这种时候竟然说这种话,真是气人!”

  许辛夷听到易扬的心里话,想了想,审时度势道歉,“对不起,是我说错话了,是我今天不小心,以后不会这样心急不看路了。”

  “没有以后了,”易扬说:“以后出门我让司机送你。”

  许辛夷一愣,反应过来高声道:“你什么意思?不让我开车?我开车这么多年就今天疏忽了而已,我车技好得很,不需要司机!”

  “你需要。”

  “不需要!”

  ――“车撞成那样还敢说自己车技好?真是气人!”

  ――“不行,至少这半年内不许她再开车。”

  许辛夷瞪着易扬,不想让步。

  易扬却不理她,低气压坐在一边,看都不曾看她一眼。

  出事的地方本就离老宅不远,十分钟不到就回了老宅,易老先生和易夫人在楼下客厅焦灼等着,一见人回来忙拉着辛夷问:“没事吧?听易扬说你撞车了?没受伤吧?”

  “爷爷,妈,没事,我没受伤。”

  两人双双叹了口气。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注意,幸好没伤着自己,下次注意点。”

  易扬从门外进屋脚下就没停,过客厅直上楼,许辛夷喊他一声都没反应。

  看着许辛夷挫败的脸色,易老先生和易夫人相视一眼。

  “你啊莽莽撞撞的,你都不知道刚才易扬接到电话脸色有多吓人,鞋都没换就往跑。”

  许辛夷这才发觉易扬脚上穿的是家里的家居鞋。

  适才被易扬气到的心情突然平息,莫名夹杂些不言而喻的愧疚。

  “对不起爷爷,妈,让你们担心了。”

  “你没事就好,先上去看看易扬吧。”

  许辛夷点头,上楼往书房走去。

  书房门口许辛夷摆着笑容,“老公……”

  “我只说两件事,第一,出门给你配司机,自己不许再开车,第二,自己回房睡觉,我现在很生气,晚点再陪你睡觉。”

  许辛夷撇嘴,感受到易扬地界那一块的低气压,识时务没凑上去,转身回房睡觉。

  凌晨一点,许辛夷身侧床铺凹陷,易扬躺上来的瞬间,一只手伸了过来,抱住易扬的腰。

  房间灯很亮,没关。

  许辛夷头枕在他耳边,眼巴巴望着他,清澈眸子里肉眼可见祈求的目光,“还生气吗?”

  ――“……算了。”

  但嘴上是:“生气。”

  许辛夷笑着缠了上来,“别生气了,我以后会认真开车的。”

  “以后?”

  “没有以后了。”许辛夷哄着他,“出门带司机。”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过了几天她就不信易扬还记着这事,就算记得,在外她自己开个车,易扬还能24小时全天候盯着自己不成?

  总能找到机会。

  因为出了这事,许辛夷出门带司机带了好长一段时间,但带个司机去哪都感觉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很多时候特别不自在。

  她心里明白,易扬也是为她好,担心她,她这才忍了。

  可是忍了一段时间,终于在看到安雅的那辆漂亮又拉风的银灰色跑车时,忍不住了。

  “安雅,你……跑车?”

  安雅无比帅气从跑车上下来,将墨镜摘下,笑道:“怎么样?”

  “漂亮!帅!”

  “那是当然,这可是我预定了整整一年才拿到手的跑车,当然漂亮。上车?”

  许辛夷忙点头。

  易家老宅车库以及一品兰亭车库里停的都是价值百万千万的豪车,许辛夷自己名下也有车,但跑车却没有。

  沿江公路迎面而来的海风吹得许辛夷头发半空飞扬,放眼是蓝天和蔚蓝的大海,一望无垠的视线里,飙车的刺激让人忍不住放声大喊。

  许辛夷体验了跑车的刺激,数了数自己金库里的钱,买辆跑车绰绰有余,她向来不是个委屈自己的人,当天浏览各式跑车,目光最终放在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上。

  流畅的线条和漂亮的颜色,许辛夷看上的第一眼就知道,这辆跑车是属于她的。

  但,全球限量。

  国内数量更是稀少。

  而且还有购买条件,要么是法拉利车主,要么是法拉利俱乐部成员。

  当然,这些条件,许辛夷一个也没达到。

  安雅委婉提醒她,如果有关系,也是可以买到的。

  许辛夷想了想,她好像没有这方面的人脉。

  “你老公肯定有。”

  一语点醒梦中人。

  许辛夷忙回家献殷勤,皮带,领带,手表,袖扣,礼物一一摆在易扬面前。

  易扬戒备看着她。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虽然被易扬一眼看穿了,但许辛夷依然脸不红心不跳,“今天逛街看到这些,特意给你买的,放心,是贵的。”

  为了告诉易扬这些礼物的贵重,许辛夷将□□递他眼前。

  易扬看了一眼价格,是不错。

  “有事?”

