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70 章

书名:豪门女配不想拥有爱情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闻筝 更新时间:2019-12-05 10:39:41

  第七十章

  人到老年, 身体多多少少有点毛病,易老先生年少时吃了不少苦头,人到老年, 身体的病痛一并暴露了出来。

  两年前住院,一年前住疗养院,每月的复查必不可少。

  不过最近这段时间易老先生的体检报告检测身体逐渐转好, 医生的报告单对易老先生身体的状况也越来越明朗。

  “老先生, 您的身体最近大有好转, 这和您平时积极治疗和心情有关,您就照着这个保持下去。”

  易夫人放心地笑了,“赵主任您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易夫人您放心, 老先生身体恢复得不错,继续保持身心愉悦,一定能长命百岁。”
易老先生笑道:“长命百岁不奢望, 我现在只希望看到易扬和辛夷早点开枝散叶,让我抱上重孙子就心满意足了。”

  “现在他们小夫妻的感情越来越好, 过不了多久您就得抱上重孙了。”

  “希望如此。”

  赵主任送易夫人和易老先生以及跟着的两名助理出办公室, 电梯门口嘱咐易老先生一些注意事项。

  “行赵主任, 我大概都记住了, 您忙去吧,不用送了。”

  赵主任微笑离开。

  易老先生笑着叹了口气,“这段时间多亏了你和辛夷, 我这身体才好得这么快,你当初还不愿意易扬和辛夷结婚, 现在怎么样?”

  “您看您, 现在怎么总喜欢翻旧账?辛夷那孩子确实不错,之前是我看走了眼, 您放心,以后我会好好对她,有我在,没人能欺负她。”

  叮――

  电梯门开了。

  电梯里一个三四岁的孩子靠角落垂头站着。

  易夫人和易老先生一怔,看着电梯里那个小男孩,对视一眼。

  “这是哪家的孩子,怎么一个人在这?”

  电梯里的小孩缓缓抬起头来,一双圆润漆黑的大眼睛直勾勾看着四人,冷哼了一声,偏过头去。

  几人踏进电梯。

  老人家嘛,总是心软,许久没见过年纪这么小的小孩,还长得这么可爱漂亮,遂好奇笑道:“小朋友,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小孩先是不说话,易夫人又问道:“你父母呢?”

  “我妈妈在楼上,”小孩声音挺稚嫩清脆的,可是态度不好,凶巴巴的,眼睛不瞅人,给他的可爱减了分,一看就是被惯坏了的模样,“我现在要去找我爸爸。”

  “那你爸爸在哪?”

  “我爸爸在公司上班,我现在去找他让他对我妈妈负责。”

  易夫人看了眼易老先生。

  “你这么小的孩子,知道什么叫负责吗?赶紧去你妈妈那,她肯定找你急疯了。”

  “我不上去,我要去找我爸爸,我要问他,这些年为什么要抛弃妈妈!”

  叮――

  电梯停在一楼。

  易夫人扶着老先生,对其中一名助理说道:“你把这孩子送服务台,让服务台的护士帮着找找他妈妈。”

  助理牵着小男孩的手低声道:“是,夫人。”

  可那小男孩不愿意了,拽着电梯里的扶手不肯和助理一块去服务台,“你放开我!我要去找我爸爸!我要去找易扬,问他为什么要抛弃我妈妈!”

  跨出电梯门的易夫人和易老先生脚下一顿。

  “易扬?”

  易老先生率先反应过来,问那小男孩,“你爸爸叫易扬?”

  易夫人眉心紧蹙,“爸,应该是同名同姓吧?”

  “对!我爸爸就叫易扬,易氏集团的老板!”

  别看这小孩才三四岁,一口一句一点也不含糊,每个字都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两名助理愣在当场,看着易老先生。

  易老先生脸色一沉,看着这小孩,少了几分慈祥,多了几分严厉。

  “小朋友,谁给你说,你爸爸是易扬的?”

