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68 章

书名:豪门女配不想拥有爱情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闻筝 更新时间:2019-12-03 09:35:43

  第六十八章

  当晚, 周恺是被人抬上救护车去的医院。

  对于雍福会所门口停着救护车的事,大家都见怪不怪。

  来这种地方的,大多非富即贵, 不小心得罪个人很寻常,就是不知道今晚上是哪个冤大头那么没眼色得罪了不好惹的人。

  这事江念不知道,许辛夷也不知道。

  江念正踌躇着怎么和许辛夷交代把这事弄砸了的事。

  许辛夷也犹豫着明天怎么和周恺那混蛋沟通, 照她了解到的周恺的性格, 这件事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如果她真想和平解决,那混蛋肯定在她面前趾高气昂的摆谱。

  小人行径。

  不行,她受不了这个委屈。

  周恺那混蛋如果真在她面前吆五喝六, 她只怕会忍不住一酒瓶敲爆他的狗头。

  大不了一拍两散,周恺也就个主持人而已,没什么不能得罪的。

  打算了这个注意, 许辛夷倒也不担心犹豫了。

  江念期期艾艾站在她办公室门口不敢进。

  他不想给许辛夷找麻烦,可是不说, 周恺那畜.生还不知道怎么来公司找麻烦。
他颓然蹲地烦躁挠头, 事情到现在这个份上, 归根究底是他太冲动, 却没有将事情处理干净的能力。

  安雅给许辛夷送剧本,见着江念,奇怪问道:“找辛夷有事?怎么不进去?”

  “有点事。”

  “那跟我进来吧。”

  安雅推开门, 江念跟在她后面进去。

  “喏,剧本你看看, 民国剧, 拍摄班底我都帮你看过,还行, 不是什么粗制滥造的剧组,现在就看剧本和主角人设你喜不喜欢。”安雅交代完自己的事,看了眼江念,“江念找你有点事。”

  许辛夷暂时搁下剧本,看着江念,“找我什么事?”

  “昨晚上,我去找周恺了。”

  “什么!”许辛夷豁然起身,在办公桌后打量着他,“你明知道他是个混蛋是个人渣你找他干什么?我说过了这件事我来处理,你去找他肯定是你吃亏,昨晚上他有没有说什么话侮辱你?”

  安雅也恨铁不成钢看着他,“江念,你去找他干什么?你以为他会接受你的道歉?这种人只会变本加厉,你有没有吃亏或者答应他什么条件?”

  江念摇头,“我昨晚踹了他两脚,还敲碎了一瓶酒。”

  许辛夷:“……”

  安雅:“?”

  两人面面相觑。

  “对不起辛夷姐,我昨晚上没控制好情绪……”

  许辛夷率先反应过来,“你打他?他是不是说什么话?欺负你了?”

  江念保持沉默,表示默认。

  许辛夷瞬间明白过来,周恺那种人在业界很有‘名声’,这个‘名声’不是什么好词,仗着自己舅舅台主任的背景,一个主持人在台里横行霸道潜规则了不知道多少刚入行的实习生。

  昨晚上肯定是对江念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否则江念怎么会打他?

  “没事,我还以为多大个事呢,打人而已……打就打了,没吃亏就好。”

  安雅在她耳边低声问:“什么叫打就打了?”

  “辛夷姐,人是我打的,如果周恺找麻烦,您把我交出去就行,我不会连累公司也不会连累你。”

  许辛夷仿佛一点都不放心上,大手一挥豪迈得很,“没事,小事,别放心上啊,你先忙自己的去吧,我这里还有点事。”

  江念眉心微蹙,“辛夷姐,我……我打了周恺。”

  “我知道,没事,放心吧,这事有我在,周恺他不敢动你。”

  安雅深觉这是许辛夷在员工面前撑面子,没戳破她,只是等江念出去后,问她:“我说许大小姐,打人嘛,小事而已,打的又不是别人,台主任的外甥,在主持界十年的主持人,来,说说,这事您怎么解决才能让法律对江念法外开恩?”

  打人,其实还真有点棘手。

  之前江念在节目上罢演,也只是面子上的事,现在打了人,周恺要追究,法律上的事,她还真护不住江念。

  不过,江念的爸爸可不是那种任由自己儿子被人欺负的人,还有那个目中无人无法无天的江淮,哪能看着自己的弟弟被人整被人扔进监狱?

