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捉虫)第 29 章

书名:豪门女配不想拥有爱情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闻筝 更新时间:2019-10-29 09:53:32

  第二十九章

  自易扬父亲意外去世后, 易扬基本是由易老先生一手带大,老先生将易家的未来全交付到了易扬的手上,倾尽心力培养, 他什么性格,易老先生心里一清二楚。

  眼看着易扬能独当一面挑起易氏的大梁, 易老先生退休在家颐养天年,给了易扬充分的权力, 不再过问公司的事,可最近和老朋友钓鱼时,总听到那些老家伙的闲言碎语。

  说什么易扬砸了三千万投资一部剧,就是为了娱乐圈某个女明星,言语间闪烁其词有所暗示。

  老先生当然能猜到这女明星是谁。

  除了许辛夷还能是谁?

  钱不钱的无所谓, 老先生不明白的是, 当年易扬娶辛夷不过是因为一纸婚约而已,对辛夷没有感情,他去山上疗养院的两年, 这两孩子聚少离多,哪有培养感情的机会,他从疗养院回来,两人感情却如胶似漆, 恩爱得像热恋中的恋人似得,现在甚至为了许辛夷砸了三千万。

  老先生饱经世故,怎么看不出这两人是为了自己的身体在自己眼前逢场作戏?

  今天来找易扬谈话, 主要也是为了这件事。

  “爷爷,您听我解释……”被许辛夷摆了一道的易扬无可奈何, 说:“我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随便说说?任何说出口的话都要负责任,负不了责就不要随便说。”

  易扬点头, “是,爷爷,我记住了。”

  “你现在大了,有自己的主意,原本我也不该干涉你,但是有件事我想问问你,你对辛夷到底是什么心意?”

  “爷爷,我和她……”

  “不要在我面前再装夫妻恩爱那一套,”易老先生打断他,“我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看得出你们夫妻俩在我跟前演戏。”

  易扬沉默。

  “爷爷老了,有时候难免糊涂,当初让你和辛夷结婚,没考虑到你的感受,是我的错,希望你能原谅爷爷。爷爷现在只想问你,你对辛夷到底是什么感觉,如果你不爱她,就趁早和她说清楚,断了她的念想,不要再继续绑着她,耽误她。”

  “您愿意让我和她离婚?”

  “这是你们两的私事,爷爷无权干涉,如果离婚能让你们两解脱,爷爷当然答应,你们也不要小瞧我,觉得我老了,身体不行了,受不了刺激。我大风大浪什么没见过,这点事,我还是能承受得住。”

  离婚?

  凡事不能只看表面,这句话自从易扬听到许辛夷的内心后,认识得无比深刻。

  想起最开始坚定不移想要离婚的决心,现在想想,这个念头似乎再也没出现过。

  他从来没见过像许辛夷这么聒噪戏精的女人,枯燥无味的生活似乎有了前所未有的体验。

  一心想和他离婚,包养小鲜肉,呵,这女人长得丑,想得倒挺美。

  “爷爷,从前是我忙于工作,忽略了辛夷,这段时间接触下来,我冷静想了想,从前是我做的不够好,以后我会尽力弥补她。”

  “弥补她?”易老先生微微一愣,“你这是对她……你没骗爷爷吧?”

  “我怎么会骗您?”易扬睁着眼睛说瞎话,“自从知道她内心世界之后,我才发现,她很好,和别的女人完全不一样,所以您放心,以后我会好好珍惜她的。”

  说这话时易扬语气诚恳,眼神坚定,不像有假。

  易老先生笑着松了口气,“你能这么想,爷爷当然高兴,但是万事不能勉强自己。不过你都这么说了,那么你和辛夷的夫妻关系,看看什么时候公开比较好,我看最近网上对辛夷那些无中生有的传言很不好听,她是你的妻子,你应该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伤害。”

  易扬心里清楚,只要他敢公开两人的夫妻关系,许辛夷这女人说不定就会开始研究柯南的一百种死法。

  “这件事听辛夷的。”

  “行,那你改天问问辛夷,我想她应该很高兴,对了,刚才辛夷说她想你了,你有时间去她拍戏的地方看看她,这么多年她对你的心意爷爷都看在眼里,她这个妻子当得找不出一点错处,你也该学学怎么当人家丈夫。”

  去影视城看她?

