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34 章

书名:带着位面交易回七零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勤奋的萌拉 更新时间:2019-10-13 09:13:42

  老太太满脸都是焦愁。

  他们这个年纪的, 信是一回事,担心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万事有成功就会有失败啊, 她再怎么相信自家孙女,她也只是个半大的孩子。

  而且就算是一切顺利,那鱼也不是吹一口气就能长大的,就算是再急,也得养个两年才能捕捞, 有的赚头。

  王书清瞅着老太太的模样, 觉得吃完饭她就要去看看那个水怪是啥个玩意。

  她对于水怪这种东西倒不是很害怕。

  因为她看过太多报道,一个鱼塘养了好几年结果捕捞出来的斤数还不如扔下去的鱼苗重, 因为都被鱼塘里的大家伙给吃了,那些个大家伙, 倒不是水怪什么的, 而是一些食肉性鱼类。

  奶孙俩吃完了饭,携手一起去后山看鱼塘。

  路上碰到熟稔的,拉扯两句。

  “呦,这不是王家老太,听说你要养鱼啦!到时候养成了记得让乡里乡亲的解解馋啊。”

  老太太对着俩人连连点头, 说好。

  结果俩人一走,议论声就毫不遮掩的传来。

  “是后面有水怪的那个鱼塘, 咱们洗衣服都不去那的那个。”

  “咋这么想不开, 去那边养鱼, 得赔死的!”

  “就是啊!你还指望她给你鱼吃?她不被吃了就是好的”

  “……”王书清瞅着自家奶的那张脸,一时蛋疼。
这俩人会说话不, 不会说话走开啦,而且为什么她奶才从大队办公室里出来,后脚全村的人都知道了?

  很快她就知道了。

  只见她那讨嫌的三叔顶着日头,三两步的跑了过来,大喘着粗气,脸上还有着汗,可见跑的多急。

  “娘!你这是在胡闹啊!我正吃着饭呢,云英的爹就来了,进门就对我说,我娘疯了!要去后山那个有水怪的塘里去养鱼!还说,你在大队里说,你以前就会养鱼,娘你啥时候会养鱼了?”

  “你,你赶紧回去,就跟队长说你是发癔症了,根本就不想去养鱼!关键是你也不会啊!然后搬过来跟我们一起住吧,你不知道云英从怀孕开始,那个难缠啊,回头地分下来了,我一个人根本忙不开。”

  老太太不废话,直接上前一jio:“我看你才发癔症了,滚开,回家去求着你那老丈人,让他给你带孩子种地去吧!”

  说完就拉着王书清气哼哼的离开。

  王国源啧了声:“不识好人心!”说完又拔高语调喊了声:“娘你放心我不是那小家子气的人,这几年我长进了!等你养鱼失败了,回头儿子还是管你饭吃的,到时候你跟我一块过,我不计前嫌!”

  这厮还不忘记拽拽他学的成语。

  王书清想,他是真的长进了……
从那种还要点脸的极品,变成了死缠烂打的极品。

  她瞅了一眼老太太,对方的脸色很淡定,甚至还有空翻了个白眼,这几年不止王国源练出来了,老太太的心境也出师了,不管这兄弟俩如何蹦Q,她都淡定自若,甚至还可以吐槽两句。

  到了后山。

  周围还是有不少地有人种,但是围绕着这个池塘,一整圈都没人种地,荒芜的很,野草都得有半人高。

  王书清和老太太围着一圈,把一些高的草都给拔掉了,才站在一处看着这个鱼塘。

  大致有三亩地的大小。

  不算多大,但是也绝对不小。

  甚至因为周围没人种地,外围一圈也是占了不少地的,绕着一圈池塘的地,粗略算算也得好几分地,这地靠着水,栽点喜水的瓜果,蔬菜什么的,长的不要太快。

  但是这是想的好的,老太太愁的直叹气。

  要是挑水的时候,被水怪给拉下去,有再多的钱有啥用。

  “妮儿,不然咱们去城镇里,找那能人来,把这水怪给收了。”

  王书清:“奶你是忘记了,大宝家头两天才因为传播封建迷信,又被教训了一顿。”

  这次被教训比上次小孩子打架要重的多,除了那俩孩子,三个大人被一个一个的喊到台上,严重的训斥了他们毁坏的大队的形象。

  人,要学会自爱!

  人,要向党学习!

