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45 章

书名:豪门女配不想拥有爱情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闻筝 更新时间:2019-11-10 00:03:46

  第四十五章

  当晚易扬是睡在客房的。

  翌日一大早, 做早饭的阿姨都还没醒之时,忍了一晚上的怒火的易扬一脸愠色去了公司。

  “赵彬呢?”

  小助理一脸恐慌,不知道为什么一大清早的自家老板发这么大的火气, “易总,赵助理上周出差去了,您吩咐的。”

  易扬敛了口气, 差点忘了。

  “立刻把公关部的负责人给我叫过来!”

  小助理战战兢兢, “易总, 现在还没到上班时间,公关部的陈总监应该还没到公司。”

  易扬冷冷望了过来。

  “……我马上去给陈总监打电话!”

  现在时间八点。

  微博上搜索许微茵,最热门的词汇就是许微茵易扬, 和许辛夷说的没错,两人被捆绑到了一起。

  四年的旧情,扑朔迷离的孩子生父, 许微茵的人生简直成了一本悬疑小说。

  第一次在上班前不务正业,易扬在这一小时的时间内积压的无数怒火犹如岩浆口即将喷发的火山岩, 一触即发。

  九点。

  公关部的陈总监来到他办公室, 小助理为两人关上门的瞬间, 听到了办公室内毫不留情的怒斥声。

  “怎么回事?易总好久没发这么大脾气了。”

  小助理缩缩脖子, “不知道。”

  最终结果是以公关部陈总监急头白脸从易扬办公室出来,大骂公关部后,网上再无许微茵和易扬捆绑绯闻结束。

  ――――

  “这下你高兴了吧?”安雅将那些一个个被删除的造谣贴放许辛夷面前, 似笑非笑看着她。

  许辛夷挑眉看了两眼,没有说话。

  “虽然说易扬处理不及时, 但他也给了你一个态度, 现在你总放心了吧?”

  “但是孩子的事,没有一份亲子鉴定报告, 我始终不安心。”

  “那你打算怎么做?”

  许辛夷想起小说中‘许辛夷’因为许微茵的回国而变得歇斯底里,不仅在娱乐圈打压许微茵,而且越发疑神疑鬼,只要易扬有点什么蛛丝马迹,立马和他大吵大闹,为了知道许微茵的孩子是不是易扬的,‘许辛夷’派人暗中跟着许微茵,等许微茵带着儿子出门时,剪了一缕许微茵儿子的头发。

  后来易扬知道这事后勃然大怒,两人关系彻底降到冰点,当然,亲子鉴定也没能成功。

  她得想个办法,解开孩子父亲是谁这个谜题才行。

  就算不是易扬的,易扬知道自己这么怀疑他……

  许辛夷心里算盘打得啪啪作响。

  办公室外敲门声传来。

  “辛夷姐,江念来了。”

  许辛夷看了眼安雅。

  安雅回神,“差点给忘了,我让他今天过来谈个合约的,你也知道这小孩形象不错,我想让他上个综艺试试水。”

  说完,又对门口的工作人员说:“我知道了,马上来。”

  许辛夷也起身,“走吧,一起去看看。”

  会议室里,江念安静坐着。

  他签约许辛夷工作室快半个月了,半个月里工作室还没安排他的任何工作,也没有任何的沟通。

  放别的艺人身上估计早耐不住性子和工作室联系了,但江念丝毫不慌,甚至说,当他签约许辛夷工作室的时候,没有哪一刻,心有那么平静。

  会议室的门打开。

  “江念,你来了。”

  江念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干净清爽,背后靠着透过百叶窗涌入的阳光,整个会议室似乎都充斥着青春阳光的气息。

  见人进来,江念忙起身,“辛夷姐,安雅姐。”

  许辛夷错愕的看着他,“几天没见好像长高了,确定是二十吗?不会是十八还在长身体吧?”

