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20 章

书名:豪门女配不想拥有爱情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闻筝 更新时间:2019-10-20 10:00:43

  第二十章

  许辛夷泪眼滂沱扶着易老先生进书房, 一边哭一边劝:“爷爷,这么晚了, 我还是扶您回去休息吧,”隔着泪眼,她看了眼易扬,怯怯低头, “我受点委屈没什么的。”

  易老先生杵着手杖, 拍了拍辛夷的手,“这事爷爷既然知道了, 就一定会为你做主!”

  他抬头看向易扬,“易扬, 怎么回事,怎么又开始欺负辛夷了?”

  易扬从书桌后起身, 扶着老先生坐沙发上,“爷爷,这么晚了您怎么还睡?”

  易老先生看了眼时间, “还不到九点, 不算晚。你先和我说说怎么回事,辛夷是你妻子,被欺负成这样你怎么还能无动于衷?”

  “爷爷, 我……”

  许辛夷哭着打断易扬的话,委屈得无以复加, “爷爷,没关系的, 这事我自己可以解决,公司不肯和我解约,那我就起诉公司,律师说了,如果赢了就能顺利解约,如果输了,我付一点赔偿金也是一样可以解约的。”

  说着抬手擦了擦眼泪,“我只是有点难过,我在公司这么多年,公司却毁约把我签约的剧本给别的演员,还说要封杀我雪藏我。”

  易扬:“……”

  易老先生看辛夷眼神越发慈爱,“你这孩子,在公司受这么大的委屈,怎么不早和爷爷说呢?还有你,易扬,你怎么回事?辛夷发生这种事你这个做丈夫的又不是帮不上忙,为什么不帮?”

  易扬沉了口气,“爷爷,辛夷她自己都说了,可以自己解决,而且这种事有律师替她出面,没什么太大问题。”

  “是啊爷爷,”许辛夷强自挤出一抹微笑,很有忍辱负重的意思,“我可以自己解决的。”

  易老先生却不这么认为,“她一个女孩子,接触律师,和老奸巨猾的公司谈判,面对的都是些精打细算的老狐狸,你不帮着点,看着点,她吃亏了怎么办?”

  吃亏?

  易扬冷笑,就许辛夷那性子,她能吃一点亏?不给别人找事已经是万幸。

  “这件事我不管,你替辛夷解决。”

  ――“不是说不帮忙吗?我看你这下怎么说。”

  “行,爷爷,这件事我替辛夷看着,辛夷,你把你律师的电话给我,我让公司律师团接手你的官司,他们都是有经验的律师,一定能在三个月内,替你办好这件事。”

  易扬在‘三个月内’这几个字上着重强调。

  许辛夷气得磨牙。

  ――“三个月剧组早开机了,还有我什么事!”

  “不用了老公,真的不用,何律师也是个很有经验的律师,有他在,我肯定能打赢官司,只是可惜了那个剧本,我准备了一个月,背了半个月的剧本台词,付出了太多的心血,有点舍不得。”

  “那个剧本是怎么回事?和爷爷说说。”

  说完,辛夷坚强笑道:“是这样的,公司将那部戏给了另外一个女演员,我找过导演,导演还是很认可我的实力,说,只要我能在开机前解决和公司的纷争,就能帮我去投资商那争取我当女一,可是,易扬也说了,打官司至少得三个月,三个月后,剧组早开机了。”

  “原来是这样……”易老先生若有所思。

  “爷爷,这都是小事而已,真的不值得您在这为我操心,没关系,这部剧没有机会,还会有下部戏。”

  “你啊,就是心大,被欺负成这样也要自己往肚里咽,这样,剧本的事,易扬,你也给辛夷办妥,听到了没?”

  ――“听到了没?爷爷让你给我办妥,有本事你拒绝啊,敢不给我办妥我就再告状!”

  易扬冷冷看着她。
许辛夷对上他的眼神装模作样善解人意假惺惺道:“易扬,你如果觉得这事太麻烦就算了,我没关系的。”

  易老先生却说:“这不是什么大事,别着急,他肯定能帮你把这事给办好,放心吧。”

  “是吗?”许辛夷惊喜交加万分感谢,“易扬,谢谢你,麻烦你了。”

  “不、客、气。”易扬说。

  “对了老公,你说,要给我一张你的附属卡的,还给吗?”

  易扬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字,“给!”