  人,要给后代做个好榜样。

  并且对于封建迷信的事情,需要严格制止,第一次是警告,如果再次发现,他将会向上汇报情况,到时候让张林才一家子看着办。

  就是有了这一出之后,大宝一家子才彻底深居简出了起来,毕竟如果以后真的背景上有了污点,那可是会影响他们儿子的。

  “……我说的是能人,又不是神像麻子。”

  王书清没接话,而是让系统帮她检测下这水里有啥东西。

  【检测费用单子已经发到宿主邮箱,记得查收】

  “……”瓜皮系统,你不如改名叫……周扒皮系统好了。

  不过她还是照例花了经验,并且表示下一次再有什么疑惑的话,她自己会找寻办法验证的。

  再也不要这个瓜皮系统了。

  果然,检测的结果出来。

  物种还挺齐全,鲶鱼,鳇鱼啥的好几条,有个大家伙……可能得有个几百斤。

  这一个大家伙就足以干翻整个鱼塘。

  换言之。

  除了那几条大家伙,这里面简直是毛都没有!

  王书清想,要是她再晚来那么几天,那些个瑟瑟发抖的大鲶鱼也要成为鳇鱼的午餐了。

  这种情况下,大队朝着里面扔鱼苗,那简直是给人家喂零食呢。

  几百斤的体重,还是在水里。

  不抽干那是绝对搞不出来的。

  她略微思索,就决定抽干他。

  她没吃过鳇鱼,但是这玩意以前不都说是贡品,到时候弄出来卖到城市里面去,或者挂在交易行里,都是一笔不错的财富啊。

  说干就干!

  借来抽水机。

  咣当咣当的不分黑夜的开始抽水。

  村里的议论声更多了,那抽水机可是烧柴油的,这一毛钱还没进来呢,先投进去这么多柴油。

  王书清笑眯眯的压住老太太,悠哉的陪着老太太进了城,去买鱼苗。

  先养,就养一些容易活下来的,什么大头鲢鱼,鲤鱼,草鱼之类的。

  王书清盘算好了,这次弄好鱼塘后,她不再继续读小学,直接到城镇去读初中。

  读中学是一个想法。

  发家致富是另外一个想法。

  村里人的眼睛这么多,不好发外财,做任务的速度在最近也慢了下来。

  她实在没有理由去按部就班的来,所以她才会想到去养鱼,毕竟这东西不需要太多关注的去管。

  ……

  城镇里。

  远比几年前繁华许多。

  许多小商贩如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

  各类的吆喝声,可比从前热闹多了,王书清也看到了这个年代的潮流。

  各类艳色的布料开始占据市场,爆炸头,喇叭裤,□□镜。

  王书清看的很新奇。

  被大时代压抑久了的人,放开居然这么鲜明。

  老太太对这些显然无能接受,一路上那脸都要掉在地上了,“别看别看,小孩子看这个东西干什么!”

  王书清顺了顺自己的麻花辫,干什么!因为她想烫卷发啊!!

  女人折腾头发那是天性。

  她天天清汤寡水的头发,而且老太太格外中意她留麻花辫,那模样就是,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的标准长相。

  她嘿嘿的笑:“好看的!奶,你要不要做个卷发,我看好漂亮哦。”

  “漂亮什么漂亮,伤风败俗的!”尽管说是这样说,老太太的视线也不免看了过去,看完后又啧啧嘴,你说好好的裤子,为什么非要把裤腿做的这么宽,是想要扫地啊!

  奶孙俩一路打听着,绕了一个中午,才寻摸到一处卖鱼苗的地方。

  王书清瞅了一眼,都稍微意思的买了点,跟老太太说:“奶,咱们先回去养养看,容易存活咱们再来。”

  其实内心她已经打好谱了。

  她要去交易行,搞个一千尾鱼苗啥的。

  为啥要在外面买,不要钱啊!

  等弄好了鱼苗,把鱼苗寄存在老板这里,他们就开始真正的撒摸。

  “我来的时候找你崔婶打听了,这镇里啊,最好的学校就是福中,只是分数线很高,你好好学,咱们明年过来考,现在奶就带你去看看周边的房子,咱们到时候就不在村里了,奶陪你到镇里来。”

  王书清唔了声:“奶,我想现在去考考看。”

  “啊?”

  二十分钟后。

  他们套了套近乎,正好现在在招生,就很顺利的得到了试卷。

  王书清很淡定。

  可是老太太整个人都不对头了,紧张的直搓手。

  “咱们尽力就好,别勉强啊。”她安慰着,心里的蛋疼没人知道,只期盼着别碰到村里的人,要是碰见了,他们没考上的话,还不知道回去会怎么穿。

  然而。

  事情就是这么无巧不成书。

  王书清刚写两道题,门被推开了,一男一女携着一个穿着白衬衫黑裤子的瘦弱小孩走进来。

  是个……看起来有些眼熟的人。

  再听老太太和对方攀谈两句,王书清呦呵了声,这个关系是有些玄妙的。

  眼前这个带着眼睛的,眼高于顶的孩子,是燕云英弟弟家的孩子。

  老燕家的宝贝金疙瘩。

  他们两家要是攀关系,还真能攀的上,那孩子比王书清小,她还能喊声一声弟弟。

  “我家祥啊,这学期考了全班第一了!这才敢来福中考一考,看看有没有指望,诶,你家这个不是才念四年级,这,这不是胡闹呢?”

