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3 章

书名:豪门女配不想拥有爱情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闻筝 更新时间:2019-10-04 20:26:26

  第三章

  摔碎在地上的碎片仿佛狠狠给了易扬一巴掌。

  易扬自回国之后,脸色就没好看过。

  他实在没办法相信,自己认识了十多年的人会是许辛夷心里恶意揣测的那种人。

  可眼前的一切却又让他不得不相信。

  否则如此昂贵的首饰盒,怎么到他手里轻轻一开,就碎了呢?

  “我……”

  ——“还好躲过一劫,如果不是易扬这个冤大头,我还不知道怎么脱身呢!”

  ——“狗男人关键时刻还挺有用的。”

  “老公,这是秦小姐的一片心意,你看看,”许辛夷无比惋惜的从地上捡起一块玉镯的碎片,痛心疾首,“单看这一小块就知道玉镯成色多好,你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

  “易扬,怎么回事,怎么连个玉镯都没拿稳?”易夫人忙打圆场,对秦妍笑道:“妍妍,实在不好意思,易扬最近工作繁忙,国内国外满世界的跑,昨天才回国,时差还没倒回来,他不是有心的,你别放在心上。”

  秦妍当然不会因为一个玉镯而和易夫人发生口角上的不愉快,善解人意道:“伯母,我明白易扬不是故意的,我也是这两天才回国,时常没倒回来,精神总不太好。”

  “你能这么想伯母就放心了。”

  秦家唯一的女儿,国际知名的设计师,有名的平面模特,秦妍背景深厚,送的这个玉镯成色是真的好,在许辛夷和易扬回来之前,还特地给易夫人看过。

  易夫人拥有过无数首饰,怎么不知道这玉镯的价值,当即就说太破费。

  当时她说‘伯母,我和易扬从小一起长大,易扬结婚的时候我不在国内,这次好不容易回国,这个玉镯就算是我补给易扬和辛夷的结婚礼物,您就别推脱了’,易夫人这才点头。

  她是易夫人从小看着长大的,秦妍知道,易夫人喜欢自己,在易扬和许辛夷结婚前,一直将自己当儿媳妇看待。

  可易夫人再喜欢,也抵不过易老先生的一纸婚约。

  不过在回国之前她就打听过了,许辛夷行事乖张,性格嚣张跋扈,很不得易夫人喜欢,就连易扬和她也只是表面上的夫妻情分,好好的一个玉镯就这么成了一堆不值钱的碎渣,秦妍一点也不为这个玉镯惋惜。

  她只是为这个玉镯不是在许辛夷手里打碎而感到惋惜。

  “秦小姐,虽然说这次全是易扬的错,但是你回去之后得问问卖给你玉镯的老板是怎么回事,玉镯这么容易碎的首饰,首饰盒怎么这么马虎?”

  在‘全是易扬的错’这几个字上,许辛夷着重强调。

  ——“人啊真是双标,这如果是我打碎的,易扬他妈指不定怎么数落我,亲儿子就百般维护,连道歉都不用。”

  气氛登时就冷了下来。

  易扬黑着脸,“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辛夷喜欢的话,改天我再送一只手镯过来。”

  “那怎么好意思!这只手镯是易扬打碎的,当然得由易扬赔我,怎么能让你破费?妈,你说对吧?”

  易夫人沉了口气,点头。

  许辛夷缠着易扬不依不饶,“老公,你摔碎了秦小姐送我的玉镯,你可得赔我一个……”

  ——“这玉镯多少钱?六位数?不能这么掉价吧?七位数?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

  许辛夷掰着手指头数。

  “你可得赔我一个……一模一样的玉镯!”

  ——“至少得七位数!”

  易扬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好,赔你!”

  “老公你真好!”许辛夷喜笑颜开,“陈伯伯,您快让人来扫一扫这里的垃圾,不然待会伤着人就不好了。”

  “……”秦妍起身,“伯母,这次来……只是来看看您和伯父,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走了。”

  只说走,没表现出委屈。

  易夫人让人送秦妍出门,随后看了一眼许辛夷和易扬,“易扬你跟我来。”

  ——“来了来了,终于来了!说不定就是逼易扬离婚的事!妈!加油!这事成了,你就是我亲妈!”

  转身的易扬脚下一滞,转身看向差点没藏好脸上猖狂笑容的许辛夷,“你也过来。”

  许辛夷:“……”

  见易扬与许辛夷一前一后进来书房,易夫人刚想说话,易扬解释道:“我们是夫妻,没有什么是她不能听的。”

  易夫人叹了口气,“那我就直说了。说吧,你们是不是打算离婚?”

  许辛夷听到这话时,内心激动地说不出一句话来。

  半晌。

  “妈!”这声妈比以往叫得还要情真意切,许辛夷泪水猛地涌出,“这件事,您还是问易扬吧。”

  “易扬,你说,怎么回事?”

  ——“快说!快说你讨厌我不喜欢我,就算是断绝母子关系、不能继承易家的家产、你就算死!也要和我离婚!”

  内心的咆哮声差点让易扬瞬间耳鸣。

  他狠狠瞪了许辛夷一眼,好半天才稳住心神,“这事您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公司的律师第一时间就把这消息告诉给了在山上疗养的老先生,如果不是我先发现压了下来,你是不是打算先斩后奏?”易夫人说完,又看了眼许辛夷,“这么大的事,怎么不提前和我商量?”