  所以这事,根本不用担心。

  这下好了,她也懒得明天再去和周恺周旋。

  办公室响起敲门声,小助理推开门。

  “辛夷姐,周恺来咱们工作室了,说是找您和江念,我让人带去了休息室,您现在去见吗?”

  许辛夷与安雅对视一眼。

  这么快?

  “他带了几个人来?”

  “他只带了一个人。”

  “一个人?”许辛夷起身,“行,我马上到。”

  只带了一个人,许辛夷一点也不怕,一马当前走在前,推开休息室的门。

  “周……”‘恺’字还在喉咙里,看到周恺的许辛夷,硬生生咽了下去。

  主要是休息室里的周恺,太惨了。

  头上纱布缠了一圈又一圈,脸上鼻青脸肿,嘴都是歪的,左手用纱布吊着,打了石膏,右手缠满了纱布,伤势看起来不比左手的轻,双眼发愣看着前方,一副痴呆的样子。

  许辛夷倒吸了口凉气。

  怎么……江念出手这么重的吗?

  不是说只踹了两脚,砸了瓶酒吗?

  周恺这一副蹦极失败的样子是怎么来的?

  见着人堵在门口,跟着周恺来的那个男人忙起身相迎,“许小姐你好,我是周恺的经纪人,李忱。”

  许辛夷迟疑着伸手与之相握,并递给安雅一个疑惑的眼神。

  不是被打了吗?怎么经纪人这个态度,反而像是打人了呢?

  安雅递给她一个‘别问我我也不知道’的目光。

  两人进休息室,见着许辛夷,周恺呆滞的表情登时激动起来,嘴里像是说不出话,却一直呜呜呜冲着许辛夷呜呜叫个不停。

  “周先生这是……”许辛夷见周恺说不出话,疑惑看向李忱。

  “是这样的,我和周恺这次来,是想向你和江念道个歉。”

  许辛夷一惊,“道歉?”

  这是玩哪出?

  李忱态度谦逊有礼,“上次节目的事,是周恺做的不对,我们有这个责任来向你们说声抱歉。”

  抱歉?许辛夷脸上挂着尴尬的笑,这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

  但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周恺是来道歉求和的,她也不能太过分,笑道:“节目的事我听江念说了,这件事其实他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

  许辛夷话还没说完,周恺激动摇头,口里呜呜呜声越发大了,急眼看向李忱。

  李忱会意,将手机拿出来。

  周恺就着他那右手唯一一根没被包上纱布的手指头戳着屏幕,没多久就戳了一句话给许辛夷。

  ――是我的错,那天不该在节目上对江念说那种话。

  “那种话?”

  周恺又戳了戳屏幕。

  ――我不该对江念说让他跳槽想包养他。

  包养?

  许辛夷还真没听江念提起过这事。

  难怪江念那天在节目上一言不合就走了。

  这种事江念那性子能忍才怪。

  “这样,那你等一会吧,”许辛夷表情冷了下来,偏头对安雅说:“你去把江念叫来。”

  安雅点头去了。

  周恺继续在屏幕上戳。

  ――我昨天不该说要把江念送进去关个十年八年的话,更不该说你这个工作室别开了的话。
――真的特别抱歉,请你和江念原谅我,以后我再也不会说这种话了。

  许辛夷看着他身上的伤,心里大概明白了些。

  这是被谁给打了?

  “周先生,你这身上的伤……”

  李忱替他回道:“昨天晚上在雍和会所,周恺约了江念,结果被江念的哥哥撞见,就……聊了两句。”

  “聊了两句?”这可不像是聊了两句。

  只怕还有激烈的亲密接触吧?

  周恺激动在屏幕上戳。

  ――还有易先生。

  许辛夷挑眉,“易扬?”

  李忱客气笑道:“虽然您和易先生还没公开,但是昨晚上易先生承认了您和他的关系,不过您放心,我们不会说出去的。”

  周恺也连连点头。

  “易扬也……”许辛夷看着周恺身上的伤,易扬手段这么狠?

  不太可能吧?

  休息室的门猛地被推开,江念气喘吁吁走了进来,一脸戒备看着周恺,“你来找我什么事?”

  安雅也急奔了过来,“我还说完你跑那么快干什么?”

  见着江念,周恺连忙起身,用他那伤痕累累的身体向江念表达自己最真挚的歉意,九十度鞠躬。

  江念猛然后退一步。

  李忱笑道:“周恺是在向你道歉,那天在节目上,不该那么和你说话。”

  江念眼底戒备消失,茫然看向许辛夷。

  “别看我,是你哥。”

  “我哥?”