  被夸赞的孩子,下巴微微抬起,撇了王书清一样,就哼了转过脸去,他才看不上这种土包子。

  老师也愣了:“你们不是说,这学期结束你们就要读初中,这不是骗人呢吗,走走走!”

  “就是啊,太胡闹了,这一年一年的知识肯定是不一样的,王家老太啊,早就听说你纵容你家孩子,可是在家里胡闹就算了,怎么还跑到外面丢人?”

  说这个话的人呢,是燕云英的嫂子。

  燕云英作为家里疼爱的人,即使出了门,也是三天两头回娘家的,从前回娘家只会叨叨她的丈夫如何的没本事。

  可是近些年,每次回来都是一句一句那个老不死,并且把她受的委屈,知无不言的全部捅给燕家所有人。

  这一听,还了得!!

  但是这么过去闹,他们燕家肯是办不上来的,只能跟着燕云英一起骂着那个老不死,骂着那个丧门星的。

  燕云英再哭一哭自己多可怜,嫁过去没有公婆帮衬,丈夫还是个三棍子打不出来屎的怂货,自己生了个孩子,是又当爹又当妈的才给拉扯大,指望他们老王家?!

  那真是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

  久而久之,燕家对于她们奶孙俩那是厌恶到了极致。

  碰到碰到了这种事情,燕家不得踩一脚,那都是稀奇的。

  “唉,老师你别气,我这个婶子啊,出了名的会骄纵孩子,前些年这孩子跟人家打架打破头了,我那妹妹好心的去上门劝劝,结果没进门,老太太就气的拿了一桶粪水把我那妹妹给浇了个遍,唉!”

  “当初明明是这孩子抢人家东西吃,回头就扯谎说是那个孩子打她,唉,从小到大她就习惯撒谎了吧,老师你别气,我这就跟她说道说道,让她回家,不耽误您的时间,您放心,我家孩子的成绩是一直很稳定的。”

  老太太被气的,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怒指着她,“你,你怎么能这么乱说!当初我家书清的头都被打破了……你……”

  王书清拉住老太太,很有礼貌的把老太□□置在位置上,边顺顺气,才撇了一眼他们一家三口。

  那一眼,极冷。

  不似一个孩子的眼神。

  王书清先站起来走到老师的面前:“老师,我先向你道歉,我的确才读四年级。”

  “你看我就说吧!”燕家嫂子一哼。

  “但是,我并不是有意骗您,我既然来着考试,肯定不是为了交给您一张白卷,您说对不对。”

  老师迟疑的点点头。

  “不然这样,我的卷子我已经写了两道题,还给您,您也没办法再用,就让我写完,写完之后如果我无法达到老师您的要求,您再发火,后续的处理我什么都接受,可以吗?”

  孩子条理清晰,很有礼貌,白白净净的脸上,一双杏眼黑白分明,眼睛里毫无被戳穿的尴尬,只有自信从容。

  这,好像跟这几个人说的,有些不太符合。

  “胡闹什么!你才几年级,你就是在浪费老师和我们的时间,我儿子还没写题呢,一会我们还要去附近看看有什么合适的房子,我们要买个房子陪我家孩子在这上学。”

  王书清噙着笑,柔柔道:“燕家婶婶,出门在外,咱们都有些礼貌好不好?你小点声说话,老师听得到的。”

  老师轻咳两声:“既然这样,那你们两个就一起考试吧。”

  燕家嫂子还想开口。

  “好了,不要耽误彼此的时间,如果最后确定王同学还是在欺骗我的话,那么福中这所中学,将永远不会为她打开,毕竟一个人最基本的,就是诚信。”

  意思很明显。

  如果王书清无法达标。

  那么就算是她等到了小升初再来,这所学校也不要她。

  考试开始。

  几个家长全部出去,只剩下两个孩子还有一个等待结果的老师。

  燕家的孩子叫燕祥,他小声嘀咕了一句:“吹牛皮可没用,等回了家,我就告诉大家,王书清是个吹牛皮大王!”

  王书清揉揉鼻子,碍于老师在场,就不嘴炮了,老老实实的嗯了声,就开始答题。

  她行云流水的答题不是为的装逼,而是这样的题目她再不会,她就别重生了,直接回炉从造,格式化拉到。

  她交卷的时候,旁边的燕祥将将写了一半,瞅着王书清交了卷,哼了声:“你是放弃了吧,记得出去跟老师好好道歉,不然你可就再也没办法来福中读书了。”

  “好的,谢谢你的好意。”

  “……”

  小学的题目都是通俗易懂的,一眼过去就知道个大概,等两张试卷都看完了后,陈老师抬头看了一眼王书清。

  “你是在家里自己读了五年级的书?”

