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57 章

书名:豪门女配不想拥有爱情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闻筝 更新时间:2019-11-22 07:41:21

  第五十七章

  “……”

  空气中静了一静。

  易扬面无表情将睡衣外袍的衣带系紧, 冷声毫无感情地对许辛夷说:“让开。”

  许辛夷让到一侧。

  错身的瞬间,她问:“老公,你干嘛去?”

  “不用你管。”

  ――“莫名其妙。”

  许辛夷冲着他背影翻了个白眼。

  ――“脾气这么坏?不就撞了一下吗有必要发这么大火?”

  易扬背影顿了顿, 冷眸回视许辛夷恰好进房的背影,忍了又忍,忍了再忍, 才强迫自己加快脚步离开这儿。

  许辛夷回到房间, 继续看着今天面试的几个艺人的资料, 手边的手机屏幕亮起,嗡声震动。

  是陈诉发过来的一条微信。

  “辛夷姐,你不在吗?”

  陈诉?

  许辛夷解锁, 点开微信。

  陈诉不止是发了这一条微信,而是接连给她发了好几条。

  “辛夷姐,听说你们工作室在招艺人?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可以进辛夷姐的工作室。”

  “这是我的简历, 和几张生活照。”

  几张彰显自己好身材的擦边照大大方方给她发了过来。

  但是这几条微信明明是已经查看过了的。

  谁看的?

  易扬看的?

  易扬这狗男人竟然翻我手机!

  懂不懂个人隐私?

  还对他摆出一副臭脸,别人看了还以为她做错了什么。

  许辛夷将目光回到手机屏幕上, 点开放大陈诉的生活照, 腹肌线条清晰, 块块分明, 应该和刚才她撞到的易扬的腹肌一样的硬。

  这个陈诉是之前在影视城拍摄《凰途》时与她合作的男演员,那时候就给她发过这类生活照,只不过当时还掩饰了一下, 装手滑,立马就给撤回了。

  现在是豁出去了?

  大大方方给她发, 还不带撤回的。

  娱乐圈里那些藏着潜规则的那些话, 谁不知道深层的含义里有什么意思?

  就为了进工作室,公然拿裸.照勾引她?

  这如果真进她工作室了, 以后为了个资源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她作为这家工作室的老板,就得把持得住,雨露均沾,才能持续发展。

  更何况陈诉腹肌虽然不错,脸也好,但也并非不可替代,今天面试的其他四位和陈诉年龄相仿的艺人,可塑性不比陈诉差。

  这样投机取巧的员工,不能要。

  ――――

  “安雅,易扬他翻我手机。”许辛夷无精打采靠在办公椅上。

  “翻就翻吧,男人都这德行,掌控欲强。”安雅靠在沙发上,双目失神看着天花板。

  许辛夷还没见过这个样子的安雅,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怎么了?这么没精神?”

  安雅重重叹了口气,“我分手了。”

  “和你那个学生会主席?”

  “那是上上个,我说的是这个刚毕业不久进圈的小鲜肉。”

  许辛夷大惊失色,“你这才多久啊?”

  “一个多月了。”

  “那你这从换小鲜肉的频率来看,分手也不奇怪吧?”

  “分手当然不奇怪,主要是……”安雅叹了口气,捂着额头,一副一言难尽的样子。

  “你说话能不能别只说一半?到底怎么回事?”

  安雅磨牙,“都怪骆桀那王八蛋,今天我男朋友给我打电话,电话里哭哭啼啼跟我提分手,说什么昨天晚上我送他回家之后,骆桀把他堵楼道里揍了一顿,把他刚做的鼻子给打歪了,还威胁他如果不和我提分手就在经纪人圈里封杀他,以后没人做他的经纪人。”

  “……”许辛夷消化了一会,明白了安雅的一言难尽,“你找男朋友不是不找整的吗?怎么还做了鼻子?”

  “我一时间看走了眼而已,可是这是重点吗?”

  眼看安雅要发火,许辛夷立马拉回主题,“行行行,我们说重点,你是怎么和骆桀搞到一块去的?”

  安雅看上去情绪十分暴躁,“什么叫我怎么和他搞到一块去的?是这王八蛋对我死缠烂打,我去哪都跟,我最近没听说韩骁闲啊?他一个经纪人怎么这么闲?烦死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安雅冷笑,“本来因为是同行,我给他点面子,现在把手伸到我男朋友头上来,就别怪我不客气。”

  安雅这些年能万草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有她自己的手段和办法,许辛夷相信,这事她一定能自己解决好。

  门外有人敲门。

  “老板,有两位江先生在休息室说是想见您。”

  “江先生?”许辛夷看了安雅一眼,问道:“两位江先生?谁啊?”