  江念不知所措眨眨眼。

  安雅忍不住一笑,“行了,你别听她瞎说,快坐下。”

  江念垂眉安静坐下。

  “安雅姐,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安雅将面前文件打开,推到他面前,“都签约这么多天了,我们不找你你也不找我们,没见过你这么沉得住气的艺人。这是我给你规划的未来路线,你看看,觉得哪里不好提出来,我们商量着改改。”

  江念就随便看了一眼,又将文件推了回来。

  “安雅姐您决定就好。”

  安雅与许辛夷对视一眼,“你就不怕我们俩把你卖了?”

  “怎么会。”

  “行,既然你这么信任我,那我就全权替你做主了,下周有个综艺咱们试试水,行吗?”

  “行,您安排吧。”

  许辛夷是个明星不是经纪人,对于艺人规划不太懂,全程歪在一边,偶尔刷刷微博动态,看着沐浴在阳光下的江念。

  说是二十岁,可长得未免也太显小了点。

  特别是头发搭在额前,只露出直挺的鼻梁和那双清润的大眼睛,看起来和刚步入大学的大学生也差不多。

  偶尔错过来一眼四目相对,许辛夷微微一笑,小孩竟然瞬间红了脸,眼神慌乱,不好意思低下头去。

  安雅与江念聊完,许辛夷插了一句,“之前你说你家里人不希望你进娱乐圈,后来你沟通过吗?”

  江念笑容渐渐消失,“我不想和他联系。”

  说这话时,江念浑身放松的姿态有明显的戒备和抵触。

  他应该很不想谈自己的家庭。

  既然如此,许辛夷没说太多,“那你可得做出好成绩给他看看。你先回去吧,好好休息,珍惜最后一天假。”

  江念点头,起身。

  刷到一条狂吹许微茵和江淮的彩虹屁微博,许辛夷轻笑了声,随口问了一句:“安雅,许微茵和韩骁以及易扬的话题都没了,只有江淮的还在,你说,许微茵和江淮是不是真的?”

  门口的江念脚下一滞。

  “不清楚,江淮这个人挺低调的,我问了下同行,没几个人知道他过去的料,不对,不应该这么说,应该说,江氏电子都挺低调的。”

  江念转身,“江淮?”

  许微茵笑道:“没什么,我和安雅在闲聊呢。”

  “江氏电子的江淮?他怎么了?”

  “你最近没上微博吗?”安雅问他。

  江念说:“我很讨厌那个地方。”

  “江念小朋友,身在娱乐圈得多关心关心娱乐圈的动向,最近都在传许微茵带回国的儿子,是江淮的,你可以回去看一下八卦。”

  江念眉心紧蹙,一时间没有说话,表情极其复杂。

  只留下一句‘我知道了’匆匆离开。

  他前脚将会议室的门关上,后脚就拿出手机上微博,当看到自己消息栏显示的未阅读的数字,已经这段时间增加的粉丝数时,瞳孔微缩。

  但也仅仅只一瞬,掠过这些搜索许微茵。

  搜索框词条下最热门一条就是许微茵和江淮的。

  点进去一看,热门是分析许微茵和江淮过往的一条长微博。

  粗略看完。

  与他无关。

  正准备退出微博时,底下一条评论引起了他的注意。

  “所以之前许微茵能抢许辛夷的资源,是因为江淮在背后替她做主?”

  抢资源?

  怎么回事?

  又花了十分钟的时间,江念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来来回回了解了一遍,随即给一个号码发了条短信过去。

  “许微茵抢许辛夷资源的事是你干的?”

  很快,信息回了过来。

  “今晚回家。”

  看着这条短信,江念眉眼间阴郁神色愈浓。

  ――――
夜幕四合。

  一天到晚没什么事的许辛夷姗姗从工作室回家。

  虽然昨天晚上因为许微茵和易扬捆绑的事,她趁机借题发挥了一番,还让易扬睡了一天的客房,但现在算是解除了误会,她还真有点理不直气不壮的心虚感。

  踏进别墅,客厅灯火通明。

  隐约传来的说话声,许辛夷听到了易扬的声音。

  现在才八点半,怎么今天回来这么早?