  “刚才我在楼上听到了,妈妈带我来医院做亲子鉴定,医生说,易扬就是我爸爸!”

  易老先生眉心紧蹙,手上握着的手杖不住的收紧。

  易夫人担忧看了眼易老先生的脸色,问那小男孩,“你是从哪楼下来的?我们送你上去好不好?”

  “不好,我要去找爸爸,你们别拦着我!”小男孩张牙舞爪就要往外冲。

  “先上去找你妈妈,再带你去找你爸爸。”易老先生脸色一沉,又走进电梯里。

  小孩子到底年纪小,还是怕的,犹犹豫豫说出了他妈在的楼层。

  见易老先生不是开玩笑的,易夫人也不敢说话。

  电梯徐徐往上,到了亲子鉴定的楼层,电梯门刚打开,门口站着的一位慌张失措的女人,看见了电梯里的小男孩,泪流满面将他从电梯里拉出来,蹲下将他拥入怀里。

  “童童!你去哪了!你要吓死妈妈吗!”

  童童被他妈妈抱着还在犟嘴,“我要去找爸爸,问他这些年为什么要抛弃你。”
“你胡说什么?”

  “我在门口都听到了,别以为我是小孩什么都不懂,医生说那个亲子鉴定报告就是我和爸爸,我是爸爸的儿子,对吗?”

  女人喘息沉默片刻,注意到从电梯里出来的人,抬头抹干了眼泪,牵着童童的手,向易老先生等人道谢。

  “孩子年纪小,调皮,多谢您将他送回来。”

  易老先生眉心的皱褶越发深刻,“你是许微茵?”

  许微茵低头笑道:“我是。”

  “孩子说他父亲是易扬?”

  许微茵微怔,看向童童,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复又笑道:“您别听着孩子瞎说。”

  “妈妈我没瞎说!”童童见妈妈竟然这么说他,哪里忍得住,“我不是两三岁的小孩子了,我听地清清楚楚,易扬就是我爸爸!还有那张亲子鉴定书就在你包里,我看见了!”

  许微茵给了他一个严厉的眼神。

  童童缩缩脖子,很不服气地闭嘴不说话。

  在一侧的易老先生和易夫人算是听明白了。

  许微茵这是带着孩子来医院做亲子鉴定,而亲子鉴定的对象,就是易扬。

  易老先生朝她伸出手,“亲子鉴定单给我看看。”

  “老先生,您……”

  “我是易扬的爷爷。”

  “我是易扬的妈妈。”

  许微茵一惊,忙挡在童童身前,“原来是易夫人和易老先生,小孩子的话您听听就好,不能当真的。”

  “我还没到老眼昏花老糊涂的时候,当不当真,我自己心里有数。”易老先生早年见易氏集团一手做大,眉眼自带锋芒让人难以直视,“亲子鉴定单给我。”

  许微茵犹豫并沉默着。

  “你要知道,我想拿到你手上的亲子鉴定单,并不非得通过你的手才能拿到。”

  许微茵咬紧下唇,从包里拿出一份亲子鉴定单,低眉顺眼递给易老先生。

  “四年前我出国的时候,被人送到希尔顿酒店,送我的人可能送错了房间,把我送到了易扬房里,我喝多了,易扬也喝多了,那晚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第二天一早,我就发现……”许微茵没往下说,似乎难以启齿。

  “后来我出国没多久,就发现自己怀孕了。”

  易老先生随意扫了两眼,“事情我大概了解了,这份鉴定先放我这,上面给你做亲子鉴定的医生,经手的人都有,如果是假的,你和那几个医生好自为之。”

  说完,转身准备离开。

  许微茵却一脸急色叫住他,“如果童童真的是易扬的孩子呢?”

  易老先生回头,侧目看着她,眼底锋芒的痕迹显露无疑,透着浓浓的警告。

  “我会再联系你,但是在这之前,你和孩子都不许出现在易扬和辛夷的面前,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易夫人阴沉看了许微茵一眼,扶着易老先生走了。

  电梯门缓缓合上,童童仰头看着许微茵,“妈妈,他们是爸爸的亲人吗?”