  易老先生欣慰点头。

  ――――

  还别说,这事易扬办的还真挺妥当,许辛夷不知道他使了什么王霸之气,第三天就接到了天娱老板的电话。

  平时笑里藏刀对你爱答不理的一个人,电话里客客气气的邀请她来公司商量解约的事情。

  许辛夷当天下午带着律师和安雅慢悠悠到了公司。

  一进老板办公室,就瞧见赵总监也在。

  老板姓高,是个奔五十的中年男人,戴金丝眼镜,有着商人的精明和市侩,是个老狐狸。

  许辛夷毫不客气坐在沙发上,看了眼赵总监,笑道:“真巧,赵总监也在,来得急,不知道能不能麻烦赵总监给我倒杯水?”

  嚣张得很。

  “应该的。”赵总监给几人泡了杯茶,与老板一起坐到许辛夷对面。

  “辛夷,是这样的,前两天,易总和我谈过,他说……”

  “我没兴趣知道他说了些什么,电话里您说找我是谈解约的事,这位是我的律师,姓何,他会全权办理我解约的事宜,怎么样?解约合同准备好了吗?”

  何律师朝两人点头致意。
高总推了推眼镜,笑道:“你看看,我就说有误会,什么解约,都是误会。”

  “误会?”许辛夷戏谑看向赵总监,阴阳怪气道:“赵总监当初不是说如果我不愿意转型,就要雪藏我封杀我?我就一个小明星,怎么敢和天娱这么大的公司对抗?”

  赵总监赔着笑道歉,“许小姐,不好意思,当时是我口无遮拦,我也是没弄清楚老板的意思,老板没让你转型,是公司另外一个女艺人,《凰途》那部戏还是你的,没人抢。”

  “没人抢?我怎么听说,公司把李寒星塞进去了?”

  “是塞进去了,但是她不是女一,是女三。”

  许辛夷恍然大悟,“原来从始至终都是个误会?”

  “当然是误会,你是公司培养出来的,我们怎么可能封杀你。”

  “这样,解约的事以后再也不提,这次的事,咱们就当过去了,怎么样?”

  “过去?”许辛夷笑笑,“饭吃进去可以吐出来,可是话听到我耳朵里,可倒不出来。行了,大家都别说了,我知道你们今天为什么找我,把解约合同拿出来,我们签了,这件事就算了。”

  高总低声笑笑,“辛夷,其实公司还是需要你这样的艺人,你离开对公司而言是巨大的损失,而且我们之后给你安排了不少大制作的剧本,就等你来签,如果昨天的事冒犯了你,这样,赵总监给你赔个罪,这件事就算过去了,行吗?”

  这事如果这么简单就算了,她还算什么恶毒女配?

  她看了眼安雅,口气无奈,“看来今天高总不是来和我谈解约的事,既然如此,我还有事,今天就先回了。”许辛夷起身,作势要走。

  “等等,”好话说完,也没能让许辛夷回心转意,高总叹了口气,“行,既然你坚持要解约,那咱们会议室请吧。”

  许辛夷心满意足,侧身让道,“高总,您先请。”

  ――――

  三小时后,许辛夷等几人从会议室出来。

  “高总,谢谢这几年的照顾,再见。”

  高总笑着与之相握,“许小姐客气了,祝你星途璀璨,有机会请你顿便饭,再见。”

  许辛夷不可置否,随后带着律师与安雅离开。

  许辛夷这一走,天娱的工作人员可都惊呆了。

  这一年以来,公司陆陆续续解约了不少明星,每次不是剑拔弩张就是公堂相见,双方握手和解,还是第一次瞧见。

  赵总监今天憋了一肚子的火,“高总,这许辛夷……”

  高总冷冷瞪了他一眼,“许辛夷的事你不用再管,过两天会有新的总监到任,你调去其他部门。”

  赵总监骇然大惊,“高总,我……”

  但高总显然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转身便走。

  ――――

  回去的路上,许辛夷将刚才高总步步退让左思右想了一遍,依然不得其解。

  “奇怪了,易扬虽然有钱有势,但高总好歹也是天娱的老板,今天怎么这么反常?”

  安雅问她,“你不知道?”

  许辛夷反问:“不知道什么?”

  “天娱最近损失惨重,在拉投资。”

  “投资和易扬有什么……”还没说完,许辛夷似乎明白了什么,“投资?他用投资要挟?”

  “不然呢?”

  “你怎么知道的?”

  安雅笑,“我说公司里我有内奸,你信吗?”

  “信!”