  早知道今天回来这么早,她就该去一品兰亭睡一晚上。

  有点想溜。

  她昨晚上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

  过分吗?

  许辛夷转念一想。

  易扬那狗男人让她独守空房两年多,就让他睡一晚客房怎么了?

  哪里过分了?

  “少夫人回来了?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晚?少爷都回来陪老先生聊了一会的天了。”

  许辛夷一惊,冲着陈伯笑笑,“是啊,今天有些忙。”

  沉了口气,换了鞋往客厅走去。

  客厅里易扬换了居家服,正和易老先生说着些什么。

  易扬一眼扫了过来,许辛夷下意识避开目光望向易老先生。

  “爷爷,妈,我回来了。”

  “终于回来了?”易老先生招呼她过来,“快过来坐下,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晚?”

  许辛夷坐在易扬身侧,小声说:“工作室有点事忙,所以耽误了。”

  “是这样,”易老先生看了易扬一眼,“是这样,易扬啊,他有件事想和你解释一下,希望你别误会。”

  “解释?”许辛夷看向易扬。

  易扬说:“昨晚上你不是一直在和我吵,怀疑我和许微茵有旧情,许微茵的孩子也是我的吗?”

  许辛夷看了眼易老先生和易夫人。

  易老先生拍拍她的手背,慈祥笑笑:“都是谣言,爷爷之前也听到过一些,根本没放在心上,我知道你这孩子心思细,总喜欢东想西想,现在我让易扬亲口和你说。”

  说完,他板着脸,语气重了几分,“辛夷,不是爷爷说你,这种捕风捉影的事你怎么能信呢?”

  易老先生看了眼易扬,给了他一个眼神。

  易扬沉着脸,说:“纯粹谣言而已,我和许微茵只是普通的大学同学关系,我和她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了,她带回来的孩子不可能是我的。”

  许辛夷愧疚低头,“原来是这样。”

  ――“假的就假的呗,有必要当着爷爷和妈的面向我解释吗?”

  ――“就睡了一天客房而已,心眼这么小。”

  易扬瞥了她一眼,“许辛夷,你是不是应该和我道个歉?”

  ――“当然得道歉!谁让我惹了心眼这么小的你呢?”

  ――“一言不合告家长,真是玩不起。”

  许辛夷一脸愧疚表情看着他,眼底似有泪花翻滚,“老公,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你别生气。”

  易扬静静看着她表演,眼底不着情绪,“然后呢?”

  “……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怀疑你了。”

  易扬依然沉沉望着她。

  ――“……我都发誓了你还想我怎么样!”

  许辛夷拿出自己演戏的那股劲,瞬间泪眼滂沱,转头泪如雨下看着易老先生,“爷爷,对不起,我知道我错了,昨天不该那么冲动和易扬吵架,还让他睡了一晚的客房,您原谅我。”

  说完她转头看向易夫人,真情实感地道歉,“妈,对不起,我以后不会了。”

  诚恳的道歉,泪如雨下的可怜,演绎得入木三分。

  ――“狗男人,别以为只有你会找家长!”

  果不其然,易老先生心瞬间就软了,语气缓和,“行了行了,既然辛夷都道歉了,这件事到此为止,以后谁都不许再提。”

  易夫人也附和道:“爸说的没错,这就是个误会,现在解开了就好了,夫妻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信任,以后不许再因为这件事闹了,记住了吗?”

  许辛夷哽咽着点头,眨着眼泪漱漱而下,看着易扬,说:“老公,你别生气了,是我不好,不然,我今晚睡客房好吗?睡书房也行,睡客厅也可以,只要你能消气。”

  易扬当然知道她存的什么心思,当即也没点破。

  “妈说得对,夫妻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信任,以后不要一言不合就和我吵,听清楚了吗?”