  “昨天你在雍福会所,你哥恰好遇见了,可能就和周先生聊了两句,周先生深深觉得不该那么对你,所以来向你道歉。周先生,你说对吧?”

  周恺连连点头,歪了的嘴不停的呜呜呜。

  “不过我挺好奇的,周先生身上的伤,是江淮打的还是易扬打的?”

  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周恺哪里看清是踹的他,谁打的他?他就记得有一群保镖个个把他摁在地上往死里打,两大佬就在一边看着,单方面挨打,场面一点也不混乱。

  他费力在屏幕上戳了几个字。

  ――易先生和江先生没有打我。

  许辛夷点头。还挺识趣的这人。

  “江念,你怎么想,要不要原谅他?”
江念扫了一眼周恺身上的伤,冷漠道:“算了。”

  周恺起身,再次准备给他来个九十度鞠躬。

  江念没管他,这事既然过去了不会再来找麻烦了,他也懒得再计较。

  “辛夷姐,我有点事,先走了。”

  “去吧。”

  江念离开休息室,掏出手机,在通讯录上犹豫半响,点开了江淮的号码,并发了条短信过去。

  很快短信回了过来,“真谢我今晚就回家一块吃个饭。”

  江念看着这条短信,许久后回了个‘好’。

  休息室里,许辛夷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问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大概理清了思路。

  也就是周恺这人想作践江念,结果被江念踹了两脚敲了瓶酒,本来到这里结束的话,今天就是周恺来问罪,可惜他运气好,大放厥词刚好被路过的江淮和易扬听见,被小小教育了一顿。

  送走了唯唯诺诺的周恺,安雅站在她身后感叹道:“这群万恶的资本家,该死的有钱人!”

  许辛夷若有所思,“你说我今晚上是不是得好好感谢一下易扬?”

  安雅微笑,表情暧昧,“帮你这么大个忙,当然得好好感谢一下。”

  “……你别误会行不行?”

  “行。我懂。”

  “……”

  傍晚回家,许辛夷在客厅见着陈伯,问他易扬回来没。

  陈伯笑眯眯指着楼上,“少爷在书房。”

  刚说完,许辛夷就没了影。

  刚上到三楼楼梯口,就见着易扬从书房里出来,她一个箭步上前骑到了易扬身上,双手死死攀着他脖子,两只脚紧紧缠在他腰上。

  “老公,谢谢你!”

  易扬冷不丁被许辛夷的热情吓一跳,抱着她后腰,“干什么?”

  “我都知道了!你昨天是不是在雍福会所打了周恺一顿?周恺那王八蛋就应该那么整他,今天他去我公司向我道歉,详细说了你昨晚上是怎么整他的经过,你真的让保镖狠狠揍了他一顿?”

  许辛夷嘴快,易扬没来得及捂她的嘴就被她说了个完全,目光瞟向书房,眉心紧蹙,“别胡说。”

  “什么我胡说?我都知道了你别藏了,周恺还说,是你说的,以后他再找我的麻烦,你就打断他的腿!让他滚出番茄台,上次你为了我封杀了许微茵,这次又为了我处理了周恺,我都不知道该……”

  易扬一把捂住许辛夷的嘴,面色肃然看着她身后,“爷爷,您别听许辛夷瞎说,没有的事。”

  许辛夷缓缓转头看向书房里,只见易夫人扶着易老先生就站在她两米开外的地方,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看着她。

  四人画面静止五秒。

  “……爷爷,妈……”许辛夷缓缓从易扬身上滑下,站在易扬身后,咽了口口水,虚虚地笑,“我刚才说的……”

  眼看着易老先生举起了手杖,许辛夷缓缓后退两步,满脑子都是‘这锅我得想办法甩给易扬’,眉心一皱,义正言辞道:“爷爷,我刚才说的这些都是易扬干的,我也觉得他做得太过分了,怎么能这样呢?随随便便就封杀别人,还揍别人,咱们虽然有钱有势,但是也不能这样为所欲为,您好好教育教育他,我……我有点饿,我去看看陈姨饭做好了没。”

  说完转身麻利地溜了。

  到一楼客厅,还能听到三楼易扬的声音。

  “爷爷……您听我解释,您别……嘶――”

  “许辛夷!!!”

10467 3624979 MjAxOS8xMC8wMi8jIyMxMDQ2Nw== http://m.clewx.com/book/201910/02/10467_36249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