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6 章

书名:豪门女配不想拥有爱情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闻筝 更新时间:2019-10-09 16:22:41

  第六章

  当然,亲亲是没亲成的。

  一想到易扬离开老宅时便秘般的表情,许辛夷只觉神清气爽,两年来强忍着的憋屈释放了大半。

  易老先生满目慈祥,“来,和爷爷说说,你们两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这样?”易扬吃的那块黄油蜂蜜吐司?还是她喝的那杯不加糖不加奶的黑咖?

  易夫人给许辛夷解围,“爸,孩子们的事您就别操心了,当务之急,是把您的身体养好。”

  易老先生微微一笑,“行,我不操心。辛夷啊,最近没工作吗?”

  “有,我待会还得去剧组。”

  “怎么刚才不让易扬顺便送送你?”

  “不用了爷爷,我和他两个方向,不顺路。”易扬送?许辛夷担心在车上易扬就能把她给灭口。

  更何况他俩婚姻关系如今还是保密状态。

  这种有万分之一会暴露他们关系的可能,她都得扼杀在摇篮里。

  “爷爷我吃好了,您慢慢吃,我先去剧组了,可能这两天会有些忙,等我忙完这阵我再好好陪您说说话。”

  “去吧去吧,工作重要。”

  等许辛夷一离开,易老先生手上的筷子顺势放了下去,脸上笑容淡了不少。

  老先生年近七十,年轻时白手起家创业艰难,经历过的大风大浪无数,其惊险程度也并非如今也比拟,小一辈玩的那些花样都是他玩腻了的,什么猫腻他一看便知,哪里不懂易扬和辛夷两人之间的不对付。

  “他们两还那样?”

  易夫人一听便知易老先生看穿了一切。

  易夫人不说话,易老先生沉沉叹了口气,“易扬这孩子以为什么事都能瞒得住我,还有你也是,离婚协议书拦下了我就不知道了?”

  “爸,您都知道?”

  “我怎么能不知道?”易老先生叹了口气,“我时常在想,两年前我让易扬娶辛夷,是不是做错了,耽误了辛夷也害了易扬。”

  易夫人放下筷子,“您别这么想。”

  “怎么能不这么想。”

  良久沉默后。

  “算了,他们两的事我不参合,以后的路,让他们两自己做决定,辛夷那孩子脾气是不好,从小被他爷爷惯的,可是我看着不像是个坏心眼的,如果真离婚,这孩子指不定多难过,你不喜欢她我能理解,”说到这,易老先生又笑了,“你们啊,真看轻我,我老头子虽然半截身子入了土,这点刺激还是能承受的。”

  易夫人也笑了,“医生让您好好静养,所以这事不敢让您知道。”

  “行了,现在不知道也知道了,放心,我没事,先上去休息会,你自己忙吧。”

  说完,在陈伯的搀扶下,易老先生缓步上楼休息。

  易夫人看着易老先生蹒跚的背影,缓缓又坐了下来。

  ————

  许辛夷参演的《贝贝升职记》是一档都市爱情职场剧,拍摄地点就在本市,距离洑水湾别墅也就一个小时的车程。

  没让剧组的人来接,她自己开车低调前往。

  「宿主,你最近不够恶毒。」

  “我还不够恶毒呢?”想想也是,这两天因为易扬的事,她是挺消停的。

  在来之前,‘许辛夷’恶毒人设屹立不倒,态度傲慢,嚣张跋扈,具体行为主要表现为抢戏,抢代言,一言不合扇人耳光,大言不惭封杀其他艺人,为人处事简直就是娱乐圈的大忌。

  放眼整个娱乐圈,和‘许辛夷’交好的明星,几乎没有。

  在舆论方面‘许辛夷’更是个强者,能让几家撕得昏天暗地的粉丝联合起来一众对外的,她算是前无古人。

  是以,在这种情形下,继续‘作孽’比想办法洗白更符合许辛夷对人生的追求。

  ——关你屁事,关我屁事。

  她只要求自己过得舒服,不在乎别人说什么。

  如今算算过来也有两年,现在一切她都很满意,除了易扬。

  许辛夷优哉游哉进剧组,剧组正热火朝天拍摄着,郑导那大嗓门的骂人声,她老远就听见了。

  “辛夷姐,你回来了?”