  许辛夷想了想,张嘴,“没事,我就是想说,最近我带司机出门也有好长一段时间了,仔细算算快半年了吧……”

  “你想开车的话就开吧,只有一点,慢点开。”

  许辛夷一脸感动看着他,“老公,你真好!”

  “还有事?”

  许辛夷期期艾艾笑道:“还有……一点点小事。”

  易扬看许辛夷的表情,“不太像是小事。”

  “我就想买个东西。”

  “钱不够?”

  “我有钱!”许辛夷强调,那辆跑车价格虽然价格高达八位数,但她买得起,只是没有购买途径,买不到,“我就是自己买不到,老公,你能帮帮忙吗?”

  “什么东西?”

  “……你先答应我。”

  “你不说我怎么答应你?”

  “就一件小东西而已,对你来说动动嘴皮子的事。”

  易扬双眼微眯,审视着许辛夷。

  ――“态度不对,一个劲在我面前磨,肯定有猫腻。”

  许辛夷:“……”

  “就是,我想买辆车。”

  “家里的车不够开?”

  “不是,是我看上了一辆车,但是有购买条件,老公你见多识广有人脉,能帮我问问吗?”

  刚松口让她开车,现在就想买车,易扬心里着实有点担心。

  ――“算了,都是当妈妈的人了,应该不会和以前一样鲁莽。”

  “什么车?”

  见易扬松口,许辛夷笑着说:“LaFerrari。”

  “……”反应过来是辆跑车,易扬瞬间翻脸,“许辛夷,刚出事没多久你就想开跑车?你想都别想!”

  “你刚才不都答应我了吗?”

  “我没答应你买跑车!”

  “我没让你买,我自己买!我自己掏钱!”

  “那你自己去买,别找我!”

  许辛夷磨牙,“你买不买。”

  易扬干净果断,“不买。”

  “你帮不帮我?”

  “不帮!”

  ――“飙车这么危险的事也敢去做!真是气人!”

  眼看着要拱火,许辛夷审时度势软了脾气,“老公,我真的很喜欢那辆跑车,我答应你,我好好开,我不飙车,绝对不会出事。”

  许辛夷这些鬼话易扬一个字都不信。

  “真的!而且你看,我平时工作忙,要么在剧组没时间开车,要么在赶通告的路上,没机会开车,怎么会……”

  “那你买来干什么?”

  一句话堵得许辛夷半天没说出话来。

  反应过来的许辛夷恼羞成怒,狗男人见缝插针的本事越来越厉害了。

  她豁出去了,“买来放车库里看着,只要能拥有它我就开心!”

  易扬冷静看着她。

  ――“话说得好听,买回来之后还会不开?这话不能信。”

  许辛夷:“……不买就不买!”

  许辛夷很硬气地走了。

  开什么玩笑,跑车那么多,又不是只有那一辆,买别的不就行了,非得求易扬不成?

  更何况她许辛夷也是在娱乐圈站稳脚跟的女人好吗?

  就不信了,这点人脉都找不到!

  然而当天晚上许辛夷翻遍朋友圈和通讯录,除了几个不能联系的人之外,其他人都找遍了,竟然没有能帮得上忙的。

  找安雅?

  ……安雅那辆跑车都预定了一年。

  看来看去,也就易扬最靠谱。

  可是这最靠谱的人不愿意帮她。

  找不到人帮忙,许辛夷闷在沙发角落里不说话。

  易扬一回房,就瞧见沙发角落里蜷缩着的人,见着自己回来,抬头眼巴巴看着自己,委屈可怜。

  “易扬,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易扬不想和她说话。

  “老公,我好难受,想哭。”

  许辛夷想着,易扬总会来安慰自己两句吧?两人柔情蜜意抱两下,耳鬓厮磨说两句情话,情到浓时……磨着磨着易扬总能答应下来?

  哪里知道,易扬张口就是:“想哭就哭。”

  听听,易扬这狗男人说的是人话?

  “……可是我想在法拉利里哭!”

  “…………”

  在跑车这件事上,易扬没有松口,许辛夷撞车事件事到如今还心有余悸,竟然还想开跑车?他绝不可能答应许辛夷把自己悬在刀刃上。

  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许辛夷在连续两天低气压后,将目光锁定在一脸天真烂漫流着哈喇子的宝宝身上。

  “养娃千日,用娃一时,宝贝,妈妈把希望放你身上了。”

  宝宝看着妈妈过来,喜笑颜开地冲她挥舞着两只胖乎乎的小手,完全不知道面前这个一脸慈祥母爱的妈妈心里在打着什么小算盘。

10467 3631213 MjAxOS8xMC8wMi8jIyMxMDQ2Nw== http://m.clewx.com/book/201910/02/10467_36312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