  许微茵一瞬不瞬望着电梯门,说:“是,他们是爸爸的亲人,可是有个女人,不然我们走进爸爸的那个家。”

  “那个女人是谁?为什么不让我找爸爸?她为什么那么可恶?”

  许微茵蹲下来摸着童童稚嫩的小脸,说:“童童,别问了,以后妈妈会告诉你的。”

  童童看着许微茵,沉沉点头。

  电梯里没人说话。

  直到上车,易老先生才沉声道:“把易扬叫回来。”

  “爸,这件事……”

  “我说,把易扬叫回来!”

  无奈,易夫人给易扬打了个电话,让他现在回家一趟。

  接到易夫人电话的易扬尚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爷爷叫他回家,一定是有急事。

  紧赶慢赶回了家,刚进门就察觉到家里气氛的不对劲。

  陈伯告诉他老先生在楼上书房等他,并给他使眼色,让他小心为上。

  易扬沉默上楼,心底却疑惑着易老先生找他到底是什么事。

  来到书房,易老先生和易夫人两人正坐在沙发上,表情严肃,见他进门,将一份亲子鉴定单放在易扬跟前。

  易老先生紧攥着手杖,眼神严厉看着易扬,“看看,看完之后再向我解释这是怎么一回事。”

  易老先生向来不喜欢有钱家里那些纨绔子弟的做派。

  他年轻的时候经常见到那些仗着家里有钱胡作非为的少爷,一掷千金玩女人,下场他亲眼所见,没有谁有个好下场。

  不是家道中落,就是成了末路之流,一个家族想要兴起且延续,就绝不能出现一个纨绔子弟。

  是以从小到大,易老先生对易扬的父亲以及易扬,要求相当严格。

  易扬看了一眼递过来的亲子鉴定单,目光停留在‘确认亲生’的四个鲜红盖章大字上。

  “今天我陪爸去医院检查身体时,碰巧遇到了一个叫童童的孩子,他说他是被他妈妈带到医院去做亲子鉴定的,我们见到了孩子的妈妈,你认识,是许微茵,她说孩子是你的,四年前和你有过一晚,这份亲子鉴定也是从她手上拿过来的。”

  易扬放下那张亲子鉴定单,语气一如既往的平淡,听不出任何起伏波动,“真的是凑巧吗?”

  “你什么意思?”

  “医院那么大,怎么就那么凑巧,孩子到了你们跟前。”

  “你的意思是说?”

  易扬解释说:“妈,这张亲子鉴定是假的,整件事都是许微茵有预谋策划的。”

  易夫人和易老先生相视一眼,“你怎么知道这是假的?”

  “之前在江先生的宴会上,许微茵也给了我一张同样的亲子鉴定,我查过,是假的,而且在宴会上,她设计将辛夷推下泳池,这个许微茵心肠歹毒,不是什么好人。”

  “推辛夷下水?就是江城那个宴会?”

  “对。”

  易老先生一拍桌子,怒道:“这个女人简直可恶!你做得对,就应该封杀她!”

  “那她为什么要编造这么一出?”

  “可能是觉得您和爷爷急着想抱孙子,所以用亲子鉴定这一招让您和爷爷……”

  “算了,”易老先生在易扬临危不惧的几句话里就已经判断了谁是谁非,自己带大的孙子,撒谎是什么样,他心里清楚,“这张亲子鉴定单不管是真是假,绝对不能让辛夷知道。”

  “对对对,”易夫人也忙说:“这件事千万不能让辛夷知道,那孩子好强,心思又细腻,你让她知道了这事,她指不定会怎么去想。”

  易老先生眉心紧蹙,沉沉叹了口气,“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都不许让辛夷知道,易扬你工作忙,这件事就由爷爷和你妈去解决,你不用管。”

  易夫人深觉有理,“对,这件事你不用管,这些年像许微茵这样的女孩我见多了,妈帮你解决。”