  “……是的。”

  她不知道为啥,在村子里还好,出来后别人这么问,她这么说,她浑身就有一种老黄瓜刷绿漆的感觉,十分的不得劲。

  “成绩不错,除了字写的有点丑,如果我没估算错的话,应该是满分,那你是准备跳级吗?”

  王书清压住小兴奋:“可,可以吗?”

  陈老师瞅着这个鬼机灵的孩子:“你来考试不就为的跳级,还跟我来这套?”

  她挠挠头,显得不太好意思。

  不行了,演技退步了!

  不是刚来的时候了,她已经把戏精这个称号扔到九霄云外去了,她得重新拾起来演技!

  旁边写试卷的燕祥睁大眼睛,“老师!她,她作弊了吧!”

  陈老师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燕同学是吧,遇到事情不要先怀疑对方,毕竟这个时代,天才到处就是,你整理好情绪继续写,老师等着你。”

  外面的三个家长,站在走廊上。

  燕家嫂子没有主动挑事,但是那张嘴是一直不停歇。

  从有多大的本事,就干多大的事情,有些人明明没那金刚钻,非要揽那瓷器活,丢人都丢到福中来了。

  老太太独自在外,也不是让人欺负的:“我愿意让我家孩子来见识见识,关你啥事,怎么的,你家能来我家就不能来啊,我家孩子别说考得上考不上的,就是考不上又关你啥事,咸吃萝卜淡操心。”

  “我是嫌弃丢人!一会别跟老师说我们是一个地方的,人家还以为我们那个村尽出这种没本事还非得装大尾巴狼的人呢。”

  “放心,这么多年一直没去你们家登门,难道你们家没数吗?还真当你家是根葱了。”

  “你!”

  作为男方家的人,老太太是真心从结婚后就没登门过,至于原因出在哪里,不言而喻。

  “好,我看你还能N瑟到什么时候,一会我家祥子的成绩拿出来,再看看你家还孙女的成绩,啧,看看她是不是要抱上两个鸭蛋,回去给她奶烧汤喝。”

  俩人争锋相对的时候,绿色的门打开了。

  燕家嫂子眉开眼笑道:“陈老师,我家孩子的成绩不错吧!”

  陈老师赞同的点点头:“的确还可以。”

  燕家嫂子立马笑的跟个菊花一样:“那来福中读书,成绩是没问题的吧。”

  “嗯,没问题。”

  燕家嫂子压住开心,装作好意的说着:“那就谢谢陈老师了,那另外一个孩子,真是给老师惹麻烦了,唉,我那妹妹当年真的是……怎么会选了这一家子人呢。”

  陈老师啊了声:“不,王同学的成绩也很好,甚至可以说非常棒,她的两张试卷都是满分,她的成绩可以直接今年九月来读书。”

  燕家嫂子那精彩至极的,又笑又蔑视的模样,一下子僵硬了下来。

  “老师,您在开玩笑吧……”

  陈老师面露不愉:“你这是什么意思?”

  燕家老大拉住自己的媳妇,上前一步:“妇道人家,上不得台面,她不会说话,她只是比较吃惊,我这个侄女竟然学习这么好,没学过都能写出来。”

  “嗯,孩子很努力,基础很扎实,应该是在家自己学的。”说完又看向王书清:“回去让你家里人给你买根好的笔,字不是一日练成的,需要日日练习。”
王书清今日被堵第二次,嫌弃字丑!

  她,她就是字丑啊!!

  怪她咯!

  王书清礼貌的道谢,还得笑呵呵的:“好,回去我就跟奶去逛逛,买根像样的钢笔,谢谢老师,那我就先回去啦。”

  等王书清奶孙俩走后,燕家一家三口也离开了。

  燕祥的成绩也很好,也被录取了。

  可是,怎么就这么的不开心呢!

  “你瞅瞅你,再看看人家王书清,你什么家庭,她什么家庭!给你花了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处!”

  燕祥想要反驳,愣是不知道反驳啥,憋了半晌:“你喜欢她,你去养她呗,正好她爹妈都死了。”

  “嘿,你个小混账玩意,信不信我打死你!”

  燕家老大上前拉住:“别闹了,孩子考过了不是很好的事情,走,带你们去吃涮羊肉去,咱们城镇开了一家,听说可好吃了。”

  “吃那个干什么,贵的要死。”燕家大嫂蔫不唧的,本来想着今天如果成功的话,他们一家子就去吃羊肉,再各自买身衣裳,好好畅快一下。

  结果倒是蛮好的,可就是,咋这么堵心呢!

  却忘记了,这份不痛快可是她自己找的,不干别人屁事。

10466 3611866 MjAxOS8xMC8wMS8jIyMxMDQ2Ng== http://m.clewx.com/book/201910/01/10466_3611866.html