  “自称是江念的父亲和哥哥。”

  许辛夷起身往外走,“江念呢?来公司了吗?”

  江念的父亲和哥哥都来了,一个狠角色,一个狠角色他爹,这两个人感觉都不好对付。

  “江念今天没在公司,参加一个综艺去了。”

  许辛夷脚下一滞。

  安雅紧随其后,“我陪你一块去看看。”

  许辛夷摇头,“不,我自己可以解决。”

  小说里江淮不是什么好惹的,江淮的父亲更是个狠角色,今天这场谈不成的话,她不希望把安雅牵扯进来。

  许辛夷心砰砰直跳,步入休息室。

  休息室的沙发上坐着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其中一个江淮,在拍卖会时已经见识过了,而坐在江淮身边身形佝偻面容憔悴满头黑发夹着银发的男人,许辛夷错眼一瞧,还以为是江念的爷爷。

  这幅衰老的样貌,简直快赶上易老先生了。

  但依稀从相貌上可以看出,江淮江念的眉眼,和他父亲还真是一脉相承。

  如果说江淮是锋利的刀刃,那江念就是正打磨的钝器。

  许辛夷坐在两人面前,对江淮佯装不认识,“两位就是江念的家人?”

  家人这个词似乎很好愉悦了江念的父亲,他微笑看着许辛夷,“你就是我小儿子的老板许辛夷小姐?”

  “是的,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我是江念的父亲,江城。许小姐,很抱歉现在来打扰你。”

  许辛夷听江城这说话的语气,倒也不像小说中写的那么城府深重,绝情寡义,忐忑不安的心安稳了许多。

  江淮坐在一侧,“许小姐别来无恙。”

  “江淮先生是江念的……”

  “哥哥。”

  许辛夷微笑,“难怪那天江淮先生对我说那么一番话。这段时间我也调查了一些,知道江念修改年龄签约我工作室的事,他个人意见是想继续在娱乐圈工作,而且对这意见很坚持,所以今天我想问问你们家长的意见。”

  江城年纪大,但思想却不固执迂腐,“许小姐,关于江念的事,我的立场其实很简单,做什么都行,他开心就好。”

  但显然江淮不这么想。

  “爸,江念年纪还小,这个年纪就应该继续去读书,他如果真心喜欢娱乐圈,等他读完书一样可以进。”

  “你干什么事非得逼他,你也知道你弟弟的脾气,越逼他,他就越和你对着干,凡事你顺着他,这多大点事?”

  江淮依然坚持自己的想法,“不管您怎么说,我都不同意江念现在进娱乐圈。”

  许辛夷在一旁听着,越听越觉得江城是那种溺爱孩子的父亲,而且还是无条件溺爱的那种。

  这可不行。

  孩子可不能瞎惯,她得以江城为鉴,以后有了孩子千万不能这么教这么惯着,教育问题得重视起来,惯坏了可就废了。

  ……孩子?
许辛夷脑海空白两秒,闭眼。什么孩子?为什么我会想到孩子?

  “许小姐,你认为呢?”江城将这个问题抛给许辛夷。

  许辛夷回神,尴尬笑了笑,说:“我其实认为江淮先生说得没错,十八岁刚成年,这个年纪确实应该在学校里读书,这件事我觉得应该是由你们家长劝一劝……”

  江城叹了口气,“他如果听劝就好了。”顿了顿,他继续说:“行了,这事听我的,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读书就不读书,家里又不是养不起他。”

  算是一家之主的一锤定音。

  许辛夷观察了一下江淮的脸色,虽然不大赞同,但到底按捺住没唱反调。

  “这孩子他妈去世得早,小时候吃了点苦,性格脾气都不太好,许小姐,以后江念在这,麻烦你多照顾。”

  “一定。”

  “那今天就先这样?以后有什么事,麻烦你亲自给我打电话。”说着,他递了张名片过来。

  许辛夷起身接过。

  从一进门到现在,谈话还算愉快,没有她想象中的剑拔弩张的一幕。

  甚至于,江念的父亲看上去慈祥和蔼,还挺好相处的。

  许辛夷起身相送。

  电梯口江念气喘吁吁而来,站在那扫过几人,最后目光落在江淮身上,“你们怎么来了?”

  江淮对他质问的态度很是宽容,“来谈谈你工作的事。”

  江念看向许辛夷。

  许辛夷微笑,“你爸和你哥同意你继续在娱乐圈工作。”

  江念微怔,喘着粗气不说话。

  “你现在不是应该参加综艺节目吗?怎么回来了?”