  易老先生和易夫人没说话。

  ――“我忍!”

  许辛夷一副小媳妇受气样,连连点头,“嗯,我听清楚了。”

  易扬矜贵地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嗯”,随后起身,“爷爷,妈,我和辛夷就先上去了,你们早点休息。”

  “好,去吧。”
易扬看了坐在沙发上不想挪身的许辛夷一眼,给了她一个眼神。

  许辛夷无奈起身,继续一副小媳妇受气样跟在易扬身后,上楼回房。

  易扬先进门,坐在沙发上往后一靠,看着一步恨不得三步挪的许辛夷,颇有种一雪前耻意气风发之感。

  “关门。”

  挪到沙发边上的许辛夷握紧了拳头,面对易扬的使唤,不得不挪到门口去关门。

  “老公……”

  “倒杯水来。”

  ――“我忍!”

  ――“你给我等着!”

  许辛夷忍辱负重给他倒了杯水。

  易扬接过,无比挑剔,“没有温的吗?”

  ――“杀人犯法杀人犯法,许辛夷你冷静一点,别冲动!”

  许辛夷忍着想把面前这杯水往易扬脸上倒的心情,扭曲着微笑说:“我去倒!”

  说完,她恨恨下楼去给狗男人倒温水。

  五分钟后,许辛夷端着温热的一杯水上楼,递给易扬。

  “老公,水来了。”

  易扬接过,“多谢。”

  却不喝,搁面前小桌上。

  ――“他果然是在整我!”

  ――“狗男人今晚你必死!”

  “我和许微茵的事,我想刚才在楼下我的回复你应该清楚了,以后我不想再从你嘴里听到怀疑我和许微茵的事,记住了吗?”

  许辛夷点头。

  “至于你昨天让我去睡客房的事……”

  “老公,昨晚我也是气急了,你别生气,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易扬扬眉,“现在怎么不说睡沙发睡客厅了?”

  ――“狗男人得寸进尺是不是?”

  ――“是不是想要把我逼上梁山一拍两散同归于尽?”

  “你如果不解气的话,我也可以去睡客房的。”

  ――“说得好像谁愿意和你这个王八蛋睡一张床似得。”

  说完就想走。

  “算了,”易扬阻止她想去客房睡的打算,“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咱们谁也别再提,以后没事不要和我大吵大闹,记住了吗?”

  许辛夷点头。

  看着易扬的侧脸,她倏然想起许微茵那孩子的事。

  她试探地问道:“那……老公,你四年前,和许微茵有没有过一段?”

  易扬面容沉静,顿了顿,说:“没有。”

  表面来看似乎看不出什么,但他停顿了一下。

  就这停顿的瞬间,许辛夷凭借女人直觉,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他在思考怎么回答自己。

  所以两人在四年前,肯定有过什么,或者是易扬不愿提及的事。

  否则他的回答不会迟疑。

  “是吗?”许辛夷注意着他的表情。

  易扬眉心微蹙,看向许辛夷,“刚才在楼下怎么说的?怎么保证的?再说一遍。”

  “……夫妻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信任,我以后再也不会怀疑你了。”

  “那你刚才在问什么?”

  “我……我只是好奇而已,真的!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老公,我相信你,你也得相信我!”

  易扬一副不想在这件事上有过多纠缠的语气,“行,我相信你,那么这件事你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吗?”

  许辛夷想了想,摇头。

  “既然你都清楚了,我想我们之间应该没有其他的误会,那么我们的关系什么公开?”

  话题一转,许辛夷微微一愣,“什么?公开?”

  “怎么?有顾虑?”

  “有!当然有!”许辛夷震惊回神,一脸全为你好的表情,“老公你看,我现在名声这么差,如果让别人知道我是你妻子,他们肯定会笑话你的,还有爷爷和妈,说不定也会被我连累,别人家的媳妇个个都是贤良淑德知书达理,虽然我也挺不错的,可是现在的社会,人心浮躁,流言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人云亦云,根本没有自主思考的能力,我受这个委屈没什么,不能让你们受。”

  易扬若无其事说:“你放心,爷爷和妈不会介意,我也不会介意。”

  “不行!”许辛夷义正言辞,“我介意!”