  易扬微笑,“当然,过两天等我事情忙完,我一定去影视城看她。”

  ――――

  《凰途》剧组的拍摄还挺紧张的,可以用夜以继日来形容,人人苦不堪言。

  好在许辛夷对演戏事业感兴趣,台词背得滚瓜烂熟,每次拍摄NG绝不超过五次,偶尔还有乐子可消遣,是以,并不感觉到累。

  “一场戏NG了二十三次,真是个人才,我在剧组里随便指个人都比她演得好,我真是服了徐导,这年头,什么人都能进组拍戏。”

  在李寒星一次NG了二十三次的拍摄中,许辛夷磕着瓜子围观,时不时阴阳怪气冲着场上的李寒星说风凉话。

  李寒星听着许辛夷的刻薄话,恨得咬牙切齿,可她说的一点都没错,NG这么多次,总是不过,她自己脸上也挂不住。

  对于许辛夷,徐导的心情就像是班主任对班上成绩好却又不服管教的学生,又爱又恨,无可奈何。

  只用眼神看了她一眼,示意她收敛点,别太过分。

  “这年头,还不许人说实话了?行行行,我不说了,你们能不能赶紧拍,我这场戏都等小半个钟头了。”许辛夷继续嗑瓜子。

  “寒星,你注意力集中点,再忘词你就数数,后期配音,行吗?”

  李寒星泪眼朦胧,委屈的表情点头说好。

  许辛夷翻了个白眼。

  得了小白花的病,却没小白花的命。

  在李寒星数完五遍一二三四五后,徐导无奈说了句卡。

  这条算是过了。

  有在拍摄区等戏的小鲜肉凑过来,笑着和许辛夷搭讪。

  “许老师,我叫陈诉,待会我和您有场戏,但是我有个地方不太明白,想请教您,您能帮我讲讲吗?”

  许辛夷侧眼瞟了过来。

  阳光帅气,自信明朗,巴掌大的脸上五官精致,脸上皮肤仿佛嫩得出水,那双眼睛更是亮得惊人。

  这和当初在夜总会时,安雅叫过来的两个男孩子一样的年龄。

  许辛夷扔了手里的瓜子,“叫我辛夷姐就行,不用那么客气,哪里不懂?”

  陈诉眉眼一展,笑着将剧本递了过来,“辛夷姐,这里我不太明白我应该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去演。”

  许辛夷看了一眼陈诉剧本里圈出的一段。

  “是这样的,剧本这里虽然没有写明心理,但是这里明摆着你饰演的角色对我又爱又恨,你背负血海深仇,却渐渐被我吸引,你痛恨自己这么轻易就动摇的心情,你就这样想,就好像你有双重人格,一个说要杀我,一个却对我下不了手,表现出人物的纠结以及纠结后痛恨自己的暴怒,差不多就行了。”

  陈诉仿若恍然大悟,“我明白了辛夷姐,谢谢您的指点。我……想加您一个微信可以吗?您是前辈,我还什么都不懂,以后遇着不懂的,我想再向您请教,不知道您能不能……”

  “可以。”

  许辛夷大方拿出手机,与如获至宝的陈诉加了微信。

  “谢谢您辛夷姐,您放心,我不会经常打扰到您的。”

  “没事。”许辛夷风轻云淡挥挥手。

  ――你就是经常打扰到我也没关系。

  她深吸了口气,是阳光荷尔蒙的气息啊。

  “辛夷,韩骁,接下来这场戏你们两准备好没?”

  自许辛夷猜到韩骁可能是同志后,对韩骁还真有些……怎么说,没有之前肖想得那么大胆了。

  毕竟人家的性取向不是女人,她再一个劲地撩拨,对韩骁而言,估计就是恶心人。

  还是保持点距离比较好。

  毕竟人家可能是男友的经纪人骆桀在旁边看着呢。

  “徐导,待会我和韩骁老师的一场戏,能不能上个替身?”

  “替身?”徐导凝眉,“什么戏上替身?”

  许辛夷将剧本指给他看,“这里,最后戚明月和赵Z珩齐齐落水,两人亲密相拥,女主为女子的身份就此暴露。”

  激动人心的女主女扮男装掉马戏。

  “这个剧情有难处吗?还上替身?”