  “结束了,我就回来了,”江念垂着头,在家人面前,态度很冷漠,“辛夷姐,没事我先去练习了。”

  “念念,晚上回家和爸爸一块吃顿饭。”

  江念沉默着,一言不发。

  江城却对他的态度毫不在意,或者说是习以为常。

  “爸爸晚上等你,爸爸走了。”

  说完,与江淮一块进了电梯。

  电梯门关上,江城脸上的微笑渐渐散去,所有和煦与慈祥,仿佛只是错觉,锋利眉骨下,是比江淮更为深刻的狠厉与沉稳。

  气氛徒然变冷。

  “江念喜欢的就是这个女孩子?”

  “是的。”
“挺好的。”

  “可是她结婚了。”

  江城摘下眼镜,揉着疲惫眼眶,微笑道:“结婚而已,你这个当哥哥的,给弟弟想想办法。”

  “是,我知道了。”

  电梯缓缓下降至一楼。

  江念满怀歉意向许辛夷道歉,“辛夷姐,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他们今天会来,打扰你了。”

  送走小说里最凶残的两个大boss,许辛夷终于松了口气。

  “没关系,他们也是为你好。”

  江念迟疑,“他们……没有说什么吗?”

  许辛夷反问:“说什么?”

  “没什么,那我先去练习了。”
许辛夷拍拍他的肩,“擦擦你头上的汗,没必要这么拼,我给你放一天假,你自己好好休息。”

  江念下意识抬手,擦了擦额头和脸上的汗。

  如果可以,他并不想放假,只想待在这里。

  ――――

  许辛夷的新剧《贝贝升职记》在连续播出一个月后,划下了完美的句号。

  这部剧是许辛夷第一次对女一的扮演,也让观众彻底看到了她的演技,热度加投资方的营销,加上许辛夷从时装周镀金回来,人气高涨,邀约不断。

  与此同时,《凰途》的后期制作彻底结束,只等最后的上映。

  从剪辑的片花来看,曾经说着要抵制这部剧的粉丝纷纷打脸,开始期待这部剧的上映。

  有投资方看好许辛夷和韩骁这一对的搭档表演,向两人投来电影的橄榄枝。

  “怎么?对这部电影感兴趣?”

  骆桀看韩骁拿着电影的剧本看了至少有三个钟头,忍不住问:“你到底是对电影感兴趣,还是对电影的女主角感兴趣?”

  这个剧本是从前与他合作过的投资方送来的,说是女主角正在谈许辛夷,让他看看剧本,合适的话可以再度合作。

  许辛夷风头正盛,下部剧《凰途》眼看着就要爆,这种情况下,能捞则捞。

  韩骁放下剧本,“你查的怎么样了?”

  “你别说,基本清楚了。”

  “怎么说?”

  “咱们猜得没错,许辛夷和易扬结婚头两年,基本没见过面,”他将一份资料放桌上,“你看看,这是这两年易扬的出差记录,A市基本没怎么回,在美国的时间多,就过年过节回来一趟而已。”

  说完,他又把一份文件哒一声放桌上,“这是许辛夷这两年的拍戏记录,易扬在A市的时间,许辛夷在外地拍戏,两个人基本没见过面,离婚的事也是真的,我一个朋友的同学的前男友,就是处理易扬离婚协议书的律师的助理,他说,他见过那份离婚协议。”

  韩骁眉心深陷,并不说话。

  “而且你知道吗?易扬在美国的出差记录,和许微茵是住在同一个区,你说说,这事怎么可能这么凑巧?美国那么大,一个区?”

  “那许微茵的孩子……”

  “这个我可不敢说,不过……”骆桀叹了口气,“许微茵还真没说谎,易扬从前和许微茵肯定有那么一腿,从前他们学校论坛我也翻了点信息出来,还有,从前许微茵和易扬的绯闻,咱们都经历过,虽然最后都澄清了,但我总感觉没那么简单,易扬对许微茵,应该有点情分在,和许辛夷结婚,估计也是因为和许微茵长得像的原因。”

  “可惜,许辛夷对他一往情深,给点甜头就灿烂,真是可怜。”

  韩骁眉眼阴沉。

  骆桀唏嘘,“看不出来,易扬竟然喜欢整这种霸道总裁的替身情人的套路。”

10467 3621969 MjAxOS8xMC8wMi8jIyMxMDQ2Nw== http://m.clewx.com/book/201910/02/10467_36219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