  听易老先生和易夫人这么说,易扬点头,应了下来。

  这件事易老先生没耽搁太久,不想拖久了多生事端,翌日便带着易扬的血液来到一家信得过的医院。

  许微茵母子也被带了过来。

  这种场面,孩子不宜在场,护士抽取血液后,将人带去隔壁休息间。

  “老先生……”

  “这件事既然我知道了,就一定查到底,你说这孩子是易扬的,那么今天就在我的眼皮底下再做一个亲子鉴定。”

  许微茵知道现在是关键时刻,她不怕验亲子鉴定,只要易老先生愿意在亲子鉴定后,给孩子一个名分。

  “那如果,童童真的是您的重孙呢?您会让他进易家吗?”

  易老先生瞥她一眼,“除非我死了,否则能进我易家门的重孙,只有我孙子的妻子、许辛夷生的才能进,我只认辛夷生的孩子。当然,如果待会检测报告出来,真的是易扬的孩子,我也不会亏待了你们,易家在外的房产有很多处,你们母子两挑一处去住吧。”

  言外之意,孩子不管是不是易扬的,私生子,都不能进易家,但会在外面给你们找个房子养着。

  许微茵脸色煞白,颤抖的手怎么也止不住。

  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对一个孩子竟然这么没有耐心和慈祥,易家的孩子,为什么要养在外面?

  一个房子就打发了吗?

  “老先生,如果是因为我的话,我可以向您保证,只要您让童童进易家,以后我可以不和童童联系。”

  易夫人在一侧笑了,“我经常听说夫妻离婚,女人就算不要家产也要孩子,多少女人哭抢也只是为了孩子的抚养权,怎么到了许小姐这里,宁愿和儿子断绝关系,也要把孩子送进易家?更何况还是自己一个人养了三四年的孩子,许小姐忍心?”

  许微茵咬紧下唇。

  那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她又怎么可能忍心和孩子断绝母子关系,从此形同陌路。

  可是易老先生态度僵硬,话说得很清楚,她只能用这个当筹码,企图融化易老先生那颗铁石心肠的心。

  “我确实不忍心,可是孩子从懂事起,就一直在问我爸爸在哪里,在幼儿园他被同岁的孩子欺负,说他是个没爸爸的野孩子,每次我去接他都……”许微茵沉默,整理好情绪后,深吸口气,说:“所以如论如何,我不能再让他的童年有任何的缺失,我一定要替他找到爸爸。”

  “原来是这样,”易夫人笑着,可笑意却不达眼底,“那是我错怪许小姐了。”

  许微茵哽咽没有说话。

  许久,才看向易老先生,“老先生,我是真的很想让童童有个家,我无所谓的,只要童童过得幸福就好,如果是因为易太太的原因,我可以去求她,我也可以向她解释,当年真的是易扬醉酒后的无心之失,她提的任何要求我都能接受!”

  老先生缓缓睁开闭目养神的眼睛,“许小姐,请你弄清楚,现在这件事和辛夷没有一点关系,你不要什么事都往她身上扯,再者,不让童童进门的是我,你去求她干什么?”

  “我只是……”

  “行了,你说这么多我也听明白了,你想让童童进门,那得先等鉴定结果出来之后,在这之前,我希望你安静一点,不要打扰到别人。”

  许微茵被打断话,脸上青白交加,但迫于易老先生的威严,只好闭嘴等待亲子鉴定的结果。

  一般亲子鉴定结果需要7-10个工作日,但易老先生在这,三个小时他就想拿到亲子鉴定的结果,所以医院,加急办理。

  呆坐了三个小时,整个休息室内没人说话。

  亲子鉴定的结果准时在三小时后,送到了易老先生手里。

  许微茵脸上看不出任何慌张的情绪。

  亲子鉴定做了两次,童童是易扬的孩子,不可能有错。

  易老先生看了眼亲子鉴定单的结果,将那五个‘确定非亲生’盖章红字给许微茵看。

  “许小姐,我不知道你昨天为什么要拿那张假的亲子鉴定书给我看,但是现在我想你应该清楚,孩子并非易扬亲生的吧?”