  “嗯。”许辛夷坐在监视器前,看着里面一而再再而三NG的女二,笑了,“第几次了?”

  身边的人极其小声,“十八次。”

  “十八次?”许辛夷毫不留情的嘲笑,“她还真是个人才。”

  郑导这个人在影视圈也是个有点资历的导演,火过几部剧,但还是没抵得过资本的强势,《贝贝升职记》拍摄之初,就被投资商塞了好几个演员进来。

  没有演技的女一,唱跳出身第一部转行影视圈的女二,剧中深情人设完美一看就要爆的男二角色,更不用提其他露面的配角,几个重要演员全被塞了进组。

  好好一个导演眼看着就要晚节不保,拍摄一星期,郑导急得要跳楼,实在拍不下去了,这才豁出去,用得罪一投资人的结果,强行违约换了女一,签了许辛夷。

  许辛夷风评不行,但演技不错,最重要的是,许辛夷这人有背景,能抗投资商。

  这是郑导考虑许辛夷的原因。

  女二的扮演者左容在NG二十一次后,郑导勉为其难的过了。

  可许辛夷看郑导那脸色,很难过的样子。

  也是,不是科班出身,没有演戏的经验,本就落后人一截还不努力,连个台词都记不住,导戏实在费劲。

  本来左容演技好不好和她半点关系也没有,井水不犯河水,懒得搭理她,可这人从进组开始,就像是和她有仇似得,总和她不对付。

  “辛夷来了?”

  许辛夷笑道:“不好意思导演,耽误了两天时间,不过您放心,今天一定能把落下的进度赶上。”

  郑导对演技好的演员向来和气,就好像学生时期老师对学习好的学生总有优待。

  “你的演技我当然相信,快去化妆吧。”

  临走前许辛夷看了眼正补妆的左容,眼睛还是红的,拍摄过程中也不知道被郑导骂哭了几次,众目睽睽之下,难堪得很。

  化妆间内。

  “辛夷姐,您最近是不是又熬夜了,黑眼圈都出来了。”

  许辛夷叹了口气,“是啊,最近睡眠不好。”

  左容看了许辛夷一眼,十分贴心地送给她一瓶遮瑕,“辛夷姐,这是我妈用过的遮瑕,特别好用,肯定适合你。”

  许辛夷虚伪笑了回去,“不用,你自己留着用吧。”

  “我用不着,”左容瞥了一眼许辛夷,说:“我才二十三岁,皮肤底子好,不用化妆素颜就能拍戏。”

  没事找事。

  “皮肤差还能用粉底遮一遮,演技不好怎么遮?”

  许辛夷玩着手机给易扬发了条短信:老公,你今晚什么时候回家?

  嗤笑道:“我在地上撒把米,鸡都比你演得好。”

  左容一哽,没料到许辛夷说话这么冲,一点面子都不给,刚才被郑导骂的委屈再次潮水般涌了上来,气得浑身发抖。

  心高气傲的人,哪里忍得住,刚想回嘴,左容的经纪人从外走进,在她耳边说了两句。

  正是因为这两句话,左容心里的火气奇迹般的消了。

  她愤愤看了眼许辛夷,将火气暂时压下。

  “怎么样?辛夷,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就出来拍戏。”郑导进化妆间催。

  辛夷起身,“好了,我马上来。”

  “导演,”左容也起身,跟在导演身边,低声道:“导演,我今晚有点事,下午我没戏,想提前走,可以吗?”

  郑导贼讨厌这种没演技不想着钻研,一天到晚总想着请假的明星。

  脸色一沉,“可以。”

  “谢谢导演!”