  “徐导,拍摄第一天吻戏韩骁老师就让替身上了,这场女主掉马戏可是身体紧贴着,肯定不自在,你先把替身叫来,以防万一,免得待会韩骁老师叫,我更没面子。”

  徐导这人能在剧组里指挥任何人,唯独对韩骁这位影帝有所忌惮。

  毕竟韩骁这种重量级的影帝,答应拍他的电视剧,简直出乎他的意料。

  “行,那我让替身等着。”

  韩骁那边化妆师正给他补妆,自己看着剧本上待会自己将要拍摄的戏份,对最后一个场景眉心紧蹙。

  骆桀看他脸色不好,问道:“怎么?还不能适应?”

  韩骁沉了口气,“我尽量试试。”

  “不行就让替身上。”

  韩骁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他心里清楚,今天自己必须得过这一关,不仅仅是因为作为一名演员该有的敬业,还是对女人的恐惧,他都必须克服。

  拍摄现场所有工作人员就位。

  许辛夷与韩骁两人站在搭建好的水潭边上,周围是绿布,用来做后期特效。

  “辛夷,准备好了没?”

  “好了。”

  “韩骁呢?”

  许辛夷距离韩骁最近,看得出此刻韩骁脸色不大好。

  他深吸口气,冲着徐导点了点头。

  “那好,各部门注意,五分钟后开始拍摄,大家再认真检查一下。”

  韩骁看着身边的水潭,想着剧本里的剧情,最后一幕是他跳下水潭救戚明月上岸的场景。

  “韩骁老师,您别担心,刚才我和徐导说了,最后一幕咱们用替身。”许辛夷言笑晏晏望着他。

  在这澄澈清明的目光下,韩骁心底猛地触动,下意识避开与许辛夷对视的眼睛,暗自调整着呼吸,说:“不用了。”

  许辛夷看了眼场外的骆桀。

  “韩老师,您确定不用吗?其实没关系,您如果不想和我有任何亲密的接触我们可以用替身的,您不用勉强自己。”对待好看的人,许辛夷一向温柔有耐心。

  这段时间以来,韩骁身边所有知道他情况的人都在劝他,加油努力熬过去,却没有一个人说,不用勉强自己。

  明明是冬天,明明对接下来亲密接触的戏份感到无比紧张和无所适从,但韩骁在这双清澈的眼睛和温柔的语气下,前所未有感觉到安心。

  那份恐惧似乎也少了许多。

  他强行让自己看向许辛夷,“我是个演员,这是我应该做的。”

  “……好吧。”

  李寒星拍完了戏却没走,站在一侧看好戏。

  以这几天韩骁对许辛夷的厌恶程度,接下来的戏份,可有好戏看了。

  “各部门准备,《凰途》第十场第一次,action!”

  刺客众多,许辛夷与韩骁奋力厮杀,从暗处射出的冷箭朝着韩骁而去,为救韩骁,许辛夷猛地将韩骁推开,自己却中箭掉落水潭。

  韩骁将岸上剩余刺客一一斩杀,毫不犹豫跳下水潭,朝着许辛夷游去。

  许辛夷在水中双目紧闭,胸口中箭的伤口,在水中绽开一朵红色的花。

  人在水中,韩骁费力睁着眼,看着被工作人员固定在水中的许辛夷,四肢逐渐僵硬。

  两人静止在水中。

  “怎么回事?”摄像机旁的徐导见韩骁停滞不前,眉心紧蹙。

  但紧接着,他就从摄像机里瞧见韩骁猛地朝许辛夷游去,将她抱在怀里,朝着水面灯光照射处奋力向上游。

  两人冒出水面。

  “卡――很好!过!”

  现在是初冬,天气寒冷,许辛夷与韩骁两人浑身湿透,两人助理将干净毛毯送上。

  韩骁抓着许辛夷的手后知后觉触电般松开:“没事吧?”

  许辛夷摇头。

  “辛夷,韩骁,今天这场戏拍完了,行了,你们俩赶紧回酒店洗澡换身衣服,别感冒了。”

  徐导一声令下,助理簇拥着湿漉漉的两人匆匆离开拍摄现场。

  李寒星看着顺利拍摄成功的李辛夷,愤愤跺脚离开。

  看了眼成片,徐导很满意,刚才韩骁停顿片刻犹如点睛之笔,让今天拍摄的这场戏更有意思了。

  “行了,今天就到这,各位辛苦了,收工!”