  “妈,我……我知道我做的不好,我也知道我不如秦小姐那么讨人喜欢,易扬不喜欢我是正常的,可是我以后都会改,您相信我,您帮我劝劝易扬,我不想离婚……”

  刻意提秦妍,就是为了在易夫人心目中有个对比。

  ——“您看,您有秦妍那么优秀的儿媳妇替补人选,为什么还要容忍我呢?快快快!快让你儿子和我离婚!快用你的母子之情威胁他!如果不离,就断绝母子关系!”

  易扬这头啊,它又嗡得一声剧烈疼了起来。

  估计过两天就得得偏头痛了。

  “离婚涉及多少财产分割,这么大的事,你一声不响还想瞒着我们?你翅膀硬了不把我这个当妈的放在眼里了是不是?”

  ——“说得好!这狗男人就是目中无人!”

  易扬深吸口气,“妈,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

  易夫人怒斥道:“处理好?你怎么处理好?”

  许辛夷浑水摸鱼,“妈,我不要离婚,您别让我和易扬离婚,求您了!”

  易扬据理力争,“财产方面已经由律师分割好了,如果您不放心,过两天我让律师单独和您交代。”

  “单独和我交代?你爸呢?你爷爷呢?你有想过怎么和他们交代吗?”

  许辛夷哭得游刃有余,“妈,易扬,不要,我不要离婚,我不答应,我绝不答应和易扬离婚,就算您答应,爷爷……爷爷也不会答应的!”

  ——“快快快,趁着爷爷不在,赶紧把手续给办了!”

  易扬咬牙切齿,“爸那边我亲自去坦白,爷爷那边我会亲自向他老人家请罪,这婚,我非离不可!”

  ——“好!有魄力!是个男人!”

  “易扬,你就这么讨厌我吗?我知道,我比不上秦小姐,可是我对你……对你一片真心,这些年你虽然没有碰过我,但你应该能明白我对你的心!”

  “什么?没碰过……”易夫人震怒:“易扬!怎么回事!你们结婚两年了!”

  ——“是啊是啊,结婚两年了你儿子没碰过我,我怀疑他是不是那方面不行,否则为什么能对我这么漂亮一小姑娘视而不见?”

  “妈,您别怪易扬,他不喜欢我我不怪他,怪只怪……”

  易扬:“你闭嘴!”

  易夫人:“你闭嘴!”

  许辛夷:“……”

  许辛夷委委屈屈站在一边,欲语泪先垂,无声哽咽。

  ——“急死个人,原来易扬的磨蹭是有家族遗传的,这么点小事也值得吵这么久?”

  书房内静了一静。

  三人都冷静下来仔细想了想。

  易夫人捂着头。

  易扬也捂着头。

  半响,易夫人才深吸了口气,恢复了之前从容不迫的气度,缓缓说道:“我不同意你们离婚,易扬,你胆敢和许辛夷离婚,你以后就别再叫我一声妈,听见了吗?”

  易扬杵在那没有说话。

  许辛夷也如一盆冷水当头泼下。

  ——“不对……这剧情怎么不对,怎么会是‘胆敢离婚就别再叫我一声妈’了,这易夫人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疗养院说,老先生恢复得不错,下周就回来了,但是医生也说了,老人家年纪大了受不得刺激,另外,你们的婚事也是老先生一手操办的……你们懂我的意思吗?”

  许辛夷如遭雷击。

  她把这茬给忘了。

  ——“爷爷身体不好,是不能受刺激……”

  ——“不过……可以先离婚,然后瞒着老先生呗,做一段时间的假夫妻,反正这两年的夫妻生活也和假的没什么两样!”

  ——“我想得到,易扬应该也想得到吧?”

  易夫人语重心长道:“易扬,你现在长大了,行事有自己的分寸,这件事我相信你应该知道怎么办。”

  许辛夷一脸期盼看着他。

  易扬侧目望着她。你就这么想和我离婚?

  呵。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妈,你放心吧。”

  咔擦——

  这是梦想破碎的声音。

  许辛夷死气沉沉脸。

  ————

  许辛夷与易扬一前一后离开书房,拐角处,易扬抓住许辛夷手臂,将她扯进一间虚掩着的客房内。

  易扬居高临下,周身气压一沉,给人难以言喻的敬畏与心悸,一股无名由的压迫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第一,爷爷身体不好,离婚事宜推迟。”

  许辛夷压下心里的难过,眼睛里闪着星光,含泪点头。

  “第二,下周爷爷回来,所以我们得在老宅住一段时间,在这期间,你不许和爷爷说任何乱七八糟的话,更不许提结婚两年没有同房的事!”

  ——“本来就没有同房……卧槽!不会让我和这王八蛋同一个房间同床共枕吧?”

  “老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这儿离市区远,你工作又忙……”

  “许辛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放心,我对你没有兴趣,我绝对不会碰你一下。”

  许辛夷眨眨眼。

  ——“是吗?你还能听到我心里想什么?混账王八蛋!狗男人!耽误我这头白菜的猪!我这朵鲜花□□身上的简直就是浪费!扑街!你听到了吗你个死扑街!你耽误了我!”

  易扬:“……许辛夷!!!”
  

10467 3609915 MjAxOS8xMC8wMi8jIyMxMDQ2Nw== http://m.clewx.com/book/201910/02/10467_36099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