  ‘确认非亲生’五个盖章大字如同五柄利刃,狠狠扎紧许微茵心脏。

  她摇头不可置信,“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带孩子做过两次亲子鉴定,两次都显示孩子是易扬的,怎么可能一到这个医院,孩子就不是易扬的呢?”

  易夫人微笑道:“许小姐,这也是我们想问你的话,为什么两家医院的鉴定结果会不一样,不过没关系,另外那家医院的亲子鉴定我们保存了下来,报警的话,我想警察会调查清楚到底哪张是真的,哪张是假的。”

  易老先生和易夫人的话,许微茵半点也听不进去,她眼里只有易老先生手上的那份亲子鉴定报告,以及那鲜红的五个大字。

  确认非亲生。

  “不可能!孩子是易扬的,童童是易扬的孩子!那天晚上我有感觉,第二天醒来,我也确实是在易扬的房间里,我问过酒店的服务员,那房间里确实住着易扬,”她缓缓摇头,“不,孩子就是易扬的,这份亲子鉴定是假的!”

  许微茵看着易老先生,眼睛红了大半,“一定是你们在骗我!你们不想让童童进易家,所以你们让医生做假的亲子鉴定来欺骗我!”

  “好,既然你认定我这张亲子鉴定是假的,没关系,”易老先生看向易夫人,吩咐道:“报警。”

  易夫人点头,出门让助理报了警。

  很快警察便来了。

  在了解事情的经过后,易老先生要求警局做一次公正的亲子鉴定。

  警察同意,并将易扬的血液样本和许微茵儿子的血液样本带回了警局。

  “许小姐,我想警局的结果你应该会满意。”

  许微茵仍然强自镇定,“我当然相信警察。”

  “那就好,那咱们就等着警察的检查结果吧。”

  这一晚,许微茵彻夜未眠,脑子里想的都是那鲜红的五个大字。

  确认非亲生。

  离开医院后,她尝试给江淮打电话,问他怎么回事。

  可是自从上次在江家将事情弄砸了之后,江淮就一直没有再和她联系,甚至于连她的电话也不接。

  到了这一刻,许微茵似乎明白了什么。

  原以为紧紧抓住的一个人,玩弄于手掌之中的一个人,其实只是在玩弄她而已。

  现在他倦了,不想玩了,觉得自己没有利用价值了,就一脚将她踹开。

  真心换真心,这是她曾经对误以为对她动情的江淮说得。

  也没错。

  的确是真心换真心。

  她没有动心,哪里能换来江淮的心?

  自以为是,活该被人耍得团团转。

  ――――

  翌日傍晚,警局的检测报告出来,在几人都在场的情况下,将亲子鉴定报告的结果公布。

  “易老先生,亲子鉴定报告结果显示,您的儿子易扬,和这位许微茵小姐的儿子童童,并非父子关系。”
易老先生点头谢过。

  “但是这位许小姐却说,之前在另外一家做的两次亲子鉴定,显示我儿子和许小姐的儿子是父子关系,我有理由相信这并非偶然,希望警方能帮我破解这一谜题。”

  “我们会尽快调查。”

  “麻烦了。”

  易夫人扶着易老先生起身。

  许微茵拿着那一纸亲子鉴定,失魂落魄孤身坐在那,颤抖的手,通红的眼眶,整个人似乎游离在崩溃的边缘。

  “许小姐,既然你和易扬没有关系,那么以后,请你不要再出现在易扬和辛夷的面前,更不要为了进易家而想方设法伤害辛夷,破坏他们夫妻俩的关系,否则,就不单单是封杀这么简单!”

10467 3625438 MjAxOS8xMC8wMi8jIyMxMDQ2Nw== http://m.clewx.com/book/201910/02/10467_36254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