  “所以?”

  “所以我想,等我名声好了之后咱们再公开夫妻关系,老公你觉得怎么样?”

  “名声好了之后?那我岂不是得单身一辈子?”

  ――“狗男人你就只配单身一辈子,哪里配得上我这么漂亮的小姑娘?”

  “怎么会,老公你说笑了。你放心,不会很久的!等我那个《贝贝升职记》上映之后,《凰途》也快了,到时候我肯定能洗白。”

  易扬沉沉看着她,似乎在思量。

  ――“反正打死我也不公开。”

  ――“有什么好公开的。”

  易扬沉着脸打量她许久。

  “老公,你信我!”许辛夷一瞬不瞬望着他,眼底充斥着恳求的眼神。

  易扬转过头,“行了,你洗澡去吧。”

  那副N瑟的死样,许辛夷全靠自己耐力,才忍住了自己蠢蠢欲动的拳头。

  “老公,你真好,那我先去洗澡了。”
说完,迫不及待钻进浴室。

  洗过澡后,许辛夷上床准备睡觉,易扬靠在床头正翻着一本杂志。

  “老公,你看什么呢?”

  易扬将封面翻给她看。

  《B・W》的杂志。

  还是她那期的。

  许辛夷笑笑,没有说话。

  易扬将目光放在杂志里许辛夷那张尺度颇大的照片上,随口说了一句:“过两天有个慈善晚宴,你陪我一起参加。”

  “慈善晚宴?可是我们……”

  “不公开关系,你就不能陪我参加?”

  “可是……”

  “就这么定了,”易扬将《B・W》杂志合上,搁床边的床头柜上,点评的语气十分平淡,“下次不要拍这么露骨的照片,爷爷和妈看见了不好。”

  “……”

  夜深人静。

  许辛夷躺床上,看着枕边熟睡的人的侧脸,试探地低声问了句,“老公,你睡了吗?”

  没动静。

  睡眠还真好。

  可怜她辗转反侧,思来想去睡不着。

  四年前的事易扬肯定对她撒了谎,说这件事明绝对有隐情。

  许微茵段数那么高,狗男人说不定入套了还不知道。

  又或者知道却不说,故意隐瞒。

  不行,孩子的事一定得弄清楚。

  是易扬的,她趁机离婚。

  不是易扬的,找机会再离婚。

  打定了注意,许辛夷悄悄起床,在衣帽间摸到一把剪刀,赤着脚猫着身子,悄无声息地走到易扬床边。

  就剪两根头发,做个亲子鉴定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想着,许辛夷俯身伸手向易扬头顶伸去。

  床头灯在身后,背光的她在易扬身上投下一片阴森恐怖的阴影。

  她屏住呼吸,小心翼翼揪着易扬额前的一小撮头发,咔擦。

  成了。

  小说里做个鉴定怎么就那么难呢?

  一个两个位高权重的人都拿一个女人没办法。

  真是无能!

  就在许辛夷窃喜之时,正好对上易扬恍惚睁开的双眼。

  两人四目相对。

  剪刀在床头微弱的灯光下,渗着}人的寒光。

  她拇指与食指间还捏着一小撮易扬的头发。

  空气静了一静。

  许辛夷咽了口口水,拿着剪刀在易扬眼前擦咔擦咔两声,毫无底气地问:“老公,我说我只想给你剪个头发,你……信吗?”

  易扬瞌睡全醒。

  眼神无比震惊地看着许辛夷手上举着的剪刀,以一种难以置信的语气,说:“许辛夷,你竟然想害我!”

10467 3618473 MjAxOS8xMC8wMi8jIyMxMDQ2Nw== http://m.clewx.com/book/201910/02/10467_36184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