  ————

  工作中易扬没有看私人信息的习惯,更何况还是许辛夷的,晚上八点,当他端着红酒,站在人来人往的酒会上时,这才瞧见了许辛夷的这条短信。

  当然,他没回。

  所有参加酒会的男人都携有一名女伴,只他没有,看似有些格格不入。

  一名服务生上前,“请问您是易扬易先生吗?宋先生有请。”

  说是参加酒会,其实是来谈项目上的事。

  跟着服务生绕过酒会大厅,来到一房间内。

  “易先生,宋成舟,久仰。”迎面是个看上去三十出头的年轻男人,比之易扬不遑多让。

  易扬不动声色伸手与之相握,“宋先生,你好。”

  国人喜欢在酒桌上谈生意,酒精是个好东西,可以麻痹人的理智,降低你的警惕,宋成舟就项目事宜与易扬讨价还价,易扬四两拨千斤都给挡了回去,喝了点酒,但也没失去理智,这么大的项目,利益这种东西,从他手里抠一点出来,都是一个想象不到的数字。

  眼瞧着易扬油盐不进,酒是失去了作用。

  宋成舟一个眼神,门口的人立即会意,招呼了几个女人进来。

  自然,这几个女人也不是一般的女人,娱乐圈是个好地方,想出头的漂亮女人层出不穷。

  易扬懒懒往后一靠,喝了点酒有些醉意,半眯着眼瞧门口走进的女人,不由得哂笑。

  酒不成事就用女人。

  可见钱是个好东西。

  一个身材窈窕,长相甜美的女孩坐到了易扬身侧,五官轮廓精致,看眼睛是个很干净的女孩子,如果不是在这种地方看到她,易扬或许会这么认为。

  但不知道怎么的,在这朦胧灯光下,他倏然就想起了许辛夷。

  妖娆妩媚,坐到他腿上的时尤为性感。

  宋成舟介绍道:“我看整个酒会就易先生没有舞伴,这位是左容,当红女星。”

  “易先生,您好,我叫左容。”

  这名字有些耳熟,但易扬一时之间也想不起在哪听说过,没说什么,继续和宋成舟谈刚才没谈完的事。

  左容在娱乐圈内也算得上是二线明星,她运气好,唱跳出身,凭借外表和歌声,收获了一大批粉丝,最近搭上宋成舟,这才有了转型影视圈的第一部戏。

  宋成舟帮了她不少,虽然两人是你情我愿的关系,但左容心里清楚,在宋成舟眼里,早对自己失去了兴趣,所以她必须借此机会,再抓住一个人。

  来之前她打听过易扬,知道易扬的分量,是个绝不能放过的人。

  端起一杯酒,眼神勾人地望着他,“易总,我陪您喝一杯。”

  脸上的笑,是刻意装出来的妩媚,不伦不类。

  易扬一个冷眼扫过,一字不说,但意思很明确。

  左容被他那眼神所骇,当即没敢动,可一想到之前经纪人对她的叮嘱,心里又活络起来。

  她的脸和身材,就是放眼娱乐圈也没几个比得上的,不然她也不会在两年时间内就混到了二线,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或许会矜持一时,但绝不会矜持一世,没有男人能抵抗得住女人的诱惑。

  左容大胆贴近易扬,抹胸礼服有着大好的风景。

  “早听说过易总的大名,今天有幸相见,真的是左容的荣幸。”

  房间内全是原形毕露的男人,但可惜的是,易扬不是,他对女人的欲.望并没有那么强烈,甚至于当他闻到左容身上那股强烈的香水味时,心里升腾起一股浓浓的厌恶。

  他看向宋成舟,“我是来谈事的,不是来玩女人的。”

  左容瞬间脸色惨白,手一颤,手中端着的酒杯倾斜,浸湿了易扬胸前衬衫。

  “对不起对不起,易先生我不是故意的!”