  如果真是这样,易扬手段够狠毒的,竟然断人后路。

  真是小看他了。

  许辛夷想了想,“那我真该好好谢谢他,还有你,这段时间辛苦了,请你去购物,今晚我买单。”

  安雅挑眉,“这么大方?”

  许辛夷掏出那张易扬给她的附属卡,“我有钱。”

  搁平时,安雅是不敢和她逛街的,这女人逛起来根本没有理智。

  今晚看来,许辛夷比平时更疯。

  “麻烦你,这件,这件,这件,还有这件,刚才我说的几件我都不要,其他的按照我的尺码都给我包起来。”

  店员笑容满面,“好的,许小姐,请稍等。”

  安雅拉着她,“你干什么?买这么多?”

  “高兴嘛。”许辛夷将附属卡递给店员,“对了,这些打包之后帮我送去一品兰亭。”

  “好的许小姐!”

  当了易扬两年老婆,什么都没得到,好不容易有一张易扬的附属卡,当然得好好刷一刷,让易扬见识见识她惊人的购买力。

  稍晚一些,许辛夷满载而归,车里她自己的东西少,给易夫人和易老先生买的东西多。

  “妈,我给你买了些礼物,希望您能喜欢。”

  “我什么都不缺,你买这些干什么?”易夫人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但嘴角蔓延的笑意显示她心情不错。

  “这是给爷爷买的。”

  易老先生惊喜问道:“我也有份?”

  “当然!您看看喜不喜欢。”

  “喜欢,买什么爷爷都喜欢。”

  “您喜欢就好。对了,爷爷,易扬回来了吗?”

  “早回来了,在楼上。”

  许辛夷抱着一个包装盒,“那我先上去了。”

  易老先生挥手,“去吧。”

  许辛夷溜到易扬书房门口,敲开了房门,抱着包装盒蹭到易扬书桌前,微笑并感激道:“老公,今天我去公司顺利解约,谢谢你帮我。”

  易扬看了她一眼,“不用谢。”

  “还是要谢的,我用自己的钱给你买了根皮带,我的一点点心意,你收下吧。”她将装皮带的包装盒拿出来,递给易扬。

  包装盒上硕大的LOGO是个易扬没见过的品牌。

  易扬大大方方接过,并问道:“你自己的钱?”

  “对啊,这根皮带可贵了,差不多十万块。”刻意强调了价格。

  易扬的衣物大多由易夫人安排,但对价格也略有所了解,一根皮带十万块不稀奇,只是这品牌他怎么没见过?
将包装盒打开,就一根平平无奇的皮带,和普通的皮带也没什么太大的不同。

  “谢谢。”这还是他第一次收到许辛夷的礼物。

  “不用谢,”许辛夷趁机说:“对了,我今天用你的附属卡,买了点东西,花了点钱,你不会介意吧?”

  易扬知道手机来了消费短信,但忙了一整天,没时间去看。

  他随口问了一句:“花了多少?”

  “也没多少,就一万多一点。”

  一万多对易扬来说原就不算什么,“我知道,附属卡你自己留着,需要什么自己看着买。”

  “谢谢老公,那我先去洗澡啦,你也早点休息。”

  “嗯。”

  手机来了条短信。

  易扬打开手机一瞧。

  ――【中国XX银行】您尾号2411账户10月20日20:42共完成交易109,5702元。

  易扬:“?”

  他将这条短信来回看了几遍,数清楚位数确定不是他看错后,高声道:“许辛夷!”

  房门口的许辛夷站住脚步。

  “你今天到底花了多少钱!”

  许辛夷满脸无辜,“一万多啊。”

  “一万多?那我手机上的消费短信怎么是……一万多?”易扬似乎想到了什么,问道:“一万多多少?”

  许辛夷想了想,“不太记得了,只记得是一万多。老公,你不会这么小气吧?一点小钱而已,你舍不得让我花,我还给你就是。”

  “……”易扬捂着额头,“算了,你去休息吧。”

  许辛夷微微一笑,“那我走了。”

  易扬目光瞟到桌上的皮带上,“等等,”他狐疑看向许辛夷,“你说,给我买的这根皮带多少钱?”

  “差不多十万块。”

  易扬一字一句问:“差多少?”

  “差……”许辛夷拖着调子,悄悄溜到了门外,“九万九千七!”

  溜了。

  “……许辛夷!!!”

10467 3613545 MjAxOS8xMC8wMi8jIyMxMDQ2Nw== http://m.clewx.com/book/201910/02/10467_36135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