  欢呼声起,剧组工作人员开始收拾器材准备回酒店。

  “陈洋,他们是来收拾场地的,收拾完了结一下工钱,你盯一下好吧。”

  那名叫陈洋的场务点头,“好的导演。”

  跟着场务进来的五个人开始着手清理拍摄现场,大的圆木和塑料的巨石都需要搬出去,这是影视城的道具,明天还要其他剧组要用。

  陈洋在一侧盯着,四个人其中三个人都是高大强壮的工人,唯独一人,身材削瘦,默不作声用自己削瘦的肩膀扛着粗重的圆木往外走。

  白白净净一男孩子,长得挺帅。

  有点眼熟,就是想不起在哪见过。

  半小时后拍摄现场收拾干净,陈洋将工钱结算了一下,每人五十块钱。

  “辛苦了各位,我把工资给各位结一下,赵龙。”

  一男子站了出来。

  “这是你的。”

  “陈肖,这是你的。”

  “朱永辉,你的。”

  “江念,”陈洋问他,“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江念垂眸,沉默摇头。

  “那可能是我看错了。”陈洋将五十块钱递给江念。

  一双修长、手背布满划痕的手接过皱巴巴的人民币,江念环视了一眼空荡无人的拍摄现场,沉默地跟着其余三名工人离开。

  ――――

  晚上许辛夷终于回酒店,洗澡后舒服躺床上,累了一整天,她实在没空想别的,正昏昏欲睡时,手机微信提示音响起。

  许辛夷迷迷糊糊睁开眼,拿起枕边的手机一瞧,是陈诉发来的一张照片。

  这么晚了,找她干嘛?

  许辛夷点开微信,看到图片的瞬间,瞌睡醒了大半。

  陈诉发来的是一张自己裸着上半身的照片,肩宽腰窄,腹肌呈块状分布,一看就很有力量感。

  但很快,这张照片就被撤回了。

  紧接着,陈诉发了条信息过来:不好意思辛夷姐,我发错了。

  许辛夷沉默片刻,继而心内生出一丝不可置信。

  这小鲜肉看上去阳光单纯,心里花花肠子还不少呢。

  自己的裸.照还能发错了人,发错了人第一时间还不撤回,到了两分钟才撤回。

  果然,混娱乐圈的,就没一个简单的。

  许辛夷回了‘没事’两字过去。

  陈诉又回了一句过来:辛夷姐还没睡?是不是我打扰到您了?

  许辛夷:没有。

  陈诉:今天真的很感谢您,如果不是您,那场戏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过。

  许辛夷:是你悟性高。

  陈诉:改天我请您吃个饭吧,真心想好好谢谢您,也想再向您多请教请教。

  许辛夷:最近剧组忙,等闲下来再说吧。

  陈诉:行,那我先记下了,今天时间也不早了,您早点休息。

  许辛夷关上手机。

  这剧情发展有点眼熟啊,如果她料得没错,接下来这陈诉是不是要自荐枕席?

  「宿主,你现在可是易扬的妻子,不能做这种崩人设的事。」

  许辛夷笑了,“瞧你说的,我是那种人吗?放心,婚姻在我心目中还是很神圣的,我只是觉得陈诉这人有野心,有心机,我和他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

  不知道怎的,许辛夷突然就想起江念来。

  那倒霉孩子被天娱雪藏后也不知道去哪了。
小A忍不住提醒她,「这人一看就不怀好意,肯定是想利用你上位,你清醒一点!」

  “说得好像我是什么好人似得,放心,我门儿清。”许辛夷认真想了想陈诉‘手误’发给她的那张照片,“等我和易扬离婚,陈诉这个小鲜肉或许可以交流交流。”

  瞌睡上来了,许辛夷打了个哈欠,关上手机,睡觉。

  ――――

  接下来几天的拍摄倒是风平浪静,现场几名小鲜肉在和许辛夷接触过后纷纷热络起来,辛夷姐长辛夷姐短的围在她身边请教。
许辛夷享尽齐人之福。

  “辛夷姐,你听说了吗?今天片方的投资方可能会来剧组。”

  “他们来剧组干嘛?”