  易扬擒住她要往自己身上摸的手,厌恶之色更浓。

  宋成舟清楚,这已经触了易扬的逆鳞,继续让左容待在这,反而会坏事,他沉着脸,挥手,左容只得离开。

  约莫一个小时后,房间的门开了。

  易扬手上搭着外套,出门的瞬间便被助理接了过去。

  “易先生。”

  拐角处左容等在那,走廊不比房间,一股冷风不知道从何而来。

  十一月的天冷,左容身上穿得又少,单瘦的女人站在那双手抱胸瑟瑟发抖,晚风一吹,头发肆意凌乱,似乎连脸都冻得青白一片。

  柔和灯光下,左容脸上倒没了在房间里的那股妩媚,更显几分可怜,使人怜爱。

  “我……对不起!刚才我不是故意的。”她垂着眼,嘴唇发颤,眼睛里透着委屈与绝望,好像一只误入绝境走投无路的兔子,瑟瑟发抖,惹人心疼。

  “我知道您的衬衫肯定很贵,我……我赔您!”

  易扬冷眼瞧着,完全不为所动。

  这是他从许辛夷那学来的。

  人心险恶,尤其女人。

  而面前这女人段数不够,比起许辛夷简直差远了。

  “不用。”

  易扬没了兴致,转身就走。

  “易先生,”她拦着易扬面前,眼底充斥着绝望与期待,“我……我知道我提这个要求很过分,但是,现在只有你帮我了,我不是本意想来这的,您能带我离开吗?我不想待在这被他们……”

  话没说完,泪流满面。

  同一时间,剧组内的许辛夷拍完最后一场戏,剧组收工,准备回公寓休息。

  她的经纪人安雅来接她。

  一上车许辛夷翻着娱乐新闻,百无聊赖问道:“我最近有没有什么新闻?”

  安雅在许辛夷身边两年,作为日后朝夕相处的经纪人,许辛夷当然得争取她,早在一年前,她就成了许辛夷麾下一员,关系自然不一般。

  “姑奶奶,你给我安分点拍戏,就什么新闻都没有了。”

  没什么新闻?

  许辛夷愁了。

  之前那些耍大牌,抢戏的新闻她都想办法传到易扬那去了,可易扬还是没同意离婚。

  怎么样才能让他更讨厌我呢?

  许辛夷认真思索着这个问题,提不起一点劲。

  “辛夷,这不是……不是易总吗?”

  “易扬?”一提到易扬,许辛夷浑身来了劲。

  “一个娱乐杂志社的主编给我发过来的,说是左容那边给几家媒体发了这些照片,花了大价钱,准备联合几家媒体一起爆出来。”

  许辛夷认真且仔细看了眼安雅手机上的几张图。

  一张是昏暗房间里左容坐在易扬身边的照片,光线昏暗不明,没拍清楚易扬的表情,但就两人坐的位置,很是暧昧。

  一张是左容站在走廊里,和易扬说话的照片,也不知道是不是角度的关系,这张照片看上去易扬注视着左容的目光格外温柔。

  最后一张则是易扬走后,左容身上披着那件搭在易扬手臂上的西装外套。

  三张照片能说明的问题,太多了。

  “辛夷,你别生气,我问问清楚,也许这照片上的不是易扬。”

  “不,这就是易扬。”许辛夷语气无比肯定,“安雅,送我回老宅,快!”

  安雅担心地看着她,“辛夷,你别着急,你也知道现在记者有多无聊,你别和易扬生气,好好说。”

  辛夷和易扬虽然没有公布关系,但辛夷亲近的几个人都知道,并为她三缄其口。

  在这场婚姻里,辛夷处于什么地位安雅很清楚。

  辛夷跋扈了一辈子,却在易扬面前丢了所有的尊严,她不看好这场婚姻,但无奈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辛夷听不进去。

  “安雅,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她当然知道该怎么做,甚至隐隐有些兴奋。

  ‘许辛夷’在易扬这遭受感情挫折,导致她在易扬面前极其自卑,久而久之,有着极强的控制欲和占有欲,没有安全感的‘许辛夷’看到易扬和女人说一句话都要抓狂,更何况是这几张照片。

  出轨,外遇。

  终于有了借题发挥的缘由。

  好棒。
  

10467 3610982 MjAxOS8xMC8wMi8jIyMxMDQ2Nw== http://m.clewx.com/book/201910/02/10467_36109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