  “应该是看看剧组进度。”

  许辛夷没把这事放心上,毕竟投资方爸爸年年有,每每来剧组也就走个流程看一眼罢了。

  莫非他们还真能挑出著名导演和大满贯影帝的刺不成?

  不过许辛夷千算万算没料到的是,那投资人爸爸和李寒星有点意思。

  下午三点,剧组暂停,据徐导所说,影视的投资方要来剧组看一眼。

  这次来的,是投资方的孙总,这位孙总投资了一千万,算是投资较多的投资人,同时也代表了其他投资人前来剧组观摩一二。

  “孙总,您来了。”
这位投资人孙总虽然有钱,但几乎和所有发福的中年人无二,秃头,大肚,没品位,十分真实。

  许辛夷挑剔地看着他,这人浑身上下写着三个字,‘我有钱’。

  “徐导,你好你好,这次过来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没有的事。”

  “那就好,昨天我和寒星通话的时候还在问她,就怕耽误你们剧组的进度,”孙总左右看了一眼,“寒星呢?”

  众人心领神会不语。

  “孙总,我在这。”李寒星从人群后笑着走了出来。

  李寒星今天没戏,下了血本,换上特显身材的旗袍,走起路上摇曳生辉,妆容精致,一字一个笑的走到孙总身边,“等您好久了。”

  孙总笑着向徐导介绍,“徐导,这是我一个亲戚家的小孩,以后您在剧组多多关照。”

  投资人总有那么几个亲戚侄女的,徐导对娱乐圈这种事早就见怪不怪。

  徐导带着孙总在剧组转,李寒星作陪。

  “徐导,您这剧组我也看了,我就对你们演戏的过程感兴趣,不知道能不能现场导一段戏给我看看?”

  “当然可以。”

  李寒星坐在孙总身边笑道:“孙总,您不知道,咱们剧组里除了韩老师之外,演技最好的就属辛夷姐的演技最好,我平时也一直向辛夷姐学习,不如让徐导给辛夷姐导一段戏,您看看,我也学习学习。”

  许辛夷看了过来,李寒星这小婊砸在给她找事啊。

  美人在侧,孙总怎么不同意,当即笑道:“行,那就麻烦徐导了。”

  接下来明摆着就是刁难。

  徐导沉眉,给了许辛夷一个‘你行不行’的眼神。

  许辛夷懒洋洋道:“不好意思啊孙总,我今天不太舒服,您如果真想看戏,不如让寒星演呗,她最近演技进步可快了,从之前NG二三十次,现在只需要NG十几次就能过。”

  现场不少人憋笑。

  “你……”李寒星眉心微怒,娇俏对孙总说:“孙总――”

  孙总拍拍她手背,递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好了好了,我明白。”

  他对徐导说:“徐导,我这次来,也不仅仅是我自己想来,你知道的,其他几位投资人没时间,这才委托我来剧组瞧瞧,好歹咱们也投资了近六千万,这么大的资金,您也得让我们看看成果,给我们点信心,您说呢?”

  左边是投资方,右边是演员。徐导左右为难。

  许辛夷见状白了那对狗男女一眼,“行了徐导,没事,我来吧,导哪场戏?”

  “我一起吧。”韩骁站了出来,说,“就待会我和辛夷要拍的那场。”

  “行!”徐导笑了。

  有韩骁在,谅那孙总和李寒星不敢起什么幺蛾子。

  李寒星看着韩骁,暗自咬紧了牙关。

  “辛夷,你先去化妆换衣服。”

  许辛夷起身往外走。

  化妆师跟在她身侧担忧看着她,“辛夷姐,那李寒星一看就是要找你麻烦,您怎么能真上啊。”

  “不然还能怎么办?这是我的工作,徐导说‘过’,难道他孙总一个外行有脸说哪里不好?更何况……投资人爸爸,惹不起,”

  “也是。”

  蓦然传来一个声音:“你也会惹不起?”

  “谁啊!”许辛夷回头。

  易扬一身西装革履,从车上下来,人模狗样,面无表情的一张脸冷得掉渣,还是以前那副死样子。

  “你投资人爸爸。”

10467 3615666 MjAxOS8xMC8wMi8jIyMxMDQ2Nw== http://m.clewx.com/book/201910/02/10467_3615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